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11章 第 111 章
    廖臻在地殿乍然面对祖脉晶石时, 立刻全身无力, 动也动不了一下,眼睁睁看着几个普通人拿着兵器冲向自己。这时,瑶瑶肚里的婴孩再度发力, 目标却不是仓颉, 而是廖臻。就在仓颉带着瑶瑶跳下地道时,廖臻在婴儿的力量下,终于恢复了一点点行动的能力, 立刻想也不想地跟着跳进了地道。

    他虽然只晚了不到一秒,可是进入地道后便不见了仓颉瑶瑶的身影, 而地道就是一个大型的迷宫, 各个路口看起来完全一样, 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正确的路径。

    不过就在这时, 有一种若有似无的微弱气息引领着他在幽暗而陌生的甬道里一路前行。

    也不知多久, 他终于出了秘道, 却看到了这种处处洋溢着奢靡气息的宫殿。

    这里到处洋溢着渴望佳人倾心一笑的刻意张扬。

    身为男人, 他倒是能够理解仓颉的心思, 瑶瑶美貌的确能激发起男人心内金屋藏娇, 任凭采撷品尝的邪恶心结。

    当初他修建瑶池, 也是想要将瑶姬藏匿一生一世的意思。可是现如今发现了与自己相同嗜好的男士,却是万分都不能容忍的。只心内暗骂一声“无耻之徒”,便急急寻找瑶瑶的身影。

    谁知听到了瑶瑶的声音, 急匆匆赶来时, 正看到仓颉的手欺上了瑶瑶白嫩的大腿, 登时气得怒吼一声,便把仓颉撞到一边。

    仓颉没有料到他竟然会追到了这里。因为暗道的迷宫是上古迷阵的设计,如果不通晓路径,很容易迷失在暗道之中,并且会遭遇到暗道的水渠里潜藏的凶残生物,可是廖臻的通行的速度并没有比自己慢上太多,不得不叫人疑心是不是瑶瑶暗中给他留下了什么踪迹讯号。

    因为廖臻出现的突然,仓颉一时不察被撞飞在地。可是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起身反扑了过去。

    千年来的蓄养声息,已经悄然改变了仓颉的体质,长期摄取巫山族人的精魂滋养自己的本魂,这种邪毒的续命方法让仓族人温和的本性更加趋于攻击性。

    此时面对面与千年宿敌一较高下,仓颉心内倒也不慌张,再次故伎重施,准备打开怀中的那个黑盒子。

    可是再按动按钮之后,盒子却并未如预期的那般弹开,里面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原来方才瑶瑶虽然没有砸碎盒子,却将盒子的机关处砸得略扁了些,那盒子无法顺利弹开了。

    仓颉一愣之下,再想伸手使力打开盒子时,却失了先机。廖臻已经抓住了机会飞身上前将那盒子踹飞开来。

    “老头子,别尽使用阴招,既然有胆跟我抢女人,就亮出你的真本事吧!”

    廖臻冷冷地冲着仓颉说道,他天生的毒舌,若是想刺起人来,专挑人的七寸,这一声老头子果然让仓颉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站了起来,掸落了身上的尘土,冷笑着冲廖臻道:“你还真是有些本事,竟然追到了这里。不过你也不要高估了自己,那晶石的威力巨大,你现在应该觉得全身酸软乏力才是,现在你,对于我来说就是能轻松碾死的蟑螂罢了。”

    瑶瑶听了不由得心内一紧,因为她知道仓颉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廖臻此时的确已经是到了精魂之力的极限。

    她与廖臻心念相通,自然能体会他逐渐变得衰弱的气息。

    廖臻倒也不想隐瞒自己隐气消耗殆尽的事实,他活动这自己的脖颈,任凭满头的长发在夕阳回照的夜风下猎猎飘扬着,他朝着站在远处的仓颉走去,平静说道:“既然你不能转生,是上古之人,便应该清楚蚩族人的来历,他们是在蛮荒的野兽群里一路血战挣扎出来的部族。就算没有精魂的力量,也要以血肉之躯作最后的搏命,死敌不灭,至死不休!”

    话音刚落,他全身的肌肉突然暴涨,长发迅速蔓延,甚至连指甲都暴涨了出来。若是之前来的是男子气十足的硬汉,略失了些许雅痞男子的情致,那么现在的这个男人已经完全逼近了兽化,整个人堪比祖地的异兽,夹带一股腥风朝着仓颉扑了过去。

    这是蚩族人最后的本能,在最危急的时刻激发所有的潜能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这是殊死之际的最后一搏,是不到万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当年的尤以一个军奴的卑贱身份一路向上攀爬,最后终于将自己觊觎已久的神女抢到了怀中。

    从那时起,这个蚩族的贱种一直是以王者自居,不自觉地与蚩族的蛮荒之气划开分界线。这种情结就算转生也摆脱不掉,这个出身贱奴的卑贱子刻意效仿着仓族的气质,倒是学得人模狗样,可惜就算极尽能事地转生为优雅高贵的翩翩公子,这一刻也是尽数漏了底气,终于露出了自己血脉里的低贱野蛮,只能靠洪荒的蛮力来与自己抗衡。

    仓颉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扫向了林瑶瑶,想要看看她看到情郎斯文尽退,化身狰狞野兽的诧异模样。

    他眼内的鄙夷之色实在是太过明显了,廖臻也能明白他这眼神的用意。

    不过他并没有回头去看那好色女人的脸色变化,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撕碎了眼前这个无耻老妖。

    正是这样背水一战的心态,让他的攻势更加凛冽。

    等他锋利的手爪袭来时,仓颉不慌不忙地调动隐气形成气盾隔绝他的攻势。

    这渗透着阴毒的隐气是不计其数巫山族少女的精魂凝练而成,就算是蚩族人以隐气抗衡,也会以倒吸的形式,迅速被这阴毒之气夹裹,被倒吸回去。而普通的物理攻势若是一旦碰上,必定是要折刃断戟,而廖臻以血肉之躯扑过来势必要以卵击石。

    廖臻手臂一挥,带着呼啸之声从气盾上方掠过,击向仓颉的眉头。仓颉心念一动,气盾上移迎了上去。廖臻脚尖点地,呼的一声跳跃开来,身子刚着地,又跳到仓颉另一侧,一爪击向仓颉。

    野兽虽然没有人的智慧,但是狩猎和搏斗本能犹在人类之上,遇到强大的对手就会躲避,避免战斗,而有机可乘时也绝不放过机会。老虎平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是如果看到人类背对自己,就会伏过去进行袭击。廖臻回复原始状态,不但兽性增加,野兽的直觉也愈发敏锐。

    廖臻直觉到仓颉的气盾上散发出阵阵不详的气息,故而不与气盾接触,凭借自己的速度和灵活,风一般绕着仓颉奔走,不时攻击一下,一击不中,立时退走。

    仓颉气盾速度不及

    仓颉自衬身体强度不下于廖臻,只是不愿同廖臻一样进行野兽般的肉搏,失了体面。气盾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只在身体周围方寸之间移动也足跟得上廖臻的速度。自己隐气充足,而廖臻已经油井灯枯,便是用隐气耗也能生生耗死他,是以并不着急,只以气盾对敌。

    不过他低估了廖臻肉体强度,如旋风一般围绕着仓颉打了十几分钟,廖臻依然精力十足,速度不减。廖臻知道这样下去伤不到仓颉,必须引蛇出洞,打了一阵,突然脚下一滑,速度慢了下来。

    仓颉眼睛微微一眯,心念指挥气盾向前一探,快速撞向廖臻。看到仓颉防身的气盾离体,廖臻突然比原先更快的速度冲到仓颉右侧,右手猛地击向仓颉。

    仓颉笑道:“廖臻,上当的是你!”已经离开身边的气盾突然波的一声炸裂,同时一个新的气盾在胸前成形,冲向仓颉的右手。

    廖臻知道仓颉老奸巨猾,本就没有想过能一下子骗过去,这时猛然大喝一声,膝盖弯曲,身子突然一矮,右手顺势击向仓颉的腰部。

    这时,仓颉脚下地面突然跃起一个气盾,飞到腰间。仓颉可以同时指挥两个气盾,他也知道气盾防身尚可,伤敌时速度不快的缺点,一开始便控制一个气盾藏在地面上,只用一个气盾迎敌。廖臻一时不察,果然上当。廖臻连着两次变换动作,气力用老,眼看来不及避开,猛然加力,将所有的力气都打了出去。

    仓颉见廖臻终于中计,一阵冷笑,只待廖臻撞得骨断筋折,到时就可以好好炮制他了。

    廖臻的拳头打到气盾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气盾被打得四分五裂,余势未消地击到仓颉腰间,将仓颉打得凌空飞了出去,在空中发出熬的一声惨叫。

    仓颉飞出十余米,狠狠地撞到墙壁上摔了下来,一手扶着腰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廖臻:“你……你怎么能够不惧巫族至阴的精魂练就的隐气?”

    廖臻心中虽然奇怪,手下却是未停,几步跃到仓颉身前,举拳就打。仓颉还是不能相信廖臻仅凭肉身就能对抗自己千辛万苦才凝聚出的特殊隐气,同时凝出两面气盾挡在身前。

    砰砰,两面气盾应声而碎,廖臻的拳头再次落到仓颉的身上,将他打得一路滚跌出去。

    仓颉再次站起时,发歪鬓斜,衣衫不整,被打中的地方更是衣裳尽碎,露出里面的肌肤,原本白嫩的肌肤也是一片通红。

    若是千年以前,中了尤的两拳,仓颉此时大概就剩下半条命,而现在虽然模样有些凄惨,但受到伤害却是不大。自从得了祖脉晶石后,仓颉经常在这宫殿里打开吸取能量,虽然每次都痛苦得差点死掉,但实力也是一日千里的增长,但以身体素质论已经不逊色与原始状态兽化的廖臻了。

    仓颉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哈哈大笑道:“曾经以一己之力搅乱祖地,逼迫巫山神族逃离故土你,千年以后想不到你的实力居然这么弱。当年我还要谋骗蚩来灭你的国,杀你的身,夺了你的子,现在我一个人就可以把这些再做一遍!”

    听到仓颉说到杀身夺子,廖臻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之中,眼眸通红,浑身毛发直竖,狠狠地发出一声长啸,比刚才更加玩命地冲了过来。仓颉呸的突出口中血水,也大叫着冲了上去,两人顿时拳来脚往地肉搏起来。

    刚才的打斗,仓颉还是一幅翩翩浊世贵公子的样子,而现在已经同廖臻一样化身野兽,恨不得手撕了对方,和廖臻拳拳到肉的对打着。

    仓颉虽然身体素质已经赶超廖臻,但是无论战斗经验,战斗意志,还是抗挨打能力上却是与廖臻相差太多,开始时还能势均力敌的和廖臻对攻,但是挨打多了后,渐渐动作慢了下来,再然后不得不防护自身。廖臻将仓颉打到墙壁上,一拳一拳用出全力的痛殴。

    瑶瑶已经站起身子,一直观看两人打斗,听到仓颉说的夺子,一股心疼袭来,身子不由一抖,眼角留下两滴晶莹的泪珠,而腹中的婴儿也是一阵悸动,引得腹部上下一阵颤动。

    闭上眼睛,瑶瑶的精神力顺着身体抚向肚中的婴儿,突然一股思绪传入她的精神力,瑶瑶立刻惊喜地睁开眼睛,在思绪中瑶瑶明白了自己身为神女时所产下的婴儿被关在水晶棺中,身体被炼化,而精神便一直躲在水晶棺中进入沉眠状态,直到发现被关进去的同根同源的自己,才进入自己的腹中再度孕育为婴儿。

    刚才仓颉用巫族精魂练就的隐气本不是廖臻能够阻挡的,但是,腹中婴儿在地殿中给廖臻度化一缕精神力过去,而因为同样被炼化了身体,这股被刻意封印压抑了千年的精神力同仓颉的至阴至毒隐气性质相似,所以才无惧他的特殊隐气,这倒是歪打正着的“以毒攻毒”。

    瑶瑶见仓颉已经人事不知,被打成破麻袋一样,任谁见了也认不出这是温文儒雅的仓族族长。她也终于缓过了被晶石压抑的虚弱期,从台阶上爬起来,撑着硕大的肚子来到廖臻身后,伸出手从背后一把环抱住廖臻比往常粗粗壮得多的腰身,喜极而泣说道:“廖臻,我好高兴,你终于来救我了。”

    只是因为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却是怎样也抱不住廖臻。

    听到瑶瑶的声音,廖臻终于停下拳头,仓颉像块浸了血的抹布滑落到地上。廖臻转过头,看了瑶瑶一眼,想到她在地殿中装作不认识自己,肆意评价自己丑陋小三的嚣张,眼里不由冒出怒气,然后目光移向她的小腹。

    看到廖臻的眼神,瑶瑶知道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一定是对自己地殿上的举动余怒未消,不由得脖子缩了一下。

    廖臻现在还是一副半野兽化模样,看到瑶瑶瑟缩的样子,直觉认为她是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幸好自己已经将那个老白脸揍成了一滩烂泥,整个大殿也没有比他更玉树临风的了。可是心内的郁气,可不是一顿拳打沙包能纾解的,他紧紧抿起嘴角,愈加在意她刚刚说的自己丑陋的话来。不过当务之急是搞清楚瑶瑶肚子的事情。

    廖臻声音紧绷地问道:“你肚子又是怎么一回事?”了解他人却是不难听出话语里的急切。

    “我的肚子啊……”瑶瑶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一脸无奈而略带怅然地笑道:“就是你看到的这会事喽。”

    廖臻看着瑶瑶的笑容,虽然怅然但并不悲伤,心下稍微平复一些。

    依着这小女人的性格,若这肚子真是有不清楚之处,她怕早就以泪洗面了。

    只是被仓颉劫持一阵后就突然大了肚子,他还是十分担心。这女子怎么就不知道省心,让人这般担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廖臻加重了语气。

    瑶瑶缓了口气先说了自己被关在水晶棺中,醒来后装失忆的事,然后将前世孩子精神未死,躲在水晶棺中,重新进入自己腹中化成婴儿的事说了出来。

    廖臻一把抓住瑶瑶的手,声音略有些颤抖道:“我们的孩子还没有死,他/她又活了过来?”

    得到瑶瑶肯定答复后,廖臻刚刚恢复清明的眼睛又变得通红一片。

    方才在战斗之中,他明显感到了一股跟他联系的精神力,可是那并不是瑶瑶的力量,看来又是这个小婴儿在为他的爸爸隔肚摇旗呐喊。

    他长吸了几口气后,廖臻才道:“好!好!”弯下腰,摸着瑶瑶的腹部,说道:“好孩子,前世爸爸没有保护好你,这一世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知道瑶瑶重新怀上前世的孩子后,廖臻愈加心急带瑶瑶回去。至于这个仓颉,他还不能杀了他,瑶瑶怀孕的方式太过诡异,备不住这个仓穹还留有什么后招。

    作为祖地王庭曾经的祭祀,仓穹对于祖脉的了解超过了任何人,祖地危机该如何破解也要仔细地审一审这个千年老妖。

    虽然他心内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一片一片将仓颉活活剐了。再拧断他的脖子结果了仓颉的性命……

    可是就在这时,宫殿内忽然狂风大起,殿内烛台等摆设被吹得四处飞起,更有一些物件直直地撞向瑶瑶。廖臻一手将瑶瑶搂在怀中,一手不住挥舞将撞来的物件击飞。一条巨大的黑影袭来,夹带着刺鼻的水腥味道。

    待风定屋静后,地上的仓颉已经不见了踪影。

    瑶瑶从他的怀里探出头来,看了看地上留下的仓颉的血迹,说道:“救他出去的是应龙吧?”廖臻哼哼冷笑了两声,说道:“不错,是应龙。这次便宜他们,下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其实应龙刚刚出现,他就已经发现了,但是阻止的话,应龙这种野性十足的畜生破坏力甚大,这里一定会被夷为废墟,一定会波及到还很虚弱的瑶瑶。

    他权衡一下,便任其将仓颉就走。这里毕竟是仓颉应龙的老巢,他担心如果追得急了,他们穷途末路之下拼起命来,若是不小心伤了瑶瑶和腹中时而复得的孩子,那真是悔之晚矣。

    现在万事以瑶瑶和孩子优先,以后再找他们算账。

    当然在此之前,他倒是要仔细审一审怀里的小孕妇,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她爱是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