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09章 第 109 章
    保护罩虽强, 但却是防外不防内。林瑶腹中小小婴孩那只有栗子大的手掌中发出源源不断的力量, 从林瑶瑶处一直延伸到湖岸之上, 如一柄长剑贯穿了保护罩。

    廖臻的隐气隐匿进这股力量, 然后逆流而上直达保护罩。而先前顽固无比的保护罩似乎失了灵性, 完全没有反应。廖臻惊喜发现隐气居然不废吹灰之力地穿过了保护罩外传,立刻控制着隐气沿着保护罩的内壁蔓延, 很快将保护罩内侧完全覆盖住, 然后将隐气全部引爆。保护罩发出缠烂无比的光芒, 骤然炸裂开来,伴随着轰隆隆地剧烈震动,露出了里面保护的宫殿和仓颉一干人。

    廖臻想也未想,双脚用力蹬踏地面,如苍龙般腾空扑向下面。

    尚在空中, 廖臻第一眼便向宫殿上的林瑶瑶。林瑶瑶正抬着头, 一脸小女孩的模样, 看着伴着五彩耀眼光芒四散消逝的保护罩, 不见惊慌,只是如小女孩见到节日烟花一般, 惊奇中带着喜色。廖臻目光转动, 移向了林瑶瑶的腹部, 那里两个小小掌印还未消失,又在腹部拍了几下才不见, 而刚才指引他击毁保护罩的力量也随之不见。

    廖臻陡然看到掌印时心中一阵猛烈跳动, 虽然此时不知瑶瑶腹内为何会突然怀有孩子, 可是那种血液的牵绊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一种无法言说,混合着喜悦,震惊,茫然和悲怆的感觉,一下子袭上心头。

    待发现和自己交融的力量亦然消失时,转头看向仓颉的眼神已经冰冷得仿佛将空气都冻结起来,连仓颉旁边的瑶瑶都似乎感受到了寒冷,搂了搂自己的肩膀。

    本来战局已定,这样的惊天逆转全不在仓颉预料之中。

    他首先第一个反应就是去看林瑶瑶的反应。可是再那种绝美的脸上,只有懵懂儿童一般的茫然无措,就算亲眼见到了廖臻从天而降,也是有些漠然地打量着,全无半点与情人重逢后的喜悦。

    看来这异动倒是跟她没有半点干系,不过……当他望向她隆起的腹部时,目光顿时犀利了起来。

    果然是个孽种,竟然还没有出生就能有如此的力量!看来不用等到这个东西瓜熟蒂落,寻个时机就可以催它早产来炼就灵石了……

    虽然心内是冷酷到极致的盘算,可是他的脸上依旧是明月般斯文温柔,他深深地吸进两口气,抬头看着极速下坠的廖臻,伸手揽过林瑶瑶,刻意地未去注视瑶瑶的腹部,面上再次恢复惯常的笑容道:“瑶瑶,刚才看到的烟花好不好看?”

    瑶瑶仰头望着仓颉,甜甜地笑道:“真好看!”接着又挑起了好看的眉头,一脸担心地说道:“可是,那个样子丑丑的人怎么在烟花里蹦了出来?他是你请来变戏法的?”

    仓颉目光转冷道:“那是个恶人以前因为要分散我们夫妻,被我打得魂飞魄散,身死国灭。他不思悔改,这一世还要来搅合我们,我会让他这次变得更惨。”

    遥遥听到这,同仇敌忾地瞪了那越来越近的廖臻一眼,甚是气氛。

    而仓颉的族人们这时才堪堪站了起来,一个个看着从天而降的蚩族战神,想到他刚才显示出来的毁天灭地的力量,一个个躁动不安。

    仓颉这时对这些族人也已不报什么期望,难怪在祖地苟喘了千年,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若非还有些可利用之处,他才不劳心回来当这个族长。不过他也不担心面对廖臻,除了刚才林瑶瑶腹中孩儿的突然暴走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其他皆在预料之中。前世辅佐蚩时费尽心机才杀死了尤,让他深深知道这个男子的强大与坚韧,本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一举定乾坤上。

    就在思绪转念之间,咚的一声,廖臻终于踏足到了湖底宫殿之上,宫殿地面似乎都微微地颤了两颤。

    隐气全开的男人半裸着结实健壮的上半身,略显褐色的肌肤上覆盖这一层莹光,深邃的眼直直定向被仓颉拥在怀中女人片刻后,他冷冷地望着仓颉,不带一丝温度地说道:“仓颉,这次我要一片一片地拆了你全身的肉和骨头,喂给祖地的野兽,更要打散你的精魂,让你再无转生可能!”

    仓颉巧妙地搂着瑶瑶,瑶瑶在前,自己则处在瑶瑶隆起的肚腹保护之后,笑道:“想不到千载之后,你做事还是这般不带脑子,你这次自投与此,我还会让你回去吗?”

    瑶瑶伸手牵住仓颉的手,拼命点头补刀道:“我们要怎么收拾这个全身肌肉疙瘩的恶人,让他从今以后再也当不了小‘三’?”

    插完犀利一刀后,她犹显不足地上下打量着廖臻,露出嫌弃的表情,似乎搞不懂这丑的人怎么如此没有自知之明,这样粗鲁野蛮的气质,怎么跟仓颉的斯文俊美比拟?

    廖臻现在的形象确实有些无法恭维,全身衣服破破烂烂,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没有华贵的衣衫的确是稍微遮住了几分傲人雄姿。但是他这样的气质,却是常人难以企及的男人味道,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对女人无尽的吸引力,全部不似这该死女人说的那般不堪。

    可是现在被林瑶瑶嫌弃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个小家子气的女人从始至终的品位,他也是心知肚明。

    虽然明知道瑶瑶着了仓颉的道儿,似乎记忆全失的光景,但他被她冷漠的态度与嫌弃的口气气炸了,也是不争的事实。

    女人,等救回了你,我自然要让你明白全是肌肉的丑男的妙处!

    迎着瑶瑶的目光,廖臻脸上毫无表情,可是地上那微微凹陷下去的脚印出卖了他的心情。

    仓颉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冲向宫殿,正与守卫厮杀的李杰森等蚩族人,叹了口气道:“虽然最近见面颇多,都是我知你,你不知我。千年时光,本想和你好好畅谈一番,当年你为何身死,死后你的国度和跟随者又是如何的。不过时间紧迫,我便早些送你上路吧。”

    说着,他伸手入怀掏出一个拳头大的黑黝黝的方盒,打开盒盖,立刻映出一股五彩莹光,里面却是一块晶莹剔透,散发出迷人光芒的的石头。

    看到石头,廖臻心里莫名地跳动几下,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游子回归故乡,孩子孺慕母亲的那种舒心欣慰之感,但是紧接着廖臻接着脸色大变,心脏开始嘭嘭嘭嘭地急剧跳动起来,声音大得似乎其他人都能听到。

    林瑶瑶面色也是猛然变得惨败,几乎站立不住,整个人靠在了仓颉的身上。仓颉神色如常,轻轻扶着瑶瑶,看着廖臻笑着说道:“这是我耗时千载才在祖脉地下找到的,这么小小的一块石头,耗费的人力物力足可以组建几个国家了。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巫族蚩族有神奇的力量,而祖地的野兽也远比其他地方强大?就是因为祖脉中含有这种晶石,它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能量,我们就是因为长时间吸收这种能量慢慢拥有各种神奇的力量,这种晶石就是我们血脉力量之缘……”

    说到这,他痴迷地看着掌心里的晶石,接着道:“你们都知道人需要氧气,可要知道氧气浓度太大身体就会氧中毒,器官衰竭甚至死亡。这种晶石也是如此,我们如果直接暴露在晶石之下就会心跳加快,全身乏力,进而心衰而死。我手中的黑盒是祖脉另一种矿石,可以阻挡晶石的力量。我得到这块晶石后,经常接触,所以比你们更能支撑得久些。廖臻,你现在是不是心跳得要蹦出来,全身使不上一丝力气?我当年可是第一次时可是直接趴在地上了。”

    仓颉身旁的族人再一次的瘫软在地,连稍远处的李荣森等人也受到影响,一个个站立不住的样子。这时,宫殿中快步冲出四个人,提着匕首奔向廖臻,这是仓颉特地带来的几个普通地球人,专门用来对付这时虚弱的廖臻的。

    这时候,瑶瑶腹部再次出现两个小掌印,只是这次的掌印淡了许多,几乎看不清掌印轮廓……似乎那肚子里的小小婴孩,也禁受不住这力量强大的晶石的牙压迫。

    仓颉哈哈大笑,不过他虽然比寻常人的承受里更强,却也不敢马虎大意,在廖臻倒下的那一刻,抱住了瑶瑶,然后脚下一踏,地下顿时显出了秘道,然后抱起瑶瑶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不能再拖了,他要赶紧寻找个稳妥的地方让瑶瑶早产下肚子里的孽种。至于法子嘛,最不伤身的自然是他与瑶瑶交合,尽数占有了这个本该属于他的女人,再用自己的隐气逼出那个小孽种。

    瑶瑶的体质特殊,身为瑶族的神女,就算是早产也不会伤及根本,以后还是会孕育下与他的亲生子的。

    想到渴望已久的事情快要达成了,仓颉的眼里魔性毕露,看着怀里的瑶瑶,嘴角微微翘起。

    眼看着父亲消失,也瘫软在地的林暮雪大声叫了一声:“父亲!”

    可是仓颉却连头都没有回转。那一刻,林暮雪的眼角噙出了懊恨的眼泪——林瑶瑶!父亲竟然在关键的时刻选择了带走你,却全然不管我这个亲生的女儿!你这个妖孽,究竟有哪里好?为什么可以魅惑着男人尽是围绕在你的身旁?

    眼看这秘道口就要关闭了。可是本来已经全无力气的廖臻却突然弹射起来,跳入了快要合拢的密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