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品:《秦夫人

    却说秦玉卿一进屋子,往里一瞧,便瞧见屋子里满满当当的,好不热闹。

    只见打头一步进屋的三小姐秦玉莲正坐在八仙桌旁吃茶,旁边又有丫鬟呈了点心果子上来,见她进来,只扭头对她抿嘴笑了笑,未曾再开口招呼。

    而旁边软榻上设有一座矮几,上头摆放了一副楸木棋盘,玉质棋子,黑子光滑圆润,通透结实,白子如玉,质地呈淡绿色,一看便知定是上好的棋子。

    小几两侧,各坐着一名女子似正在博弈。

    只见右侧女子身子娇小,瞧着约莫十二三岁,头上梳着一对精致的鬓儿,穿着一身淡绿色烟罗沙裙,圆脸杏鼻,面颊还嘟嘟透着淡粉,面显稚嫩,抿嘴见只见左边脸颊露出一个米粒大小的梨涡,瞧着委实可爱甜美。

    此人便是二房嫡出的女儿,秦家的老幺四小姐秦玉瑶,还有三月便满十三了。

    身后有两名贴身丫鬟随身伺候着。

    此刻秦玉瑶正双手托腮撑在小几上,一脸认真的盯着盯盘,见了来人,不过略微侧眼瞧了一眼,又不甚在意的收了回去,甚至都未曾打上一句招呼,只一脸紧张的对着对面的人催促着:“大姐,该你了···”

    对面之人却未曾立即应她,只将目光从棋盘上移开,微微侧过脸,往门口瞧了去。

    而那不经意的一眼,便足矣令人呼吸顿住。

    那是怎样一双眼。

    只见那双凤眼浸含春水,眼角上扬,目光流盼、婉转多情,两弯杨柳弯弯、饱含风情的吊梢眉,明明不过那般随意的目光,却眉间自带笑,眉目自传情。

    此人不过二八年华,却生了一张艳压群芳的鹅蛋脸,那眼,那鼻,那唇,那眉眼间无法藏匿的浓艳,妖艳风情,极具风韵,只觉得这世间竟有人美得如此浓烈,如此张扬,一时竟令人难以用言语来描绘。

    媚而不俗,妖而不惑。

    以十几岁的面容竟撑起了远山芙蓉之姿,撼美凡尘、艳艳人寰之色,着实乃是一位绝佳秒人也。

    这人正是这玉楼东的主子,也就是这秦家大房嫡出的大小姐秦玉楼是也。

    秦玉楼这日晌午本是在小憩,不过才将醒,便被算着时辰赶来的四小姐给缠上了。

    四小姐性子向来闹腾,近来难得迷上了围棋,只无奈棋艺太差,棋品太臭,二房上上下下皆避而远之,然四小姐心痒难耐,便只好来折磨这位好脾气的长姐来了。

    是以,长姐秦玉楼此番还未来得及整理仪容,洗漱绾发。

    这会儿身上不过随意穿了一袭玉色素锦上衣,下着兰花提花暗纹凌裙,头上不过随意的别了一只玉簪,将垂至臀处的三千青丝略为笼住,耳后一缕长发置于胸前,沿着妖娆的身段轻轻垂落到了腰际。

    明明脂粉未施,明明该算作是蓬头垢面的,然在她身上,却偏生瞧不到半分狼狈,反倒是平添了一丝慵懒、风情,只觉得百般韵味。

    秦玉楼见秦玉卿到访,忙吩咐丫鬟看茶,请秦玉卿上座。

    只对着秦玉卿笑着道着:“二妹也来了···”

    又扭头看着秦玉莲、秦玉瑶笑着道:“你们几个今日倒像是约好了似的,只瞧我这会儿蓬头垢面的,还真是没法见人,若是父亲见了,怕又得拿长姐风范说事了罢,不过,所幸都是自家姐妹,便是家丑定也不会外扬的···”

    秦玉楼笑着,目光流盼无情也是含情。

    虽是如此说着,身后的两名丫鬟芳苓、芳菲却是心思细腻,极有眼色的去取了衣裳、梳子等一应首饰过来伺候秦玉楼绾发梳洗,不肖片刻,便已装点完毕。

    秦玉楼又道:“咱们四姐妹倒是难得相聚到一块儿···”说着,只招呼近处的芳菲去重新泡了一壶新茶,又将今日府中一早送过来的,这会儿已放到井里冰镇好的荔枝奉上。

    秦玉莲素来有些贪嘴,这会儿头一个拿了一颗荔枝,翘着小拇指拨了外头的红衣裳,露出里头晶莹剔透的肉身,对着秦玉楼笑眯眯的道着:“还是大姐这儿好东西多···”

    殷虹小嘴轻轻的咬了一口,一抬眼,见坐在对面,打从一进门便未曾言语的秦玉卿,眼尾一挑,忽而轻笑着:“大姐说的在理,虽同在一处府里,但几姐妹倒是难得齐聚一堂,今日倒算是稀罕,大姐也知,我呢历来是个不得闲的,倒是隔三差五的跑来唠叨大姐,倒不像二姐姐,整日拘在院里潜心修学,如此勤奋好学,怪道能谋到这元陵四美的美名啊···”

    秦玉莲话音将落,便见对面的秦玉卿眯着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秦玉莲冲她嫣然一笑。

    正在此时,忽而听到旁边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冷哼声,随即,颇有些讽刺似的道着:“吃的也堵不住嘴···”

    声音虽小,但足以令所有人听到。

    秦玉莲听了这话,脸色微微一变,脸上似有些挂不住,似想要发作,但瞧了一旁秦玉楼一眼,到底忍了下来,只装作没听见似的,对着秦玉楼道着:“还是大姐这里的东西好,便是这荔枝,也觉得唯有大姐这里的格外的甜···”

    话音将落,便又听到了一声嗤笑声。

    秦玉莲神色恼怒,便是再好的性子,此刻脸上也挂不住了,只扭头直直看向那挑事精,语气微微薄怒的道着:“四妹今日怕是吃了炮仗罢,一脸阴阳怪气的模样···”

    秦玉瑶抬眼,满脸讥讽道:“终归不是吃多了荔枝,不会上火嚼烂了嘴···”

    “你——”

    秦玉脸面色一黑。

    秦玉瑶喉咙里又是一声冷哼,张了张嘴,似乎还要讽刺几句,秦玉楼瞪眼瞧了过去,秦玉瑶见状小嘴嘟囔了两下,到底没有在吭声了。

    秦玉楼见两人一个面黑,一个一脸讥讽,只无奈的摇了摇头。

    二房这两姐妹便是一对死敌。

    其实说起来,也是有些缘故的。

    话说这秦玉瑶的性子历来是随了她母亲,也就是二房正房太太姚氏,满府皆知,母女两个性子骄纵,脾气火爆,似乎并不得二叔喜爱。

    反倒是二房姝姨娘柔弱可欺,三小姐秦玉莲嘴甜心甜,得了二叔欢心。

    是以这两头水火不容,早些年还好,二叔虽有些花心,到底还敬着正房那头,而这两年么,竟是处处紧着偏袒着妾氏,俨然已有着宠妻灭妾的趋势了。

    两方现如今势均力敌,连便是面上的样子也不曾做了。

    可想而知,这秦玉莲与秦玉瑶的关系能够亲厚到哪里去。

    而秦玉楼纵使是长姐,也委实不好过多干涉二房的事儿,见秦玉莲犹在气结,只耐心安抚了几句,又道着:“这荔枝还是早起府里送来的,虽每个院子分了,但我这几日有些上火,吃不了多少,是以,这一份还原封不动的留下来了,既然妹妹喜爱吃,待会儿捎些回去便是,横竖我也用不了多少···”

    秦玉莲听了,倒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嘴上只道着:“这原就是属于姐姐的那一份,妹妹如何好意思惦记···”

    话虽如此,却没有应下,倒也没有推拒。

    秦玉楼笑了笑。

    倒总是从方才那一场小小的风波中走了出来。

    秦玉楼不由伸手轻轻地揉了揉太阳穴,身后芳菲忙凑过来低声询问了一句。

    秦玉楼只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只一抬眼,却见秦玉卿正直直的盯着她瞧着,见她看过来,便垂下了眼。

    半晌,只忽而起了身子,进了屋子到现在一直不言不语,这会儿才将开口说话,却是要辞行。离行前,又神色淡淡的对着秦玉楼道了声:“这是姨娘特命我给大姐送过来的——”

    外头的蒹葭闻言只端着托盘恭敬的走了进来,走到了秦玉楼跟前。

    秦玉莲见了,柳眉顿时一挑,只立即笑着道:“瞧我倒是忘了,方才在院外撞了二姐,二姐原就是要给大姐送东西来着,方才说着话,一时兴起倒是忘了这一茬,大姐,您瞧,这筱姨娘的手艺可真不错,怕是连府里的绣娘也比不上——”

    秦玉莲说这话时,只见秦玉卿忽而扭头眯着眼盯着秦玉莲一字一句道着:“三妹妹,说话请慎言——”

    秦玉莲忙拿团扇挡着脸,似有些不知其意,只眨着眼看着她道着:“二姐,妹妹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

    秦玉卿盯着她瞧了片刻。

    秦玉楼瞧了二人一眼,只忙从将上头那个香囊拿在了手中细细观摩着,片刻后,又抬眼瞧了秦玉卿一眼,只笑着道着:“这些物件我很喜欢,姨娘费心了···”

    秦玉卿盯着她,抿着嘴未曾说话,不多时,便转身离去了。

    走了几步,似乎听到身后传来四小姐秦玉瑶的声音,似撒娇道着:“大姐,这个好看,给了我吧···”

    片刻后,便是那道慢条斯理的声音响起,似乎回绝了,声音懒懒酥酥的,便是出了院子,那道柔媚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缠绕。

    作者有话要说:  附诗一首——

    听说

    下雪的时候

    一定要约喜欢的人出去走走

    因为走着走着

    就一起白了头

    可是

    在我们长沙

    就只会下雨

    两个人走着走着

    脑壳就进了水

    (天天下雨,何时是个头啊!好些地方又涨水了,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