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 108 章

作品:《巫山女

    不过现在倒是可以确定,瑶瑶的确是被自己聚餐居心叵测的父亲擒拿去了。最可怕的是, 瑶瑶的腹部隆起, 很明显是怀有身孕的模样。

    她才被掳走不过几日而已, 怎么一下子孕相毕露呢?

    该不会是仓颉的……秦牧雪想到这, 浑身打了个冷战,连忙摇头甩掉这种可怕的想法,

    不过她都能这般胡想, 那廖臻的呢?

    当幻像逐渐消失时, 她不由得移眼看向廖臻。

    眼见自己的女人, 被个千年老妖抱在怀中,廖臻的脸上却面无表情。可是熟知他的人, 已经被他眼底聚集的黑气骇得说不出话了。

    就在这时,廖臻双手举起,身旁涌起一股狂风,盘旋向上,卷起无数泥土,形成两条黑色的柱子直捅天际。廖臻脸色凝重, 似乎擎着无尽重担一般, 双手缓缓下移,黑色泥柱在空中折转向下, 如两条□□一般,携着万钧气势疾刺湖底的保护罩。

    方才的一幕诡异且刺眼, 也证明瑶瑶的确是被仓颉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控制了心脉。加之方才幻影成形的那一刻, 廖臻隐约感觉到, 寂静的湖底竟然传来一股似有似无的气脉。

    那不是瑶瑶的隐气,但是又有些与廖臻血脉相连之感,也不知是不是仓颉放出的诱饵。

    但是此时,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廖臻也要尽全力一试。

    那隐气组成的□□刺到散发朦朦柔光的保护罩上,没有发出想象中的惊天动地的声音,而是前端陡然消失了,仿佛被看不见的巨嘴咬下一截。岸上的蚩族人觉得脚下大地像弹簧一样,上下剧烈抖动,一个个被颠得左摇右摆,而更远处的山林呼啦啦地倒伏下来,整齐的形成一个以□□和保护罩碰撞点为中心的圆圈。

    廖臻表情更加严肃,身躯微微晃动,双手用力向下压去,泥土源源不断地从地上卷起,形成黑色□□刺向湖底。□□不断刺下,虽然始终无法刺入保护罩,但是保护罩上的光芒却是越来越暗淡。□□终于射尽,而保护罩如气泡一般颤颤巍巍,左摇右晃,终究熬了过去,没有破灭。

    廖臻擦了一把脸上暴涌而出的汗水,脸色阴沉得如同午夜的天空,狠狠甩了甩发麻的双手,准备继续发动隐气攻击。

    被刚才的震动晃得晕乎乎的李杰森,跌跌撞撞地走到廖臻身边,断断续续地说道:“族……长,湖底的保护罩存在了怕是有上万年,储备的灵气庞大无比,您这样正面和它硬杠是耗不过的,必须另寻它法。”

    廖臻沉默了一阵子,就在李杰森以为族长已经怒火攻心,只想蛮干一场,已经做好了和族长一起硬杠这万年乌龟壳时了,廖臻说道:“我吸引下面人的注意力,你带着人潜行过去,寻找保护罩的弱点进行破坏。”

    再次举起双手,全身肌肉□□,召唤出所有的隐力,黑色的泥土□□再次凝聚在他的身边。而身上的衣裤终于经不住暴涨筋肉的压迫,嘣的一声碎裂成无数小片被吸进了黑色□□中。

    如果说刚才的黑色□□气势磅礴,但数量有限,只能算是精锐小股部队作战的话,现在则是集团军大战。□□布满了整个湖的上空,像暴雨一样密集地从空中疾驰而下,本就有些不稳的保护罩再次晃动起来。

    坐在宫殿上的仓颉抬头看着保护罩,面露微笑。仓颉方才的这招“佳人在怀”的确是捅在了廖臻的命门上。

    他蓄意激怒廖臻的原因,除了纾解被廖臻戴了千年的绿帽郁气之外,也是有试探下廖臻隐藏的实力之意。

    筹划了这么久的复仇大计,不可以有斑点闪失。而湖上的灵气罩盾可以保护他无后顾之忧。

    。

    他轻笑着说道:“这保护罩在上上代神女发现之前就存在了,不知吸收了多少万年湖中灵气。尤如此不智,行此蚍蜉撼大树之举,实在是不自量力。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隐气。”

    可是虽然不担心被那蚩族的蛮货击破,看着头顶远处那灵气组成的犀利□□时,他的心中却是暗暗心惊尤居然能和保护罩对抗到这等地步,实在想不出他到底还有多少实力没有使用出来。

    一干族人听了族长仓颉的话,原本的担心俱都放了下来。但是那灵气的气势太过逼人。就算隔着罩盾,依然有喘不上气之感,不能不叫人心悬。

    于是众人便和族长一样抬头看着廖臻和保护罩斗力。倒是一时被吸引了所以的注意力。

    李杰森看到族长身下已经汇聚出的汗水小溪,知道族长这样不留余力的攻击损耗太大,不能持久,转身招呼已经恢复大半的蚩族人疾行到湖岸另一处,顺着□□出来的湖璧悄悄潜到湖底。

    按理说,他们的隐气难以遁形,一旦入水,势必会被湖内深处的人发现。

    但是廖臻此时注入的隐气如滔天的江流,而李杰森等人的气息便如水滴一般,在滔天劲浪里,浑然不见踪迹了。

    虽然之前,他们也下水查看过。可是那时因为灵气罩盾的缘故,他们只看到略显秽浊的湖水,一记湖中的各色植物与游鱼。

    可是这次入水后,因为那灵盾的所有力量都被用来对抗廖臻的攻击的缘故,之前所有障眼的幻影都如淡淡薄雾一般,激荡着层层余波,看上去不再那么真实了。

    这次李杰森他们清楚地看到了在水下最深处散发着淡淡微光的灵气罩盾。

    保护罩像个透明的蛋壳,将宫殿俱都包裹在里面。李杰森透过保护罩,可以看到里面的宫殿楼阁,只是如海市蜃楼一般,显得十分虚幻。李杰森从湖底找了一截树枝,轻轻伸向保护罩,却是神不进去,就像被一堵墙挡住一样。

    李杰森和族人试了许久,结果是老鼠拉乌龟——无处下手。

    这保护罩除了靠强力将之击破,别无他法。看着眼前被族长攻击得时而凸起时而凹陷的保护罩,李杰森灵机一动,指挥族人待保护罩向里凹陷时一起攻击,而保护罩回弹或凸起时便放弃攻击。

    因为他们进攻的时机与廖臻的强势攻击遥相呼应,配合得恰到好处,人为地为灵气罩盾制造出细微的薄弱之处。

    虽然微小,可是直到能精准把握时机,便足够用了。

    李杰森很擅长做这种精准细致的活计。他们来到祖地这么久,每个人的实力都是大大增加。

    虽然不敢说与上古的祖先们相媲美,但也不可与往日同日而比。

    族长夫人被掳走,这是奇耻大辱。若是此番救不回,就算廖臻不开口,他也要切腹自尽了。所以每一次攻击都精准地击打在最凹陷的一点,形成了共振,使得保护罩凸起凹陷得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

    岸上的廖臻也觉察到了这点,攻击得愈加猛烈,照此下去很快保护罩就会被攻破。

    仓颉初时被廖臻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但是不久就发现保护罩上的细微波动之处,立刻命人探查。

    李杰森正攻打保护罩时,突然一群身披铠甲,手持兵器的士兵从里面冲出来向他们攻击。没了李杰森最后的补刀,保护罩的波动幅度立刻降了下来,不再是岌岌可危。

    廖臻发现保护罩的波动没有刚才剧烈,知道李杰森他们被人盯上,纵然肌肉酸痛得几乎失去知觉,依然压榨出最后一丝力量,加大攻击的力度和速度。只是一个人始终无法击破保护罩。

    宫殿上的仓颉面无表情地做在上面。从廖臻攻击保护罩开始,他一直微笑着,给族人们安心,只是刚才保护罩最危险的一段时间,他紧张得忘记改变笑容。直到现在,他知道大局已定,廖臻不可能攻破保护罩,如果不放弃的话只能是力尽而亡的下场,才放松了心情,却发现因为保持笑容太久,面部僵硬,肌肉疼痛。

    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当年的那个尤实在是給他留下了太多的阴影和心里震慑,此时面对转生的廖臻,他其实也是有些心内忌惮的。不过,毕竟时过境迁,昔日的蚩族战神,现在不过是强弩末弓,苟延残喘罢了!

    想到这,他再次勾起了得意的嘴角。

    可是就在这时,宫殿中发出嗡的一声,仓颉觉得脑中一震,五脏六腑似乎都纠结在一起,而肺中也没了任何空气,只能像缺氧的鱼儿一样不住张开大嘴。而族人们很多都倒了下去,站着的一个个捂着胸口,眼睛瞪得大大的,张着嘴,就算受惊的孩子一样。

    只有林瑶瑶好端端地站着,惊讶地看看仓颉,又转头看看众人,小嘴张出可爱的角度露出一脸不解的样子。而她腹部高高隆起两块,上面清晰地现出两只小小的手掌印。

    廖臻突然觉察到一股和自己骨血相融的力量源源不断地从保护罩里发了出来,虽然心中不解,却是福至心灵地散了□□,将隐气顺着这股力量打向保护罩。隐气和这股力量互相缠绕着,逐渐不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