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10章 第 110 章
    再说仓颉进入秘道, 脚下陡然生风, 如光影一般快速移动。向下行了数十阶, 转成前行,期间遇到无数完全相同的路口,有的直行,有的转弯,瑶瑶初时还尽力记住路径, 只是转了十几个路口后,瑶瑶便绕昏了头,完全分不清了。

    仓颉抱着瑶瑶又走了十几分钟, 也不知碰了什么机关,眼前豁然开朗, 进入一座宫殿之中。

    仓颉此时放松了不少, 搂着瑶瑶笑着问道:“这是前世我便为你准备的宫殿,你看如何?”

    瑶瑶转头四顾, 宫殿确实还是神女时代的样式, 高檐重拱,四角是数人合抱的立柱用来支撑整个大殿, 柱顶雕刻着纷繁复杂的龙纹,中间是九九八十一根立柱,每个立柱上都点着上下四盏翡翠灯,地面铺着整块碧玉切割的玉砖, 宫殿中处处垂着神女一族最好的秀女刺绣出的云毯。这一处宫殿, 怕是她前世神女时候还未有这样豪奢的宫殿。

    宫殿在灯光映照下, 明亮堂皇,似乎经常有人进行清洁。

    仓颉从后面环住瑶瑶的腰,头埋入她脖颈和秀发之间,深深的嗅着她身上如兰如芝的香气,一边说道:“你知道吗,我们因大恶人阻挠而分开后,我一方面努力寻找你的下落,一方面耗尽心血钱财为你修建这座宫殿。数百年的时光,我不是在外面殚精竭虑筹划消灭恶人,便是在这里为你装饰宫殿,这上面的雕刻装饰都是我亲手设计出来的。千年的时光,足够我一点点将它们修缮到极致……”

    仓族的男子,是天生说情话的高手。而仓颉显然更是各种翘楚,尤其是眼前气势磅礴的宫殿,是他一往情深的明证。

    若是搬上荧屏,便是要风靡万千少女的至臻情圣。

    瑶瑶显然是被感动了,大眼迷蒙,微红着脸看着仓颉。

    他忍不住笑着抚摸着她的脸颊,接着说道:“在这里的每一分钟,我都幻想着你在这里的样子。这座宫殿从未现于人前,它是只为你存在的,等了这么久,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

    林瑶瑶抬头看着高处刻画的惟妙惟肖的神女图案,想到需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一时也是无言。

    仓颉扳转瑶瑶面向自己,轻柔地说道:“这么久的分离,这么久的期盼,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来,让我们重温往日的欢愉,我会让你想起你是多么的快乐。”臂膀将瑶瑶用力向怀中拉去,低头吻向她的粉□□人的小嘴。

    瑶瑶似乎被他迷得情深而不自知,可是到最后一刻,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边转着头躲过他的袭击,一边说道:“我……我还有着孕……不能做这个的……”

    仓颉嘴吻着她光滑的脸庞,一边用长指定住她的精致的下巴,刻意柔声说道:“没有关系……我会很小心……很小心……不会伤到你和宝宝的。”

    瑶瑶似乎也被蛊惑了,脸颊微红着,软声细语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这么急,我会害羞的,好……依你……只是我要先洗个澡,方才除了一身的热汗,还没有洗过呢。”

    仓颉倒并不是急色之人,他向来擅长张弛有度的调情,更知道女孩子都喜欢情调,煮熟的鸭子也不怕跑掉,才道:“这是只属于你我的宫殿,我没有派来侍女,你要洗澡,只好我来侍候你了,正好可以鸳鸯一浴。”

    瑶瑶堵着嘴道:“不要,身上那么脏,才不要你看到。”

    仓颉在她身边脸庞又厮磨了一会,才说道:“好,都依你。”

    瑶瑶说道:“你先宽了衣,我一会就好。”说着,轻轻褪去仓颉的外衫,放到一旁的椅子上。

    仓颉顺从地躺在床上,笑着说道:“莫要让我等得太久。”

    瑶瑶脱下身上的披纱,扔到仓颉的脸上,不好意思道:“你不要看,我会不好意思的。”

    仓颉笑了笑,果然转过头不看。

    这宫殿的布局和神女时的宫殿几乎一模一样,瑶瑶转身去了宫殿的浴室所在。到了浴室,瑶瑶在门口处听了听,发现仓颉没有什么声音,轻轻从怀中掏出一个黑盒。这黑盒正是刚才仓颉所说的力量之源,刚才趁披纱盖住仓颉的瞬间,瑶瑶从仓颉外衫中掏出黑盒揣入自己的怀中。

    瑶瑶刚从水晶池中出来时确实受了仓颉药剂影响,一时不记得什么。只是在腹中孩儿影响下,很快便恢复正常。但是考虑到自己人单影只,不是仓颉对手,所以仍然装作失忆,没有脱离仓颉影响的样子。

    看到廖臻打破保护罩,从天而降时,瑶瑶心中喜悦,只是故意装作失忆的样子逗逗廖臻,没想到仓颉居然有祖脉晶石这种宝物,让廖臻和自己一时都失了力量,任人宰割。

    瑶瑶知道这晶石必须毁掉,否则廖臻和自己随时可能失去力量,被普通人伤害。瑶瑶明白祖脉晶石必然十分坚固,不易破碎,而她一旦打开盒子,自己就要全身乏力,怕是无力打碎晶石,而仓颉也必定发现。

    瑶瑶将黑盒放到地上,退后几步,提起双手,闭上眼睛,将全部的精神力都调动起来,竭力用精神力将浴池边摆设的四个青玉狮子和其它几个笨重结实的物件都提了起来,放到盒子上方。她准备隔空打开盒子,当自己全身无力时,这些青玉狮子和笨重物件自然就落下来将晶石砸碎。

    就在她要打开盒子时,一个冷酷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你果然没有失忆,一切不过是在骗我。”然后,一只大手猛然攥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浴池现出仓颉的身形,他随手一挥将狮子等物事扫到一旁,轰的一声撞到地上,将黑盒子隔空提到身旁,一手抓住放到衣服里,然后看向手中的瑶瑶。

    仓颉刚才确实被瑶瑶所迷,在床上等瑶瑶洗澡后回转,只是片刻见闻,他想到了声什么,猛地睁开了眼,心内惊诧地想到:宫殿是按以前神女宫殿所建,瑶瑶既然已经失忆,那又是如何准确地知道浴池所在的?他立刻起身查看外衫的黑盒子,果然已经不见,这时他哪里还不知道上了瑶瑶这个女子的当,是以马上赶了过来,正好看见瑶瑶要毁坏晶石。

    他双眼冒出血光,双手拽住瑶瑶的衣领,将她提到自己眼前,狠狠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我哪里不如那个莽夫,你居然为了他抛弃自己的未婚夫,你这个贱女人!”想到自己被一个贱奴出身的莽夫戴了绿帽,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奸夫的哥哥手下俯首听命,他就愤怒得无法自己。现在,这个女人毫无悔改之心,再度背叛了自己。

    千年来挤压在心内最深的伤痛,早已经糜烂不堪,化作最可怕的毒汁。

    所有的斯文优雅,这一刻全不见了踪影,他怒吼道:“我明明要给你最壮丽的宫殿,最美好的生活,可是你都不要,就是要跟着一个莽夫。你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我对你的等待,不配我好好待你,贱女人就要用贱女人的方式对待。”说着猛地撕凯她的里衫,将她扔到浴池台阶上。

    瑶瑶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肚子,任凭身后的台阶撞痛了她的腰部,暗中攒足了力量想要反击。

    可是那块矿石的威力巨大,她方才也深受影响,甚至肚子里的小宝贝似乎也被压迫得失去了活力,从方才到现在已经许久没有动过了。

    仓颉愤怒的吼完后,突然默然无语,只是那双秀美的眼睛透着渗人的厉光。

    他打量着瘫倒在地的瑶瑶,虽然姿势狼狈,可是从裙摆下露出的修长白嫩的大腿,依然勾引得人移不开眼。

    经历了那么的多的女人,仓颉却不得不承认,只有眼前的这个才是他心内最最渴望的那一个。

    可就算是这样,她的背叛不逊也不可饶恕。她不是喜欢蚩族的蛮汉吗?看来倒是不用客气,只有彻底征服了她的身体,才能将她心里的野男人尽数抹去!

    想到这,他半蹲下来,伸手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稍微一用力,就将她拉拽进怀里。

    “不喜欢床榻吗?好啊,我并不介意在台阶上,只是你要辛苦些了,我喜欢听女人的回应,你一会不必压抑,尽管叫出来好了。”

    就在他准备欺身上去的时候,突然,周围传来一阵压迫力十足的隐气。

    “滚开!”一声压抑在喉咙中的怒吼声在宫殿中回荡,一个黑影迅疾地奔向仓颉,将他一下子撞在对面的墙上,发出咚的沉闷一声。

    瑶瑶无力低瘫软在地,看着突然来到了伟岸身影,面露喜色地叫道:“廖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