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品:《秦夫人

    筱姨娘神色微愣。

    母女二人对视了片刻。

    便见秦玉卿提着步子缓缓地来到了筱姨娘跟前,却是忽而伸着芊芊玉指将托盘里的那只五□□线·刺·绣而成的桃形香囊拿了起来,只拿到眼前细细观摩了一阵。

    香囊做工精湛,下端系着同色丝线彩绦,香囊里头似塞了玳玳花,隐隐透着淡淡的清香。

    每一针一线显然皆是用了十足的心意。

    秦玉卿瞧了片刻,便又若无其事的将香囊放回了原处。

    半晌,却见她忽而抬眼,看着筱姨娘开口淡淡的道着:“姨娘如此劳心劳力,可是为了女儿的亲事?若是如此,姨娘委实无须这般,女儿的亲事,便是太太不上心,横竖还有父亲在,不至于让姨娘如此费心费力的去讨好那头···”

    秦玉卿的语气淡淡的,面上与往常无异,并无旁的神色。

    然而听在筱姨娘的耳朵里,那字里行间的意思,却又仿似隐隐透着一丝嘲讽似的。

    筱姨娘听了,心中并无委屈,有的皆是全然的愧疚。

    卿儿的性子之所以变得如此清冷,如此高傲敏感,全是因着投胎投在了她这个没用的姨娘的肚子里,打小受尽了委屈。

    虽自小衣食无缺,但在太太,二房的打压下,尤其是在大小姐的陪衬下。

    哎,这才···

    她知道卿儿向来不喜她这般行事,可是作为一名妾氏,作为一个盼着女儿能偶谋得一桩合意亲事的不受宠的妾氏,这一切所作所为,皆是她的本分。

    纵使筱姨娘心中满是愧意,然面上未显,半晌,只轻轻摇头,面容一敛,对着秦玉卿道着:“我的儿,姨娘自是晓得你受父亲厚待,得祖母喜爱,可是你哪里知道,你父亲到底是外男,便是他日真心为了你的亲事操心,也断没有他一个大老爷跑去相看提亲的,更何况这选亲不单单是选夫婿,更多的是为挑选一个好的婆家,夫妻和美,家世安宁才是正理,这便得需有人悉心的交涉,精心的相看,耐心的去了解,而你父亲···”

    说到这里,筱姨娘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随即便又缓缓的道着:“老夫人现如今也早已不再过问府上的事儿,你的亲事早晚是落在了太太手中···”

    秦玉卿听了,微微蹙眉,似想要反驳,然抿了抿嘴,到底没有出声。

    她历来是个聪慧之人,自然晓得这话里的道理。

    只眼中浮现出一抹冷笑,妄想太太会为了她做到如此地步的,定是痴心妄想。

    显然筱姨娘也深知如此,便又继续道着:“姨娘并未妄想盼着太太能够全心全意为你,只望太太念在姨娘这么多年安分守已的份上,在你的亲事上不横加阻拦便已心满意足了,再者,大小姐十二岁时便已跟在太太跟前学着掌家查账,十三岁便可独自料理这诺大的府邸,姨娘只盼着你能够跟在大小姐跟前学些本事——”

    说到此处,筱姨娘只忽而起身,拉着秦玉卿的手道着:“卿儿,你长姐性子随了你父亲,是个温婉和睦之人,且自大小姐这几年掌家以来,咱们院里便再也未出现过缺衣短食的情况,且但凡府里得了些珍贵的吃食,也定少不了咱们娘俩的,其实姨娘并非是让你去讨好大小姐,你本就是她的妹妹,你与她是有着共同血脉的亲人,太太现如今已在为大小姐挑选亲事了,过后便是轮到你了,你们两个早晚皆是要出府嫁人的,届时还能在这府里相处多久,趁着现如今多亲近亲近,姨娘是个不得力的,你这往后出了府,说不定还得依仗旁人呢?”

    筱姨娘说着,只松了手,将桌上的托盘端了起来,递到了秦玉卿跟前,道着:“大小姐待咱们母女不薄,姨娘无以为报,唯有这手工还算拿得出手,只得精心做些这些物件聊表心意罢了,卿儿,姨娘知你是个好孩子,懂得道理也比姨娘要多,便也不多说些什么了,这些衣物,你便替姨娘给你长姐送去罢···”

    筱姨娘说完,却见那秦玉卿捏紧了手指,良久,终是接了。

    且说秦玉卿走后,筱姨娘只有些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神色似有些疲乏。

    身后一直未曾言语的婆子此刻上前道着:“姨娘,您的苦心,二小姐如此聪慧,早晚定当明白的···”

    筱姨娘闻言,叹了一口气,轻声道着:“这孩子,心里哪里会不明白,就是性子过于执拗罢了···”

    却说那边秦玉卿出了筱厢院,正领着贴身丫鬟蒹葭、白露往外走,去的方向乃是大小姐秦玉楼的院子玉楼东,及秦玉卿自己的院子褚玉筑。

    话说秦家的小姐满了十岁便单独设了院子,大房如此,二房亦是如此。

    唯有二房嫡出的四小姐性子闹腾,便多留了两年,留到了十二岁。

    其余几个皆是到了十岁便分了婆子丫鬟单独伺候娇养着。

    秦玉卿的院子紧挨着大小姐秦玉楼的。

    两人的院子大小布局一般无二,只秦玉楼的院子微微靠前,光线好些,设院后,太太又时时赏赐了好些奢侈摆件,又重新请了下人凿池开地,重新布置了一番,是以,院子格局虽一致,但内里却大不相同。

    且说秦玉卿神色清冷,身后几个丫鬟便也个个紧闭着嘴,不敢置词。

    一行人默不作声的往前走,走了一阵,忽而听到一阵清脆的嬉笑声从前头玉楼东传来。

    蒹葭双手端着托盘,白露便往前走了几步查看,片刻后便返回冲着秦玉卿回道:“小姐,是四小姐在里头——”

    顿了顿,又试探的问着:“小姐这会子可是还要进去——”

    秦玉卿闻言扭头往托盘上看了一眼,随即淡淡的道着:“既然玉楼东有客到访,今日就不凑热闹了···”

    说着正欲返回。

    正在此时,却听到一道尖锐的嗓子从身后传来,道着:“哟,这不是二姐吗?怎么二姐这会子光杵在大姐院子门口,却不进去呢?”

    众人扭头,便瞧见一位十四五岁左右小姐被一众丫鬟簇拥着走了过来。

    只见这一位容貌娇艳,鹅蛋脸儿,一双凤眼微微上挑,嘴唇略薄,一副精明又能干的模样,穿了一件杏黄色的锦缎,下身是白色凌裙,头上绾了个华丽的鬓,头戴玉器,手带金贵镯子,手中还摇着一柄团扇,整个人娇娇艳艳的。

    此人便是二房的庶女,三小姐秦玉莲。

    秦玉卿瞧见秦玉莲似有不喜,微微皱眉,未曾应她的话。

    秦玉莲却也并未恼,倒是眼尖的瞧见秦玉卿身后蒹葭手上端得那个托盘,顿时满脸惊喜道:“呀,好生精致的香囊···”

    说着,只眼明手快的拿在手中细细把玩,又抬眼,视线在托盘里的衣饰上一一略过,眼里一时了然。

    片刻后,只对秦玉卿笑着道:“这定又是筱姨娘给大姐做的吧,啧啧啧,筱姨娘待大姐可真好,瞧瞧这手艺,可真是没得话说,哎,可惜我没得大姐二姐这样的福气,我姨娘整日里除了写写画画啥也不会,也全怪爹爹整日里惯着,说那些个劳什子活计只管交由下人做便好了,可别平白费了眼便不好了,二姐,你瞧瞧,爹爹这说的什么话,害得我打小便没得过姨娘一件体己的物件,可没得大姐二姐这般福气呢···”

    秦玉莲话音降落,却见端着托盘的蒹葭神色微微一变,只咬牙道着:“三小姐,您——”

    秦玉莲见这丫鬟神色不对,又见秦玉卿冷着一张脸,似乎这才意识到这番话似有不妥似的,忙将团扇挡在了脸上,只有些怪不好意思的道着:“二姐,瞧我这张笨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可没有半点贬低筱姨娘的意思,我···哎哎哎,这还真是越说越错,不说了不说了···我这会儿是特意来寻大姐的,我···我先进去了···”

    说完,似匆匆逃脱,只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冲着秦玉卿道着:“二姐,你也来啊···”

    留下秦玉卿板着脸立在原地。

    秦玉莲进了院子对下人说二小姐还在后头。

    玉楼东里的下人们听了信后,便立即迎了出来,只见这位二小姐冷着一张脸,似并不想进来似的,两个小丫鬟不由对视了一眼,纷纷挤眉弄眼。

    秦玉卿抿着嘴,领着丫鬟踏进了院子。

    还将只走到院里,便听到里头传来一阵热闹的嬉笑声,半晌,说笑声停了,便听到一道柔柔酥酥的声音轻声传来:“好了,不许胡闹了,回头你们大伯闻声而来,又该训斥我这个姐姐带坏了几位妹妹,没得半点长姐风范了···”

    片刻后,似又有些惊讶的问着:“你二姐也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