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04章 第 104 章
    只见那男子优雅一笑, 并未否认,而是深深地看着她, 只是眸中的焦点迷离, 仿佛没有投注在她的脸上,而是透过她看向身后那更遥远的时光深处浮现出的面庞,慢慢道:“是的,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虽然身体被他莫名的精神力松懈下来, 但是来自骨髓的战栗敢无法忽略。

    有那么一瞬间, 瑶瑶的脑海中云闪出无数的情景,以前被她忽略的细节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为什么圣镯能在戒备森严的族地中被秦牧雨携带出来?似乎当时也是方教授的掩护……

    林静为何如此轻易松口答应廖臻的威胁, 让秦姨和方教授来到她的身边?从而让眼前这个男人可以近距离洞悉他们的一举一动。

    而方小衫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当是句句属实, 方教授儒雅而深情的外衣下,是一副让人看不透却不寒而栗的可怕模样。

    当终于领悟到这一点时,别说秦牧雨, 就连林瑶瑶的内心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这种种的一切, 似乎指向一个惊天的阴谋。

    林瑶瑶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方教授看着她, 笑着道:“原本还想跟你叙叙旧, 可是看来, 你似乎是有满肚子的疑问。”

    他原地转身,让林瑶瑶打量个遍后道:“算起来, 你我才是结下正式婚盟的人, 千年前订婚的契约由上一代神女用圣血缔结, 你我交换过血酒, 虽然你之后逃婚,可是血盟未解,就算你后来嫁给了尤,也不过是野合私奔而已。我作为你真正有着婚契的夫君,想要做什么都不为过吧?”

    林瑶瑶忍住不适,微微恼火道:“都是几辈子前的事情了,你既然已经转世,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方教授微微挑眉,他的优雅与那些仓族人如出一辙,天生高贵的血统似乎并没有因为异世转生而大打折扣。

    他慢慢说道:“瑶瑶,血盟未解,我怎么会甘心死去?我……千年前唯一留下来耐心等待你的人。”

    说着,他撩起来了自己前额的碎发,在眉头之间露出一个竟然与巫山族标记一样的图腾图案,一字一句道:“我长生千年,在这俗世间耐心等待,就是等待这一世的完美相聚,本以为是有些异想天开,可是现在看来,竟然也实现了,不是吗?”

    虽然他在笑,可是瑶瑶却觉得那曾经在各种爱情故事里演绎的千年痴愿,万年等待,在现实里演绎的那一刻,竟然是如同诅咒一般的寒颤和怨毒。

    他……难道真是仓颉?那个当初唯一追随着蚩来到现世的仓族人?那么究竟是什么神秘力量让他拥有了长生不死的本领,而他筹谋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千年古人的心思太缜密幽深,就好像他千年前创造下来的甲骨文一般叫门外汉费解折思。

    方教授说出了他惊天的年岁后,只是微笑着,牵着她的手来到大殿一个房间。林瑶瑶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他一起往前走去,穿过一条幽暗的长廊,终于来到一处如圣堂一般的大殿,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张巨大的桌子,桌上用银砂摆出了一片连绵起伏,无比宽广的领地,上面用金粒宝石建造出无数恢弘的宫殿,被鲜花和树丛环绕,中间又有一个个的水银堆积的湖泊,有的甚至能看到岸边的造型怪异的高船和如被磁石吸引,半浮空中的水鸟模型。

    林瑶瑶看着这庞大而起伏的沙盘,一眼认出,这时昆仑之墟与现世的交汇点,只是原本窄小的连接点,如今竟然完整连贯,成为浑然的一体。

    变得年轻而英俊的方教授慢慢说道:“这是我为你打造的神女之梦,一个你在千年前就该实现的理想……”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慢慢收起,高大的身子微微弯起,附身望向瑶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目光变得严肃,一如他从前开堂授讲时侃侃而谈道:“神女本是高高至上,俯视众生,掌控所有,从不为凡人所见。可是自从尤反叛神族,你不得已带领族人离开祖地之后,你便渐渐遗忘了神女的尊严。”

    他叹息了一声:“神族们脱下了平日里的华服,亲自下地教地球人种粮,养蚕,教育他们,引导他们……神族堕落凡间,就此泯然众人。你们耕耘,却没有收获。不但不被人类叩礼膜拜,反倒渐渐成了人类口中的异类,被他们口诛笔伐,最终只能苟活在小小的族地当中。”

    说到这里,方教授的话语里尽是满满的憾然,他接着说道:“我要将你引回正规,让你记起神女一族曾经的威严,让人类知道谁才是他们的真正主人!”

    不得不说,方教授的话舒缓而有力,不疾不徐深入耳膜中,让人有被催眠般的信服敢,此刻林瑶瑶充分感受到了方小衫所说的心魂被摄,不由自主的迷醉感。

    她被他的眸光吸引,紧紧盯着他那双甚是迷人的眼,半响才轻轻吐气道:“如果不是因为巫山族没有男人,我会以为你也是巫山族的精魂成熟体,靠色相和精神诱惑力蛊惑人心,你就是这样诱惑了我的母亲和秦姨的吗?”

    方教授的眸子一缩,似乎有些意外林瑶瑶神智的清醒,不过他倒是不甚在意,只是微笑着道:“吸引她们的,应该是她们眼中以为的男人吧,毕竟她们都是巫山族的精英,如果不愿意,我也奈何不得她们的。不过你认为我有魅力?瑶瑶,这倒是个毫不吝啬的褒奖呢。”

    林瑶瑶没有想到他会毫无借口,大方承认,心不由得往下又沉了沉,冷声道:“那么……秦姨为何会突然离开人世?我记得,她那天似乎有话要说。”

    方教授遗憾地摆了摆手道:“她的身体本来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就算我不做手脚,她也支撑不了多久,我本来是希望陪她走完最后一程的,可惜,她却发现了我遗落在枕头上的蜕皮碎屑,进而猜出了我的身份,毕竟作为我多年的枕边人,她总是要比平常人敏感一些的,没有办法,我只能让她早走一步,不过她走得并不痛苦,也算是我对她最后能做的一点事情了。”

    这么卑鄙的事情,却在他儒雅的风度下演绎得如同殚精竭虑,拯救众生一般。

    林瑶瑶对昔日那位尊长最后的一点好感尽数消磨殆尽了。

    她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难掩眼中的厌恶说道:“你苦心潜伏了这么久,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我问你,那水晶棺材里的婴孩呢?”

    方教授,或者说是仓族昔日的族长仓颉,似乎今日准备知无不言,继续说道:“我们昆仑之墟的血脉单纯,而不容混淆,除了蚩族天生与野兽混杂的肮脏卑贱的血脉外,神女一族和仓族人的血统都很纯正。但是,你跟尤的意外结合,却使我有了以外的发现,你们居然可以破除两族的繁育隔阂,诞下了天生混血的婴孩,这婴孩的血脉拥有惊人的力量,可以完全连接任何空间隧道,将昆仑之墟的国土无尽扩大。昆仑之墟这神的故乡,只是因为能量耗尽油尽灯枯而已,如果我能依靠混血婴孩的血液力量,将两个世界联通,那么昆仑之墟吸附了现世的地脉能量,将会起死回生,让神女一族和仓族昔日的辉煌重新光复……”

    林瑶瑶天生的母性已经完全被方教授的话语激发出来,她竟然能挣脱方教授精神力的束缚,伸手挥打着他的脸颊,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混蛋!你真是太卑鄙了,竟然想伤害我的孩子!”

    仓颉虽然被打,却浑不在意,看着瑶瑶的神情,就好像看着一个肆意胡闹的孩童一般:“瑶瑶,你将来会有许多的孩子,可是若想要他们健康的长大,你就必须要牺牲掉你的长子。这是你身为神女的职责所在,你是推卸逃避不掉的……更何况,你诞下的应该是这个世上最强者的子嗣。而廖臻……”说到这里,他的笑意加深,接着道,“他叱咤风云的年月早就湮没得不留残渣了,以前他不是我的敌手,这一世,他依旧不行。”

    说着,他伸手擒住了瑶瑶的手臂,面带宽容的神色道:“瑶瑶,不要再动手打人了,你难道没有发觉,你已经怀有身孕了吗?”

    林瑶瑶睁大了眼,看着满嘴胡言的仓颉,刚要出声,却被他的精神力再次压制得说不出话来:“嘘,不要再说话了,那水晶棺里的千年遗骸已经被我凝成了精神力融入到了圣水中,而你在被带回来时,已经在圣水里浸泡多时,有了精神力的加持,这一世,你可以再次尝试到当妈妈的滋味了。是不是困了?那就好好休息吧……”

    说话间,瑶瑶已经闭上了眼,不甘心地进入到了沉沉睡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