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75.Chapter 75
    强烈推荐: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此文防盗章  控场的人员也过来拉夏梦渔让她冷静一点,再闹就要赶她出去了。网值得您收藏

    不过大家也都的确很不耻坦克的做法, 夏梦渔这一骂也算是给所有人出了口气, 工作人员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一旁的模特姐妹也帮夏梦渔说着好话, 然后把她拉到旁边道:“算了,别骂了, 就算骂了那个大傻逼,我们潘恩也不一定能赢啊……”

    “你不懂,你没看到他气炸了又不能把我怎么样吗?人生气的时候智商会变低,就会露出破绽。”

    几个模特目瞪口呆地看着夏梦渔,一脸崇拜地看着她。

    “哇, 好像真的是诶, 他看起来整个人都很焦躁。”

    “对对, 你看,他的教练正安抚他的情绪呢。”

    “哇, 小渔你真厉害, 原来是故意骂他的啊。”

    并不是故意的, 她是真的没忍住……

    但是夏梦渔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要不然岂不是显得她很冲动,影响她的光辉形象。

    夏梦渔骂完终于舒了口气, 狠狠地瞪了一眼“坦克”, 一脸挑衅和鄙夷, 不得不说, 夏梦渔这种常年都在演戏的影后,想要做一个激怒人的表情实在是太容易了。

    坦克气得要死,又没有办法,向裁判抗议,但是裁判说人家姑娘也没有说话,他管不着。

    坦克刚想挑衅夏梦渔的时候,夏梦渔却干脆果断地扭过头,直接无视他,这反倒让坦克更加生气了。

    气死你。

    夏梦渔这才看向徐子充。

    徐子充的伤口已经迅速处理好,但是还没有能够止血,重新换上的纱布立刻就被血染红。

    徐子充看向夏梦渔的方向,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没有事。

    本来夏梦渔心里也觉得没什么的,可徐子充这个眼神却让夏梦渔瞬间红了眼。

    逞强,肯定痛死了,受伤和缝针的时候都没见到他露出痛苦的表情,可刚才被击中的时候他整个脸恨不得都在抽。

    肯定超级疼!

    音乐声停止,裁判吹哨,最后一个回合就要开始,双方拳手摆好战架,各就就位。

    夏梦渔红着眼站在椅子上,手里举着“牧神潘恩”的战旗,奋力地摇动着,高喊道:“牧神潘恩,fighting!”

    “潘恩!潘恩!潘恩!”

    全场都被夏梦渔带动,一起高喊着拳王的名字。

    “潘恩!潘恩!潘恩!”

    夏梦渔擦了擦眼角,胸口涌动着一腔热血。

    徐子充,一定要赢啊。

    第三回合的战斗开始。

    “坦克”依旧态度嚣张无比,再加上刚才被夏梦渔骂得窝火,心里憋着一口气,只想全部发泄在徐子充身上,所以一开始就主动进攻。

    虽然眉骨和手臂都受了伤,而且还是因为对方出阴招,但是徐子充依旧沉着无比,步伐稳健,并不着急进攻,只是滴水不漏地防守。

    两人缠斗在一起,“坦克”不肯松手,直到裁判严厉警告,他才不情不愿地往后退了一步。

    “坦克”越来越焦躁,徐子充依旧不动声色。

    大家都祈祷着徐子充坚持下去,因为只要不被“坦克”k.o,靠着技术得分,他也是可以赢得胜利的。

    他现在的状况不大好,大家已经不期待赢得多漂亮,只要能坚持下来就好啊。

    比赛继续进行。

    双方胶着地缠斗,“坦克”简直拿徐子充没有任何办法,这个人实在是太稳了,一点破绽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候,令人不安的一幕发生了。

    徐子充的眉骨虽然处理过,但是还在滴血,夏梦渔注意到,徐子充眨了眨眼,好像眼睛不大舒服。

    难道是鲜血滴到眼睛里了?

    坦克也察觉到徐子充的不对劲,心中窃喜不已。

    这时候,徐子充又抬了抬手,又不适地眨了一下眼睛。

    “坦克”抓住这个机会便是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向徐子充!

    被“坦克”这种重量级的拳手一记重拳击中绝对是致命的,本以为就要结束战斗,可就在这时候徐子充却像是预知到“坦克”的动向似的,一闪身,同时一拳打在坦克的太阳穴上。

    假动作!刚刚徐子充是故意的!

    “坦克”被打晕,一个踉跄,还没有倒下徐子充便又是一个大力的勾拳打在“坦克”的下巴上,坦克飞出拳台,倒地不起。

    “坦克”已经不是坦克,而是废铁了。

    裁判吹哨。

    k.o!

    瞬间的安静之后,现场爆发排山倒海的尖叫声。

    夏梦渔激动地直接跳到了椅子上,另外几个模特也忍不住被气氛带动,抱在一起又跳又叫。

    “牧神潘恩”又赢了!

    夏梦渔从来没有见到过情绪这样激动的徐子充,他走向观众,一面面地跳上拳台的围绳,挥舞着手臂要跟多的欢呼和尖叫。

    全场都为他而沸腾。

    这是他们的“拳王”,是他们的英雄,是他们的“牧神潘恩”!

    徐子充跳下围绳,走向夏梦渔的方向。夏梦渔也立刻冲到拳台边,够着脖子冲着徐子充喊:“徐子充,你简直帅炸了!”

    徐子充双手搭在围绳上,对夏梦渔放松地笑起来。

    “我说过很稳的吧?”

    夏梦渔的笑容灿烂得比场馆的灯光还要绚烂,她地冲着徐子充比了两个大拇指。

    “超级稳!”

    徐子充又笑起来,向夏梦渔伸出一只拳头。

    夏梦渔也伸出拳头跟徐子充对碰了一下。

    徐子充这才转身走到拳台中间,裁判举起徐子充的手,宣布这一场获胜的是“牧神潘恩”。

    场馆里再次被欢呼声所淹没。

    夏梦渔抬着头,看着站在光芒之中的徐子充,虽然满脸血,但是却掩盖不住那股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模样。

    故事不都是这样讲的吗?

    百转千回,英雄终于打败阴险狡诈的大反派,杀死暴虐的怪物,拯救全世界。

    夏梦渔想,如果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曾经梦想过英雄是什么样子,那她心里的英雄,大概就是徐子充这样的吧?

    徐子充接过奖杯,看向夏梦渔,对她晃了晃拳头,高兴地笑起来。

    平时在学校里徐子充就不是爱笑的人,顶多就是礼貌的微笑,对夏梦渔也是嘲笑和调笑比较多。

    像这样笑得温柔又阳光,简直太少见了,所以这个笑容让夏梦渔觉得特别珍贵。

    夏梦渔刚想回应徐子充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心脏一紧。

    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在胸口,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大事不妙。

    徐子充一直看着夏梦渔。

    只见夏梦渔对他扯了扯嘴角,看似非常灿烂实则是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下。

    徐子充皱皱眉,他怎么觉得夏梦渔又笑得这么假?

    领完奖,教练和医生都过来看徐子充的伤口。

    “等一下。”

    徐子充想要去找夏梦渔,可是不等他从拳台上下来,夏梦渔就逃也似的转身走了,等徐子充急匆匆地追下拳台的时候,夏梦渔早就不见了踪影。

    就像是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灰姑娘留下水晶鞋,把王子一个人丢在舞会里。

    “唉,潘恩,你去哪儿!”医生一把拉住徐子充道:“先把伤口处理了,还流着血呢。”

    徐子充脸上的笑容淡去。

    他心里窝火。

    夏梦渔就像是一只兔子精,披着温顺可爱的乖巧皮囊,内在却狡猾又自我,谁都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你以为这只兔子精要跟你亲近,甚至要缠上你的时候,她又不知道为什么从别的窟窿里跑了。

    所以徐子充拿夏梦渔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恐怖分子……

    一般的习题都有好几种解题方法,90%的人都会用首选方法,简单直接、基础式的。9%的人会用第二种,都是思路比较清奇的。只有1%会用最后一种,那种只有编写习题答案的人才会费力去想的变态方法,一般人连看都懒得看。

    夏梦渔就是用第三种方法的人。

    徐子充的习题册简单利落,夏梦渔的习题册洋洋洒洒。

    两人对了一下答案,几乎完全一样,只不过有一道大题徐子充没有做出来而已,这道大题就属于只能用第三种方法解题的类型。

    徐子充把夏梦渔的答案抄下来,打算回去思考。

    “抄答案有什么用啊,来我给你讲。”夏梦渔热情地说。

    “我看懂了。”徐子充继续抄着答案,道:“我想回去琢磨一下。”

    “琢磨什么?”

    “你为什么能想到这种变态的解题思路。”

    “这有什么可琢磨的!”夏梦渔抓住徐子充手里的笔,按在桌上道:“直接问我不就得了,我告诉你呀。”

    “你会说实话?”

    “干嘛把我想得那么坏?这有什么好保密的……”夏梦渔摊摊手道:“同学问我题目我一向坦诚相待,毫无保留的。只不过我的方法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而已。”

    的确如此,夏梦渔从不吝啬给同学讲题,但是班上的同学还是更喜欢找徐子充要答案,因为夏梦渔的答案看不懂。

    大家都说这是学神和学霸的区别,学霸跟人民群众在一起,而学神根本不是人。

    “数学跟物理不一样,数学在我心中是建筑的艺术。就像建筑是数学物质化的表达方式一样,两者是共通的。当然,你喜欢用简单直接的方式解题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大多数人的目的只是给出答案而已,就像造房子最基本的目的是为了住人一样。

    “我不是的,我看到一道出题精妙的大题,脑子里的想法是怎么才能最完美的体现这道题的美感,怎么才能优雅的回应这道题藏起来的细节,怎么用数学的方式搭建一座漂亮的建筑。对于我来说,得到答案反而是其次的,答案只是我搭建这座建筑的结果而已。”

    徐子充目光深邃地凝视着夏梦渔,点了点头。

    “明白了。”

    夏梦渔拿起果汁用力地吸了一口,冲着徐子充眨了眨眼,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浑身都充满了一种知性美?”

    “还行……”

    “哈哈哈,装什么装,你肯定就是这样想的!”

    徐子充侧过头无奈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嗯。”

    夏梦渔开心地大笑起来,高高兴兴地开始收拾书包。

    “我们走吧,回家啦。”

    见到徐子充还坐在那里不动,夏梦渔疑惑地看着他问:“怎么了?”

    徐子充看着夏梦渔。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要钱做什么,你不是缺钱的人。”

    夏梦渔笑了笑,又坐下来,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徐子充的眼睛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缺钱的人?我缺的。”

    虽然夏梦渔平时穿衣打扮都很朴素,但是可以看得出用的都是好东西。虽然不是夸张的品牌,但是也绝对是一个中产家庭出身的女孩子。

    她有必要去当兼职模特挣,去卖酒赚钱吗?

    如果只是为了寻找刺激,按照她这古灵精怪的性格,这样的事情似乎也不够刺激。

    徐子充不明白。

    “你要钱到底是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为了实现伟大的梦想啊。”

    “什么梦想?”

    “你猜?”

    ……

    “算了。”

    徐子充起身离开,夏梦渔立刻跟出去,两人在门口告别。

    “明天不要迟到哦。”

    “嗯。”

    夏梦渔上了的士走了,徐子充拍了一张出租车的尾号照片,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才重重地叹一口气,转身离开。

    第二天徐子充还是迟到了。

    全班同学都被他手臂上的纱布吸引了注意力,班主任见到徐子充的伤口,阴阳怪气地说:“怎么回事啊?”

    “摔了一跤。”

    班主任嘴硬心软,横了徐子充一眼道:“进来,值日留着伤好了再做吧,先记着。”

    “没关系,不影响。”

    徐子充走过去在值日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才回到座位。

    夏梦渔偷偷看着徐子充的背影,心里很焦躁。这小子真是不知道变通,有便宜不占,真是急死她了。

    “你看什么呢?”范小乔的脑袋凑过来,顺着夏梦渔的目光看过去,疑惑地问:“你看徐子充啊?”

    夏梦渔立刻收回目光,点点头,掩饰着情绪道:“那伤口一看就不是摔的。”

    “哎呀,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喜欢徐子充,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啊,除了冷淡了一点,但是很靠得住啊……”

    范小乔一直都知道夏梦渔不喜欢徐子充,高中这两年夏梦渔没少跟范小乔说徐子充的坏话。

    什么这个人装,根本看不透啊;这个人从来不表达情绪和喜恶,心机肯定很深啊;这个人似乎跟所有人关系都不错,但是根本就没朋友,肯定很冷漠啊……

    “我跟你说,这么关注一个人,多半是喜欢他。”

    “我呸!”夏梦渔一脸吃了屎的表情道:“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好不好!”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仇恨是爱情萌芽的土壤,欢喜冤家呀。”

    “呸呸呸。”

    “夏梦渔,范小乔。”

    班主任眼尖地看向正在说悄悄话的两人,她们立刻缩了缩脖子,老实读课文。

    第一、二节都是数学课,竟然是随堂考试。夏梦渔做题飞快,做到最后一个大题,惊讶地发现竟然就是昨天跟徐子充讨论的那一道题。

    夏梦渔下意识地看向斜前方,徐子充也在这时候回过头来。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脸上都有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然后各自低下头奋笔疾书。

    第三、四大节是物理课,竟然很没有人性的又是考试,以至于大家怀疑是不是老师们昨天集体出去玩没备课,所以干脆考试折磨大家。

    昏天黑地的上午过去,大家考试考得饥肠辘辘,一溜烟全都冲出校门买饭。

    暑假学校食堂不开,大家只能在外面的小店吃。范小乔家就住在附近,每天中午都回家,夏梦渔也没有约别人,自己一个人偷偷跟在徐子充身后。

    徐子充总是跟班上的几个男生一起吃午饭,几个人一起进了一家小炒店,夏梦渔抬头一看:小四川。

    靠,瞎搞!

    徐子充的同桌孟辉是班上的活宝,喜欢呼朋引伴,又极其崇拜徐子充,每天中午都要约徐子充一起吃饭。徐子充这个人从善如流,也就跟班上的这群男生混在一起了,所以乍一看,他其实比夏梦渔还要合群。

    孟辉点完菜,就见到夏梦渔推门进来,坐在了角落里。

    “诶!”孟辉看到夏梦渔,激动地说:“学神,一个人啊。”

    夏梦渔假装惊讶地抬起头,有些害羞的样子,冲着一桌子男生点了点头,然后又低下头,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看着餐单。

    大家对夏梦渔的印象都不错,因为夏梦渔这个人吧,没有小姑娘那些矫揉做作的毛病,性格好,成天笑眯眯的,虽然是学神但是没有架子,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所以在班上人缘超级好。

    毕竟成绩比你好一点,你可能会嫉妒,但是成绩好得你无法追赶,你就只好崇拜了。

    “学神,过来一起吃啊,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啊!”

    “对啊,一起一起。”

    夏梦渔犹豫了一下,有些害羞地站起身,冲着大家笑了笑,点点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客气啥,快来!”

    夏梦渔微微低着头走到过来,停在徐子充和另外一个男生中间的位置,不好意思地往两边看了看。

    “还不给学神让位置。”孟辉说。

    徐子充旁边的男生果不其然站了起来,往旁边移了移。

    夏梦渔得逞了,笑眯眯地坐下,客客气气地冲着人家道谢。

    徐子充看夏梦渔一眼,夏梦渔礼貌又羞涩地也对他微笑了一下。

    又假笑……

    “学神来了,加个菜,刚好我们还没有下单呢。”孟辉把菜单递给夏梦渔。

    “你们都点了什么啊?我不用点了吧……”

    “加一个!呢,都点了这些,你看看还想吃什么。”

    夏梦渔看了一下菜单,又看了一下徐子充的伤口,假装不经意地说:“都这么辣啊,诶,徐子充你手受伤了能吃辛辣的吗?要不我点个青菜吧……”

    孟辉这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道:“对啊!不行不行,咱们换一家吃。兄弟你缝了针的确是不能吃辛辣的,还是我们学神细心,走走走,换!”

    孟辉大手一挥,就吧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带去隔壁的江浙菜馆。

    夏梦渔偷笑了一下,抬起头,见到徐子充正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她。她飞快地冲他挑了挑眉,才又低着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跟在大家身后出了餐厅。

    一群人吃完午饭回学校,几个大男生一路打打闹闹。

    一心梦想考重点大学的李远在前面向夏梦渔讨教着学习经验,夏梦渔耐心地给他讲自己的学习方法。

    “我知道物理是你的弱点,但是我觉得大量做习题是笨办法。”

    “啊,为什么啊?”

    “物理是追本溯源的学科,你要回到课本上才可以,我建议你每天回去看课本。”

    “不是吧……看课本有用吗?”

    “有,当你看到一道题目,脑子里立刻就能对应出课本上的话,那你的物理就没问题了,反正考个80分是很稳的。”

    “行,我试试看啊……”

    孟辉走在徐子充旁边,见到徐子充一直看着夏梦渔的背影,一把搂住他的肩膀道:“我说哥们儿,我真的觉得学神人挺好的,你为什么讨厌她啊?”

    毕竟做了两年同桌,孟辉算是比较了解徐子充的人,两人关系也不错,所以他知道徐子充一直不大喜欢夏梦渔。

    “我没有讨厌她。”徐子充顿了顿,皱了皱眉说:“我是怕她。”

    “怕?”孟辉惊讶无比,疑惑地问:“我没听错吧?”

    “嗯。”

    “你怕她什么啊?她一个妹子,除了成绩好点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能让大哥你怕啊?“

    “她很危险。”

    “哪里危险了?”

    “哪里都危险。”

    平时分校生和本校生也都在一个校园里上课,班级编号也都跟本校生排在一起,8到12班都是分校生,校服也一样,师资力量也差不多。

    基本上,除了不在一栋教学楼,别的待遇都一样。

    如果分校生家里有点关系,或者比较舍得花钱,就可以打进正常的班级上课。像是孟辉大少爷就是属于这一种,虽然是分校的学生,但是却是在本校的班级里上课。

    跟本校学生在一起的分校生,气质都稍微清新单纯一点,看过去都还是学生模样。

    其余的分校学生就很好认了,基本上用肉眼就可以分别出来。

    男生都是一副不爱学习的社会青年模样,一个个叼得不得了。

    女生比较爱打扮,校服裙子都会裁得很短,衣服都比较紧,背的包都很时髦,而且脸上总是挂着一种膨胀的微笑,走起路来仿佛都带着风。

    校花就是带着这样膨胀的微笑以及走路有风的气场出现的。

    又因为校花无论春夏秋冬都只穿夏天的衣服,就算是大冬天也绝对是超短裙配大长靴,一双大长腿极其显眼,所以校花在学校又有个外号叫做“腿玩年”。

    夏梦渔瞟了一眼校花的大长腿,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