93.Chapter 93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强烈推荐: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此文防盗章  她跑去把包里的小毛巾拿出来递给了徐子充。m.. 移动网

    “给你,我用来擦脸的, 你不嫌弃的话给你擦汗。”

    徐子充一言不发地接过来夏梦渔粉红色的小毛巾,也不客气, 不仅擦了脸,还把身上的汗也擦了。

    “开着空调呢,把衣服穿上, 别着凉了。”

    再裸着她要把持不住了。

    “嗯。”

    徐子充擦完汗把手帕还给夏梦渔, 终于是又把衣服穿了回去。

    夏梦渔捏着她粉红色的小毛巾, 上面全部都是徐子充的汗, 几乎都湿透了。她找了个塑料袋把小毛巾包起来才放进书包里。

    “你这是要把我的汗收藏起来吗?”徐子充问。

    夏梦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都湿透了, 直接放书包里不是会把课本打湿吗?”

    徐子充点点头, 又说:“要不我洗了再还给你。”

    “不用了,我自己洗很方便的。”

    “果然是要收藏起来啊……”

    夏梦渔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向徐子充, 这家伙是在撩她吗?

    徐子充脸上竟然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而且还不是夏梦渔熟悉的嘲讽的微笑, 吓得夏梦渔一时愣住,都忘记立刻怼回去了。

    这个人也会开玩笑哦……

    不过徐子充立刻又恢复了平时严肃的表情, 夏梦渔这才收回惊讶的目光,冷哼一声道:“自作多情……倒垃圾了。”

    一个班54个人, 一天能制造的垃圾数量是惊人的, 一个半人高的垃圾桶都装满了。

    平时倒垃圾都是两个人, 一人拎一边, 可是夏梦渔才伸手徐子充就已经自己把垃圾桶举起来了。

    知道你力气大,用得着这样炫耀吗?

    “放下。”夏梦渔说。

    徐子充一愣,还是把垃圾桶放下了。

    “说好两个人值日,不可以事情都让你做了。”

    徐子充无话可说,走到一边,拎起一边的把手。

    “而且你这样容易把衣服弄脏的。”夏梦渔又说。

    她拿出一张纸巾,递给徐子充,非让他把边沿碰到手的地方包上再走。

    徐子充只能娘炮兮兮地捏着纸巾,抱住垃圾桶的边缘,跟夏梦渔一人一边拎着垃圾桶往楼下走。

    倒完垃圾,两个人锁好门,洗了手,又一起离开学校。

    徐子充一贯的沉默不语,这让夏梦渔觉得很尴尬啊。

    夏梦渔就是那种就算对一个人没兴趣,并不想聊天,但只要是碰上了,也得维持一下表面的和气,礼貌地寒暄几句、假熟一下的类型。

    “你打拳打了多久了?”夏梦渔假装热情地问:“怎么打得这么棒!”

    徐子充依旧面无表情。

    “两年。”他回答。

    “哇,好厉害哦……你怎么想到去打拳的?”

    “挣钱养家。”

    **,怎么听起来很有故事的感觉?

    夏梦渔又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了,因为她感觉再继续追问就要越过普通同学交往的界限,开始接近一种叫做内心世界的东西了。

    叫你嘴贱,现在更尴尬了吧!

    夏梦渔不怕别人麻烦她做事,不怕大家找她借钱,不怕给笨得要死的同学反复讲题,她就怕人家跟她走心,也坚决拒绝跟人走心。

    夏梦渔决定闭嘴,就这样尴尬着吧。

    徐子充也完全没有想要继续聊下去的意思,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

    夏梦渔于是又偷偷瞟着徐子充。

    这个人眼睛不大,但是却目光坚定,浑身散发着一种坚毅的气质,越是沉默的时候,他这种气质就越显现,跟一般的十七岁少年都不一样。

    所以明明徐子充平时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班上的同学却都不自觉地信赖他,以至于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徐子充评理或者解决,就连一向严格的班主任也从不对徐子充严厉说话。

    这个人……

    心机肯定很深!

    终于走到校门口,两个人回家的方向不同,夏梦渔松了口气,总算不用继续尴尬下去了。

    “再见,明天不要迟到啊。”夏梦渔继续假装热情地冲着徐子充挥手。

    “嗯。”

    夏梦渔欢快地转身就走,又被徐子充叫住。

    “夏梦渔。”

    “嗯?”

    徐子充凝视着夏梦渔。

    他的眼神像是一潭沉淀了多年的湖泊,让夏梦渔有一种要淹死的感觉。

    “怎么了,叫住我又不说话。”

    徐子充往马路对面看了一眼,又看向夏梦渔,一脸严肃地说:“路上小心,走大路。”

    哈?

    “哦。”

    徐子充嘱咐完,转身就走了。

    夏梦渔莫名其妙地,这个徐子充什么时候开始会关心人了?

    夏梦渔的家离学校不远,但走路也要半小时,她刚好可以用这个时间背几篇法语阅读。

    她一直在背着爹妈自学法语,平时在学校人太多不方便,只有早晚上学、放学的这段时间可以抓紧时间多学一下。

    她跟着app里的老师边走边念,按照往常回家的路走。

    忽然有人拍了拍夏梦渔的肩膀。她转过身,见到四个社会男青年正凶神恶煞地看着她。

    “什么时候剪短头发?”

    靠,遇到讨债的了。

    打头的纹身男伸出手勾了勾夏梦渔耳边的碎发,痞气地笑了笑道:“没想到你不化妆的时候这么清纯,差一点没认出来。”

    夏梦渔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挤出一个谄媚地笑容来,道:“哥,怎么这么巧啊,世界这么大,我们这都能碰上,真是有缘啊。”

    “不巧,哥哥专程来找妹妹的。”纹身男手滑出一把小刀来在手上把玩,忽然收了笑,瞪着眼恶狠狠地说:“钱呢?”

    “哈?哥,你说什么啊?”

    “别跟我装蒜,红红都交代了,你们有两万的提成没交上来。”

    妈的,红红不讲义气,钱都塞不住她的嘴。果然女人腿张得太开,嘴也一般关不住。

    那钱是夏梦渔自己辛辛苦苦、巧舌如簧忽悠来的业绩,凭什么给这种看场子的小流氓60%的提成?

    而且夏梦渔一向是干完一票就溜,从不在哪个环境多呆,于是就没按时交“保护费”。

    真奇怪,她从没有跟人透露过自己在哪里读书,这位大哥是怎么找来的?

    “哥,我今天上学呢,身上真没带那么多钱,我明天给你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