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 105 章

作品:《巫山女

    在深沉的睡眠中,瑶瑶觉得腹中似乎传来一阵阵的震动, 就像孩子用稚嫩的小手拍打自己的小腹一样。

    瑶瑶不知自己现在心情为何, 有欣喜,有感动, 有担心, 有彷徨。

    她仿佛置身于一个舒缓沉静的湖中,湖水清澈透明, 可以清晰地看到湖水上面的城池, 蓝天和白云。湖水轻轻地缠绕在她周围,她感到无比的安宁, 没有担心,没有惊扰, 只有安心平静和内心中因为这平静而涌起的满足。

    湖水微微泛起涟漪,若有若无地传来一声声急迫地呼唤。她凝神去听, 可是这呼唤仿佛从无比遥远之处传来,一点点散逸在千山万水之间, 最后只留下一丝丝湖水的涟漪, 怎样也听不分明。

    待得声音近了, 依稀分辨出那低沉的声音在唤着:“瑶瑶,你在哪里?”

    瑶瑶想要回应, 可却似乎有坚实的壁垒阻碍了她声音的传出, 她意识混沌, 挣扎了一会, 便又陷入雾霭沉沉。

    在这深水神殿内, 已经恢复了仓族族长装扮的仓颉,一身长衣礼服,披散着长发缓缓从祭坛上空降落下来。

    方才深水震荡,一股力量从水面袭来如同巨碾一般向水内袭来,似乎在迫切搜寻着什么。

    仓颉敏锐地感觉到了正在沉睡的摇摇竟然被唤起了精神力想要与之互动。他及时设置了结界,隔绝了瑶瑶的力量,可是这座水城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情。

    他缓缓睁开眼,淡淡笑着道:“尤,你的实力似乎又增强了呢……”

    “怎么样,他发现了这里?”就在这时,他的身后走过来一个妖冶的女子,将他的腰轻轻揽住。原来是林静也来到这里。

    她的身上则穿着巫山族特有的长裙,看上去到时与仓颉甚是般配。

    仓颉笑了笑:“应该还没有……”

    林静伸出长指轻轻摩挲着他的下巴道:“我的女儿在圣水浸泡下,她体内的胎儿会快速成长,到分娩的时候就杀了她吧,不然留着她迟早是个祸害。”

    仓颉没有说话,只是依然儒雅地笑着,却莫名让林静有种心不落地的感觉,她声音不由得紧绷了起来:“怎么?难道你舍不得?”

    仓颉一手搂住林静的后腰,一手抓住她在自己下巴的手,一边摩挲着,一边微笑道:“放心,她不是你的威胁。”

    上方那股力量又肆无忌惮地在水中翻滚,寻找,仓颉轻轻拍了拍她的腰肢,转身离开继续结界阻隔。

    林静望着仓颉渺渺而去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原本她只是被他身上的儒雅气质和渊博学识所吸引,以为过段时间就会像其它男子一般被忘在脑后,可是不知为何心中却总是放不下他,一直偷偷保持着联系。

    而见过了他的真正面目,知道他就是仓颉后,她愈发不可收拾,深深迷醉于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和隐忍千年的决心和耐性。就算他与姓秦的贱女人虚以委蛇,也全然不在乎。

    他是成大事的上古之神,她想要永远站在他的身边,让他的目光只能投注在自己身上,就要有博大的胸怀。

    只是可恨自己当年一时糊涂生下的废物女儿反倒成了最大的威胁……不知为什么,林静这次的胸襟无法如以前一般的敞开,她总觉得林瑶瑶会成为自己最大的阻碍……林静松开攥紧的双手。

    她转身进了林瑶瑶所在的大殿,殿中央摆放着一块数米高的碧玉。碧玉晶莹剔透,散发出一层光晕,将原本有些昏暗的大殿映照得分外明亮。这么大一块的碧玉就算在物华天宝的昆仑之墟也是珍贵异常,四个仓族人站在碧玉周围进行守护。碧玉中间被掏空,制成玉池,林瑶瑶便置身其中,泡在圣水里。

    微微荡漾的水波给了神女最好的滋养,让她体内的胎儿可以迅速成长。

    林静高高昂起头,如女王一般闯入大殿,完全无视四道紧紧盯着自己的侍卫目光,她走到碧玉前,深深凝视着里面圣水中载沉载浮的林瑶瑶。透过碧玉,可以清晰看到林瑶瑶本来就精致的面庞在圣水的滋润下似乎更加莹白光润,全不见怀孕时的臃肿颓败,反射着莹光。

    林静自己便是一个祸国殃民级的妖孽,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无比妩媚的气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散发出无可阻挡的女性魅力。

    可是她仔仔细细看着水中的女儿,不得不承认,就算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林瑶瑶也是美得摄人心魄。不流于世俗,那种清雅的气质仿佛疏离于人间之外,有一种俾倪天下,视苍生如无物的淡漠高贵,宛如高高在上的天神一般。

    自己的虽然美艳世间难寻,却不过是妖冶之美,难以跟水中的这个年轻女子相比,就算那些庸俗的男人们见了自己便如哈巴狗一样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可她却不能如林瑶瑶这个废物一样,随心所欲地掌控着如廖臻、仓颉一类的强者。

    林瑶瑶的美出于世间之外,让人只能仰望,丝毫生不出亵渎之心。

    林静静静地看着这样的容颜,眼中闪过一丝嫉恨和不甘,面上却泛起一丝迷人的微笑。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上前道:“林族长,您不得靠近玉池,请离开吧。”

    林静没有理会,只是眼波流转,四个仓族男子立刻被林静突然散发的魅力吸引,目不转睛地看向她。林静的精神力顺着脚下悄悄探出,沿着地面伸延到四个仓族男人身后,缓缓上扬,慢慢地包裹住他们。四个仓族男子顿时被抽离了灵魂一般,呆立不动。只木讷地看着林静站在碧石前,面带诡异恶毒微笑看着玉池里面的女儿。

    “不要怪妈妈像王后一样对你,谁让你像白雪公主一般无辜得叫男人忍不住心疼呢?”

    林静一边如诱哄孩子般无奈地低语,一边从怀中从容地掏出一个小瓶,里面盛放着一股暗红色的溶液,这是用了上千只巫族族地密养的剧毒玄峰中才采集到的一瓶活毒素。林静分出一股精神力包裹住小瓶,猛地送入晶石中。小瓶进入圣水中,立刻被圣水溶化。瓶中的红色毒素混入到圣水中,开始扭动起来,像一条红色的细小绳索,不断将周围的圣水也染成红色。很快,碧石里的圣水都变成红色,而红色毒素也变得粗壮起来,在圣水中盘旋着,宛如毒蛇一般,攀爬到林瑶瑶身上,将林瑶瑶全身都缠绕起来。

    林瑶瑶眼睛依然闭着,身体却开始摆动起来,脸上也露出痛苦的神色,而红色毒素扭曲得更加厉害。突然,林瑶瑶的小腹向外鼓动一下,而圣水和晶石也随着振动了一下,透过晶石可以看到小腹上清晰地出现了一只小小手的痕迹,而红色毒素不受控制地向林瑶瑶腹上的小手凝聚而去。红色毒素似乎被抽离了一般,扭动得更加剧烈,但还是一点点地移到林瑶瑶腹部,随之消失不见。

    林静向前一步,紧贴在碧石前,兴奋地睁大双眼,闪动着喜悦的眸光看着红色毒素被林瑶瑶腹部的小手吸收进去。

    这毒,要不了人的命,可以让她的女儿顺利地诞下那个小杂种。但是,也有些叫人欣喜作用,那就是可以彻底摧毁女人视若珍宝的容颜,她接下来要慢慢欣赏这世间最美的女人,是如何被毒素摧毁面部神经,长出令人作呕的毒瘤,变成一个彻底的怪物!

    可是水中沉睡的女子抽搐了一会后,突然僵硬不动了。林静不禁低下头查看。

    突然,林瑶瑶的手臂一挥,伸到了身前,她手指的指甲也变成了红色,并骤然伸长了几寸,刺穿了水面,一下子扎到林静的脖颈上。而林瑶瑶也睁开双眼,眼中布满红色血丝,直盯盯地看着林静。

    林静初时一惊,但反应敏捷的她立刻身体后撤,同时右手打向林瑶瑶的指甲。只是,片刻后她惊恐地发现林瑶瑶的指甲依然插在脖子上,自己身体和手臂都没有移动。而有一股血红的血线,正从瑶瑶的手臂迅速朝着林静被刺穿的脖颈处转移。

    林静立时明白林瑶瑶指甲居然能够反噬,向自己转移注射了玄峰之毒。玄蜂释放出的毒素是神经性毒素,首先截断猎物脑神经发出的指令,让猎物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只能任凭玄蜂拖回蜂巢。此时林静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林静虽然身体无法动作,但是精神力还在,立刻撤消了对四个仓族男子的控制,让他们从虚幻场景中清醒过来。

    仓族侍卫清醒后,都大吃一惊,立即发现林静族长被昏睡的林瑶瑶攻击了,马上过来将不能动弹的林静拖开林瑶瑶的指甲。林瑶瑶满是血丝的双眼看了一眼林静,慢慢闭上了,手臂也收了回去。

    林静长期饲养玄蜂,对毒素有很强的抵抗能力,一会便可以慢慢移动了。她咬紧牙,狠狠地瞪着已经闭眼的林瑶瑶,想着如何折磨报复过去,突然觉得仓族人望向自己的眼神不对,充满了恐惧。

    林静看到自己双手变得乌黑,心中觉得不妙,颤抖着摸向自己脸庞,然后大叫了一声昏了过去。

    玄蜂之毒不光是神经性毒素,更是摧残容貌的毒物,这毒素进入身体后,迅速改变了林静的样子,更可怖的是这一切发生得无声无息,她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仓族人看到她的脸上突然有红色纹路若隐若现,然后鼻子便向烤箱里的面包一样隆起成一团,有馒头那么大。而原本明眸善睐的双眼变成一边大,一边小;一边眼眶乌黑色,一边眼眶血红色;原来洁白迷人的牙齿像龅牙一样支出嘴唇;而一边耳垂伸长如弥勒佛,一边耳垂缩小。

    方才还妖媚动人的美人,顷刻间可怖得令人作呕。

    “不!”林静在水中的倒影里看见自己的模样,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