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Chapter 56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此文防盗章

    就是夏梦渔穿着打扮过于朴素了一点,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衣服总是大一号。看小说到网别的女孩子都喜欢买小一号的校服, 这样裙子短一些,上衣紧一些, 夏梦渔却总是穿得不合身的大, 都看不出身材来。

    感觉应该身材还可以吧……

    孟辉觉得夏梦渔其实长得还挺好看的, 如果能留个长发就好了, 还是喜欢女孩子长发飘飘的样子。

    哇,夏梦渔要是留个长发, 穿个裙子,肯定超级杀……

    “喂,亲爱的,孟辉为什么一直看你?”

    范小乔戳了戳夏梦渔。她目不斜视地看着语文课本, 假装念课文, 其实一边用余光看孟辉一边跟夏梦渔聊天。

    “我也发现了, 看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从昨天开始就这样,什么毛病……”

    “不是爱上你了吧?”

    范小乔就是一个粉红色的少女, 每天都沉浸在偶像剧和言情小说的粉红泡泡里, 任何事情都可以联系到爱情上去。

    她忍不住琢磨着道:“这都两年了,你们怎么忽然擦出爱的火花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你没告诉我!”

    “狗屁……”

    夏梦渔瞄了一眼徐子充的后脑勺, 总怀疑他是不是对孟辉说了什么, 要不然孟辉怎么会忽然这么关注她?毕竟她这个人平时除了成绩好一点之外, 别的方面都是相当低调的。

    但是夏梦渔又觉得徐子充应该不是那种不信守承诺的人才对啊……

    从徐子充身上收回目光的时候,夏梦渔不小心跟孟辉对视了一眼。

    孟辉也不害羞,冲着夏梦渔挥了挥手,继续撑着脑袋盯着她看,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合适的。

    夏梦渔觉得很头疼,孟辉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忽然一个粉笔头无比准确地打在了孟辉的额头上。

    “靠!”孟辉捂着额头,没好气地说:“谁扔我。”

    “我。”

    班主任阴森的声音响起。

    教室一瞬间就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朝孟辉的方向看去。

    “看什么呢?”班主任瞅了一眼夏梦渔,又看向孟辉,讽刺道:“要不要我把你换到夏梦渔后面去?这样你就不用扭着脖子瞅,省得把我们孟大少爷的脖子扭断了。”

    班上响起一阵窃笑,孟辉涨红了脸,转过头老实坐好。

    “笑什么笑?课文念完了吗,是不是想多背一篇?”

    瞬间教室就又被铿锵有力地读书声淹没。

    夏梦渔也大声念着课文,徐子充这时才回过头,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又都迅速收回目光,看向课本。

    好吧,看来徐子充也不知道孟辉犯的是什么毛病……

    两节语文课结束,在上午第三、四节小课之前中间有二十分钟的休息,大家有的上厕所,有的去小卖部加餐,有的去外面透气。

    孟辉被几个男生围住,大家笑话他,问他是不是看上学神了。

    “滚啊,别胡说八道,走走走,去小卖部买冰淇淋。”

    “少爷请客啊?来来来,大家走,孟大少爷请客了!”

    “艹,成天宰我,走走走……”

    孟辉带着一群兄弟浩浩荡荡地走了,走之前还偷偷瞥了夏梦渔一眼。

    教室里人不多,还留在教室里的不是在补觉,就是在做习题。范小乔也跟另外几个女生一起上厕所去了。

    徐子充照常趴在课桌上睡觉,夏梦渔起身,经过他桌边的时候,轻轻扯了扯他的校服袖子,然后继续往门口走。

    不用回头夏梦渔也知道徐子充肯定醒了,经过两年的观察,夏梦渔非常肯定徐子充即便睡着了神经也非常敏锐,更别说她还扯了他一下。

    夏梦渔往楼下走。

    楼下是高二的教室,他们还没有开始补课,所以一层楼都是空的。准备下楼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徐子充果然跟出来了。

    她在楼下的教室门口等了大概30秒徐子充就出现在了她面前。夏梦渔立刻把他抓住,一把扯到围栏边。

    “你站着干嘛,蹲下来,别被人看到了。”

    徐子充很无奈,只能蹲在了夏梦渔旁边。

    “做什么?”

    “孟辉不是你小弟吗?你提醒一下他,不准再看我了。”

    “看看又不会怎么样。”徐子充面无表情地说。

    “啧!看看是不会怎么样,但是这样太高调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很低调的,不喜欢引人注意,他这不是大家都注意到我了吗?”

    徐子充无奈地撇夏梦渔一眼。

    “夏梦渔,你是不是对低调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夏梦渔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又不是没见过我高调的样子。”

    徐子充无话可说,想想那天晚上在搏击俱乐部里夏梦渔的样子,不得不承认,她现在的确算很低调的了。

    夏梦渔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自己的登记照递给徐子充。

    “嗯?”

    “你交给孟辉,他要是真的忍不住想看我,就看我的照片吧。”

    徐子充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夏梦渔,想确定她是不是在开玩笑,还是故意抖机灵。

    “拿着啊。”夏梦渔不耐烦地说。

    徐子充无可奈何地接过夏梦渔的照片放进钱包里。

    夏梦渔打了个哈欠。

    “今天起得很早吗?”徐子充问。

    “对啊,起来做值日啊!”夏梦渔没好气地说:“你今天又迟到了……我说哥,你早起一点会死吗?要不我以后每天打电话叫你起床吧。”

    “不用……”

    “也对,”夏梦渔冷笑起来,讥讽地说:“反正你迟到了也是我扫地,何必早起呢?”

    徐子充笑起来。

    “真的是欠你的……”夏梦渔站起身道:“我先回教室了,你过一分钟再走啊。”

    夏梦渔溜了。

    等夏梦渔走了,徐子充才又打开钱包仔细地看那张登记照。

    照片上的夏梦渔穿着高领毛衣,一头假小子的短发,眼神温和无害,脸上是一抹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