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三十六章

作品:《秦夫人

    在此之前, 没有任何征兆。 章节更新最快

    彼时, 天气日渐严寒,转眼便已到了年尾。

    话说腊月初, 秦玉楼便已将掌家权重新交到了袁氏的手中。

    尽管年尾正是忙碌不堪的时候, 但袁氏态度强硬, 只勒令她安心待嫁, 不许再过多插手府上的事儿呢。

    嫁妆陪嫁均已备好, 掌家权又丢开了手, 秦玉楼忙活这么多年下来,总算是彻底清闲下来了,也不知是不是镇日忙活惯了,竟一时半会儿有些不大习惯。

    每日醒来第一桩事儿, 总是下意识的询问着府中的事儿,如此一连着过了好几日,这才日渐适应。

    话说这一日,屋中地龙烧得暖呼呼的, 秦玉楼睡得两颊泛红, 只觉得昨夜温暖静谧, 睡着一夜无梦, 似乎要比往日还要舒服几分。

    一觉睡到极晚才醒,方醒来,便听到芳菲那丫头一脸笑吟吟的禀告,原来昨夜下雪了。

    秦玉楼大感惊喜,直接一把掀开了被子, 直光着脚丫子踩在了地毯上来到了窗子前,将窗子掀开了一条缝,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原来才不过一夜光景,外头竟已被染上了一片白色。

    秦玉楼瞧得兴致勃勃,津津有味。

    芳菲见自家姑娘竟像个小孩子似的,直接穿着一身里衣,光着脚丫子就在屋子里乱跑,忙到柜子里寻了一件裘皮披风披到了秦玉楼身上,道着:“姑娘,外头下雪,日头寒,小心该着凉了···”

    披着身上,又见下头一双光洁白嫩的脚丫子还露在外头,芳菲瞧了顿时双眼一跳,忙不迭往门口处瞄了几眼,苦着脸朝秦玉楼道着:“姑娘,还是赶紧穿上鞋袜罢,若叫人瞧见了,又得乱嚼舌根子呢···”

    秦玉楼正瞧得新鲜,只头也不回的道着:“横竖在自个屋里,除了你,还会被哪个瞧见了去···”

    闻得芳菲声音苦巴巴的,秦玉楼不由扭头瞧了一眼,只见芳菲皱着张小老头似地脸正巴巴瞅着她。

    秦玉楼不由失笑,一时低头,只见自个一双玉足陷入了金色的毯子里,虽屋子里无人,到底有些不合适,且再窗子前站久了,到底有些凉。

    不由对着芳菲摆了摆手道着:“得了得了,跟个讨命鬼似的,你家姑娘都怕了你了···”

    芳菲忙笑眯眯的道了声“好姑娘”。

    秦玉楼拉紧身上的披风,重新回到了床榻上,边走边道着:“待会儿咱们到外头散散,待雪停了今儿个领你们赏雪去···”

    芳菲跟在后头闻言双眼登时一亮。

    话说秦玉楼醒来,不多时,芳苓便吩咐人送了温水等一应洗漱器具进屋,芳菲与归昕二人伺候秦玉楼穿戴,刚洗漱好,只忽而闻得外头燕兰忽然大声唤了声“四姑娘”。

    下一瞬,只听到那秦玉瑶的声音响了起来,人还在外头,声音便已传来了,那声音似有些焦急,一连着唤了两声“大姐”。

    秦玉楼不由诧异,忙抬眼看向门口。

    不多时,只见秦玉瑶掀开帘子匆匆走了进来,只见身上披了件斗篷,外头还飘着小雪,斗篷、眉梢上还沾着些白色的雪花,进屋便开始融化。

    秦玉瑶似乎走得有些急,只见有些气喘吁吁的,双颊被冻得通红。

    秦玉瑶见了忙走了过去,问着:“瑶儿,怎么呢?怎地如此匆忙?”

    一抓秦玉瑶的双手,只冷得刺骨,只忙扭头吩咐丫鬟替她脱了身上的斗篷,又将汤婆子放到了她的手中。

    秦玉瑶接了那汤婆子却转眼递到了身后的丫鬟手中,这会儿连暖手都顾及不上了,只抓着秦玉楼的手一脸焦急道:“大姐,出···出事儿了,祖母方才在茗安院动了雷霆大怒,二姐这会子不知缘何竟跪在了院子里,跪了有小半个时辰了,现如今整个茗安院战战兢兢的,大气不敢出一下,咱们都有些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秦玉楼听了顿时心头一跳,只以为听错了似的,忙抓紧了秦玉瑶的衣袖,急忙问着:“这是怎么回事?二妹好端端的怎么会跪在院子里?可知是犯了何事?”

    秦玉瑶忙摇头道着:“我也不知,我一早去了母亲那里,方才回院时,才得知此事,后来逮着个丫鬟问了几遭,只听说祖母气得大骂了声‘混账’,便将二姐给一把赶出来了,现如今外头还下着雪,我怕将人给冻坏了,又怕祖母气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来寻大姐了···”

    秦玉瑶说着,只忽而咬着牙,看了秦玉瑶一眼道着:“前些日子不是听说在替她相看亲事么,不知是不是为了这桩事儿,莫不是她不中意刘家啊···”

    袁氏替那秦玉卿相看亲事一事儿,虽未曾往外透露,但那刘夫人这阵往秦家来的如此之勤,稍有心留意,便也不难猜出。

    但若是仅仅因着不满意刘家,便是秦玉楼不乐意,直接求了老太太做主便是,也断没有引得老太太震怒的阵仗啊。

    恐怕事情没有这般简单。

    秦玉楼心中沉了沉,默了片刻,只忽而问一旁的芳苓:“今日府中可有何异样?太太这会儿可有何动静?”

    芳苓想了一下忙道着:“太太院里并无动静,对了,今儿一大早,颜夫人登门拜访了,在太太院子坐了片刻···”

    芳苓说到此处,话语忽而一顿,片刻后似大吃一惊,继续道:“颜夫人走了···恰好有半个时辰了···”

    秦玉楼听了却是忽而大惊。

    秦颜两家因着秦玉楼与颜邵霆亲事告吹,面上瞧着虽无碍,实则私底下早已不如原先那般亲近了。

    此番秦玉楼心中微沉,沉默了片刻,脑子里一连着转了几遭,斟酌几番,这才对着秦玉瑶道着:“甭管发生了何事,咱们几个只权当做不知便是···”

    见秦玉瑶面露不解,秦玉楼只解释说:“这种事儿咱们几个小的不好管,也不该管,若是二妹犯了错,祖母要惩罚,咱们前去求情或许能帮上一二,但若是二妹自个执意执意如此,依着她那性子,便是去了也没法子,得了,你先且回院里待着,不要掺和此事···”

    秦玉瑶到底也长大了,知道涉及女儿家的闺阁私密事儿不便多说,便朝着秦玉楼点了点头。

    其实她与那秦玉卿关系并不如何亲厚,主要是有些祖母,这二来嘛,那秦玉卿与刘家的亲事——

    秦玉瑶垂了垂眼,面上有些复杂。

    秦玉楼虽嘴上说不要掺和,到底是有些担忧的。

    打发秦玉瑶后,秦玉楼思索了片刻,只抱着汤婆子往太太院子里去了。

    进了正房,只见袁氏正一脸铁青的靠在炕上,一手撑着太阳穴,眉头紧皱起,旁边几个丫鬟候在身侧,大气不敢出一下。

    见秦玉楼来了,只将撑着太阳穴的手放下,冲着秦玉楼道着:“外头下这么大雪,不好好在屋子里待着,瞎跑什么···”

    嘴上这么说,面上神色相比方才倒是缓和不少。

    秦玉楼立在门口脱了斗篷,又待身上的寒气消散些了,这才敢靠近袁氏,见袁氏扶着肚子,只有些费力的想要调整坐姿,秦玉楼忙小心翼翼的扶了一把。

    袁氏摸了摸秦玉楼的手,见她手中微凉,只忙拿自个温热的手捂着秦玉楼的手,又让她脱了鞋子,靠在炕上取暖。

    方一坐好,秦玉楼直接急忙开门见山的问着:“娘,祖母向来对咱们几个疼爱有佳,从不舍得责罚咱们几个,现如今二妹冒雪跪在了茗安院,到底发生了何事?”

    秦玉楼只试探的问着:“可是二妹亲事发生了变故,并且还与那···与颜家有关?”

    袁氏听了只抬眼看了秦玉楼一眼,犹豫了一下,只冷笑道着:“今日颜家来提亲了···”

    袁氏语气极为不睦,面上一副极为不快的模样。

    秦玉楼听了震惊了半晌,片刻后,这才慢慢恢复过来,看向袁氏诧异问着:“是···是与颜邵霆么···”

    袁氏许久不语,半晌,只叹了一口气道:“若说的是邵霆那孩子,你娘岂会如此平静的坐在这里,早就将颜家的人给一把赶出府了,是庶出的那个···邵昀那孩子···”

    秦玉楼这一下只比方才还要震惊,喃喃道着:“怎么会···”

    袁氏心里堵得慌,面上却是冷笑道:“怎么不会?你那个妹妹主意大着呢,人家前脚来提亲,后脚就去找老太太做主,好似我这个主母要生生断了她上好的姻缘似的,哼,我给她挑的刘家那么好的亲事她不要,便是要嫁个庶出也不要我替她相看的,她的心气倒是挺高的呀,成心找那颜家是要膈应谁啊?好啊,她不要,我还懒得张罗,从今日起,甭说你爹,便是他们秦家的祖宗来求我,老娘也懒得搭理了,但凡是那一房的事儿老娘一概撒手不管了,要说亲,要过礼,好啊,由着她那个姨娘与她去张罗罢···”

    作者有话要说:  码字有些慢,二更快的话凌晨三点左右,若是坚持不到,可能得明天中午了,大家勿等哦!

    速度渣渣,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