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hapter 61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强烈推荐: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此文防盗章  一是因为这一回的对手实力很强,挑战赛一路碾压别的选手, 还打废了两个人;二是因为徐子充实在是赢得太久,大家都觉得拳王似乎也该输一场了。

    而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所有人都注意到“牧神潘恩”的右手手臂受了伤。

    右手对于拳手来说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牧神潘恩”处境危险。

    挑战者是来自白俄罗斯的拳手“坦克”,坦克年纪跟徐子充差不多,身高180cm和徐子充一模一样, 但是他的体型却比徐子充庞大, 倒是名符其实的“坦克”。

    而且他是个“车轴汉子“,脖子短, 脑袋和肩膀恨不得无缝衔接,跟个大倭瓜似的,简直就是天生的攻击型选手。

    主持人介绍完选手的资料, 绚烂的灯光在场馆中亮起, 轰隆的音乐声中, “坦克”披着蓝色战袍再次出场。

    这一场比赛不由夏梦渔举牌,所以她可以专心致志地在拳台下面观战。

    夏梦渔觉得“坦克”这个人说不定身体有什么毛病,比如甲亢之类的,要不然他怎么这么亢奋呢?情绪全程激动无比,连上拳台的动作也比别人多一些, 张着一张血盆大口, 嘴巴不停地动, 像是在做牙套口腔保健操似的。

    讨厌……

    等“坦克”站定, 便轮到徐子充出场了。

    夏梦渔第一次有一种一颗心都悬起来的感觉,全市调考的时候她都没有紧张过……

    她感觉胸口有一个小人在尖叫,又激动又骄傲。

    徐子充披着黑色战袍,帽子微微遮住眼,脚步稳健走向拳台。

    这才叫王者风范好不好?夏梦渔在心里比较着。徐子充就宛如一个黑面杀手,不动声色,可气势却如台风过境一般碾压全场。那个什么“坦克”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一点气势都没有,瞎子才觉得他能赢徐子充。

    那些买坦克赢的都是傻叉!

    这里是“拳王潘恩”的主场,有很多他的拳击迷,所以徐子充一出场,现场就掌声雷动,欢呼声和尖叫声响彻场馆。

    夏梦渔也被大家的情绪所感染,拿起旁边的两面旗子,放飞胸口那个尖叫的小人,瞬间化身成徐子充的啦啦队长。

    “潘恩,最帅!潘恩,最酷!潘恩,fighting!”

    “徐子充!啊啊啊!干翻洋鬼子!”

    徐子充脚步一顿,差点就是一个趔趄。

    他往拳台下看去,只见夏梦渔一身宝贝装,激动的在下面挥着“牧神潘恩”的旗子,又蹦又跳又扭的,简直就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洋娃娃。

    动作那么大,也不怕把假发甩掉了……

    徐子充无奈地叹一口气,迈着大长腿轻松跨过围栏,走上拳台。

    抖落战袍,两边拳手都已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时候徐子充忽然走到裁判身边,对他说了句什么。

    裁判一愣,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去。

    大家正奇怪着,就见到徐子充走到拳台边缘,双手搭在围绳上,弯下腰对还在那边蹦蹦跳跳地夏梦渔勾了勾手。

    “潘恩,最帅!潘恩,最酷!潘恩,fighting!”

    “fighting!”

    夏梦渔犹自沉浸在热血沸腾的情绪里,扭着小腰,活力四射。

    “夏梦渔……”

    “哈?”夏梦渔动作一顿。

    徐子充无奈地说:“过来。”

    夏梦渔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到拳台前,够着脖子,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徐子充,一脸疑惑。

    “怎么了?”她紧张地问:“我是不是吵着你了?”

    “不是。”

    徐子充双拳朝上,伸到夏梦渔面前。

    “嗯?”夏梦渔一脸莫名其妙。

    “fighting form,会不会?”

    夏梦渔一愣,犹犹豫豫地伸出两只手,握成拳头不确定地在徐子充的圈套上拍了一下。

    “这样吗?”

    “对。”徐子充笑了笑,又道:“该你了。”

    “哈?”

    “fighting form.”

    “哦!”

    夏梦渔马上反应过来,也学着徐子充刚刚的样子,笑眯眯地向他伸出拳头,徐子充便也在她的双拳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原来这就叫做“fighting form”啊。

    “这是什么意思啊?”夏梦渔问。

    “一般是加油的意思,不过在我们这里就是别的意思了。”

    “那在我们这儿是什么意思?”

    徐子充微扬嘴角,难得地露出这样飞扬跋扈的神情。

    “稳赢的意思。”

    夏梦渔笑起来,撩了撩头发,冲着徐子充眨了眨眼,双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圈,然后在胸口比了一个爱心,小腰一扭,屁股一撅,凹着姿势,元气满满地说:“徐子充,fighting!”

    徐子充微微偏过头,无可奈何地轻笑了一声。

    “稳。”

    裁判吹哨,比赛开始。

    “坦克”是攻击型的选手,不断重拳出击,但是徐子充防守得滴水不漏,基本不留漏洞给他。

    “坦克”打得很憋屈,因为徐子充似乎总能提前判断出他的下一步动向,提前预判,让他白费功夫,到了第一回合后半段明显不像刚开始那样气势逼人。

    缠斗了几次,两人各有得分,第一个回合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结束了。

    大家都觉得这一场估计还是“牧神潘恩”会赢,他的战略意识比“坦克”高出一大截,完全可以弥补体格上跟“坦克”的差距。

    夏梦渔从前对拳击不感兴趣,但是现在倒是看出了些门道来。

    那就是千万不要以为体育竞技不需要智商,要不然就会像“坦克”一样,被徐子充遛着玩儿。

    果然,任何行业想要走到顶端,都是需要智商优势的。

    第二个回合,很明显“坦克”已经沉不住气了,几次粗糙的进攻都被徐子充化解,还挨了好几个重拳。

    只是这个坦克是真的是皮糙肉厚,大概这也是种族天赋吧,他简直就跟一头白熊似的。如果是之前那些中国的拳手,承受徐子充同样的攻击,可能早就被k.o了,但是“坦克”只不过吐了几口血而已,甚至就算是被击倒,都能马上反扑继续投入战斗。

    大家都觉得徐子充这次真的是遇到难缠的角色了。

    不过没关系,就算不能k.o,算技术分应该还是徐子充会赢。

    可就在第二回合快要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心脏一紧的事情。

    坦克一记重拳打过去,徐子充迅速护住太阳穴,可万万没想到,那一拳竟然“鬼使神差”地打到徐子充手臂的伤口上。

    徐子充伤口炸裂,鲜血瞬间染红了绷带,脸上也露出痛苦的神色,坦克趁机又是一拳打在了徐子充脸上。

    徐子充虽然稳住了脚步,可是眉骨已经被擦破。

    裁判立刻吹哨,警告“坦克”,但是“坦克”一副无辜的模样,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他也没有明显的犯规动作,裁判也无可奈何。

    第二回合也在这时候结束了。

    赛场上全是徐子充的血,医生和教练立刻冲过来给徐子充处理伤口,而“坦克”却得意地向观众张开双手,丝毫没有羞耻心,挑衅地冲着徐子充嗷嗷叫。

    这一刻所有人都出离愤怒了,就连买坦克赢的人都很气,毕竟坦克是外国人,徐子充是我们自己的拳王啊。

    这他妈也太黑了,拳打得这么脏,一点比赛精神都没有。

    中场音乐准备响起,一旁的模特也准备拿着回合牌上台。

    可就在这时候,一位拳击宝贝忽然跳到拳台边,冲着“坦克”大骂起来,骂得控场的音效师都呆住,忘记放音乐,以至于赛场上一时只剩下这位宝贝的骂声。

    “靠!不要脸!下三滥!打不赢就出阴招的,你是不是男人啊!”

    “you!son of bitch!just look at what you’ve done! you mother**er!fugasshole!damn you!go to hell! go to the devil!”

    比赛结束,夏梦渔向另外两个模特询问着徐子充的休息室在哪里。

    两个模特一副了然的神色,拍拍夏梦渔道:“姐姐劝你别打他的主意,世界那么大,我们长得那么好看,把时间浪费在谁身上不好,非要浪费在一个闷葫芦身上。”

    “他哪是闷葫芦啊,整个铁葫芦好不好,可没意思了。”

    “没用的,你当我们没试过啊?不仅我们试过,大家都试过……”模特瞅一眼不远处正在搬椅子的帅哥,小声道:“连他都试过……”

    没有什么比拒绝一个女人的示爱更加得罪她们的事情了。看来这两位小姐姐都在徐子充那里吃过闭门羹,可能还不止一次。

    “我就是觉得他打拳厉害,想认识一下而已,没别的心思……”

    唬谁呢?

    两位模特交换了一下眼神,知道不让夏梦渔试试她是不会死心的。

    这个时代,无论男女,谁还不好色啊?尤其是看过“牧神潘恩”在拳台上的表现之后,没有哪个女人能抗拒他身上那野性原始的雄性气息。

    无论人类怎么假装文明,华冠丽服还是西装革履,血液里都藏着对力量的绝对崇拜,乃至沉迷于此。

    “唉,那祝你成功咯。”

    夏梦渔按照两位姐姐指点的反向找到了徐子充的休息间。

    门没有关,徐子充赤.裸着上半身坐在板凳上,正在解缠在手上的绷带。

    汗水顺着徐子充手臂的肌肉线条滑落,双肩宽阔,胳膊又壮又结实,让人很想伸出手捏一捏。

    被这样的手臂拥抱,一定很有安全感吧。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之后,夏梦渔一个激灵,把刚才那恶心的想法甩出脑袋,清了清嗓子。

    “咳……”

    刚才听到脚步声徐子充就知道来的人是夏梦渔,他继续缠着绷带,连头都没有转过去,不阴不阳地说:“假发不错。”

    徐子充在学校里是脾气、性格都特别好的那一种人,从没有跟人起过冲突,虽然话不多,而且自带一种少年老成的气质,再加上身材高大,所以班上的同学都把他当大哥,非常信赖他。

    只有对夏梦渔,虽然两人极少私下交流,但是只要是单独说话,那绝对是冷嘲热讽,话里含枪带棒的。

    比如现在。

    夏梦渔翻了个白眼,把假发脱下来扔在一边,不耐烦地揉了揉她乱糟糟的短发。

    不提还好,一提还真是热,这假发恨不得都要把她闷出痘来了。

    夏梦渔自从来人生中第一次大姨妈,就没有再留过长发。

    虽然她平时表现得很乖巧,在学校里是老师的乖学生,在家里是爸妈的乖宝宝,但是毕竟长得好看,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妈妈担心夏梦渔会早恋影响学习,一进入青春期就给夏梦渔剪了个假小子头。

    青春期的男生品味都不高,缺少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所以夏梦渔还真没什么桃花。不过她也无所谓,反正她志不在此。

    “你懂的吧?”夏梦渔说。

    “嗯。”徐子充应了一声。

    夏梦渔安心了些,虽然他们很明显都不想被学校里的同学知道自己私下的另一面,也觉得徐子充不是多话的人,但是还是有个承诺她比较放心。

    也是很奇怪,这两个人平时话没说几句,但似乎也不需要靠说话来交流,很容易就能理解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徐子充继续解绷带,夏梦渔凝视他的那双手手。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徐子充的手不像是一个少年的手,满手老茧,掌心粗粝,又大又厚,以至于他怀疑是不是徐子充放学了要去搬砖。

    现在倒是找到原因了。

    “明天早上不要又迟到,这周迟到就不是罚背书了,可是要留下来做卫生的。”夏梦渔又说。

    班主任也不知道是不是快到更年期了,阴晴不定的,每天都有新想法整大家。

    罚背书对于他们这种学神学霸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做值日那可就相当浪费时间了,做值日的时间都能写一张物理卷子了。

    夏梦渔这也算是向徐子充示好,毕竟现在两人有共同的秘密,还是加强一下联盟的感情比价好,她可是很懂进退的。

    “我尽量。”徐子充说。

    两人也没别的话可说,夏梦渔捡起地上的假发,也没有说声再见就转身走出了休息间。

    徐子充这才抬起头来,他的目光不自觉地停留在夏梦渔的小短裙上,无声地轻笑了一声。

    平时裹得那么严实,没想到身材还挺可以的啊。

    .

    明明昨天叫徐子充不要迟到,结果夏梦渔自己却迟到了。

    她昨晚本来计划时间计划得很好的,可是卸妆花太多时间,又怕吵醒了父母,动作不敢太大,一不小心就睡晚了。

    现在正是七月最热的时候,刚刚入伏,然而高三狗的暑假极其短小,一周前就已经开始补习了。

    夏梦渔满头大汗地赶到教室门口,门里透出丝丝凉气,听里面读书的声音,早自习已经开始了。

    **!

    夏梦渔无可奈何地推开门,班主任横了她一眼,指了指身后的黑板。夏梦渔看过去,徐子充站在黑板前,正在值日生栏下写他的名字。

    见到夏梦渔垂头丧气地走进来,徐子充把粉笔递给他,一言不发地回了座位。夏梦渔只能无可奈何地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徐子充的名字下面。

    值日生:

    徐子充

    夏梦渔

    啊,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徐子充下面真的是超级不爽啊,她可从来都是在他上面的。

    毕竟她是年纪第一啊,而徐子充只不过是年纪前五十的垃圾!

    同学们窃窃私语。

    这可有意思了,学霸和学神一起迟到。

    徐子充每天都迟到大家早就习惯,连班主任都懒得给他白眼了。

    可是夏梦渔可是从不迟到的,不仅不迟到,班上的这位学神就没做过任何犯规的事情,有一回发烧都举着吊瓶来上课,简直就是找不到缺点的完美学生。

    一回到座位上,同桌范小乔就凑过来跟夏梦渔打听。

    “昨天怎么样?有没有艳绝全场?拳击赛好看吗?”范小乔激动地问。

    夏梦渔虽然跟班上每一个人关系都挺好,跟谁都能笑嘻嘻地说上几句话,但是范小乔只有同桌范小乔知道夏梦渔的真面目。

    “嘘!”夏梦渔看了一眼正看过来的班主任,小声道:“课间再细说!”

    第一节课结束,夏梦渔就激动地跟小乔讲了讲昨天的情况,还分享了一下自己跟几个模特作妖的自拍照,但是却没有提到徐子充的事情。

    “拳手的身材是不是都超级好。”

    “根本就没有!有的又矮又瘦!”

    “有长得帅的吗?”

    夏梦渔想到徐子充,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有个还行吧……”

    “有没有照片,看看!”

    “没拍呀,反正没你老公帅。”

    “那是当然的,谁能有我们家的哲宁帅!”

    提到自家的idol范小乔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兴冲冲地跟夏梦渔分享李哲宁新戏的预告片。夏梦渔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机里的预告片,眼神却不自觉地飘向坐在她斜前方的徐子充。

    徐子充正在给别的同学讲题。

    他带着一副极其平凡又大得有些过分的黑框眼镜,似乎是故意在淡化别人对他五官的印象,如果不是昨天的偶遇,夏梦渔都没有发现他其实长得也还可以。

    而且徐子充不是那种时下流行的小鲜肉、花美男,也不是阳光帅气的那种sunny boy,而是……长得很性感。

    对,虽然五官不精致,但是摆在一起就是特别的性感。

    发觉自己在想什么时候,夏梦渔又是吓了一跳。

    恶心死了,她真的是着魔了吧,怎么成天对着徐子充意.淫……

    因为是暑期补课,所以没有晚自习,一放学大家就都一溜烟跑了,夏梦渔收拾完书包,抬头一看,徐子充还在睡觉呢……

    除了是个四眼学霸之外,徐子充还是班上的睡神。

    夏梦渔拿着扫帚走过去敲了敲他的桌子。

    “起来扫地了。”

    徐子充被叫醒,直起身子,抬起头看向夏梦渔。

    刚睡醒的人一般都有片刻的混沌,那时候人的眼神不是迷茫就是空洞,可徐子充却不一样,他像是一只猎豹,机警防备地看着夏梦渔,眼神深处藏着一股幽暗的火,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咬她一口。

    夏梦渔忽然想起昨天他在拳台上的样子。

    徐子充有一双狩猎者的眼睛。

    夏梦渔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该不是有起床气吧?”

    该不是要打她吧?

    徐子充这才从浑浊的意识之中清醒过来,他迅速恢复了平时那副面无表情的死相,戴上眼镜,接过了夏梦渔手里的扫帚。

    夏梦渔一边把扫帚递给徐子充,一边继续盯着徐子充的那双眼。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隔着厚厚的镜片,却像是隔着山海,徐子充并不愿意任何人了解他的内心。

    “我扫哪儿?”徐子充问。

    “一人一半。”夏梦渔指了指前面道:“你扫一二大组,还有教室后面,我扫讲台。”

    “嗯。”

    徐子充动作快,十五分钟就把他那一边扫完、拖完,夏梦渔却连一个大组都还没有扫完。

    “你有没有扫干净啊。”夏梦渔不高兴地说。

    “有。”

    “你要不先做作业吧,我一会儿检查。”

    既然做了值日生就必须要做好,要不然明天教室脏兮兮的,岂不是影响她完美无缺的光辉形象?

    “我作业已经写完了。”徐子充说。

    也对……夏梦渔的作业也趁着课间和生物课的时候写完了。

    想到徐子充白天动脑,晚上动手很辛苦,夏梦渔难得良心发现地说:“那要不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自己倒垃圾就好。”

    “没事,我等你。”

    夏梦渔也不客气,毕竟一个人倒垃圾挺难操作的,所以继续仔仔细细地扫她的地,可一抬头,却发现徐子充正在脱衣服!

    “你干嘛?”

    徐子充动作一顿。

    “脱衣服。”

    ……

    夏梦渔目瞪口呆、目不斜视地看着徐子充,搞不清楚他这是要做什么。该不会昨天被她的美貌给震撼了,现在要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