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03章 第 103 章
    林瑶瑶只觉得腰间一紧, 似乎被几只巨大的钢铁钳子夹住一般, 还没等她惊呼出口,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然后全身一紧,仿佛被大石压住一般,却是被拖入了水中,周围的水都挤压过来。

    林瑶瑶在昆仑之墟力量大增, 加之之前有与廖臻一起进入海下失落瑶池的经历, 自然而然地凝聚精神在身体外形成一层薄膜, 将水排开。

    与此同时, 她看见水面上飞窜过来的影子——是廖臻感受到了不同于一般的气息,飞奔而来, 正好看见她被拖拽下水的身影,可是现在再跃入水中已经是来不及了。因为应龙已经掀起巨大的水墙, 隔绝了一切的追击者。

    林瑶瑶只觉得腰间一阵疼痛,低头一看,一只黄色的如同鸟爪一样的斑驳脚爪正紧紧箍在自己身上,顺着脚爪望去, 水中深处有一团黄色的如同巨蛇般的模糊影子夹裹着一股腥气, 正带着自己疾速向水中深处游去。

    虽然看不清楚,但熟悉的腥气弥漫在鼻孔间, 林瑶瑶知道这应该就是梦中的应龙, 可是它显然拒绝自己精神力的入侵, 根本无法掌控, 又或者早有另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正在操控着这只怪兽。

    瑶瑶一时无法挣脱,拿下方的应龙没有办法。而就在这时,居然的龙头掉站,一只幽绿巨大的眼睛,透着莫名的邪光紧紧盯着无力挣扎的摇摇,她甚至可以在那巨大的瞳光里看到自己惊慌的脸,那龙的表情诡异,似乎微微笑了一下。

    突然间巨爪用力,林瑶瑶立时觉得腰间仿佛闸刀一般几乎将自己夹断,肺中再也吸不进任何空气,因为缺氧眼前发黑,不禁使劲挣扎起来,同时用尽全力将精神力猛地探出,刺向下方的应龙。

    林瑶瑶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应龙在下面扭曲成一团,在水中一阵剧烈摆动,搅动无数暗流,似乎被这记精神力伤得不轻,但是抓着自己的脚爪却是丝毫没有放松,然后林瑶瑶便昏了过去。

    应龙在水中扭动一阵后才恢复过来,抓着林瑶瑶继续向下面深处潜去。

    这时水中已经完全没有光亮,漆黑一团,慢慢地下面开始显露出若隐若现的毫光。巨大的龙身加速向亮光之处游去。这抹光亮越来越大,越来越亮,逐渐显露出一座恢弘的城池,高峨厚实的城墙,宽阔整齐的街道。应龙带着林瑶瑶向城池中落去……

    也不知昏睡多久,当林瑶瑶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座柔软幽香的床上,头顶上方挑着雪白的床幔。

    当她扭头四望时,只见雕刻着繁复镂空,复古风格花纹的木窗正半开着,窗外传来徐徐的风,夹裹着潮湿的泥土气息,漆画着神女祭礼的屏风,雕梁画栋的圆柱,都有着昆仑之墟王宫的风尚,让她置身其中,有些莫名的熟悉。

    这时,房门推开,一个身着玄衣的长发男子走了进来。

    林瑶瑶一直见惯了帅哥,如蚩族一般俊美而不失硬朗的阳刚之风,如仓族人一般秀美文雅华贵之气,也算是阅遍一干美男了。

    可是眼前的这个高大的男子,却绝美得完全迥异于她先前所见的极品帅哥们。

    只见这男子眼睛深邃而温和,鼻梁挺直,有着坚硬而又不显得过于刚硬的颧骨。白皙的面庞,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含着一丝温和的笑意,看起来温文尔雅,让人不自觉地生出亲近之意。他虽然有着明显仓族的特征,却并不显得太过阴柔,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男子之气。叫人一看,就忍不住心生好感。

    林瑶瑶微抬着头看着明显是仓族人的男子,一时有些迷糊,这是哪里,这个仓族人又是谁。

    长发男子走到床前,微微俯身,笑着说道:“你一时身体有些不好,睡了过去。我扶你坐起来吧?”说着,也不等林瑶瑶反应,便一手牵起她的手,一手轻扶向她的肩膀。

    被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亲近,按理说林瑶瑶应该心生反感,可是不知为何,面对他如此不系外的肢体语言,她却连半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整个人只觉得绵软无力,任凭他轻轻扶了起来。

    虽然身体毫无反应,可是林瑶瑶回想起应龙拽着自己往水中潜去的情形,心中发紧,顺势坐起后,面上故作轻松,试探地问道:“这是哪里?你……是谁?”

    男子似乎并不急于回答,扶起瑶瑶后,一只手继续扶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端来一只精致的银杯递送到她的嘴边道:“先喝些果汁补充一□□力吧,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了。”

    林瑶瑶被动地喝下了几口甘甜的果汁后,男子又体贴的用细软的手帕擦拭掉她嘴角的果汁,然后说道:“这里是昆仑之虚最大的江河的河底,因为断崖虹吸的缘故,在一处山崖下有一处水下之城,水在天顶,成了这里的天空。”

    林瑶瑶顺着窗往外一看,果然窗外闪动的天色是波光粼粼的水光。

    “想不到昆仑之墟的水下还有这么一个神秘之处,我以前常常在水中游玩居然还是第一次知道……”

    男子一笑,说道:“昆仑之墟尽皆为你所有,自然没有你不熟悉之处,而且,这其实还是你曾经的久居之所。我陪你出去走走,你或能想起这是哪里。”

    说着,牵着她的手走出屋外。屋外是一个宽阔的院落,中间立有三排三列,直径三米的九根巨柱,柱子上雕刻着神女之像以及各种神明,各种凶兽的图文。在一处大殿,赫然有着神女和尤共处的雕像,他们身处中央,仓族和昆仑之墟的各种凶兽围绕,似乎他们都正在朝拜神女和尤。

    左右两侧是整根火红山岩雕成的回廊,中间是高高的台阶通向地面。原来这处院落是建在高台之上,高台由切割得一般大小的巨大青石砌成,高出地面十米。院落周围百米内没有任何建筑,百米外是一栋栋石制的屋子,和青石铺成的整齐街道。再往外影影绰绰可以看到高大的城墙城楼。石屋和街道都是整齐规整,不难想象当时是一个多么繁华的城池。

    林瑶瑶的脸色一变,虽然她还没有恢复这些记忆,却已经猜到这就是尤为她兴建的瑶池。

    瑶池被当年蚩率领族人击落,早就陷落在大洋之底,自此在世人的记忆里便不知所踪,直到现在,这座城池竟然突然出现在昆仑之虚的河底,并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么,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是谁,和当年的大战又是什么关系?

    男子又笑了笑,说道:“想起来了吗?这里就是瑶池,你和尤曾经生活了许久的地方,也是你上一世死前最后居住的地方。”

    男人依旧笑得和煦如春风,只是刚才看起来还满是温和的笑容,这时却让林瑶瑶有些不寒而栗。

    男子又说道:“今天就先到这吧,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以后有时间让你慢慢回味……”说到这,他扬声道,“送神女回屋休息!”

    在大殿一侧,竟然有有几个身穿白袍的仓族人从台阶上走了上来,恭请林瑶瑶回到房间。

    林瑶瑶这才发现高台下面站着许多仓族人,其中还有很多熟面孔,正是之前见过的族地中的仓族人,他们突然失踪,现在却出现在了这水下失落之城中!

    林瑶瑶突然觉得,自从他们踏入族地以来,似乎是一步步迈入了一个早就设好的圈套之中。

    她的脸色苍白,一双美眸突然猛地一缩,突然推开搀扶自己的仓族人,转身跑了起来,等她毫不费力地甩开身旁几个仓族人,绕向宫殿后面。果然,在房屋后面还有一座大殿。

    男子示意仓族人不要阻拦,双手抱臂,表情淡漠地看着林瑶瑶跑向大殿。

    林瑶瑶推开殿门,没有去看殿内的摆设,直接跑向廖臻曾经带领她一起来到过的大殿,在那神殿中间。依然摆放着一副小小的水晶棺,可是等她颤抖着嘴唇慢慢走近时,却发现,那小小的棺椁里已经是空空如也。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传来脚步声,林瑶瑶猛地回头,看见那个神秘的男人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她厉声道:“这里的小婴孩呢?你将他带到了哪里?”

    男人就算被指责成了盗尸贼,依然优雅地笑着道:“瑶瑶,不要对我抱有敌意,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但是你要听话。”

    一字一句都透着熟稔的亲昵与问切。瑶瑶本来如被夺走小兽的母狮一般,剑拔弩张,可是当他开口之际,却浑身松懈,紧张的神经也开始松弛下来。

    这是一种强大的精神控制力,就连林瑶瑶却不能摆脱。她只任凭男人将自己抱起,可是依然惊惧地看着男人透着熟悉的眼,心念微动间,她颤声说道:“我……认识你,你……你……你是方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