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第102章 第 102 章
    廖臻派手下进入仓族族地, 看看能否发现什么。不久李杰森回来报告道:“族长,没有发现仓族人的尸体和痕迹, 也没有和凶兽搏斗的迹象, 似乎是仓族人主动撤出了族地, 而且走得很匆忙,杂物扔了一地。”

    廖臻点了点头:这样看来,仓族人是发现了危险,自己离开的族地,只要找到他们,就能知道祖地发生了什么。

    仓穹在仓族族地走了一圈, 看着倒塌的房屋, 想到仓族这么长久以来一直固守族地, 默默等待神女一族的归来,而自己身为族长却没有在族人发生变故时守护在他们的身旁,眼睛便有些发红。秦牧雨走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说道:“仓族只是离开族地躲避风险, 很快就能找到他们, 不必担心。”

    可惜这样的话也不足以宽慰人心,仓穹俊美的脸上担忧之色未减。

    廖臻这次准备充分, 李杰森指挥几个人从铁甲车里取出几架无人侦察机,一片嗡嗡声中很快就升空飞向了不同方向进行侦查。

    林瑶瑶她们可以通过电脑屏幕看到无人机投射回来的影像,视线所及都是密密葱葱的树林, 不过林瑶瑶总觉得这树林看起来有些不大对劲, 可是雾霭沉沉, 透过摄像镜头看得并不大真切。

    就在这时, 吹起了一阵大风,无人机的镜头在风中微微摇晃了数下后,画面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林瑶瑶发现原先茂密葱郁的树林就像被猛兽啃食过一样,疏密不一,呈现出大片枯萎的迹象。

    随着无人机嗡嗡地飞向远处,更多的景象进入视野,林瑶瑶发现凶兽比往常更加的密集和好斗。以前凶兽都躲藏在树林深处,轻易不现身,需要仔细寻找才能发现。现在凶兽就像是雨前的蚂蚁一样,一个个都从藏身之处跑了出来。凶兽通常只有在寻食捕猎时才会互相攻击,而现在像是打了激素似的,亢奋得不行,主动攻击看到的任何凶兽。

    也难怪它们会突破结界闯入现世之中。

    就在这时,方文熙指着远处一处细微不可见的点道:“你们看,这里有烟在燎烧的痕迹。”

    众人望过去,果然是有几道烟的样子,似乎是有人在野宿烧火。

    只是那里的距离太远,无人机没法长距离侦探,于是车队调整方向后,朝着那烟火燎烧的地方前进。

    只是车队所经的地方,怪兽缠斗,冲突不断,可遥遥觉得车内的对峙也是血河暗涌而让人难以忍耐的。

    譬如现在的晚餐时刻,因为方小衫能够起身的缘故,便和众人一起在餐车里吃饭。

    秦牧雨的一双美眸死死盯着蜷缩在一角的方小衫,仿若下一刻就能甚是五指将她扯得粉碎。

    看她小口小口地吞咽,一副我见犹怜的光景,秦牧雨冷冷道:“你就是靠这么卖可怜勾引我爸爸的?”

    方小衫那一口烤马铃薯顿时噎在嗓子眼,眼圈见红道:“牧雨姐,我……我真的没有……”

    秦牧雨冷冷一笑:“精魂尚未成熟,就会这么勾人心魄,等到成熟了,岂不是要搅得天下大乱?也难怪蚩族人叫我们为妖孽,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存在!”

    这次方小衫没有辩驳,径直扔下了手里的叉子,打开一旁的餐车门跑了出去。

    李杰森在敬爱的董事长眼神的示意下,依依不舍地放下了手里刚刚切好的牛排,认命地跑出去,将那个勾引好友爸爸的巫山族妖孽给拎提回来。

    好好的一顿晚餐,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冲突搅散了食欲。

    瑶瑶正想着措辞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可是谁知一直默不作声的苍穹突然站了起来,冲着秦牧雨说道:“够了,你不要一味责怪方小衫了,她……也许是无辜的。”

    秦牧雨的低气压显然没有因为方小衫的泪奔而稍减,看一向温顺的苍穹竟然为了那个妖孽而开口辩解,登时气不打一处来道:“怎么?你也被那么狐狸精给迷惑住了吗?”

    仓穹咬了咬牙,似乎下定很大的决心道:“牧雨,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但是,方教授似乎并不是普通的人类,他……可能也是仓族人。”

    这话一出,秦牧雨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半响才道:“仓穹,你是疯了吗?”

    仓穹白着一张脸道:“是的,方教授的确没有与仓族人类似的外貌,但是他的气息总是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我的仓族人的祖先在上古时代,有一段辉煌的历史,曾经统御过这片土地,那时,在我们族群中有一支专门征讨四方的御龙军,只是后来神女一族的崛起,让生性随和不好争斗的仓族人自动退让,而御龙军也逐渐退隐消失不见……而我在年幼的时候,机缘巧合,曾经在昆仑以北的沼泽里见过,本来开绝迹了的,曾经是御龙军专属坐骑的应龙幼崽……方教授的身上气息是应龙的那种潮湿略微发腥的味道……他也许是仓族失落了的御龙一族的后裔……对于巫山族来说,御龙族本来就是她们天然的伴侣,有着不可抵挡的诱惑力……”

    “够了!不要再编排这些离奇的传说了!”秦牧雨再也忍耐不住,一声大喝站了起来,然后飞快地走出了房车。

    这次林瑶瑶紧紧地跟在了她的身后,在她要冲向歇宿地一旁的密林里时,紧紧握住了她的受外,然后将她拉坐在一旁的小河旁。

    其实对于秦牧雨的反应,仓穹早就有预料,这也是他当初产生怀疑,却从未开口说出的原因之一。一来,是自己的想法有些荒诞无稽,二来,就是秦牧雨太习惯炫耀她这位慈爱的父亲了,是不容许别人玷污一分一毫的。

    可是,现在种种事实摆在眼前,不能叫他不信自己的猜测,更何况那个方小衫显然是搞不清状况而被方教授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面对秦牧雨的咄咄逼人,他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继续隐瞒实情。

    现在点燃了□□包,他又万分后悔,也要追撵出去,却被廖臻拦住了,他长腿舒展,靠在餐桌旁给面色仓惶的仓族族长倒了一杯红酒,淡淡说道:“你碰了巫山族女人的逆鳞,还是不要现在凑上去自讨没趣的。来。跟我讲一讲御龙一族吧。”

    “……”

    而在河岸边,秦牧雨一直忍耐到现在的泪水终于崩塌了出来:“那是我的爸爸,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污蔑他……”

    林瑶瑶没有说话,不过也许只有她才最能理解秦牧雨此时塌陷的心情。要知道,她一直以来,在自己的这些好朋友面前,一直是以巫山族叛贼头子林静的亲生女而自处的。

    那种因为至亲长辈造孽,而不断被好友无意间用言语指责连带的滋味,她是最清楚的。

    而秦牧雨的情况比之自己更甚。因为方教授在秦牧雨的心中一直是完美而慈爱的父亲的形象。与巫山族其他族人从小与父亲关系疏远的情形不同的时,方教授几乎是一只陪伴着秦牧雨成长的。她从小享受着一份较之族人尤为珍贵的父爱,并且一直以自己母亲跟父亲堪称完美的佳话而自豪。

    可是现在,她除了亲眼目睹父亲完美形象的塌陷之外,更被自己的男朋友无情的指出,四处魅惑人的妖孽正是她的父亲,这种百感交集,就算一向坚强示人的秦牧雨也一时不能接受。所以身为她的好友,瑶瑶并不像开解劝慰什么,陪着秦牧雨好好的大哭一场就够了。

    秦牧雨默默哭了一会后,擦干眼泪转向了瑶瑶问道:“你呢?你相信方小衫和仓穹这两个人的胡说八道吗?”

    林瑶瑶出神地看着河面,天空掉下来的红雨,在水面上激起了阵阵涟漪,过了一会,她才轻声道:“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他们的话,也只能暂且听着,不过那关于那应龙的记忆,我却是有的,在我残破的记忆里,我被它卷过着被拖下了深渊……”

    说到这时,瑶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那时从心底蒸腾出来的恐惧。秦牧雨自然感应到了,身为二妈的母性本能,让她忍不住抱住了瑶瑶。

    瑶瑶抱住了她,小声道:“我们这么来祖地,就是要探寻真相的。就像你曾经宽慰过我的,无论我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我都是林瑶瑶。而牧雨你也是,无论方教授有什么私隐,你也是我一直认识的那个泼辣但不失善良的秦牧雨,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瑶瑶天生有抚慰人心的魅力。当年的昆仑之虚,神女的气息能够让骚乱的蚩族军奴更加平顺信服,而现在她的声线绵软,也奇异地让秦牧雨躁动的心渐渐平稳下来。

    她坐直了身子,刚想说话,可是那眼睛却渐渐睁大……

    因为此时,在平静的水面上,突然闪现出两点寒芒,一只乌黑布满鳞片的巨大脚爪突然跃出水面,一下子抓握住了林瑶瑶的纤腰,下一刻,就将她拖拽进起了漩涡的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