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06章 第 106 章
    这样的突变自然瞒不过仓颉。当他闻讯来到林静的近前时, 昔日明艳动人如妖姬一般的女人已经面目可憎, 让人不能直视。

    林静狼狈地用裙摆遮掩住自己的脸, 拉着仓颉的衣袍声嘶力竭地说道:“救救我,快想法子救救我!”

    透过衣服的缝隙,她可以看到自己的恋人半低着头, 俊美而年轻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怜悯,却无半点情人该有的担忧焦灼。

    林静的心不由得微微一冷,却只能像抓紧最后一根稻草般的急切哀求:“颉, 你要想办法救救我, 我不能这个样子……”

    “不要急, 慢慢说,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已至此,再隐瞒也是无用。林静抿了抿溃烂的嘴唇, 轻描淡写了自己下毒之事, 只是一再强调着林瑶瑶腹内胎儿的可怕, 这样的孽种,只怕生下来也是不可控的。

    仓颉微笑着听着林静避重就轻的讲述后,终于弯下了腰, 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原以为你已经有长进了,可是现在看来你还是像以前一样, 嫉妒心一起,就浑不管后果有多严重, 我这次救了你, 你岂不是还要费劲心思去伤害瑶瑶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的话, 你还是不肯认真听……乖,你累了这么久,好好休息一下吧。”

    伴着哄弄的绵软话语,他的手心突然发光,同时用力下压。林静在瞪圆了眼睛的同时发出凄厉的叫声,整个脑骨被大掌一下子抓碎,然后身体如被丢弃的布袋一般轰然倒地,只是那圆瞪的眼睛流出两行血泪,浸染着至死的不甘。

    可惜这两行凄婉的血泪搭配着丑陋可憎的面孔,只显得愈加叫人作呕。

    仓颉没有看向死去的旧情人,只是走到一旁的水池边仔细地洗干净了双手,早有一旁的属下,将死去的女人拖拽出去,并快速低清理了石板地。

    就在这时,一直在外等候的林暮雪脸色泛白地出现在了大厅,有些惊疑不定看着洗地的侍者们。

    仓颉回身朝着她微微一笑:“从今天起,你将是下一任的巫族族长。”

    林暮雪刚要出口的责问登时刹住了。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仓颉后,她亲眼见证了这个男人容颜与气场逐渐改变的过程。

    她更是深切感受到了自己的血统与其他巫族人的不同之处。虽然心内隐约猜到母亲已经遭遇到了不测,可是当仓颉深邃的目光投射过来时,她突然聪明地选择了缄默。

    母亲被林瑶瑶肚子里的孽种毁掉了容貌,本来就生不如死,就算活下去,对于向来对容貌甚是看中的族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林暮雪血管里流淌着的与母亲一样的野心在迅速蒸腾——母亲死了,就意味着她能尽快掌握族中的事务,而在强大父亲的扶持下,很快她就可以呼风唤雨……

    想到这,她的眼睛顿时变得晶亮。

    仓颉微笑着看着女儿的变化,面露欣慰地说道:“我的女儿中,你永远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这话里的意思,显然透露出在漫长的岁月里,他的子嗣队伍冒似很壮大,但是林暮雪的狼心狗肺显然是独占鳌头,无人能齐左右。

    林暮雪受到了父亲的赞许,笑着退下了大殿,她自然知道父亲的嘴里的女儿自然是秦牧雨。虽然同为巫族的金魂体,但是秦牧雨似乎已经在父亲的心中失宠,再也不会对她的族长继承之位造成威胁了。

    刚刚杀了旧情人的男人一向有些洁癖,许是嫌弃衣服沾染了血腥,换了一身白袍后,迈开长腿走进了林瑶瑶安睡的宫殿。

    林瑶瑶依旧紧逼着双眸,陷入深眠之中,苍白的脸颊上带的些许微微的红晕。

    仓颉低头看了一会,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轻轻伸手触摸着她的脸颊,然后手指顺着绵软的曲线一路渐渐向下延展,渐渐逼近宽大衣领下的雪白隆起……

    可是就在这时,他的手指却感到一阵触电般的刺痛突然袭来。

    他立刻警觉撤手,低头检视,发现自己的指尖竟然有些焦黑,而林瑶瑶的腹部闪着淡淡莹光。看来林静死前所言不假,这个刚刚成形的胎儿似乎有着强大的保卫母体的能力。

    仓颉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出诡异的微笑:“果然是尤的孽种,很喜欢守护自己的地盘吗?可惜你的母亲,并不真正属于你们的父子……”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宫殿。

    这个婴孩虽然能力强大,可是他也是有法子拿捏掌控他的力量的,只待林瑶瑶瓜熟蒂落时,他自然可以放开手脚。

    到那时,他会将林瑶瑶今世的记忆进行仔细地清洗干净……想到这,仓颉的脸上现出了诡异的微笑。

    此时在水面之上,廖臻也在紧密地搜寻着,不知为什么,虽然他释放了隐气,探寻着可能藏匿的水域,却始终感觉不到林瑶瑶的气息。

    时间拖延得越久,瑶瑶遭遇到的伤害可能就愈大,廖臻的心如火灼,却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脱掉身上的衣服,露出坚实的肌理,看着脚下深不可测的渊水,猛吸一口气,跳入到了水中。

    当入水之后,他悬浮在漂浮的水草之上,闭上眼睛,放空自己的隐气,用心体会着水是波动。

    瑶瑶是这个神奇国土曾经的女王,按理说她的磁场是隐蔽不了的,可是也不知那个仓颉用了什么法子,让他怎么也遍寻不到瑶瑶的踪迹。

    眼眸的浓黑之气愈来愈浓,所以这样的他上岸时,满身的煞气竟让一向忠心耿耿的魏庭和李杰森,不约而同发怯地后退了半步。

    上了岸后,廖臻淡淡地吩咐:“召集所有的蚩族人过来,我要抽干这条深渊里的水。”

    李杰森一向认为他的族长英明神武旷世罕见,但是看着眼见的深渊不由得迟疑道:“族长,虽然凝结精气,可以让水系倒流,但元气损耗太大,一旦强敌来袭,我们……就太被动了。而且您也探查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族长夫人的气息……”

    廖臻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眸中的厉光立刻叫李杰森闭了嘴。

    “应龙喜深渊,这里的环境是它最佳的栖息场所,而且……这里水岸边的花草,开得也比别处茂盛些。虽然有人可以遮挡了她的气息,但是她的气场还是会影响四周的水草的……只要万分之一的可能,我都不能放弃!”

    这种为配偶而执着舍身的信念,是精神恋爱方面的处子李杰森不能理解的。但是他倒是知道廖臻此时的神情是决计不会动摇的。

    于是他不再多言,转身去召集人手。

    当一干蚩族高大强壮的男子聚集在一处时,廖臻便率领着他们凝结精魂,开始将潭水慢慢吸起,犹如一条水龙一般通向赤红的天空……

    秦牧雨和方文熙等人站在一旁,默默看着眼前水龙倒灌天际的情形,再次发现蚩族人毁天灭地的蛮力。

    秦牧雨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默念着:瑶瑶,你要坚持住,等我们来救你!

    这种蛮力搅动水系的举动,不能惊动地下水城里蛰伏的人。

    仓颉坐在古朴的王座之上,举起手里的酒杯,再次为他生命里的宿敌——尤,极富有想象力的创举而干杯。

    不过英明神武的蚩族首领一定不知道,这处深渊的水链接的是这片古老大地里最浩瀚的海泽,他倒是蛮期待这群蚩族人精气耗费干净的那一刻。

    到那时,他一定会慢慢地用最锋利的刀尖斯条慢理地割开廖臻的喉咙。想到这,他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引得一旁为他斟酒的巫山族少女忍不住看得发了痴……

    维持着年轻的样貌,是极为耗费精魂的事情,不过幸好他有源源不断的库存,死去的情人林静这次来到祖地前,倒是乖乖地给他备好了干净纯洁的巫山族女子,供他吸收精魂的力量。

    酒气在喉咙间慢慢蔓延,仓颉微笑着将杯中剩余的酒液浇在跪坐在他脚下的女子胸前。

    伴着她微微的惊叫,胸前雪白的衣衫被打湿变得薄透,下一刻她整个人都被拉拽进了这个俊美得如同妖孽的男子怀中。

    可就在仓颉准备采撷刚刚酿好的甜果时,看守大殿的护卫却匆匆来报:“族长,那水晶棺里的女人……醒了。”

    仓颉眉头一皱,猛地将怀中的女子推倒在地:醒了?不可能,她明明要昏睡到分娩的那一刻的!现在的时间根本没到!

    想到这,他站起身来,快步朝着大殿走去。

    到了大殿中,果然远远就看见那抹倩影坐在棺中茫然地张望着四周。

    他不由得眯了眯眼,慢慢走了过去。

    本以为她看到了他,必定会激愤痛骂,可是那刚刚睡醒的女子,却微微开启着嘴唇,怯怯地问道:“你……是谁?我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