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Chapter 89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夏梦渔的身体僵了僵。

    “哈?”

    她需要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听错, 该不是高兴坏了,所以耳朵出现了幻听吧?

    “你再说一遍?”

    “我们结婚吧。”

    徐子充的语气严肃认真,完全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

    夏梦渔有些懵了。

    这也太心血来潮了一点吧?

    她掐指一算,他们两个人昨天才久别重逢的吧?也就滚了个床单,刚刚开始回顾一下这错过的十年, 好多话都还没说完呢, 他就跟她求婚了吗?

    这个进展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哦……”

    “跟我结婚。”徐子充又重复了一遍道:“嫁给我。”

    夏梦渔脑子的都是懵的, 她纯粹地靠着直觉,下意识地回答道:“那……好啊……”

    这一回轮到徐子充僵硬了,他大概也是没有想到夏梦渔这么轻而易举地就答应了他的求婚。

    徐子充松开夏梦渔, 握住她的双肩凝视着她,目光炙热又激动。

    “真的?”徐子充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夏梦渔的表情还是懵懵的。

    “我可以娶你了吗?”徐子充反反复复地确认道:“你要嫁给我吗?做我的妻子?”

    夏梦渔似乎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终于反应了过来, 意识到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刚刚徐子充跟她求婚了, 她也答应了。

    所以,她真的要嫁给徐子充了。

    结婚, 迈入人生的新阶段。

    天啊, 徐子充是真的在跟她求婚。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夏梦渔忽然眯起眼。笑了起来。

    “好的呀!我要嫁给你!”

    ……

    “好呀好呀好呀!”

    夏梦渔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一边灿烂着笑,一边猛点头。

    徐子充也忍不住被夏梦渔的样子逗得笑了起来。

    两个人看着对方, 一个笑得温柔含蓄,一个笑得灿烂张扬。

    他们就像是全世界最傻的两个傻瓜,除了快乐, 别的都来不及感受。

    ……

    “你明天可以请假吗?”徐子充忽然说道:“我想带你去美国一趟。”

    夏梦渔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估摸着自己现在受伤了应该可以请假吧?给老金看看自己的诊断结果,估计他会大发慈悲的。

    虽然老金在厨房里是个魔鬼,生活里还是挺善解人意的。

    夏梦渔点点头道:“应该没问题的。”

    “一周可以吗?”

    贪得无厌,夏梦渔眉头一皱,掐指一算道:“一周不行,太久了。加上调休,顶多四天,而且休了这四天之后,我这个月就一天休息都没有了。”

    ……

    徐子充心中无奈,他又好多事情想要带着夏梦渔去做,可是却只有四天时间。

    夏梦渔热爱工作这一点其实也是徐子充爱她的地方,可是有时候徐子充又希望夏梦渔能少点雄心壮志,能像一个小女人一样,每天就知道黏着他,吵着要他陪,每天就围绕着他转。

    但是看到夏梦渔这个样子,徐子充就知道这样的画面大概也就只能留存在他的想象里了。

    “那就四天。我们现在回去收拾东西,出发去美国。”

    “是去结婚吗?”

    “不是,”徐子充斩钉截铁地否认,道:“结婚怎么可以那么仓促,我们先去拿订婚戒指。”

    ……

    夏梦渔琢磨了一下徐子充的话,疑惑地问:“我们不是才遇到吗,你怎么订婚戒指都准备好了?”

    徐子充摇下车窗,一边探头对等候在外的保镖点点头,一边面无表情地夏梦渔说:“我向来会为各种各样的情况做做准备。”

    ……

    “所以你早就准备好订婚戒指了,即便你已经有打算一辈子都不找我。”

    “对。”

    夏梦渔无言以对,只觉得她对徐子充这个人的认知好像又深刻了一点。

    ……

    虽然只不过去四天而已,但是夏梦渔还是收拾了满满一箱子的东西,没办法,她就是一天可以换三套衣服的人,去哪里都必须要凹造型。

    徐子充过来找她的时候,夏梦渔还在往巷子里塞东西。

    见到夏梦渔在收拾衣服,徐子充一把抓住她的手道:“拿这些做什么,拿几件内衣就可以了,别的都去买新的就好。”

    ……

    夏梦渔无语地看着徐子充,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他才好。

    “你们有钱人都是这样的吗?”夏梦渔忍不住嫌弃地说道:“钱的确是该花的时候就要花,但是没必要花的时候,也没必要为了那个排场浪费啊。”

    夏梦渔继续挑着衣服往里放。

    徐子充又拦住她道:“不是为了排场,是我想给你买。”

    ……

    “我赢了第一场比赛的时候,他们都叫我出去好好挥霍一番,可是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就在想,你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可以带你买东西,买所有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买最好的,让所有人都羡慕你。我只想做这一件事情,可这件事,我等了这么多年,都没能做。”

    ……

    夏梦渔从前不觉得,现在才发现,徐子充也有一点直男病。

    她看着徐子充这个样子,听他说得那么可怜,心软了下来,只能无奈地把自己刚刚收拾好的衣服又扔了回去。

    “行,让你带我逛街好不好?我就跟那些偶像剧里的女主角似的,这个、这个不要,其余的全都包起来那样,可不可以?”

    “可以。”徐子充满意地说。

    夏梦渔无奈地笑起来,人家想当一回昏君,她不得好好配合他的演出,也好好地当一回奸妃。

    徐子充对保镖点点头,拉着夏梦渔就往外走,虽然他看起来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是不自觉加快的脚步暴露了他内心的狂热与激动。

    夏梦渔忍不住在徐子充身后笑起来。

    现在的徐子充,又像是一个大男孩儿了。

    保镖见两人离去,也赶紧合上夏梦渔的箱子,拎起来就跟着他们一起离开酒店。

    ……

    到了机场,那边加急办理的签证也送了过来,让夏梦渔再次感受到了资本主义的邪恶。之前她去美国,因为是单身美貌的无业女青年,签证折腾了好久,那边像是生怕她这个**接班人去资本主义国家做皮肉生意似的。

    哪像是现在,几小时就办好了。

    上了飞机就有服务这趟私人飞机的空乘给两人送来点心和香槟酒,夏梦渔虽然还算是小有资产,但是私人飞机是真的买不起,这也是她人生第一次享受这种服务。

    平时只觉得旅行路上浪费时间又辛苦,每次到一个新地方就风尘仆仆,现在上了这豪华的私人飞机才觉得旅行的路上也并不辛苦啊,只要有钱,做什么都不辛苦!

    所以还是要好好赚钱,回去必须好好工作!

    ……

    这一趟飞机行程的时间比较久,徐子充便让夏梦渔先在飞机上睡一觉。

    说实话,昨天就没好好睡,白天工作了一天,晚上还闹了一出惊悚剧,又听徐子充说那从前的事听得心力交瘁,此刻夏梦渔真的是感觉身体被掏空,只想倒头睡觉。

    但是一想到徐子充她又有些不安起来。

    “你呢?”

    徐子充以为夏梦渔是在担心他睡着了又会有应激反应,温柔地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不睡,看着你就好。”

    “那怎么可以,你也很累了,一起睡吧。”

    “没关系,我原来在训练营的时候,72小时不休息也试过,不要紧的。”

    ……

    夏梦渔听到这种话就有气,道:“你能不能爱惜点自己的身体啊,72小时不睡觉你还好意思拿出来吹嘘,又不是小孩子了能熬夜,一把年纪了都,你赶紧给我睡觉。”

    徐子充摇头,态度很坚决。

    夏梦渔知道,徐子充是害怕睡着了伤害她。

    “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看到你在床边看书……”夏梦渔犹豫地问:“你该不会一晚上都没有睡,一直在看书吧?”

    徐子充不回答,但是看他的表情,夏梦渔就知道差不离。

    “那是不是以后我在你旁边,你就都不睡觉了?”

    “我可以在你上班的时候休息。”

    ……

    夏梦渔相当无奈,徐子充睡觉的这个问题他们迟早都是要解决的。

    她把徐子充一拉,强行把他按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后直接躺在了他身上,把毯子往两人身上一搭。

    “一起睡。”夏梦渔斩钉截铁地说。

    徐子充无奈地拍了拍夏梦渔的背道:“好,我抱着你睡。”

    “你先闭眼,你睡着了我再睡。”

    夏梦渔还是不肯放弃。

    ……

    徐子充轻轻地叹息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是有的事情,不是我爱你就能解决的。我们慢慢来好吗?我可以继续看医生,慢慢处理我的问题。但是你不要拿你自己冒险。”

    “我知道,医生也要看,问题也要处理,但是我相信你。”夏梦渔说:“我相信你的本能是保护我,不是伤害我。”

    ……

    “现在又不是你睡着了我再逼近你,是你抱着我睡,是我就在你怀里,你怎么会伤害我?我相信你不会松手的,你的手要用来保护我,没有多余的手再去伤害谁了……”

    夏梦渔亲了亲徐子充的脸颊,又亲了亲他的额头、他的鼻子、他的下巴、他的嘴唇。

    她柔声道:“闭上眼吧,好好休息。”

    徐子充终于是拗不过夏梦渔,闭上了眼。

    夏梦渔就继续轻轻地,密密地吻着他,柔声地跟他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直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是徐子充睡着了。

    一旁的保镖见到这一幕也是相当惊讶,果然还是夏小姐有办法。

    夏梦渔对他们点点头,几个人便都走开,各自休息。空乘也关上灯,离开了机舱。

    夏梦渔动了动,想找个舒服的位置。

    忽然她感觉身下的人也随着她的动作动了动,可是他并没有醒来,只是收了收胳膊,下意识地把夏梦渔抱得更紧了。

    夏梦渔这才放下心来,搂着徐子充的脖子,靠着他的胸膛也闭上了眼。

    在一万英尺的高空,徐子充睡了这十年来的第一场好眠。

    作者有话要说:  渔妹以后会后悔的,小嗲包这可是找这理由了,以后天天都要抱着睡。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