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07章 第 107 章
    仓颉心中一动, 脸上浮现一片深情迷人的微笑, 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 一股精神力隐晦地从手中发出,在女子身上快速地游走一遍又返回他的手心。

    他发现自己预先融在水晶棺中让人丧失记忆的药液确实发挥了作用,只是不知为何会提前发作这么久, 本该是生完孩子后才会慢慢丧失记忆的她现在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虽然出现了一丝纰漏,不过这样的意外反倒更让人满意,他放开一丝精神力环绕在自己身边, 本就温润儒雅的面庞, 精干协调的身体更是仿佛染上了一层光, 映照得如同画中人一样, 身上散发出一股醇厚浓郁的男性荷尔蒙。

    仓族的男子对于神女一族来说,本来就是最温润适合的伴侣, 他们的气息最让人陶醉。刚刚睡醒的女子, 微微抽动着精致的鼻翼, 深深地嗅了一口气,一脸舒服的表情。

    这样如猫咪嗅闻薄荷时的迷醉深情,显然取悦了仓颉, 他宠溺地拍了拍女子的脸庞,温和地笑道:“怎么, 睡了一觉就把自己丈夫和肚里孩子的爸爸忘掉了?”

    脑子里一片茫然的神女听闻了“丈夫”这个词后,显然一愣, 茫然地看着他, 喃喃自语道:“丈夫?你是我的丈夫?”

    说话间, 她又低下了头,略带仓惶地瞪着自己了隆起的腹部,伴着她坐起的动作,腹内似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微微跳动,这不能不叫她身子微微一僵,整个人如遭电击一般。

    看着她的脸若薄纸一般白皙得几乎透明,竟叫仓颉冷硬的千年的心散发出几分柔意。他伸手将她从石棺中抱起,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衣袍也被那棺中的水液打湿:“是不是有些害怕哦,没关系,我把我们之间的事好好说给你听。”

    他眼光闪烁:“你能醒来,这也是我一直期盼的。”

    史学系的教授编制的谎言如同爱情史诗长卷。仓颉的谎言虚实结合,甚至毫不介意地将瑶姬与尤的往事细节,变成了他与瑶姬的爱恋史。

    刚刚从沉睡中清醒的瑶瑶听到了这些不似伪编的故事细节,眼圈微微有些泛红,她开口说道,自己的记忆仅仅止于自己初入巫山,从普通人变为巫山女之时,全无廖臻的痕迹,所以听闻了仓颉的回首往事,竟然颇有顺理成章之感。

    她自幼无甚父母的疼爱,心内也是极是渴望家庭的温暖。如今一觉醒来,竟然是丈夫英俊温柔,而腹内也有的可爱的宝宝,虽然遭受了意外而记忆全无,可是听了他的描述,恋爱的过往完全可以编排成热门的欧巴恋爱偶像剧,无意不贴合少女爱做梦的心。

    她紧绷的表情渐渐松缓,似乎慢慢地被仓颉述说的温馨而甜蜜,平淡却深情地过往所吸引,沉浸在他们那绵长柔韧的爱情故事,似乎完全忽略了自己刚刚从棺中诡异醒来,周围还有几个侍卫虎视眈眈的诡异场面。

    这么乖巧懂事的女孩,真是很能满足男人的某些自大的心理。

    眼见她不再对自己露出敌视的表情,反而略带羞涩好奇不停打量自己,仓颉微笑着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心内再次感觉到让她失去记忆是再美好不过的选择了。

    现在的他不再是那一世里只能默默守在她身旁的有名无实的未婚夫了。经历了这么多,如何拿捏人心,尤其是女人的心,他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只等她生产了肚子的那个孽种后,他有这个自信叫怀中这个绵软多汁的女人从心灵到身体都彻底忘记那个叫尤的男人——无论是前世的,还是今生的!

    水域深处,竟然是错缘重续的光景。而水面之上依然是波浪滔滔。

    在日头漫射的毒辣光照下,一股股粗大的水流拔地而起,高高地冲出水面,如倒泄的银河一般倾覆到周围的土地上,溅起一片水雾,在阳光的映照下,架出一道道彩虹。红日,彩虹,雾气,银河,组成了一幅世间难见的美景。只是造成这美景的蚩族精英们一个个早已是精疲力尽,全靠着意志在硬撑着。

    就连余下蚩族人中最强的李杰森也是满脸红中带紫,脖上青筋□□,宛如喝了十几瓶烈酒,又被灌下几大桶黑啤一样。其他的蚩族人更是不堪,一个个汗流浃背,呼哧呼哧地直喘热气,更有几个浑身都是不住颤抖,似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毕竟连续几个小时全力发动隐气,中间不眠不休,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是撑不住,那水流也是越来越细,越来越矮,渐至于无。

    廖臻吸起的水流最大最粗,足有十几个人合抱那么粗。被倾泻的水流灌溉过的草木更加的青翠茂盛,悠悠摆动着。升腾起的水雾原本漫无边际,慢慢地如心脏跳动般有节奏地一下聚拢,一下分散。风过山间,荡起一片回声,仿佛群山也在呼应一般。

    岸边的巫山女们默默看着眼圈的光剑,看那水珠似乎有无数的光点像萤火虫般从草木,从水雾,从群山中蜂拥而出,集聚在廖臻的周围。

    这样的损耗精魂,就是铁打的也禁受不住,可是廖臻的力量仿佛没有止尽,水流源源不断地从湖面跃起,越来越粗,越来越快,整个水面形成一个漩涡,如龙吸水一般,下起渊面,上至穹顶,如水龙一般被引走。

    这个廖臻,不愧是上古战神尤的转生,真正的实力着实深不可测。

    这如海一般的水,竟然被他生生吸走了大半。深渊里的水迅速地下降,快看到渊底时,哗啦一声,湖水一分,还真有人影从漆黑的水底升起。

    仓颉搂着林瑶瑶从水中出现,缓缓升到高处,居高临下地看着廖臻。

    廖臻看到林瑶瑶,眼中一喜,继而看到林瑶瑶窈窕的身姿下难掩的隆起孕肚,深眸顿时凝结,目光里暗流涌动,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指节握得发白,嘶哑地问道:“瑶瑶,他可曾伤到你?”

    瑶瑶眼神古怪,似乎一脸陌生地看着他,却是一言不发。廖臻怒目瞪向仓颉:“你对瑶瑶做了什么?”

    仓颉将瑶瑶搂得更紧一些,笑道:“我们本就是夫妻,自然是做夫妻该做的事。我知道你一直暗恋瑶瑶,数次动手脚想要分开我们。我们情比金坚,前世今生无论发生什么,最终都会走到一起,永不分离。你几辈子努力所得的不过是求不得这一凄美意境罢了。莫如早些放手,少寻烦恼,也不要搅得瑶瑶不得休息。”

    听了仓颉的狂放之言,李杰森走到廖臻身旁小声道:“我带人从一侧包抄救人下来。”

    廖臻眼见这自己心爱的女人,隆起着肚子温顺绵软地被仓颉抱在怀里,心简直快要炸裂了。

    可就是这样,他仍然保有一丝冷静,看着甜蜜相拥二人的身影发出的淡淡微光道:“不必去了,这是幻影。”

    依着仓颉的狡黠,就算是要刺激情敌,也绝不会亲身上阵的。不过这种逼真的投影倒是显现出他隐气实力不容小觑的一面。

    不过幻影虽然不是真人,却如影像投射一般。尚在深渊密宫中的瑶瑶的确是被仓颉拥在怀中的。

    她透过墙壁的水晶屏,疑惑地看着站在水域之畔那个一脸阴郁的男子,小声问道:“他是谁?”

    仓颉环抱着她纤瘦的肩膀,眼睛看着廖臻,嘴角却恶意低触碰着她的耳垂道:“他是自不量力,想要破坏我们的感情的坏人。”

    而这边的廖臻自然也将仓颉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只见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小女人,在听了仓颉的胡说八道后,居然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万分惊异道:“他是不是疯了?长成这样还想要当男小三?”

    ……

    水岸上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尤其是秦牧雨,她半张着嘴看着被自己的父亲环抱着的闺蜜发小,深深觉得自己这位好友是怎么了?竟然恍惚不认识她们这一干众人的样子?

    可就算是被洗脑中邪了,她的审美观倒是始终如一的一成不变呢!

    现在廖臻的形象的确是不怎么样,进入了祖地之后,蚩族的潜性基因得到了强化后,轮廓变得有些返祖般的粗犷,加之这几日的风餐露宿,满身洋溢的都是一种野性的俊美,但是这种雄性气息四溢的野性美这与巫山族人的嗜好大相径庭。

    而与此反之,她那个返老还童的父亲,却俊美优雅正值青春年少的模样,不过眉眼五官的确是自己好友一贯的审美品位啊!

    这么看来,瑶瑶的确说得没错,容颜已逝的男人就该弃之如敝履——这是巫山族女人一贯的处世哲学。

    当然,如果好友的新欢不是自己的父亲,秦牧雨会更加欣慰的。

    不过叫秦牧雨聊以□□的是,被嫌弃了的旧鞋——廖臻,此时应该比她更加糟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