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Chapter 51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抓虫,大概多了1000字。

    可以重新看一下,不看也不影响剧情。

    九月的第一个星期一, 校园重新热闹起来, 高二的学生和高一的新生也都正式开学。

    七点的学校门口, 一批批的学生络绎不绝地往里涌, 几乎从表情就能判断出哪些是高一的新生。

    一看那一张张朝气蓬勃,还未经受摧残,也没有黑眼圈的脸,就知道他们是高一的学生。

    高三生们看着身边经过的新生们,心中都忍不住想冷笑。

    笑吧, 笑吧……看你们还能朝气蓬勃几天,迟早都要跟他们一样过上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晚的日子!

    黑眼圈会有的,写不完的卷子会有的,拖堂的数学老师也会有的。

    音乐老师总是有事, 美术老师总是外出, 只有数学老师永远有空,

    很快, 最多也就是一个星期, 当第一次毁灭打击性的物理测验结束,当全班90%以上的学生看到自己不及格的物理卷子时,这群天真的新生们就会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高中生活的。

    呵呵。

    “新学期, 大家都开心点啊……”

    ……

    班主任看着十四班的同学那一张张没有睡醒的脸,忍不住嫌弃地说道:“啧, 这才开学第一天,你们怎么一个个都死气沉沉的。年轻人的活力去哪里了?”

    靠,这叫开学第一天吗?

    他们都已经开学一个月了好吗?!

    更别说, 正式开学之后他们就要开始上早自习、中自习、晚自习了,中午的休息时间缩短成50分钟,下午的休息时间只有40分钟。想到这些,谁他妈不死气沉沉,谁他妈还能活力四射啊!

    这不是开学典礼,这是开铡典礼,开的是砍他们的狗头铡。

    “新的学期,新的座位。”班主任玲花晃了晃手里的座位表道:“马上就要换座位了,大家有没有很兴奋啊?”

    换座位的事情大家心里有数,每个学习班主任都是要把全班的座位都打散的。

    可是班主任刚准备开始换座位的时候,音响就提前响起了音乐,这是提醒大家开学典礼要准备开始了。

    “好吧,你们逃过一劫,还有最后一个上午你们就好好珍惜自己的老朋友吧,中午肯定要换座位的。来,所有人都来拿小板凳,去门口排队,准备去操场参加开学典礼。”

    夏梦渔其实早就应该去主席台做准备的,但是她想等徐子充来了跟他说两句话再去,可是这都放进行曲了,这位爷却还是没有现身。

    那边在催了,夏梦渔只能赶紧赶过去,到主席台准备今天的学生代表发言。

    等夏梦渔走了一会儿,徐子充才到学校。

    班主任冲他翻了个白眼。

    “哟,这是病好了?才好就迟到是吧?”

    ……

    “算了,今天看你大病初愈的份上就不罚你了,拿好板凳赶紧过来排队!”

    徐子充瞟了教室一眼,没见到夏梦渔,知道自己怕是错过了。

    “充哥,这里!”孟辉对他招着手道:“板凳我给你拿好了。”

    全班同学手拿小板凳,排成两条长队,一脸麻木地往操场走。

    主席台上只有夏梦渔的身影,没有看到贺夜阳。

    整个周末大家议论地都是贺夜阳在广播里向夏梦渔表白却惨遭拒绝这件事。

    因为这件事贺夜阳不仅成为了全年纪取笑的对象,还被取消了学生代表的资格。

    教导主任教育了他半天,简直就是恨不得要把贺夜阳的照片贴在公告牌上,列为反面典型。还警告贺夜阳以后不准靠近夏梦渔的班级,不准纠缠这位一心向学的好学生,要不然就要请他的家长来。

    与贺夜阳完全相反,夏梦渔因为一心只有学习,在全年级同学面前体现了一个好学生的坚持,让教导主任以及各位学校领导都感到非常欣慰,决定今年只留下夏梦渔这一个学生代表。

    夏梦渔也很欣慰。

    因为她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摇摇欲坠的乖乖女人设,竟然在贺夜阳的一波助攻之下又稳了起来。

    可见人生变化莫测,从不按照常理出牌。

    ……

    各个年纪的学生按照教导主任的指挥逐一进入操场,虽然整个学校有几千人,但是依旧有条不紊。

    最后进来的是高三的学生,夏梦渔站在主席台上往下看,想在人群里搜索着徐子充的身影。

    最靠近主席台的是1班,14班隔得稍微有些远,但是徐子充个子高,站在最后面,所以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他。

    一周没见,徐子充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除了脑门上贴着一个绷带之外,看不出来什么受过伤的痕迹。大概鼻骨骨折的也不是很严重,复位架也已经取了,整个人看起来也很精神。

    夏梦渔松了一口气,他人好好的,比什么都让她开心。

    徐子充也在这时候抬起头看向主席团。

    两人的目光交汇,心上都是一颤。

    夏梦渔和徐子充,一个站在主席台上,一个站在熙熙攘攘的队伍里,之间隔着整个操场的人,却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其余人都不见了。

    每次他们这样不经意的对视都会瞬间吸引住彼此,像是两个巨大的磁极,一碰上就无法分开。

    全世界都不再重要,只要那个人在,心里和眼里就只有对方。

    一个星期不见,夏梦渔却有一种几辈子都没有见到徐子充的错觉。

    又开心又委屈。

    平时潇潇洒洒的,此刻心里却矫情得一塌糊涂。

    徐子充的眼神难得地柔和下来,他弯了弯嘴角,不着痕迹地对夏梦渔笑了笑。

    夏梦渔只觉得一心里松,刹那间竟有种想要热泪盈眶的感觉。

    幸好这时候主席走过来跟夏梦渔说话,她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背下来了吗?”主席有些担心地说:“你要是背不下来一会儿就拿着稿子,历年大家都是照着稿子念的。”

    “那不行,照着稿子念多没有感染力啊。”

    夏梦渔就是那种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人。

    “那你再多看看,到时候别说一半忘了,那才尴尬呢。”

    “放心,绝对不会的。”

    虽然这么说,夏梦渔还是赶紧低头看自己手上的稿子,再温习几遍。

    千万不能掉链子,毕竟她的偶像包袱还是很重的……

    因为还在放进场的音乐,大家还可以聊聊天,所以同学们都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讲话。

    徐子充听到隔壁班上的女生在议论夏梦渔和贺夜阳。

    “哇,你们看夏梦渔和贺夜阳。”

    “站得好近啊,贺夜阳怎么站他们班第一个?”

    “火箭班很可怕的,队伍按照成绩来排的。”

    “哇,贺夜阳也不觉得尴尬哦……”

    “你看那个眼神,完全没有尴尬,满满都是爱好不好。”

    徐子充看向站在最靠近主席台位置的火箭班,果然贺夜阳就站在班级队伍的最前面。

    他收回目光,微微垂眼。

    贺夜阳似乎总是离夏梦渔近一些,仿佛唾手可得,就像是现在这样,一个在主席台上,一个在主席台下,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他们就会并排站着一起。

    而徐子充却离夏梦渔很远,他们之间隔着人海,要费尽力气,穿过人群才能接近对方。

    ……

    虽然发生了周五的事情,但是贺夜阳丝毫不觉得再见到夏梦渔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耳边传来不少议论的声音,他知道说的是他被甩的事,但是他无所谓。

    从前贺夜阳觉得被甩的话会很丢人,可是真的被夏梦渔拒绝了,他却觉得拒绝他的人如果是夏梦渔那也没什么可害臊的。

    一千次一万次被她拒绝,他都不觉得丢人。

    所以贺夜阳依旧坦坦荡荡、目不斜视地看着夏梦渔,脸上还难得地挂着一丝温柔的微笑。

    因为贺夜阳知道,除了他还有谁有资格被夏梦渔拒绝?

    这世界上只有他配得上夏梦渔。

    ……

    “其实他们挺配的。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级第二。”

    旁边的女生又开始讨论起来。

    “你没听说过吗?他俩青梅竹马的!”夏梦渔的爸爸是贺夜阳爸爸的下属,他们同一个医院出生,一个大院长大,从小到大都在一个学校,就连名字都是一对,昨夜梦渔阳。”

    昨夜梦渔阳。

    徐子充微微蹙眉,垂了垂眼。

    “门当户对啊,这种最好了,在一起好简单。而且我看贺夜阳挺喜欢夏梦渔的,说实话,如果是夏梦渔我还真的不嫉妒,感觉两个人各方面都很合适。”

    “我听贺夜阳前女友说过,说什么贺夜阳他爹妈就是打算让贺夜阳以后娶夏梦渔的,难怪他那么肆无忌惮的表白,就算被通知家长,估计也不会被骂吧。。”

    “那他们在一起不是早晚的事情?靠,有发小未婚妻了贺夜阳还到处害人,渣!”

    “渣是渣,但是长那么帅,我愿意被他渣啊!”

    “我也愿意哈哈哈……”

    孟辉站在徐子充旁边,也听到隔壁班那两个女生的议论,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哥们儿,拍拍他的肩膀,小声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不流行包办婚姻了。”

    “知道。”

    虽然孟辉没心没肺,但是对朋友的感受还是很敏锐的,他知道充哥只怕又要多想。

    他看一眼贺夜阳,又看一眼夏梦渔,然后违心地说:“哪里配了,完全不配。”

    徐子充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看向站在主席台的夏梦渔,目光深邃。

    孟辉是受了范小乔指示的,要随时注意徐子充的动态。可是音乐停止,开学典礼正式开始,他也只能把话又憋了回去。

    升旗仪式之后就是学生代表发言。

    先是新生代表,两个人都有些紧张,但是照着稿子念也算是无功无过。

    接下来就是夏梦渔了。

    夏梦渔的声音很好听,虽然她平时停嗲的,但是正经起来却有一种温和知性的音色,简直就像是午夜电台的女主持人。

    徐子充觉得,站在主席台中间的夏梦渔,万众瞩目,真的很耀眼。

    她落落大方的姿态与众不同;她说话的语气别人模仿不来;她的用词艰涩却又准确有力;她脸上的微笑就算明知不是出自真心,却还是让人心生欢喜。

    她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到充满力量,因为对她心生向往,所以有了要努力靠近她的力量。

    徐子充轻叹一口气,孟辉马上警觉起来。

    他和孟辉个子高,所以两人在队伍的最后面,说话也没人注意,于是孟辉就凑到了徐子充旁边,低声道:“怎么了哥们儿?叹什么气啊,不是真的觉得学神跟贺夜阳有什么吧?她可是干脆果断、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贺夜阳那傻逼啊……”

    徐子充还是看着夏梦渔不说话。

    孟辉有些着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说话啊。”

    “你知道如果我们是在原始社会,我看到一个女生跟夏梦渔一样,会怎么做吗?”

    “怎么做?”

    “打晕拖走带回自己的山洞里。”

    ……

    “可惜这不是原始社会,现代社会不是靠抢的。”徐子充又说:“仅仅拥有拳头和力量毫无意义。”

    “那靠什么?”

    “靠赢。“

    ……

    “怎么赢?”

    “赢了全世界,才能赢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