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Chapter 88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你听过童话故事没有?”夏梦渔忽然问。

    徐子充早就习惯夏梦渔跳脱的思维方式, 对于她忽然转换话题也不觉得有多奇怪。

    “没有。”徐子充干脆果断地回答,都不需要思考。

    童话,摇篮曲,甚至母亲温柔的拥抱和亲吻,这种事情在徐子充的童年里都不曾存在过。

    父亲狂躁暴虐, 母亲冷漠麻木, 这就是徐子充对他的家全部的印象。

    以至于母亲后来生病, 对于她,他也只有责任,很难从心底换出什么深切的爱来。

    夏梦渔噎了噎, 又问:“那总看过吧?”

    “嗯?”徐子充挑挑眉问:“什么故事?”

    ……

    “算了算了,这个不重要,以后我给咱们孩子讲故事的时候你在旁边听着好了。”

    徐子充一愣, 侧过头笑了笑道:“你倒是想得挺远。”

    “对啊, 我高中的时候就想好以后怎么跟你过一生了,在哪里办婚礼, 生几个孩子, 早上起来给你做便当让你带饭,晚上等你回家一起吃暖锅……”

    明明夏梦渔描述得是那么稀松平常的景象,却让徐子充觉得一阵向往,如果没有那些年的蹉跎, 没有那么多意外,是不是他们已经过上了平凡夫妻的生活?

    “哎呀,你不要用那么悲伤的眼神看着我!”夏梦渔伸出手挡住徐子充的眼睛道:“你再这样看我, 我要被你看哭了。”

    夏梦渔真后悔,从前只知道徐子充心里是个藏事儿藏得很多的人,却没有发觉,他暴力凶狠的另一面,却又多愁善感,敏感脆弱。

    像是火星遇到了海王星……

    早知道就好了。

    早会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她就再多爱他一些,让他更安心一点。

    想到这里,夏梦渔就觉得一阵内疚。

    夏梦渔用手遮住徐子充的眼睛,继续说道:“在你心里,这个是个剪刀手爱德华的故事,在我心里这是美女与野兽的故事。”

    徐子充觉得他不能拥抱她,拥抱就是伤害,所以这是一个关于放弃的故事。

    可是夏梦渔觉得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徐子充不说话,任夏梦渔蒙住他的眼睛。

    “其实刚刚听到你说那时候你选择转身离开,我是有些生气的……真的很气,因为我觉得你不相信我,我觉得我没有那么脆弱,一点人性的阴暗面都无法承受。如果你可以因为这个原因离开我,那你以后得有多少原因要离开我?是不是遇到什么你无法解决的难题,你觉得会伤害我的事情,我们就要分手一次?”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先别说话!”夏梦渔没好气地打断徐子充。

    徐子充只能立刻闭了嘴。

    也只有夏梦渔敢这样对他大声说话,而且他还这么老实的说闭嘴就闭嘴。

    ……

    夏梦渔继续说道:“我本来是很气的,可是我一转念,站在你的角度思考了一下,也就又不生气了。因为我明白了,其实你不是因为不相信我才离开我,你是不相信你自己才离开我。徐子充,你这个人的自卑心未免也太重了点吧?”

    ……

    “不对,应该是说偶像包袱也太重了一点吧!”

    ……

    “徐子充,你内心深处,总不相信我会爱那个真实的你,所以你非要自己完美、强大了才肯走到我面前。我不知道你是把我看得太好了,还是把自己看得太卑微了。说简单点,就是作!”

    ……

    这世界上可能也只有夏梦渔敢说徐子充作。

    徐子充无奈,可是刚才夏梦渔让他不要说话,他也不敢开口。

    夏梦渔其实也是方才真正滴意识到,徐子充其实不是什么完美的人,从前她就算有感觉,却还是被他强壮的外表所迷惑,跟被人一样,觉得徐子充无坚不摧,觉得他是一个铁血男子汉,总是保护她,没有脆弱的时候。

    现在她才知道,徐子充真的就是他身上那个的纹身,是那个怯懦自卑的牧神潘恩,敢于对抗怪物,却羞于表现自己那一颗渴望被爱的灵魂。

    然而这并没有让夏梦渔少爱他一点,她喜欢徐子充有弱点,因为人就是因为我们的弱点才变得可爱。

    一个没有恐惧的人,也没有爱。

    徐子充的拳头可以保护她不受伤害,可以打败最强悍的对手,可以跟饿狼搏斗。

    可是他的内心却有缺憾,有不坚强,不自信,不勇敢。

    但是没关系,他的那一部分,她来守护就好了啊。

    ……

    “徐子充,你要记住,我就是爱你啊,连你的缺点也爱,阴暗面也爱。有什么问题就去克服,有什么病就去治。分开很容易的,在一起在难。你以为别的情侣就没有这些问题了吗?只要还活着,就要有各种各样的阻碍去翻阅。我不怕这些,我唯一怕的是你放弃。我不要一个完美的人,我要一个真实的人。”

    ……

    “所以,你在我面前,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

    ……

    徐子充还是不说话,夏梦渔急了,没好气地说:“我表白了半天,你好歹给个反应啊,你就是要气死我是吧?”

    ……

    徐子充无奈地说:“刚才不是你不让我说话的吗?”

    夏梦渔噎了噎,徐子充怎么那么听话?

    她嘟囔道:“那你现在可以说了。”

    “我可以先把你的手拿下来吗?”

    ……

    “可以。”

    徐子充把夏梦渔遮住他眼睛的手拿下来,放在唇边吻了吻。

    他的眼神不再那样哀伤,而是温柔而炙热。

    “美女与野兽?嗯?”徐子充扬起嘴角,笑了笑。

    “我是美女啊!”夏梦渔理直气壮地说。

    “我是野兽吗?”

    “你是啊。”夏梦渔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还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那种野兽,超性感的!”

    徐子充又笑起来,夏梦渔总是这样毫无痕迹地把话题往不正经的方向带去。

    “徐子充。”夏梦渔又忽然严肃起来。

    “嗯?”徐子充脸上还是淡淡的笑意。

    “你记住,无论你需要多少爱,我都会给你的。”

    ……

    “你心里如果有个大窟窿,没关系,我来填补。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停止爱你。就算你变成了一只野兽,住在荆棘花园里,我也愿意在你的城堡里陪着你。”

    徐子充的眼神暗了暗,他看向前方,轻声问:“如果我的城堡与世隔绝呢?”

    ……

    “如果跟我在一起,需要你放弃外面那个美好的世界呢?”

    夏梦渔一愣,捉摸着徐子充的话,然后一脸迷茫地看着徐子充问:“外面的世界美好吗?”

    ……

    “大自然的确很美好,可是人类社会根本就跟美好没什么关系吧?一看你就知道高中的时候没好好学历史吧,虽然历史是文科的,但是还是很重要的好不好,咱们总管一下整个人类历史就会发现,我们的世界就是一个大的屠宰场,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战争史、饥荒史、疾病史、屠杀史啊。那一点点跟美好沾边了?”

    ……

    徐子充本来沉重的心情,又被夏梦渔这插科打诨给破坏了。

    不得不说,虽然夏梦渔的这番话听起来逗趣,却挺有道理的。

    夏梦渔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道:“美好的不是世界,美好的是我好不好!所以你乍一看,就觉得我的世界很美好,事实上,只要是有我在的地方,就都是美好的,因为我美好啊,因为我就是超级无敌可爱乖巧的小仙女啊!”

    徐子充终于没有忍住,被夏梦渔逗笑了,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夏梦渔可真是他的宝贝。

    “我说得有问题吗?”夏梦渔不高兴地问:“你摇什么头!”

    “没有问题。”徐子充赶紧说道。

    “那你觉得我是超级无敌可爱乖巧的小仙女吗?”

    “是。”

    夏梦渔高兴起来,冲着徐子充伸出手道:“那你的小仙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看着夏梦渔灿烂的笑容,徐子充一脸的动容。

    他忽然把将夏梦渔按在怀里,抱得紧紧的。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么好的你。”

    夏梦渔拍拍徐子充的背道:“配不配都已经是你的了,就别想那些没用的,偷着乐吧。”

    徐子充忍不住闷笑起来,夏梦渔就是有一种让他快乐起来的魔力,让理智谨慎的他,总有一种沉溺感,像是做了一场海王星的梦,不愿意醒来。

    “好。”

    他就这样暗自高兴,做一个被命运眷顾的人。

    夏梦渔感觉到徐子充的放松,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没办法,无论过去多少年,他都还是她的那个小嗲包……

    “夏梦渔。”

    徐子充忽然非常严肃地叫了一声夏梦渔的名字。

    夏梦渔眉头一皱,总觉得徐子充忽然叫他,肯定有什么问题。

    小嗲包又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吗?

    徐子充叫了夏梦渔一声,又沉默下来。

    “怎么了?说话啊。”夏梦渔着急地说。

    ……

    “夏梦渔。”

    “嗯?”

    “我们结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说了以后都要甜甜甜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