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品:《秦夫人

    秦玉楼一行人双双去往前院。

    只走了一阵,秦玉楼忽而想起了三妹秦玉莲,便询问那前来传话的二房跑腿丫鬟冬儿三小姐可是已经到了,冬儿直摇头,说前头唯有二太太与四小姐二人,不见三小姐。

    秦玉楼心中狐疑,那三妹秦玉莲最是热衷外出参宴,昨儿个还特意到玉楼东邀她同行,这会子缘何还不见人。

    秦玉楼想了想,只扭头与芳苓低声耳语几句,芳苓忙派人前往查探一番。

    这边来到了前院,果然瞧见马车早已经备妥当了,而二房太太姚氏与四小姐早已经候在院子里了。

    姚氏三十出头,年纪与袁氏一般不二,然而瞧着却要比袁氏年长些许,袁氏此人身形偏胖,腰粗胳膊粗,然皮肤白嫩,相貌其实尚可,只唇略微偏厚实,显得颇为富态,瞧着面善,实乃一性子急躁脾性大的主。

    此刻四妹妹秦玉瑶穿着一袭粉色纱裙,头上绾着两个娇憨的花苞鬓,戴着一支胖头双鱼八宝钗,可不正是昨个儿秦玉楼差人送去的那一支?

    二人远远瞧见秦玉楼皆面带惊艳,不过好似历来知晓秦玉楼之美,随即很快便恢复如常。

    秦玉瑶此刻正挽着姚氏的手腕,见秦玉楼等人来了,只歪着脑袋含笑道着:“大姐,等得我腿都乏了···”

    秦玉楼只无奈笑着:“这该如何是好啊,我的好妹妹···”

    说着与秦玉卿二人走近,给姚氏福身行礼。

    姚氏一脸溺宠的点了点秦玉瑶的额头道着:“昨个得了你长姐的好处,今个便是等上一等也是应当的···”

    秦玉瑶只嘟着嘴道着:“这礼回的可真是快呀···”

    姚氏一时气乐了:“亏得是在你长姐跟前,不然回头可别叫人识得你是我女儿···”

    气氛一时无比和睦。

    唯有秦玉卿立在一侧,未曾参与进来。

    姚氏一直对秦玉卿不喜,因着二房后院乱七八糟,她最是厌恶妾氏及庶出子女,每每便装作视而未见。

    姚氏拉着秦玉楼好是赞了一阵,只又询问了一番袁氏身子状况,秦玉楼一一如实回着。

    却未想姚氏闻言神色似乎一愣,随即只神色复杂的喃喃道着:“大嫂倒是个有福的···”

    秦玉楼一时却领略到其中的深意,便见姚氏对几人教导了几句,随即道着:“好了,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出发了···”

    秦玉楼忙道着:“二婶,四妹妹还没到···”

    姚氏闻言,只皱着眉道着:“已到时辰了,这般不守时,如此没得规矩,甭管她了,不过是名庶女罢了,回头出去了可别坏了咱们秦家的规矩···”

    说着便由下人们扶着上马车了。

    姚氏与秦玉瑶乘坐前头那辆马车,秦玉楼与秦玉卿坐后头,上马车时,分明瞧见秦玉卿握紧了手指头,面上微微绷着,似有几分不快。

    秦玉楼上马车前扭头瞧了一眼,依然未见人影,不过好在,就在马车即将出发之际,只闻得一声“且慢”,秦玉楼忙叫停,掀开车辆,便瞧见秦玉莲领着两名丫鬟匆匆赶来。

    秦玉莲穿了一身裸粉长衫,头上绾着飞仙鬓,头上戴着昨个那支赤金宝钗细花簪,簪上的粉钻与衣裳相辅相成,只衬托得整个人娇艳动人。

    只许是步履过于匆匆,头上的发饰有些许凌乱,倒不如往日那般精致。

    上了马车后又见秦玉莲神色不如往日精神,眼下泛着一片乌青,显得有几分憔悴。

    秦玉楼忙问所发生了何事。

    秦玉莲只神色恹恹的道着:“姨娘昨个后半夜腹痛难耐,爹爹又尚且未在府里,太太又已然熟睡了,手院的婆子使唤不动,无人前去请大夫,我便照看了一整夜,方才一早大夫来了,好在姨娘身子无碍,只我原是想留在府中陪着姨娘,姨娘却硬是让我随着一道前往颜家拜宴,哎···”

    秦玉莲轻轻叹了一口气,语气里似有几分疲惫,几分心疼,及几分无奈···

    秦玉楼神色微动,只轻轻拉着秦玉莲的手,想道一句“何不派人来玉楼东”,略微迟疑,到底咽了进去,半晌,只轻声道着:“无碍便好,莫要担忧了···”

    又见秦玉莲发饰微微凌乱,只吩咐归昕前来重新提她装点一番。

    秦玉莲似真心动容,只喃喃唤了声:“大姐···”

    秦玉楼笑了笑,一抬眼便瞧见对面的秦玉卿似乎正愣愣的瞧着她们二人。

    颜府与秦家并不算远,不过只隔了两条街,半个时辰便到了。

    下马车时,姚氏只不冷不淡又叮嘱了几人一番:“今日颜家有头有脸的贵人多,待会儿进去了多听少说,可别坏了咱们秦家的规矩···”

    这话分明是说给秦玉莲听的,秦玉莲闻言只咬咬牙,气得牙齿打颤,然一直忍着到底未敢忤逆。

    此时时辰尚且还早,所到客人并不多,然门口早已候着婆子丫鬟迎着。

    却说刘妈妈乃是颜夫人跟前得力的,与姚氏招呼了后,一眼便瞧见了走在姚氏身侧的秦玉楼,只不错眼的睁着眼将秦玉楼一连着瞧了又瞧,不住的拉着她的手赞了又赞,眼中可谓满是惊叹。

    秦玉楼忙问妈妈好。

    话说这秦玉楼幼时与颜家走得颇近,刘妈妈算是瞧着秦玉楼长大了的,一直将她当做未来少奶奶看待,只这会子瞧见幼时的玉娃娃般的人转眼生得如此美艳动人,心中赞叹的同时勉不了有些遗憾···

    又见秦家这一水的姑娘,各个生得花容月貌,此刻瞧着可比院里要赏的那些花儿还要娇艳,只逮着姚氏不住的赞着。

    刘妈妈亲自领着姚氏一行前往后院。

    越过二进门,绕过一方水榭,又走过一条弯曲石子小径,便来到了一气派的庭院中,这座四方大院乃是颜老太太的院子。

    此番颜家设宴,请的大抵皆是些夫人小姐,便是有护送女眷前来的少爷们,也都由着前头颜家大少爷在作陪,女眷则定第一时间往颜家的长辈问安。

    一路上,秦家几位姑娘皆神色如常,只见秦玉卿目不斜视,秦玉瑶倒是左顾右盼,只眼中多为观赏,神色亦是如往常无异,秦玉莲虽不错眼的瞧着这知州府中的景致,到底是在心中流连,面色亦是并未过多显露。

    而秦玉楼自然不用多说了,这颜家府邸她颇为熟悉,便是闭着眼皆能畅通无阻。

    更何况其实这颜家乃是新贵,当年颜家老爷子中了科举,被孟家相中做了孟家女婿,这便开始飞黄腾达,一路显赫,到底刚起复不久,不如这秦家老宅,已有着数百年的文化底蕴了,是以,这颜家府邸虽精致繁荣,秦家却也不差。

    据说当年颜夫人头一回踏入秦家时,只一连赞了几个好字。

    不多时,已被刘妈妈领到了正厅,还在院子外便已经听闻从里头传来阵阵说笑声儿。

    姚氏领着秦家四姐妹过去给老太太请安,众人一进去,不多时,便瞧见屋子彻底静了下来。

    秦玉楼略微抬眼,便瞧见屋子里早已是慢慢当当的人,只见头发微白的老太太正精神奕奕的坐在了上首,精明能干的颜夫人坐在了一侧,而紧随颜夫人跟前的则是一位陌生贵太太。

    瞧着约莫四十左右,身着一身金色牡丹花花色的华服,色泽艳丽奢华,然头上却仅仅绾了个简单的鬓,鬓上首饰亦是从简,然正是这一奢一简间,极显韵味,面上分明时时带着笑,却威严尽显。

    身后立着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姐,面显稚嫩,不过生得一张瓜子脸面,眉目娴静秀美,文静可人,实乃出自显贵人家的大家闺秀。

    这二位倒从未瞧见过,倒是余下的喻夫人与刘夫人几个皆是些个熟面孔。

    秦家四朵娇艳的花是个个生的娇艳欲滴,甚是养眼,所有人都瞧了过来,只见颜夫人立马起身,领着女儿颜明锦立马热情的迎了上,只亲热的道着:“姚家妹妹当真是稀客啊,都好长时日未曾来我府上了罢,来,快里头坐···”

    说着,便又连连往身后瞧着,问着:“咦,今儿个袁家妹妹怎地没有来么?”

    其实这颜夫人与袁氏交好,秦家大房比二房要得势,往日里这颜夫人与姚氏不过泛泛之交,只这都是些人精,场面还是要做足的。

    姚氏只笑着道着:“我那大嫂今日身子不适,特意托我来与孟家姐姐告一日假,说他日身子好了定会亲自登门拜访的——”

    颜夫人被姚氏风趣的话语逗乐了,嘴上笑着,眼睛却是朝着姚氏身后瞧见。

    秦家四姐妹纷纷朝颜夫人福礼问安。

    颜夫人挨个赞着,只最终将目光落在了秦玉楼身上,见秦玉楼这一日装扮端庄艳丽,明艳动人,只觉得一出现便将所有人都给比了下来,颜夫人心中赞叹,随即又微微叹了一口气。

    只忙走过去拉着秦玉楼的手一脸道着:“楼儿今日也来了,伯母怕是已有大半年未曾见过了,瞧瞧,咱们楼儿可出落得越发俊俏了,在这元陵城里头怕是无人能及啊···”

    秦玉楼面带羞涩,只忙道着:“颜伯母可不要再逮着楼儿打趣了,且有颜家姐姐在此,伯母说这话,楼儿如何敢候着脸皮应下啊···”

    颜夫人乐的一连着无奈道着:“瞧瞧这张利嘴···”

    眼中似有欢喜纵容的味道。

    秦玉楼却冲着身后的颜明锦眨了眨眼,小声的道着:“还未恭喜颜姐姐呢···”

    秦玉楼此话声音极小,唯有跟前几日能够听到,纵使如此,向来端庄稳重的颜明锦也忍不住羞红了脸。

    只偷偷瞪了秦玉楼一眼。

    秦玉楼嫣然一笑,美目流盼间,只觉得满目芳华,周遭一切仿佛皆成了陪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