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Chapter 33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此文防盗章

    范小乔远远地看到徐子充和校花下了楼。

    “这一层人多, 我们去楼下的厕所。”范小乔抓着夏梦渔就跑。

    “跑什么?”

    “尿急!”

    范小乔追上徐子充和校花,两人果然是到高二的楼层去了。

    夏梦渔也终于意识到范小乔想做什么, 不点破,跟她一起鬼鬼祟祟地跟过去, 躲在墙后面偷看。

    徐子充和徐桑走得比较远, 她们怕被发现也不敢靠近,所以根本听不到在两人在说什么。

    范小乔着急得很,夏梦渔倒是一脸淡定, 只是眼神犹如两道冰锥子,恨不得在徐子充身上戳几个窟窿来。

    “校花这是要表白吧?”范小乔小声问:“徐子充可是从来没有被她单独拉出来过啊,这是要答应了吗?”

    夏梦渔两只手抓着墙沿,恨不得要把墙皮给抠下来。

    那边又说了两句话,只见校花忽然就要往徐子充身上扑。

    “卧槽!”夏梦渔忍不住叫出来。

    夏梦渔一个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要不是范小乔挡在她前面,她可能下意识地都要冲过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徐桑要扑到徐子充怀里的时候,徐子充一个干脆利落的闪身,竟然躲了过去。

    “哇, 徐子充好酷啊!”范小乔忍不住赞叹道:“可以啊,身手如此矫健!”

    校花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幸好扶住了后面的墙才站住。

    场面超级尴尬。

    范小乔捂着嘴, 差点没笑出声。

    一旁的夏梦渔也松了一口气。幸亏徐子充有练过, 要不然就被占便宜了。

    范小乔一直观察着夏梦渔的表情,意味深长地说:“宝贝儿,有句话叫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应该听说过吧?”

    夏梦渔看一眼范小乔,瘪瘪嘴道:“你歇后语怎么那么多?”

    “毕竟我也就语文成绩好一点了……”范小乔又语重心长地说:“小梦渔啊,信姐姐的,先下手为强啊,否则最后就会看着男神跟自己最讨厌的bitch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

    夏梦渔不得不承认,范小乔真的是相当了解她,这句话真的是超级戳她。

    “没有谁会一直等着你的。

    夏梦渔眼神一变,暗自捏了捏拳头。

    “不拉屎也没关系,咱们可以先把坑占着啊!”

    夏梦渔终于看向范小乔,眼神坚毅,目光炯炯。

    闺蜜之间交换了一个不用多解释的眼神。

    “我回去写作业了。”夏梦渔说。

    “去吧。”

    夏梦渔转身就上了楼。

    当了两年同桌,范小乔已经跟夏梦渔相当有默契,她知道自己这一回已经是功德圆满。

    不过她这样的小天使,自然是要给闺蜜送上最后一波助攻的。

    “诶,徐子充,你在这儿干嘛呀?”

    范小乔迎着校花针尖麦芒一样的怨恨目光大咧咧地走到徐子充旁边,拉着他的胳膊道:“走走走,赶紧跟我回去。”

    “你干嘛?你撒手!”校花气鼓鼓地说:“我还有话没跟徐子充说完呢!”

    “改天再说呗,什么国家大事非要现在说。徐子充,班主任找你!”

    “不准走!”徐桑恨不得都要急哭了。

    “班主任找我啊。”徐子充面无表情地说。

    徐子充和范小乔回教室的时候,夏梦渔已经坐得直直地在座位上写作业了。

    男生见到徐子充回来纷纷起哄,问徐子充跟校花做什么去了。

    “没做什么。”

    徐子充回到位置上坐下,看一眼夏梦渔,重重地叹一口气。

    “真的,什么都没做。”

    大家还是不信,冲着徐子充推推攘攘的,夸他牛逼啊,厉害啊。

    徐子充无可奈何,又看了一眼夏梦渔,只见夏梦渔头都不抬地写作业,神情毫无变化,仿佛沉浸在题海里,专心致志、目不斜视。

    “都不要胡说八道。”徐子充一脸严肃地说。

    大家这才都闭了嘴。

    教室里又安静下来,大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四座联排的四位依旧一如往昔,孟辉打游戏,徐子充睡觉,夏梦渔写作业,范小乔看偶像剧。

    忽然徐子充感觉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

    他趴在桌上,侧过头,有些迷茫地看着夏梦渔。

    夏梦渔右手还在奋笔疾书,脸上的表情也依旧认真专注,仿佛一心都扑在习题册里,但是她的左手却放在了下面。

    徐子充低下头,见到夏梦渔手放在课桌下,捏成了一个小拳头。

    他有些疑惑地伸出手,放在了夏梦渔的拳头下。

    夏梦渔手一松,一颗大白兔奶糖就掉在了徐子充的掌心里。

    夏梦渔收回手,继续写作业,全程表情都毫无变化。

    徐子充坐起来,看了一眼手心里的奶糖,皱了皱眉。

    兔子精给大白兔……

    “哟,哪儿来的大白兔?又是校花送的啊!”孟辉眼尖,他爱吃甜食,伸着手道:“快快快,给我吃!”

    “滚。”

    徐子充撕开包装纸把奶糖扔进嘴里,继续趴在课桌上睡觉。

    学校还是对准高三狗有些人性的,暑假补课没有安排晚自习,而且周六周日也不上课。

    今天的最后一节是生物课。距离下课还有20分钟,但是一部分同学已经清好了书包,随时准备着冲出教室。

    生物老师很无奈,可生物处于理综生物链的最底层,同学们不重视,她教学经验又不丰富,拿这群青春期的孩子没有任何办法。

    “你们都安静一点!”生物老师无可奈何地跟同学们打着商量道:“你们要是安静一点,我把这道题讲完就提前下课。”

    教室里稍微安静了一点,不过也就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因为大家兴奋的心情实在是难以抑制。

    放学前最重要的活动就是借作业抄。

    夏梦渔和徐子充的作业都是抢手货,像是数学这种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