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秦夫人 姀锡 > 50.第五十章
    此为防盗章:订阅未满50%者, 需要两日后才能看到哦!  本族现如今虽不算显赫, 但凭着先祖们挣下来的这份家业, 日前在元陵倒还算受人尊崇。&乐&文&小说 {www}.{}{}.{}

    秦家世代文人,秦家大老爷曾中了举人,后一连着三次考试却遗憾与进士无缘, 不过凭着秦家大老爷的风姿玉貌, 竟破天荒的分了个教谕小官。

    因着不错的政务, 现如今已熬到了从六品知州通判这一位置。

    在一众举人中, 已算是顶了天了。

    秦家大老爷政务勤勉,生性洒脱风趣, 风评不错, 且家宅太平清净,这诺大的后院,便是没得儿子, 也不过才一妻一妾,比不过二房二老爷后院那满屋子噪噪杂杂,莺莺燕燕。

    其实这妾氏还是当年袁氏有孕时, 老夫人心疼儿子, 又见袁氏性子过于娇嫩,未免不会伺候人,这才特意从自个跟前挑了一名老实稳重的丫鬟送了过去。

    却不想,不过才那么一二回, 竟也争气怀上了。

    为此, 当时已大肚便便的袁氏可没少与秦老爷闹腾。

    秦老爷相貌虽风流, 人倒还算是长情的,且与袁氏乃是少年夫妻,感情向来恩爱和睦,不过是遵守孝道,不好拂了母亲的意。

    又或者每每于夫妻二人间闹了脾气,一时气不过,这才偶尔往妾氏屋里去上一二。

    妻是妻,妾是妾,前为主,后为奴,秦家世家大族,向来段得清明。

    这位妾氏便是筱姨娘,生了庶女后,便由老夫人做主抬做了姨娘。

    筱姨娘住在南院的一座小院,院子不大,不算金碧华丽,但胜在精致别致,且有庭有院,里头被人精心打理着,倒也显得有几分雅致。

    此刻,只见炕桌前正坐着一名三十岁出头的妇人,身形窈窕纤瘦,瓜子脸面,面白如雪,眉目如画,虽已身为妇人,依稀可辨年轻时乃是个绝佳清秀佳人。

    只许是性子寡淡,似并不常笑,眼角似已有几折褶子,平添了些岁月的痕迹,且身穿了一身天青色的褂子,虽料子软滑,样式精致,到底过于老气些了。

    此人便是大房妾氏筱姨娘。

    筱姨娘此刻正坐在炕桌前做着针线,眉间偶尔轻皱,似有心事,只手下动作熟练,一针一线并未曾落下。

    正在此时,只见外头一五十左右的婆子掀开了帘子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走到林氏跟前低声耳语了几句,筱姨娘立即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正欲起身。

    然而一时不知想到了什么,动作忽而又止住了,只抬眼往窗子前瞧了一眼。

    沉吟了片刻,忽而道着:“无碍,将萍儿领进来问话罢···”

    婆子闻言,亦是随着往窗子处瞧了一眼,随即点头称是,不多时,便领进了一个十三四岁的丫鬟,丫鬟忙冲着筱姨娘福了福身子。

    筱姨娘开口问着:“可是打探到了什么?”

    问这话时,只见此刻坐在窗子处正在认真提笔练字的一名十五六岁的女子闻言淡淡抬眼朝着这边瞧了过来。

    只见此人肌肤如雪,朱唇皓齿,淡眉清目,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却撑起了宛转蛾眉、美撼凡尘之姿。

    相貌与方才的筱姨娘有几分相似,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之更胜一筹,比筱姨娘更添了几分冰清玉洁,出尘脱俗的味道,也多了几分与生俱来的贵女气质。

    此人便是秦家大房庶出的二小姐,也就是元陵四美排在第二位的秦玉卿。

    秦玉卿淡淡的抬眼往姨娘处瞧了一眼,便又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继续提笔练了起来。

    那头萍儿正恭敬的回着:“回姨娘的话,奴婢瞧见此番登门的依然乃是颜夫人、刘夫人及王夫人几个,往日里几位夫人时常会坐上一两个时辰,不过这几回似回回有些匆忙,不过半个时辰便回了,这一日颜夫人不过坐了一刻钟便先行离府了,倒是刘夫人与王夫人久留了片刻,方才离去——”

    筱姨娘闻言,面上不显,只手中却是捏着帕子,垂目沉吟。

    这颜夫人孟氏的长子已年满十八却未曾婚配,生得那叫一个一表人才,俊朗英姿,颜家颜大人现任元陵五品知州,恰乃是秦老爷的顶头上司,颜家算是元陵城里头的显赫人家了。

    相比颜家,母族孟氏一族更为显赫,孟氏父亲孟大人现任兵部三品右侍郎,实属京城高官。

    而颜家长女颜明锦已与孟家定了亲,不日后便要嫁到京城做那高门媳呢。

    颜家一族定也随着水涨船高。

    孟氏与袁氏素来交好,见袁氏长女秦玉楼幼时生得圆润娇憨,一脸的福气,不由十分喜欢,两家素来交好,似乎也有结为亲家的意思,早两年还曾提及过,只现如今似乎渐渐地没了动静。

    至于刘夫人柳氏的长子已娶妻生子,次子虽有些玩劣,却远不及旁的世家子弟那般纨绔,次子素来受家人疼爱,相比长房长子的压力,倒算是和美清闲些,只这刘家的门第却还远不如秦家呢!

    王家便不用说了,他们家那小子才十三岁,年纪够不着,遂少了这些劳什子牵扯。

    筱姨娘的脑子里快速盘算着。

    又间或抬眼往自个女儿面上瞧上一眼。

    心中不由有些发愁。

    她是个不受宠的姨娘,更为太太所不喜,遂日日恪守本分,丝毫不敢逾越半分。

    虽自个日子过的苦闷些,却也衣食无忧。

    但好在女儿优秀,得了老夫人与老爷喜爱,得以享受这锦衣玉食的生活。

    只任凭在闺中如此优秀又如何,唯有他日能够寻得一门合意的亲事才能算作是正理,而在女儿的亲事上,她这个小小的姨娘却是没得半分权利。

    女儿的亲事被牢牢的掌控在了太太手中。

    前头大小姐到了十二三岁,太太便已在悉心留意了,而自个的女儿现如今已然十五了,于亲事上却无半点着落。

    太太素来又对她们母女二人多有不喜。

    她只得苦心私下打探,女儿虽是庶出,可凭着现如今的美名,本来青睐于刘家,想着届时求求老夫人做主,料想问题应当不大。

    可现如今大小姐那边——

    放眼整个元陵,筱姨娘鲜少出门,并不算熟悉,唯有时常来秦家做客的这几位夫人倒还算是熟悉。

    可秦家若是与颜家做不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