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秦夫人

    清晨,秦玉楼才刚起,正散着发坐在梳妆台前,便瞧见秦玉瑶火急火燎的赶来了。

    二房这一阵倒是太平不少。

    父母关系破裂,又为父所不喜,十三岁的秦玉瑶在这个夏天仿佛瞬间沉稳了不少,秦玉瑶怕姚氏不开心,见天的守在母亲跟前,已有大半个月未曾踏出过院子了。

    还是昨个无意听姚氏在唠叨着,听说大伯母这阵正张罗着给秦玉楼寻婆家呢,秦玉瑶听了只一脸错愕的问着:“大姐还寻啥婆家?大姐不是与那颜家的邵霆哥哥···”

    自得了这个消息,翌日一大早,秦玉瑶便匆匆来了这玉楼东,结果她这头急得两脚不沾地的跑来,那头当事人却悠闲自在的紧。

    只见她这位素来淡然的长姐此刻正优哉游哉的坐在梳妆台前,正淡淡的闭着眼,任由身后的归昕一下一下替她梳着发,一旁的芳菲从柜子里挑出了三四种款式新颖的夏装正一脸纠结的问着自家姑娘今日穿哪一件。

    她那个长姐倒好,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闭着眼含含糊糊的道着:“如此伤脑筋的问题,你家姑娘可答不出来,反正时辰还早,你还可以在纠结会儿···”

    秦玉瑶听了只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儿来,随即,想到来意,又立马掩住了嘴,忙几步走了过去,嘴上急急道着:“大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地还有心思在这里拿芳菲寻开心···”

    芳菲与归昕见秦玉瑶来了,忙与她见礼,芳菲听了,只一脸赞同道着:“就是,咱们姑娘整日里就知道拿咱们几个寻开心呢,四姑娘,您可算来得巧,您快来瞧瞧,给个意见,您觉得咱们姑娘是穿这个粉紫的好看,还是这个凌黄的,又或者还是这个湖蓝色?”

    秦玉瑶听了只连连抚额,心道,果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养出什么样的丫鬟来,这都什么时候了,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又见芳菲一脸眼巴巴的瞧着她,半晌,秦玉瑶只指着另外一件胡乱道着:“这个湖绿的好看,大姐穿什么都好看···”

    芳菲见那个被自个第一眼遗弃在一旁的颜色,眉头一时皱得紧紧的,心道,这四姑娘到底还是年纪不大,到底偏好这类有些稚气的颜色,不过,听到那句姑娘穿什么都好看,倒是笑吟吟道着:“四姑娘说得极是,姑娘,今日就穿这一件罢···”

    秦玉楼没有任何意见。

    不多时,便已由芳菲、归昕二人伺候穿戴好了。

    绿色秦玉楼历来穿的极少,原本是清新鲜嫩的颜色,可是到了秦玉楼身上,硬生生的给穿出了一种千娇百媚的味道,像是那池子里摇曳生辉的芙蕖,妖娆多姿、娉婷万种。

    秦玉楼将丫鬟们打发下去后,秦玉瑶还一眼又一眼的往秦玉楼身上瞟着,想着自个往日里穿着就像是支干瘪的花苞子似的,哪里穿的出大姐这般夺魂赦目的味道啊!

    想到这里,秦玉瑶不由有些暗恨道着:“以往还觉得邵霆哥哥是个慧眼识珠的,现如今才晓得竟是有眼无珠的,姐姐这般妙人不上赶着往家里领,竟然还···哼,将来只管等着后悔去罢···”

    秦玉楼知道她说的是何事,听了,笑吟吟的道着:“感情这一大早是特意过来为我打抱不平的啊,嗯,瑶儿果真长大了,会体贴人了···”

    秦玉瑶听了,却是噘着嘴,只将秦玉楼瞧了又瞧,忽而过来搂着秦玉楼的手腕道着:“大姐,你当真一点也不恼么?”

    秦玉楼挑了挑眉,笑笑:“这有啥好恼的?男未婚女未家,怎么就不许旁人娶妻生子啦,再说,这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不成还得哭哭啼啼、吵吵闹闹找上门去讨个说法呀···”

    “可是,可是邵霆哥哥是不同的,他自幼便与你——”

    秦玉瑶咬牙顿了顿,半晌只仰着脖子愤愤不平的道着:“我小时候还私下被他哄着喊过好多回‘大姐夫’呢,总之,这一回他们颜家当真是欺人太甚呢···”

    秦玉楼听了垂了垂眼。

    秦玉瑶打小便爱缠着她,就跟个小尾巴似的,私下总是朝着颜邵霆一口一个“姐夫姐夫”的喊着,秦玉楼私下训过几回,秦玉瑶还冲她做鬼脸,喊得更欢快了,她只当她那会儿还小,不懂事,却不知竟然是——

    秦玉瑶见秦玉楼不说话,便知一时失言说错话了,心中只有些懊恼,只忙支支吾吾的解释着:“还···还不是邵霆哥哥每回会偷偷带了千味斋的点心给我吃,这···这也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嘛···”

    那秦玉楼听了,只毫不客气将她的手从她胳膊上拍打开了,嘴里只轻轻地哼了一声,道着:“原来几块点心便将你姐姐给出卖了,想来,我这个姐姐在你心里怕也只有这几块点心的分量罢···”

    “哪里!”秦玉瑶见秦玉楼这般模样,心中便一松,只忙伸手捂嘴笑着:“大姐哪里比得上这几块点心的分量···”

    嘴上这般说着,手上却是忙将剥好的荔枝十分狗头的往秦玉楼跟前递着,秦玉楼不由瞪了她好几眼。

    秦玉瑶见秦玉楼与往常一般无二,似乎并未受此事的影响,心中倒也略微安心。

    又见这会儿秦玉楼兴致不错,秦玉瑶犹豫半晌,只忽而有些愧疚的道着:“大姐,若是···若是我晓得就是那个鸾儿的话,我定是不会与她结交成为好友的,早知道是她,那日便是无聊到憋死,我也定不会搭理她的,大姐,你放心,我往后定会与她划清界限,再也不搭理她了···”

    秦玉楼听了却是无奈笑着:“这又如何能怪你,也如何能够怪她,她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哪里又做的了自己的主——”

    便是连那颜邵霆也不见得能做的了自个的主罢···

    压根不存在什么恼不恼,怨不怨的,终归是命中无缘罢了。

    颜邵霆无疑是她最好的归宿,无论是家世,还是他本人,方方面面的,都是堪称绝佳。

    只是,秦玉楼打小顺当惯了,她自幼锦衣玉食,又幸福美满,从小便是在家人的宠爱及所有人的夸赞下长大的。

    相比秦玉卿自幼不受嫡母待见,秦玉莲自幼得费尽心思争宠夺爱,及秦玉瑶不得父亲喜爱,秦玉楼已算得上是得了老天爷的青眼了。

    她的一生从未遇到过半分波折,若无意外,未来一生亦会是按着命定的轨迹一路顺顺利利的走下去罢。

    这样的生活固然美好,只,又好似缺了点什么似的。

    人有时候就是这般奇怪,没有的人,拼命的想拥有,而拥有的人,却并不一定就此满足。

    总之,对于这让人糟心的一切,旁人个个急得团团转,而于秦玉楼而言,内心深处,或许反倒是觉得有些许新奇在里头。

    秦玉瑶陪着秦玉楼一道用了早膳,离去之时,忽而想起了一茬,只一脸激动的道着:“大姐,我听说大伯母似乎相看上了刘家的那个刘秉坤,这个刘秉坤可是个不着调的纨绔,上回在颜家竟然还将动手将个文弱书生一拳打趴下了,这样的人大姐你可千万不能嫁啊——”

    秦玉楼听了,却是眯着眼盯着秦玉瑶:“你个姑娘家家,整日里哪儿来的那么多的八卦?”说着,又忽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着:“别人动手打人,怎地恰巧被你给撞见呢?我记得上回在颜府,可是见不着外男的啊···”

    秦玉瑶听了却是面上悻悻,只一个劲儿的道着:“反正···反正大姐记得我的提醒便是了···”

    说着,便一溜烟的溜了。

    留下秦玉楼无奈笑笑。

    半晌,只想到那···刘秉坤?

    不由想到了那日在颜府的那个白面书生,据说乃是那刘秉坤的表兄?。

    一时,好看的眉毛轻轻皱起。

    六月底,颜家的贵客陆夫人一行离开元陵回京了。

    颜家与陆家的亲事是否成事儿,旁人不得而知,总之颜家这一回瞒得严严实实的。

    也是,便是果真相看好了,这期间还得过定、谴媒下聘等一应繁琐事宜,待这一切种种确定下来,方算成事儿。

    不然,又像之前颜家与秦家那般,是做不得准的。

    陆夫人离去的第二日,颜邵霆独自来秦家拜访。

    秦老爷倒是见了,只袁氏晾了许久,始终不愿见他。

    据说颜家大少爷竟然跪在了太太院子外,一跪便是跪了半个时辰,袁氏打发了人过去,那颜少爷跪得直直的,如何都不起。

    最终,太太终究还是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