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65.Chapter 65
    强烈推荐: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此文防盗章

    夏梦渔拿起扫帚就开始扫地,见徐子充没有要走的意思, 又说:“你回去吧,别耗在这里浪费时间。``”

    “没事,我一会儿陪你倒垃圾。我在这里做自己的事也是一样的。”

    “好吧, 那随你咯。”

    夏梦渔也不跟他客气, 毕竟她一个人也着实是拖不动垃圾桶。

    徐子充又开始脱衣服。

    “你干嘛?”夏梦渔抓着扫把激动地说:“你不是又要做俯卧撑吧?你也不怕伤口裂开!”

    徐子充地动作顿了顿, 无奈地说:“今天练腿, 不用手。”

    “哦……”

    徐子充继续脱衣服,夏梦渔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有些移不开目光,就连唾液比感觉平时分泌得要多一些。

    夏梦渔轻咳了一声, 低头扫地, 想掩饰自己的尴尬。

    “真不懂你为什么每次都要脱衣服锻炼?衣服惹着你了啊……”夏梦渔嘟囔道。

    “因为会流汗。”

    “流汗就流呗,说得像谁不会流汗似的。”

    “我没带更换的上衣,一会儿在地铁里会臭到别人的。”

    “反正你总是有道理就对了……”

    徐子充脱下衣服扔到一边,开始热身。他的身材肩宽腰窄,夏梦渔忍不住把目光移到他腹肌以下的位置。

    网上前段时间很流行的“公狗腰”大概说的就是徐子充这样的腰吧?

    果然超性感……

    夏梦渔顺着往上看,忽然发现徐子充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两人眼神对视,夏梦渔赶紧该收回目光假装扫地, 徒然地想要掩饰自己被徐子充的**迷惑的事实。

    “你很介意我脱衣服吗?”徐子充忽然问。

    “很介意。”夏梦渔毫不犹豫地回答。

    “可我怎么觉得你很喜欢呢?”

    ……

    介意跟喜欢又不矛盾……

    夏梦渔一个白眼翻上天道:“徐子充……”

    “嗯?”

    “你面无表情的样子真的不适合说这么风骚的话。”

    “哦。”

    徐子充稍微热身了一下, 开始练腿。

    饶是夏梦渔已经有心理准备, 却还是被震撼了一把。

    徐子充站在讲台上, 做好预备动作,忽然爆发,原地单腿起跳,一个腾身,便又稳又轻地落在了讲桌的台面上……

    夏梦渔以为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不可能吧?

    这是真实的人类可以做的事情吗!

    这爆发力也太可怕了吧……

    然而徐子充仿佛是在回应夏梦渔的质疑似的,又重复了几遍同样的动作。

    夏梦渔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徐子充真的原地单腿起跳,跳上了讲桌。

    讲桌至少有一米二到一米四高吧?而且他每一次都是单脚温和地触碰台面,仿佛不受地心引力的控制似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夏梦渔目瞪口呆地看着徐子充,半响没有回过神。

    直到徐子充做完第一组,他才看向一动不动盯着自己连下巴都合不上的夏梦渔,扯了扯嘴角,忍不住微笑道:“你果然很喜欢啊……”

    夏梦渔这才猛地回过神,这个人怎么这么闷骚。

    “我是吓到了好不好……”夏梦渔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问:“你怎么做到的?”

    “又不难。”

    装逼,这还不难?简直就不是人类能做的事情。

    “你单腿就跳这么高,那你双腿能跳多高?”

    “两米吧……”

    如果不是刚刚见识了徐子充单腿跳上讲桌,夏梦渔一定觉得他是在吹牛逼,但她刚刚已经完全被镇住了,徐子充现在就算说他能上天夏梦渔都会相信的。

    如果不是怕显得太谄媚,夏梦渔现在肯定甩了扫帚给他鼓掌了。

    “好厉害,你怎么这么厉害,太棒了吧……”

    夏梦渔这样夸自己,倒是弄得徐子充有些不好意思了。

    “还行吧……”

    徐子充转身继续练,掩饰着自己的难为情。

    徐子充又开始跳第二组,夏梦渔假装淡定地继续扫地,但是却忍不住一直往徐子充的方向瞥眼。

    他的动作还是那样充满了爆发力,又敏捷又轻巧,简直就像是一只猎豹。

    靠……

    徐子充绝对是想迷死她!

    打扫完卫生,徐子充也训练完,他一边喝水一边向夏梦渔伸手。

    “嗯?干啥?”

    “毛巾。”

    夏梦渔无奈地把毛巾翻出来给他,看来明天还得给这位爷带个毛巾,她还真成他的丫鬟了。

    徐子充擦着汗,夏梦渔打量着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股疑惑来。

    明明她和徐子充前两年连话都很少说,怎么现在相处起来,却像是认识了很多年似的,有一种她自己都无法解释的默契。

    难不成是因为之前偷偷观察他太久了?

    “我有那么好看么?”徐子充忽然说:“擦擦嘴,口水要留下来了。”

    夏梦渔翻了个白眼,应该把徐子充私下里说得话都录下来,让大家听听这位不苟言笑的哥私下里是怎样闷骚的德性。

    不过夏梦渔还是下意识的抹了抹嘴角。

    不会真流口水了吧?

    第二天的最后两两节是数学课。

    “考试结果出来了,我们来报一下分数。”

    教室里哀嚎遍野,昨天的试卷实在是太难了,数学老师简直就是变态。

    “怎么?都知道没考好啊?不要绝望,本来这张卷子就是为了打击大家的。”

    果然变态……

    “不过我还是很惊喜,这次全年级只有我们班有人考满分。”

    大家全都看向夏梦渔,这有什么好惊喜的?学神可在我们班……

    “而且是两个满分。夏梦渔、徐子充,150分。”老师抽出两张卷子,一副喜上眉梢的样子,道:“来,把卷子拿去。”

    徐子充和夏梦渔同时走上讲台接过卷子,两人飞快地对视一眼,不用多说就懂,拿着试卷各自回了座位。

    接下来的场面就很残酷了。

    最后两道大题会做的人不多,相当于大家直接就扣了27分。于是全班的分数都不大好看,几乎每一个都是垂头丧气的上去拿卷子。

    一边报分数,一边让人上去领卷子是数学老师最爱的节目,不仅要大声念出分数,还要在大家上去领卷子的时候进行一番实力嘲讽。

    “送分题都能错!”

    “这道题你看你错的,我没有讲过吗?变个形就不认识了?”

    “唉,我真是后悔啊,当初不好好学习,沦落到要教一群笨蛋。”

    “这道题我上次就写在黑板上这个位置!全班就你做错了!”

    大家被数学老师说得垂头丧气,敢怒不敢言。

    果然越坏越秃!

    “大家先看十分钟自己的错误,看完我们就开始讲卷子。”

    第一节课很快过去,然而老师没有下课的意思。

    “今天内容比较多,中间我们就不休息了,一会儿要是以前讲完,我提早二十分钟下课。”

    呸,你就从来没有提前讲完过。

    果不其然数学老师拖堂了,而且一拖就是半小时。所以基本上讲最后一道大题的时候,大家就已经暗自开始收拾书包,等布置完作业大家都已经准备好冲出教室,数学老师说完放学之后的五分钟,班上就空了。

    果然还是放学的积极性比上学的高。

    因为最后一节是数学课,所以徐子充难得地没有睡觉,夏梦渔走过去说:“走,去医院,陪你换药。”

    “不做值日了吗?”

    这个徐子充天天迟到,天天害得夏梦渔要做值日。

    夏梦渔看看时间,直接决定道:“时间不早了,先去医院吧,值日我明天早上再来做。”

    “哦。”徐子充想了想,又说:“不好吧,太麻烦你了。”

    夏梦渔翻了个白眼,拉着徐子充就走。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瞎客气,走走走。”

    徐子充的伤口有些发炎的症状,但是情况并不严重,医生嘱咐了几句,换了药,定好下一次换药的时间就让两人走了。

    夏梦渔还要赶着回家,在医院门口就跟徐子充告别。

    “你怎么回去?我坐地铁,往那边走。”

    “好,再见。”

    夏梦渔不放心,皱着眉叮嘱道:“你饮食要注意啊。”

    “嗯。”

    “消炎药要按时吃啊,今天在学校就没见你吃,你看,果然发炎了吧。”

    徐子充伸出手擦了擦鼻尖,神态有些不自然。

    “我忘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吃?”

    “我看着呢!”夏梦渔伸出两只手指在自己和徐子充的双眼之间比了比,一副威胁地神色道:“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我的上帝之眼。”

    徐子充无奈地笑了笑道:“明天会吃的。”

    “算了,明天到了吃药的时间我就发信息提醒你吧,要看手机啊,把我的设置成特别关注知道吗?”

    徐子充沉默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好。”

    “明天不要迟到!不要害我又要做值日。”

    “我尽量。”

    又是“我尽量”,夏梦渔听到这三个字就已经不抱希望了,明天估计又要做值日。

    “行,那我先走了。”

    夏梦渔拿出手机,打开法语学习的app,正准备戴上耳机,就听到徐子充忽然非常严肃地叫她。

    “夏梦渔。”

    “嗯?”

    夏梦渔一脸防备地看着徐子充。

    徐子充一连认真的表情,弄得夏梦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的。

    “这么严肃做什么?不是要对我表白吧?”

    ……

    “不是。”

    “哦,那叫我做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怎么对你好了?”夏梦渔莫名其妙地问。

    “帮我做值日,提醒我换药,陪我来医院,还有那天午饭,你是特意进来提醒孟辉我不能吃辣吧?”

    “哈?因为你救了我,我做这些不是应该的吗?”夏梦渔坦荡荡地看着徐子充,见到徐子充这副凝重的模样,重重地叹一口气,伸出手拍拍他的胸口,顺便感受了一下他的胸肌,无奈地说道:“可怜孩子,这就叫对你好了啊?那我要是卯起劲对你好,你不得吓死?”

    徐子充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不语地看着夏梦渔,表情相当的无奈。

    “夏梦渔……”

    “嗯?”夏梦渔一脸假笑与徐子充对视,“又叫我做什么?”

    “你的手……”

    “哦……”夏梦渔从徐子充胸口收回手,不知羞耻地笑了笑道:“嘿嘿,练得挺好的呀。你还有别的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吗?”

    徐子充摇摇头。

    “那明天见,走了哈。”

    夏梦渔戴上耳机转身走了。

    七月底的夜晚来得很晚,虽然已经七点了,但是太阳还没有落下地平线,远处的天空有一片火烧了的积云,仿佛是这个夏天的底色。

    徐子充看着夏梦渔的背影,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夏梦渔……

    她岂止是危险,简直就是恐.怖分子。

    控场的人员也过来拉夏梦渔让她冷静一点,再闹就要赶她出去了。

    不过大家也都的确很不耻坦克的做法,夏梦渔这一骂也算是给所有人出了口气,工作人员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一旁的模特姐妹也帮夏梦渔说着好话,然后把她拉到旁边道:“算了,别骂了,就算骂了那个大傻逼,我们潘恩也不一定能赢啊……”

    “你不懂,你没看到他气炸了又不能把我怎么样吗?人生气的时候智商会变低,就会露出破绽。”

    几个模特目瞪口呆地看着夏梦渔,一脸崇拜地看着她。

    “哇,好像真的是诶,他看起来整个人都很焦躁。”

    “对对,你看,他的教练正安抚他的情绪呢。”

    “哇,小渔你真厉害,原来是故意骂他的啊。”

    并不是故意的,她是真的没忍住……

    但是夏梦渔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要不然岂不是显得她很冲动,影响她的光辉形象。

    夏梦渔骂完终于舒了口气,狠狠地瞪了一眼“坦克”,一脸挑衅和鄙夷,不得不说,夏梦渔这种常年都在演戏的影后,想要做一个激怒人的表情实在是太容易了。

    坦克气得要死,又没有办法,向裁判抗议,但是裁判说人家姑娘也没有说话,他管不着。

    坦克刚想挑衅夏梦渔的时候,夏梦渔却干脆果断地扭过头,直接无视他,这反倒让坦克更加生气了。

    气死你。

    夏梦渔这才看向徐子充。

    徐子充的伤口已经迅速处理好,但是还没有能够止血,重新换上的纱布立刻就被血染红。

    徐子充看向夏梦渔的方向,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没有事。

    本来夏梦渔心里也觉得没什么的,可徐子充这个眼神却让夏梦渔瞬间红了眼。

    逞强,肯定痛死了,受伤和缝针的时候都没见到他露出痛苦的表情,可刚才被击中的时候他整个脸恨不得都在抽。

    肯定超级疼!

    音乐声停止,裁判吹哨,最后一个回合就要开始,双方拳手摆好战架,各就就位。

    夏梦渔红着眼站在椅子上,手里举着“牧神潘恩”的战旗,奋力地摇动着,高喊道:“牧神潘恩,fighting!”

    “潘恩!潘恩!潘恩!”

    全场都被夏梦渔带动,一起高喊着拳王的名字。

    “潘恩!潘恩!潘恩!”

    夏梦渔擦了擦眼角,胸口涌动着一腔热血。

    徐子充,一定要赢啊。

    第三回合的战斗开始。

    “坦克”依旧态度嚣张无比,再加上刚才被夏梦渔骂得窝火,心里憋着一口气,只想全部发泄在徐子充身上,所以一开始就主动进攻。

    虽然眉骨和手臂都受了伤,而且还是因为对方出阴招,但是徐子充依旧沉着无比,步伐稳健,并不着急进攻,只是滴水不漏地防守。

    两人缠斗在一起,“坦克”不肯松手,直到裁判严厉警告,他才不情不愿地往后退了一步。

    “坦克”越来越焦躁,徐子充依旧不动声色。

    大家都祈祷着徐子充坚持下去,因为只要不被“坦克”k.o,靠着技术得分,他也是可以赢得胜利的。

    他现在的状况不大好,大家已经不期待赢得多漂亮,只要能坚持下来就好啊。

    比赛继续进行。

    双方胶着地缠斗,“坦克”简直拿徐子充没有任何办法,这个人实在是太稳了,一点破绽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候,令人不安的一幕发生了。

    徐子充的眉骨虽然处理过,但是还在滴血,夏梦渔注意到,徐子充眨了眨眼,好像眼睛不大舒服。

    难道是鲜血滴到眼睛里了?

    坦克也察觉到徐子充的不对劲,心中窃喜不已。

    这时候,徐子充又抬了抬手,又不适地眨了一下眼睛。

    “坦克”抓住这个机会便是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向徐子充!

    被“坦克”这种重量级的拳手一记重拳击中绝对是致命的,本以为就要结束战斗,可就在这时候徐子充却像是预知到“坦克”的动向似的,一闪身,同时一拳打在坦克的太阳穴上。

    假动作!刚刚徐子充是故意的!

    “坦克”被打晕,一个踉跄,还没有倒下徐子充便又是一个大力的勾拳打在“坦克”的下巴上,坦克飞出拳台,倒地不起。

    “坦克”已经不是坦克,而是废铁了。

    裁判吹哨。

    k.o!

    瞬间的安静之后,现场爆发排山倒海的尖叫声。

    夏梦渔激动地直接跳到了椅子上,另外几个模特也忍不住被气氛带动,抱在一起又跳又叫。

    “牧神潘恩”又赢了!

    夏梦渔从来没有见到过情绪这样激动的徐子充,他走向观众,一面面地跳上拳台的围绳,挥舞着手臂要跟多的欢呼和尖叫。

    全场都为他而沸腾。

    这是他们的“拳王”,是他们的英雄,是他们的“牧神潘恩”!

    徐子充跳下围绳,走向夏梦渔的方向。夏梦渔也立刻冲到拳台边,够着脖子冲着徐子充喊:“徐子充,你简直帅炸了!”

    徐子充双手搭在围绳上,对夏梦渔放松地笑起来。

    “我说过很稳的吧?”

    夏梦渔的笑容灿烂得比场馆的灯光还要绚烂,她地冲着徐子充比了两个大拇指。

    “超级稳!”

    徐子充又笑起来,向夏梦渔伸出一只拳头。

    夏梦渔也伸出拳头跟徐子充对碰了一下。

    徐子充这才转身走到拳台中间,裁判举起徐子充的手,宣布这一场获胜的是“牧神潘恩”。

    场馆里再次被欢呼声所淹没。

    夏梦渔抬着头,看着站在光芒之中的徐子充,虽然满脸血,但是却掩盖不住那股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模样。

    故事不都是这样讲的吗?

    百转千回,英雄终于打败阴险狡诈的大反派,杀死暴虐的怪物,拯救全世界。

    夏梦渔想,如果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曾经梦想过英雄是什么样子,那她心里的英雄,大概就是徐子充这样的吧?

    徐子充接过奖杯,看向夏梦渔,对她晃了晃拳头,高兴地笑起来。

    平时在学校里徐子充就不是爱笑的人,顶多就是礼貌的微笑,对夏梦渔也是嘲笑和调笑比较多。

    像这样笑得温柔又阳光,简直太少见了,所以这个笑容让夏梦渔觉得特别珍贵。

    夏梦渔刚想回应徐子充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心脏一紧。

    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在胸口,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大事不妙。

    徐子充一直看着夏梦渔。

    只见夏梦渔对他扯了扯嘴角,看似非常灿烂实则是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下。

    徐子充皱皱眉,他怎么觉得夏梦渔又笑得这么假?

    领完奖,教练和医生都过来看徐子充的伤口。

    “等一下。”

    徐子充想要去找夏梦渔,可是不等他从拳台上下来,夏梦渔就逃也似的转身走了,等徐子充急匆匆地追下拳台的时候,夏梦渔早就不见了踪影。

    就像是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灰姑娘留下水晶鞋,把王子一个人丢在舞会里。

    “唉,潘恩,你去哪儿!”医生一把拉住徐子充道:“先把伤口处理了,还流着血呢。”

    徐子充脸上的笑容淡去。

    他心里窝火。

    夏梦渔就像是一只兔子精,披着温顺可爱的乖巧皮囊,内在却狡猾又自我,谁都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你以为这只兔子精要跟你亲近,甚至要缠上你的时候,她又不知道为什么从别的窟窿里跑了。

    所以徐子充拿夏梦渔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恐怖分子……

    徐子充不要脸地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