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Chapter 59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此文防盗章  徐子充面无表情。就爱上网

    “不知道。”

    “那学神哪里得罪你了?”

    “她没有得罪我。”

    徐子充很明显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可惜那位仁兄是个没眼色的。

    “没得罪你那你为什么讨厌她?”

    “我不讨厌她。”徐子充顿了顿又说:“我觉得她挺好的。”

    “诶?这样啊,原来只是学神单方面的讨厌你啊……”

    此言一出, 大家就见到一向淡定的徐子充抬起头看了那个男生一眼,目光凌厉,凶光毕现。虽然徐子充又很快收回目光,但是那个眼神还是吓得人小男生把手里的筷子给掉了。

    饭桌上的气氛忽然变得很诡异。

    “我先回学校。”徐子充说。

    “你饭还没吃呢!”孟辉叫道。

    “饱了。”

    徐子充很明显情绪不佳,就起身走,毫不啰嗦。

    徐子充一走,孟辉就一巴掌重重地拍在刚才那个多嘴的男生后脑勺上。

    “艹, 哪壶不开提哪壶!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我哪知道夏梦渔提不得啊……”男生一脸委屈的说:“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徐子充不高兴,我还以为这位大哥的情绪没有起伏呢。”

    “废话, 你被人讨厌了情绪能不起伏吗?而且还是被学神讨厌, 学神啊!”

    大家又继续吃饭。

    孟辉心里着急, 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给范小乔发了个信息。

    孟辉:“姐妹儿, 我们得管管咱俩的同桌了,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范小乔:“怎么了啊?不就是气氛尴尬了一点点……哦不, 超级尴尬吗?”

    孟辉:“我们充哥今天因为夏梦渔饭都没吃好。”

    范小乔:“啥?徐子充为了夏梦渔绝食?!”

    大概就在孟辉与范小乔交流完的十秒之后, 夏梦渔就在地铁里收到了范小乔的信息。

    范小乔:“哇, 听说徐子充为了你食不下咽啊!”

    范小乔:“啧啧, 你瞧你, 搞得人为你绝食……我是说他这两天怎么瘦了呢……”

    范小乔:“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范小乔:“可怜,可悲,可叹。”

    ……

    夏梦渔无奈地看着范小乔的信息,范小乔这个人就是戏多。

    徐子充正一个人靠在树下睡觉,忽然被人踢了一脚鞋子。

    他醒过来,却没有睁眼,嘴角露出一抹并不明显的笑意。

    毕竟在夏梦渔身旁坐了三天,徐子充已经对她身上的这股香味很熟悉。

    不是香水味,也不是什么传说中的清爽的洗发水、洗衣粉的味道,而是一种让人觉得甜腻又满足的气味,让人联想到温暖的阳光,巨大的落地窗,干净的厨房,粮食、香料,还有奶制品……

    “吃饭了。”夏梦渔没好气地说。

    徐子充缓缓睁开眼,看向夏梦渔。

    她手里抱着一个大袋子坐到他旁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斑驳的树影落在她饱满光滑的脸蛋上,让徐子充恨不得伸手捏一下。

    他收回目光,默默转过头。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

    徐子充叹一口气,心里很无奈。

    听到徐子充叹气,夏梦渔忍不住皱眉。

    “你怎么老叹气?”

    “我没有老叹气……”

    “可我成天听你叹气。”

    “因为我成天见到你。”

    ……

    徐子充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是一愣。

    徐子充意识他的话有歧义,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所以愣住了。夏梦渔则是彻底气愣了,拿食物的手都僵住。

    “不是……”

    夏梦渔起身要走,被徐子充一把抓住。

    “你等一下,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徐子充的掌心因为打拳、举铁,所以一手的老茧,触感粗糙又炙热。

    夏梦渔仿佛触了高压电一般,立刻想把手抽回来,但是徐子充抓着不放。

    “有话好好说,不要拉拉扯扯的,被人看见了影响我的光辉形象。”

    “那你先坐。”

    夏梦渔只能又坐下,徐子充这才松开手。

    夏梦渔没好气地说:“看来你看到我就很烦。”

    “不烦。”

    “那你看到我就叹气?”

    “我叹气是因为……”徐子充想着措辞,辩解道:“我每次看见你都有一种长辈看到晚辈的感觉,很操心,很无奈。”

    夏梦渔懵了。

    “哈?”

    “嗯。”

    ……

    “你这是把自己当我爹了吗?”

    “可以。”

    ……

    “叫爸爸。”

    “滚。”

    徐子充侧过头笑起来,夏梦渔也忍不住笑出来。

    “讨厌……”

    夏梦渔把吃的塞给徐子充,又絮絮叨叨地说:“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不吃饭,你又要学习,又要运动,而且还受了伤……”

    徐子充平静地接过食物。“我什么时候不吃饭了?”

    “你不是在绝食吗?”

    “没。我刚刚才吃了个汉堡。”

    ……

    夏梦渔想把范小乔杀了,谎报军情,搞得她自作多情买那么多吃的。

    她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这一大袋子的食物,然后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徐子充。

    “那怎么办?好浪费哦。”

    “没关系,我还没吃饱。都能吃完。”

    夏梦渔笑起来,自己也开心地拿起一盒便当,一边吃一边不经意地说:“真好,我就喜欢吃得多的男生。”

    徐子充吃饭的动作一顿,看向夏梦渔。

    夏梦渔已经从包里拿出课本,一边吃一边看,专心致志的模样,让徐子充把话又憋了回去,默默地咬了一口鸡腿。

    她是吃得多的男生都喜欢,还是喜欢的男生必须吃得多?

    这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