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四十四章

作品:《秦夫人

    来者是位五十几许的老妈妈, 只听得门口的丫鬟唤声“姜妈妈”, 姜妈妈身形圆福,眉目慈善, 进门便朝着戚修与秦玉楼笑容满面的道了声喜。.|

    一见秦玉楼, 登时面露惊艳, 一连着瞧了好几眼, 见秦玉楼羞涩垂眼, 这才恍然醒悟过来, 忙不迭收回了视线,只脸上的震惊犹在。

    姜妈妈略微斟酌片刻,这才压下心中的惊讶朝着戚修与秦玉楼恭敬的道着:“侯爷昨日兴致上头,多吃了几盏, 这会儿不胜酒力,人还未醒,太太怕大少爷与少奶奶久等,只吩咐说先且让大少爷领着少奶奶去寿延堂给老夫人见礼, 太太随后便来——”

    姜妈妈语气恭敬, 秦玉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侯爷指的是谁。

    怎知戚修听了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似乎看了秦玉楼一眼, 半晌,这才冲着姜妈妈神色淡淡的道了声:“嗯···”

    秦玉楼见戚修语气如此冷淡,倒是微微诧异,忙朝着姜妈妈客气的道了声:“有劳妈妈了···”

    忙给一旁的芳苓使了个眼色,芳苓将早早备好的喜糖及红包塞给了姜妈妈, 姜妈妈倒是从善如流的接下了,暗自掂了掂红包的分量,倒是有些诧异,只忙又笑眯眯的说了几道吉祥赞美的话,这才离去。

    戚修与秦玉楼收拾妥当后,这便一路前往那寿延堂。

    秦玉楼领着沉稳的知湫与芳苓同行,出了院子,便瞧见个十四五岁的小厮候在院子外,一脸激灵的朝着戚修与秦玉楼唤了声“少爷”与“少奶奶”。

    他视线微垂,未敢乱瞟,说完便恭恭敬敬的在前头领路。

    这一遭还是秦玉楼打头一回真真切切的打量这座府邸。

    秦玉楼昨儿个头上蒙着红盖头,是由人搀扶着一路从门口走到正堂,再去往喜房的,盖头下,方寸之地,瞧得并不真切,只知左拐右拐、七绕八绕的,府中当真是大得没边。

    这会儿出了院子,只觉得目不暇接,绕过一座座小穿堂,又走过一座座抄手游廊,走了一阵,竟觉得像座迷宫似的,已然忘了往返的路呢。

    到底是开国御赐的府邸,只与江南一带水榭缭绕,山石嶙峋的景致十分不同,并非那种雕栏玉砌、金碧辉煌所在,只觉得每处院子四四方方,处处透着庄严肃穆,偶有花草山石点缀,透出丁点生机。

    寻常大户人家只喜在府中劈山引水,开凿建池,又爱装点些奇花异草,或卖弄文雅,或显摆脸面。

    只这戚家倒是不同,除了庄严沉寂的建筑,余下便是大片空白的庭院,倒是威严肃穆得紧,若是夜里打头一遭出入者,怕定会觉得瘆得慌。

    戚修一路目不斜视。

    途中倒是未曾遇到任何人,竟连丫鬟小厮都没撞见一个,只偶尔听到打东边传来阵细小的喧嚣声儿,昨儿个正是由那个方向传来阵阵唱戏奏曲儿声,这会儿估摸着似乎正在由人指挥着拆台清扫罢。

    秦玉楼一路落后戚修半步,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只昨儿个着实受累了,身子本就酸软无力。

    而这府邸又大的吓人,七绕八绕仿佛没有尽头似的,且那戚修又身形修长,步履稳健,大步流星,没一会儿,秦玉楼只觉得有些吃力,只咬着唇隐隐有些跟不上了。

    芳苓见她脸色不好,忙不地上前扶了秦玉楼一把,只一脸担忧的小声道了句:“姑娘···”

    而戚修历来听觉灵敏、目力过人,闻言,只淡淡的回头瞧了一眼,见秦玉楼被人扶着,落后几步,倒是放缓了步伐。

    秦玉楼后慢慢的追了上来,似有些感激的道了声:“多谢夫君···”

    哪知戚修听了唇角仿似又抿了下,似有些不大自在的轻轻咳嗽了下,许久许久,秦玉楼这才听到耳边响起了一道淡淡的“嗯”。

    秦玉楼听了忍不住微微勾唇,只忽而觉得这人瞧着虽难以亲近,但是只要你耐着性子主动去迎合,兴许也不见得如想象中那般难以靠近。

    这般想着,便忍不住抬头微微仰望了他一阵,从这个角度,只瞧见那张刚毅紧绷的侧脸,及精致好看的下巴。

    这张脸倒着实精致好看,只许是这人气势过于冷凛,第一眼瞧去,倒是令人止步他的气势,从而忽略他的相貌。

    似乎意识到她的打量,不多时只见他那人似有些不大自在似的复又咳了一声,却只一脸眼观鼻鼻观心的、语气略微生硬的道了声:“到了···”

    秦玉楼下意识的抬眼,只见眼前出现了一座四四方方的古朴大院,院子极大,有四五间轩丽正房并抱夏、耳房无数,周围两侧另有厢房若干。

    院子外并无多少装饰,只两侧抄手游廊上挂着个金丝鸟笼,里头有两支云雀在叽叽喳喳叫唤,除此以外,整个院子静得连根针掉落的声音仿似都听得到似的。

    秦玉楼见状,不知为何,只微微抿住了呼吸,难得有丝紧张。

    许是料到他们这会儿会过来,大院门口,早早便有一银发嬷嬷领着个穿着淡紫色比肩的丫鬟提前候着呢。

    那嬷嬷瞧着约莫有六十大几了,已老得身子微微佝偻了,但气色倒是不错,一脸和蔼慈祥,见了戚修只笑眯了眼,语气甚是亲近的道着:“大少爷来呢?老夫人已等候多时了···”

    说着便又立马转头瞧见一侧的秦玉楼笑吟吟的道着:“这位便是少奶奶罢,好,好,好,当真是好···”

    老嬷嬷只一脸激动又欣慰的直点头道着。

    此人正是老夫人跟前的方嬷嬷,见秦玉楼生得如此美艳,眼中虽有惊艳,然更多的却是赞叹满意,只逮着二人好是一通真心祝贺着,瞧着是打从心眼里在替戚修高兴。

    而秦玉楼见戚修待这一位嬷嬷的态度与之前那位却截然不同,方才还似主动往前迎了两步,语气虽依然淡淡的,却是缓和了不少,甚至还主动开口招呼了声:“嬷嬷···”

    秦玉楼心中虽有诧异与疑惑,却只暗自记在了心里,如此,待眼前这位嬷嬷亦是客客气气的,随着戚修一道唤了声嬷嬷。

    方嬷嬷只一个劲儿的直点头。

    方才方嬷嬷身后那名丫鬟早已进去通报了,不多时,便立即出来,方嬷嬷只亲自躬身请他们夫妻二人进去。

    一进去,却瞧见正堂里竟已是坐满了人呢。

    这正堂极大,只见正对面设有一方高榻,榻上摆放靠枕等一应物件,榻上另设有一方小几,小几上设有茶具,点心等,高榻后摆放一方古韵屏风。

    下头两侧则是两排陈旧的太师椅,虽陈列简单,但整体感觉却委实要比南方那类厅子软榻交椅的布局要气派威严不少。

    远远的只见正对面的高榻上坐着位六十余岁近七十的威严老太太,只见老太太身子枯瘦,头发灰白,穿了一身暗褐色暗纹锦缎褙子,头上仅仅佩戴了个同褐色素纹的抹额,身上在无旁的视饰物,瞧着略微朴素清俭。

    许是因着过于消瘦,只觉得两颊的肉脸微微凹了进去,又生了一双如炬的厉眼,眯着眼瞧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过于严厉,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而下头两排太师椅上此刻已然坐满了人,主子下人们或坐着,或站立着,一眼瞧过去只觉得一大片。

    二人掀开帘子进来时,所有目光瞬间朝着这头瞧了过来。

    无一例外,全都齐刷刷的落在了秦玉楼身上。

    因着进屋前,秦玉楼只有些紧张似的轻轻地扯了扯戚修的衣袖,戚修扭头看了他一眼,这会儿虽目不斜视的往里走着,步伐却是慢了不少。

    秦玉楼只微微垂着眼,落后半步,紧紧地跟在戚修身后。

    屋子里一时静默。

    二人行至高榻前,秦玉楼只夫唱妇随着,随着戚修一道朝着高居上首的老夫人跪着实打实的磕了个响头。

    秦玉楼只觉得头顶有一道犀利的目光准确无误的紧落在了她的身上,那道目光精光如如炬,一时令人无处遁形。

    秦玉楼只垂着眼,规规矩矩的跪在下首。

    半晌,只听到一道威严苍老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道着:“快起来罢···”

    话虽如此,秦玉楼只觉得头顶的视线一直未收,由始至终都紧锁在她的身上。

    秦玉楼心中微微紧张,面上却只一派淡然,双手敛裙,盈盈起身,举止优雅端庄,只静静的立在一侧,等待长辈问话。

    却未想老夫人并未曾多问什么,只对着一旁微微颔首,随后,一个丫鬟双手端着一个梨木托盘上前,里头摆放一对通体晶莹透亮的碧色玉手镯,手镯虽是碧色,却呈透明装,里头干净无一丝杂质,瞧着定是绝佳上品。

    作者有话要说:  手速实在渣渣渣,哭唧唧···

    二更大约在2-3点了,么么么么

    另外解释两点:1,关于上章说的s文,是suo文,亲们可别误会啦(捂脸)

    2:御赐或者授封的高声望的女性可以本姓尊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