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品:《秦夫人

    却说那秦玉莲只觉得浑身发软,眼中的眼泪不自觉的滚落出来了。

    她颤着唇,嘴里喃喃的唤着“姨娘”,随即一把大力的推了过来搀扶她的丫鬟,一路跌跌撞撞的哭着往姝雀院跑去了。

    秦玉楼手中还搀扶着一个,见状不由叹了口气,冲着身后的芳苓轻声道着:“跟过去搭把手罢···”

    那姝雀院指不定乱成什么样了。

    芳苓领命随着一道跟去了。

    却说那头老夫人听了秦二老爷的控诉,身子不由一晃。

    这秦家这么大的基业,到底还是无后啊!子嗣何等的重要?

    秦玉卿忙扶了一把,镇日清冷平静的脸上似乎有些担忧,嘴里忙唤着:“祖母——”

    下头一众儿子媳妇见状,亦是一连担忧的唤着:“母亲——”

    老夫人脸色发白,只紧紧地闭上了眼,再一次睁开眼时,面色不由染上了些青紫色,不过一瞬间,瞧着似乎已老了好几岁。

    老夫人目光在众人面前缓缓扫过,半晌,只将视线落在了姚氏身上,只沉着脸问着:“二媳妇,老婆子我今日只问一句,此事是否与你有关?”

    尽管老夫人历来慈目,又多年不问世事,但此刻只眯着那一双犀利洞察世事的眼,只觉得那眼神早已通过皮肉直接瞧进了内心深处,将人浑身上下都瞧透了。

    然而姚氏却丝毫未显慌乱,身子跪得笔直,只抬眼看着老夫人的眼一字一句道:“媳妇今日一整日未在府中,这会子不过才刚回来,事情尚且还未理清便被老爷气急败坏的修理了一顿,说实话,媳妇至今都还不知到底发生了何时,但倘若老爷方才所言皆乃事实的话,那么媳妇只有一句话——此事若是与我有关,我愿天打五雷轰,还望母亲明鉴!”

    秦二老爷闻言立马扭头对着姚氏厉声大喊着:“到了现如今你还有脸狡辩,你镇日将姝娘当做了眼中钉,日日恨不得将她给生吞活剥了才好,除了你还有谁?是,你今日是不在府中,那我问你,你昨夜在不在府里,昨夜姝娘腹痛得直在床榻上打滚,莲儿半夜去请大夫,可是你底下养的那几个好婆子竟然敢欺上罔下,竟连府中的小姐都使唤不动,这才使得姝娘疼了整整一夜,而我的儿子也被你个恶妇给生生弄没了——”

    姚氏听了却是冷声嗤笑道:“我弄没的?我哪来的这么大的本事?我早已与姝雀院的那位老死不相往来了,且姝姨娘那么大的本事,都快要骑在我脖子上撒野了,竟然还使唤不动一两个守夜的婆子?真是可笑至极!况且我连她怀了老爷的种我都不知道,我又从何害起!再者,今儿个天还未亮,那姝雀院不早就打发人去将大夫请来了么?三丫头今儿个还有心思去参宴,不早就无碍了么?怎么这会儿无故出了事儿,就成了我的罪责?”

    说着,姚氏又冷嘲热讽的道了一句:“别怕是贼喊捉贼罢——”

    “你——”

    二老爷气得青筋暴起。

    老夫子只忽而厉声喝着:“都给我住嘴——”

    整个院子一时变得静悄悄的。

    秦二老爷与姚氏跪在前后,后头还跪着一片丫鬟婆子。

    而大老爷与袁氏夫妻二人立在一侧,大老爷瞧了只忽而抓着袁氏的手,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袁氏抬眼,二人不由对视了一眼,随即相顾叹了一口气。

    老夫人瞧着瞧着底下的秦二老爷与姚氏二人,眼中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恨,失望。

    二儿是幼子,自幼溺爱了些,这才惯成了这般宠妾灭妻,无法无天的性子,而姚氏又性子刚烈,半点容不下任何人,这会儿夫妻好似成了仇人,闹得这般全家不得安宁了。

    老夫人只觉得浑身的力气皆已使尽了,浑身的精气神好似被抽干了似地,半晌,只忽而叹了一口气,无力道着:“此事交给大媳妇前去查明吧,若是查明背后当真有人在捣鬼,那么无论是谁惹的祸,谁便自请去留吧,咱们秦家供养不起这般眼大心大的神佛!”

    老夫人仿佛意有所指,顿了顿,又道着:“此事了结后,三丫头四丫头从你们二房搬出来罢,搬到我的茗安院,若是往后你们二房再这般不得安宁,我便也懒得管了,你们爱休妻休妻,爱灭妾灭妾,随你们去折腾罢,只是——”

    说到这里,老夫人忽而眯着眼,朝着秦二老爷与姚氏二人一字一句的道着:“可别让你们二人毁了咱们老秦家数百年的基业,你们不想安生过了,届时便分了家单过罢——”

    “母亲——”

    “这万万使不得——”

    老夫人这一番话放似一颗滚滚天雷,只惊得整个院子浓烟四起。

    二老爷与姚氏二人瞠目结舌。

    大老爷与袁氏二人亦是惊诧连连。

    便是候在一侧的秦玉楼、秦玉卿、秦玉瑶几个亦是愣住了,尤其是秦玉瑶,仿似吓懵了似的,竟张着嘴,半晌皆未反应过来。

    大老爷忙走上前,扶着老夫人手一脸愧疚道着:“母亲,咱们秦家百年世家门楣,岂能在咱们兄弟二人手中辱没至此,母亲此话严重了,二弟二弟妹两人皆是个急性子,今日着实是有些鲁莽了,说来,长兄如父,也是我这个做兄长的责任——”

    老夫人听了,却是忽而一把拉着大老爷的手道了声:“你弟弟是个什么德行,母亲如何不知,这些年辛苦我儿呢···”

    说着,便也不再多话,只又看着几步之外的袁氏道着:“此事便交给你了···”

    袁氏自是应承。

    老夫人说罢,便也不在去理会跪在下边一众乌压压的人群,直径由着秦玉卿几日扶着回院去了。

    自老夫人去后,二老爷与姚氏二人仿佛亦是随着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似的,二人相顾无言,这会儿只觉得连争吵斗嘴的力气都没了。

    秦家兄弟二人皆乃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自幼关系甚好,且秦家百年身家,历来家风严谨,大老爷较为有出息,且不忘时时扶持二房,二房虽比不过大房,二老爷却自幼将兄长当做父亲,恭敬听从。

    且到了这一辈,子嗣凋零,两房更是同舟共济,相互扶持,活了这几十年,还从未有人提过分家一事,别说提,便是连想也未曾想过。

    这会子似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袁氏原是最不爱操心这些烦心事儿的,尤其还是二房的,不过,都到了这般地步了,总不能撩开手不管吧。

    且,秦家人,许是天下太平之时,吵吵闹闹似是常事,但当真出了什么事儿了,倒也个个皆是拎得清的。

    因为,唯有如此,这才是一家人。

    作者有话要说:  网速令人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