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66.Chapter 66
    强烈推荐: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此文防盗章

    挑战者是来自白俄罗斯的拳手“坦克”,坦克年纪跟徐子充差不多, 身高180cm和徐子充一模一样,但是他的体型却比徐子充庞大,倒是名符其实的“坦克”。

    而且他是个“车轴汉子“, 脖子短,脑袋和肩膀恨不得无缝衔接,跟个大倭瓜似的, 简直就是天生的攻击型选手。

    主持人介绍完选手的资料, 绚烂的灯光在场馆中亮起,轰隆的音乐声中, “坦克”披着蓝色战袍再次出场。

    这一场比赛不由夏梦渔举牌,所以她可以专心致志地在拳台下面观战。

    夏梦渔觉得“坦克”这个人说不定身体有什么毛病, 比如甲亢之类的, 要不然他怎么这么亢奋呢?情绪全程激动无比, 连上拳台的动作也比别人多一些,张着一张血盆大口,嘴巴不停地动,像是在做牙套口腔保健操似的。

    讨厌……

    等“坦克”站定,便轮到徐子充出场了。

    夏梦渔第一次有一种一颗心都悬起来的感觉,全市调考的时候她都没有紧张过……

    她感觉胸口有一个小人在尖叫, 又激动又骄傲。

    徐子充披着黑色战袍, 帽子微微遮住眼, 脚步稳健走向拳台。

    这才叫王者风范好不好?夏梦渔在心里比较着。徐子充就宛如一个黑面杀手,不动声色,可气势却如台风过境一般碾压全场。那个什么“坦克”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一点气势都没有,瞎子才觉得他能赢徐子充。

    那些买坦克赢的都是傻叉!

    这里是“拳王潘恩”的主场,有很多他的拳击迷,所以徐子充一出场,现场就掌声雷动,欢呼声和尖叫声响彻场馆。

    夏梦渔也被大家的情绪所感染,拿起旁边的两面旗子,放飞胸口那个尖叫的小人,瞬间化身成徐子充的啦啦队长。

    “潘恩,最帅!潘恩,最酷!潘恩,fighting!”

    “徐子充!啊啊啊!干翻洋鬼子!”

    徐子充脚步一顿,差点就是一个趔趄。

    他往拳台下看去,只见夏梦渔一身宝贝装,激动的在下面挥着“牧神潘恩”的旗子,又蹦又跳又扭的,简直就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洋娃娃。

    动作那么大,也不怕把假发甩掉了……

    徐子充无奈地叹一口气,迈着大长腿轻松跨过围栏,走上拳台。

    抖落战袍,两边拳手都已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时候徐子充忽然走到裁判身边,对他说了句什么。

    裁判一愣,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去。

    大家正奇怪着,就见到徐子充走到拳台边缘,双手搭在围绳上,弯下腰对还在那边蹦蹦跳跳地夏梦渔勾了勾手。

    “潘恩,最帅!潘恩,最酷!潘恩,fighting!”

    “fighting!”

    夏梦渔犹自沉浸在热血沸腾的情绪里,扭着小腰,活力四射。

    “夏梦渔……”

    “哈?”夏梦渔动作一顿。

    徐子充无奈地说:“过来。”

    夏梦渔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到拳台前,够着脖子,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徐子充,一脸疑惑。

    “怎么了?”她紧张地问:“我是不是吵着你了?”

    “不是。”

    徐子充双拳朝上,伸到夏梦渔面前。

    “嗯?”夏梦渔一脸莫名其妙。

    “fighting form,会不会?”

    夏梦渔一愣,犹犹豫豫地伸出两只手,握成拳头不确定地在徐子充的圈套上拍了一下。

    “这样吗?”

    “对。”徐子充笑了笑,又道:“该你了。”

    “哈?”

    “fighting form.”

    “哦!”

    夏梦渔马上反应过来,也学着徐子充刚刚的样子,笑眯眯地向他伸出拳头,徐子充便也在她的双拳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原来这就叫做“fighting form”啊。

    “这是什么意思啊?”夏梦渔问。

    “一般是加油的意思,不过在我们这里就是别的意思了。”

    “那在我们这儿是什么意思?”

    徐子充微扬嘴角,难得地露出这样飞扬跋扈的神情。

    “稳赢的意思。”

    夏梦渔笑起来,撩了撩头发,冲着徐子充眨了眨眼,双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圈,然后在胸口比了一个爱心,小腰一扭,屁股一撅,凹着姿势,元气满满地说:“徐子充,fighting!”

    徐子充微微偏过头,无可奈何地轻笑了一声。

    “稳。”

    裁判吹哨,比赛开始。

    “坦克”是攻击型的选手,不断重拳出击,但是徐子充防守得滴水不漏,基本不留漏洞给他。

    “坦克”打得很憋屈,因为徐子充似乎总能提前判断出他的下一步动向,提前预判,让他白费功夫,到了第一回合后半段明显不像刚开始那样气势逼人。

    缠斗了几次,两人各有得分,第一个回合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结束了。

    大家都觉得这一场估计还是“牧神潘恩”会赢,他的战略意识比“坦克”高出一大截,完全可以弥补体格上跟“坦克”的差距。

    夏梦渔从前对拳击不感兴趣,但是现在倒是看出了些门道来。

    那就是千万不要以为体育竞技不需要智商,要不然就会像“坦克”一样,被徐子充遛着玩儿。

    果然,任何行业想要走到顶端,都是需要智商优势的。

    第二个回合,很明显“坦克”已经沉不住气了,几次粗糙的进攻都被徐子充化解,还挨了好几个重拳。

    只是这个坦克是真的是皮糙肉厚,大概这也是种族天赋吧,他简直就跟一头白熊似的。如果是之前那些中国的拳手,承受徐子充同样的攻击,可能早就被k.o了,但是“坦克”只不过吐了几口血而已,甚至就算是被击倒,都能马上反扑继续投入战斗。

    大家都觉得徐子充这次真的是遇到难缠的角色了。

    不过没关系,就算不能k.o,算技术分应该还是徐子充会赢。

    可就在第二回合快要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心脏一紧的事情。

    坦克一记重拳打过去,徐子充迅速护住太阳穴,可万万没想到,那一拳竟然“鬼使神差”地打到徐子充手臂的伤口上。

    徐子充伤口炸裂,鲜血瞬间染红了绷带,脸上也露出痛苦的神色,坦克趁机又是一拳打在了徐子充脸上。

    徐子充虽然稳住了脚步,可是眉骨已经被擦破。

    裁判立刻吹哨,警告“坦克”,但是“坦克”一副无辜的模样,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他也没有明显的犯规动作,裁判也无可奈何。

    第二回合也在这时候结束了。

    赛场上全是徐子充的血,医生和教练立刻冲过来给徐子充处理伤口,而“坦克”却得意地向观众张开双手,丝毫没有羞耻心,挑衅地冲着徐子充嗷嗷叫。

    这一刻所有人都出离愤怒了,就连买坦克赢的人都很气,毕竟坦克是外国人,徐子充是我们自己的拳王啊。

    这他妈也太黑了,拳打得这么脏,一点比赛精神都没有。

    中场音乐准备响起,一旁的模特也准备拿着回合牌上台。

    可就在这时候,一位拳击宝贝忽然跳到拳台边,冲着“坦克”大骂起来,骂得控场的音效师都呆住,忘记放音乐,以至于赛场上一时只剩下这位宝贝的骂声。

    “靠!不要脸!下三滥!打不赢就出阴招的,你是不是男人啊!”

    “you!son of bitch!just look at what you’ve done! you mother**er!fugasshole!damn you!go to hell! go to the devil!”

    ……

    “你知道为什么全校这么多女生,他偏偏眼中只有我吗?因为年纪前十只有我是女的!”

    ……

    大家越听夏梦渔说,就越发觉得徐子充身上的光芒黯淡。

    平时看徐子充酷酷的,还以为他私下肯定是性格超级叼的那种人,没想到这么爱学习,简直就是神经病啊!

    “你们知道他平时约我出去都是做什么吗?”夏梦渔说。

    女孩子们全都起了好奇心,往夏梦渔周围聚拢来,把她围城一圈,听夏梦渔继续瞎扯淡。

    “徐子充看起来很强壮啊,是不是荷尔蒙分泌旺盛?”有人贼兮兮地问。

    “是啊,有一回篮球赛,我看到他穿篮球服,露了胳膊,卧槽,好sexy的!”

    “约你做什么,小树林还是小酒店?”

    “呸!”夏梦渔痛心疾首地摇摇头道:“他就是找我刷题,每次约我出去就是找个地方做卷子!”

    “这么猎奇?!”

    “对啊,他最喜欢跟我一起研究数学最后一道大题和物理最后一道大题了。你们说他是不是很变态?”

    大家纷纷点头。

    超变态啊!

    “他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

    夏梦渔脸上露出一个娇羞的微笑。

    “因为我也喜欢学习啊!”

    ……

    众人无言以对,那他们也真是绝配哦。

    校花听到夏梦渔这样说,心里倒是稍微好受了一点。

    要徐桑学数学和物理,那还不如杀了她……

    夏梦渔又拍拍徐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姐妹儿,我看你要不就放弃徐子充吧,反正你也不喜欢他。”

    “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徐桑冷哼一声道:“除了徐子充之外,我就没有搞不定的男生!我不能让人觉得我徐桑输了。”

    夏梦渔想了想。

    “这个好解决,我交给我,我保证想个不让你掉份儿的方法。”

    “真的?”

    “我保证。”夏梦渔向徐桑伸出手道:“你以后不打徐子充主意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怎么样?”

    徐桑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夏梦渔朝她伸出的手,终于是不耐烦地拍了一下。

    “那本小姐就勉强跟你交个朋友吧。”

    “哇!”在一旁躺着的范小乔忽然惊叹道:“你们看,今天云好好看,简直就像是奇幻世界里才有的天空。”

    “真的吗?我看看啊……”

    “我也来看看,哇,真的诶。”

    一群女孩子就这样一齐在地上躺了一排,齐刷刷地看着天。

    傍晚的风凉凉的,风穿过少女们的发梢,吹开粘腻在皮肤上的头发,吹开了女孩子们焦躁的心情。

    这个夏天炙热无比,好多天都没有下过雨。白天里太阳总是火辣辣的,所以也只有这样的傍晚才会让人觉得其实夏天也是美好的吧?

    十七岁的夏天,十七岁的天空,十七岁傻里傻气的时光。

    少女们最大的烦恼也不过是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最大的窘境也不过是在人前丢了面子,最在乎的事情不过是其他人怎么看待自己。

    十七岁的她们青春正好,怎样都是美的,即便不施粉黛,即便穿着邋里邋遢的校服。

    她们的面容还没有被岁月摧残的痕迹,她们的梦想还未破灭,她们的爱情还未被辜负,她们还相信长大以后的人生会美好又宽阔。

    她们此时还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不怎么了解过真实的生活,不知道一个女孩子要成为一个女人到底需要经历多少疼痛和心碎。

    此时此刻,她们的快乐和伤痛都那样简单甚至肤浅。

    她们以为自己将永远这样快意恩仇、敢爱敢恨下去。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能比一颗炙热赤诚的少女心更美好的呢?

    不会再有了。

    “啊,这个时候要是有个西瓜就完美了。”也不知道是谁说。

    “我想吃冰欺凌!”

    “我想喝波子汽水……”

    “我想喝奶茶。”

    “我想喝维他奶。”

    “谁去买啊?”

    “我去!”徐桑跳起来,飞快地整理了一下头发,掏出气垫bb霜补着粉道:“7-11的收银小哥长得超级像砍掉了半条腿的吴彦祖!好帅的!”

    大家愣了愣,砍掉半条腿的吴彦祖这种形容也是绝了。

    “真的长得像吴彦祖?”

    “真的!除了矮了点。”徐桑道。

    “那我也要去看看。”

    “我也去!”

    “都去都去!”

    徐桑也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花痴,叮嘱道:“你们不准打他注意啊,我先看上的。”

    “行行行,我对矮子没兴趣。”

    “走走走。”

    一群女孩子往7-11去,夏梦渔一边走一边给徐子充发信息,现在都已经七点了,离他们约定的六点早就过去一小时。

    夏梦渔:对不起,今天有点事情耽误了,你还在医院吗?

    徐子充:嗯,在。

    夏梦渔:还在拆线吗?医生说你伤口恢复得如何?我现在过去来得及吗?

    徐子充:今天没拆。

    夏梦渔:不会还在排队吧?这么多人?!

    徐子充:没,医生刚刚下班了,我跟他约了明天。

    夏梦渔:哈?你为什么不拆线啊。

    徐子充:等你啊。

    夏梦渔:你非要等我一起才拆啊?

    徐子充:对啊。

    夏梦渔:……

    徐子充:因为要你陪着啊。

    夏梦渔翻了个白眼,翻完却又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来。

    受不了这个徐子充。

    嗲包……

    “哎哟!跟谁发信息啊,笑得这么甜?”

    “啊,徐子充啊。”

    徐桑也凑过来道:“你跟徐子充说了我们的事情没?”

    夏梦渔这才想起来她们刚刚想的不让徐桑丢面子的方法。

    “等等啊,我这就跟他说。”

    夏梦渔:充哥,你可能需要认个妹妹。

    徐子充:?

    夏梦渔:从今天开始徐桑就是你堂妹了。

    徐子充:什么鬼……

    夏梦渔:因为你成绩太好,徐桑作为学渣压力很大,所以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她是你妹妹,每次给你送吃送喝也不是在追你,都是她妈妈、你伯母非要她拿给你的。

    徐子充:……

    徐子充:为什么要这样说?

    夏梦渔:这样她不丢面子,就愿意不缠着你了啊。

    徐子充:无聊。

    徐子充:她答应我今天是最后一次找我了。

    夏梦渔:……

    夏梦渔:这种鬼话你也信哦。

    徐子充:……

    徐子充:算了,我无所谓她缠不缠着我,对我没影响。

    夏梦渔:你无所谓但是我有所谓啊,对我有影响啊!

    徐子充:……

    夏梦渔:到底可不可以?

    徐子充:可以。

    徐子充:你高兴就好。

    夏梦渔:那我们说好了啊!

    徐子充:稳。

    和徐子充说完,夏梦渔就高高兴兴地走过去加入女孩子们的队伍。

    徐桑在买单,还不忘记风情万种地冲着收银小哥撩头发,顺便要了个联系方式。

    夏梦渔打量着收银小哥,小哥个子不高,大概173左右,不过长得真心帅,单论脸,绝对不比贺夜阳差,不愧是被砍了腿的吴彦祖!

    “夏梦渔你要什么味道的?”

    大家分着冰欺凌,夏梦渔凑过去往袋子里看,叫道:“我要梦龙,巧克力的,外面有脆皮坚果的啊。”

    买完冰欺凌女孩子们就各自分开回家。

    夏梦渔和范小乔一起往车站走,两人一边吃冰欺凌一边等车。

    “我说梦渔啊……”

    “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很喜欢徐子充吧?”

    夏梦渔咬了一口巧克力脆皮,毫不犹豫,笑眯眯地说:“没错啊。”

    “那他喜欢你吗?”范小乔又问。

    “不确定啊……”夏梦渔琢磨着,道:“好像喜欢,但是又不是很明显,我没把握。”

    范小乔眯着眼,掐着手指道:“本大仙掐指一算,觉得徐子充也喜欢你。”

    “唉……还真不一定……”夏梦渔叹一口气道:“徐子充这个人吧,心机比较深,又闷骚。我感觉他是个内心比较缺爱,不怎么信任别人,猜疑心重,活得非常隐蔽的人……反正就是那种最难搞的类型,难说……”

    “那你准备怎么搞定他?”范小乔好奇地问:“你肯定有办法的吧?”

    “我不准备搞定他啊。”

    “哦哦,我懂了!”范小乔幡然醒悟道:“你打算勾引他,让他主动来搞定你。”

    “我也不准备勾引他啊。”

    ……

    范小乔懵了。

    “你什么都不准备做吗?你不要告诉我你一心学习啊……”

    “谁说的?当然要做。”

    “快说!”

    夏梦渔忽然正经起来,问:“小乔,你觉得喜欢一个人应该做什么?”

    范小乔一边舔着冰欺凌一边琢磨,想了想道:“喜欢一个人当然就是会想和他在一起啊,希望他也喜欢我啊,能够甜甜蜜蜜的每天撒狗粮啊……你觉得呢?”

    夏梦渔一口把剩下的冰欺凌吃完,摸了一把嘴。

    她看着前方,脸上是柔和又纯真的笑,眼神坚定,一往无前。

    “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对他好。”

    毫无保留的,不留遗憾的。

    ……

    夏梦渔转过头看向范小乔,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了一道可爱的月牙。

    “所以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我打算对徐子充好。”

    ……

    范小乔呆了半响,忍不住说道:“你岂止是小仙女,简直就是圣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