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32.第 32 章
    踹了这一脚后,方文熙还是不觉解气, 抬眼瞪向林瑶瑶, 只见她规规矩矩地缩成一小团坐在沙发上, 一双眼睛泛着水光望着她, 整个就是被凶到的受气包,这一口邪气登时被噎住了, 也不好再向瑶瑶撒出来, 方文熙便气冲冲地出去了。

    秦牧雨气得在后面大喊:“喂, 收拾干净了再走!”可方文熙早踩着重步走远了, 压根没有收拾残局的意思。

    林瑶瑶默默起身戴上塑胶手套捡起地上的碎片,秦牧雨走过来跟她一起收拾:“方文熙就是这么样的火爆脾气, 可是人不坏, 你别介意啊!”

    林瑶瑶苦笑一下说:“谁让林静是我的母亲, 她迁怒于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不明白我母亲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秦牧雨叹了口气道:“我曾经听我妈妈说过, 关于巫山族的神话里有‘寒渊之门’的说法。据说寒渊之门需要用极致元神之血浇灌才能开启,而能度过寒渊之门的巫山族人会达到精魂极致, 超越永恒生死……小时候听起来时, 我们都当了笑话,可是现在看来, 是有人将这传说当真了……”

    林瑶瑶对于巫山族的常识是极度欠缺的。听道秦牧雨说起这段来, 也是云里雾里, 但是这个看似荒唐的传说, 却由于自己母亲林静现在做的事情有些不谋而合。

    那个沈瑜不也说, 母亲收集血液是为了开启什么门嘛!

    难道一个人追求所谓的长生, 就能对自己的同族人犯下如此骇人的勾当吗?这是何等疯狂?

    也不知有多少姐妹落入了母亲的手中,秦牧雨表示她会联系散落的族人看看不能能打听清楚内幕。而现在林瑶瑶更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千万别落单,免得落入了林静之手。

    ’

    不过叫林瑶瑶更闹心的却是另一样事情。当收拾完一地的狼藉后,林瑶瑶坐在沙发上发起呆。秦牧雨看她一直长蘑菇的样子,忍不住问:“想什么呢!眉头都打结了?”

    林瑶瑶迟疑地说:“廖臻好像跟我求婚了?”

    秦牧雨正在喝水,差一点就喷出一股庐山升龙霸。

    “什么叫好像?说清楚点他是怎么说的?”

    于是林瑶瑶老老实实地照说了一遍。

    当秦二妈听完俩人就是坐在沙发上聊天似的说起这事后,一翻白眼,拍了拍女儿的头道:“靠,连一把狗尾巴花都没有,这不是求婚,这是下通知书,知道吗?他的意思是:小林啊,你最近表现不错,我吃你的饭吃得很顺口,房间收拾得也蛮规整的嘛,呦,这两年长大了不少啊,鼓鼓翘翘,看起来也很好睡的样子,为了表示对你的嘉奖,也表示我廖族不是流氓,不如接个婚吧!不过鉴于我们的身份地位差异,和不好跟族人交代的缘故就不大操大办了,低调些行事,就在这沙发上求个婚意思意思,将来也好一拍两散……”

    说到这里,秦牧雪越说越气,最后狠狠地点着林瑶瑶的脑袋道:“你可给我拎清楚了!嫁给个傻子都比他强!这是看你无依无靠,好摆布,画张大饼骗你这个傻姑娘呢!”

    林瑶瑶见她越说越激动,便倒了杯水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慢点说,喝点水消消气……”

    秦牧雨都要被她乖巧的模样气乐了,最后只能叹气道:“你啊,就是这点顺和的样子,相处得叫人心里舒坦,可是太老实了就叫那个渣男吃得死死的!你当初从族地出来时那么难,鼓足勇气去找他,他那时为什么要把你拒之门外?怎么不说要跟你结婚?现在说什么要负责!拜托,咱们瑶瑶好着呢!排队也轮不上他好不好!”

    林瑶瑶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秦牧雨又深深叹了口气,很务实地说:“当然,现在也不要跟他闹僵,毕竟他还是你的血妈儿,在没找到替代方案前,要先好鱼好肉地供着他,提供些优质血源,咱们先小杯小杯地用着他,直到喝干了他为止。但是你给我记住了,守住自己的心,别忘了当初的疼,这是巫山族人的尊严底线懂不懂!”

    在接受了一番“蚩族男人不是人”的教育后,秦牧雨终于放林瑶瑶上楼了。

    随后几天,廖臻一直没有回来,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来。问了魏庭,魏庭也说不出所以然,似乎并不想让她知道的样子。

    林瑶瑶知道,他随口说的交往结婚的那一套,果然是不用当成真的。于是被那突如其来的求婚摇曳动荡的内心总算平静了。

    日子还要照常过,林瑶瑶继续每天上班,渐入了夏天,宠物们常在外面玩耍,洗澡的频率也比其他季节要来得频繁。所以瑶瑶每天的工作量也逐渐增多,这两天甚至顾不上网店,干脆拜托给秦牧雨代为处理,反正她每天在cu集团也是摸鱼,正好充当客服小妹。

    这天她正在宠物店里一只小博美修剪毛发,一个男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林瑶瑶抬头时吓了一跳,又看了一眼,才确定这个古铜皮肤的高大青年是廖敬轩。

    非洲大地孕育的都是优质咖啡豆,廖敬轩一看就晒得很均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打从进门起,便黏在林瑶瑶身上不放了,然后冲着林瑶瑶一咧嘴,说道:“收拾下东西,跟我走!”

    林瑶瑶瞟了他一眼后,心内暗想着:还真回来了!

    然后她头也不抬道:“我还没下班,你要是什么事等我下班再说。”

    可是廖敬轩却一拽她的胳膊,将她一把拉出了操作台,甩开长腿便往外走去。范姐看了连忙大喊:“你谁啊!怎么顺便拉人?”

    但话还没说两句,就被廖敬轩瞪了回去:“我跟瑶瑶谈恋爱闹了点别扭了,替她跟您请个假。”

    林瑶瑶刚想张嘴,可是却看见守在门口的男人们来意不善,一只手伸向了怀中。她知道不能出声,否则会连累范姐。一时挣脱不开他,她连忙向四周望去想要寻找魏庭。

    “别看了,我已经叫人弄了我哥的耳目,他碍不了事儿。”

    林瑶瑶瞬间瞪大了眼睛,她突然发觉廖敬轩这次是有备而来,而且来者不善。

    廖敬轩将她拽到自己的车前,亲昵地点着她的鼻子道:“我可又了解你了点,这大眼睛一转心里准是打鬼主意呢!怎么,又想撂倒我?”

    林瑶瑶心里的确想着该如何解除眼前的危困,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动用圣镯之力,但是这样一来,无疑将自己暴露在更大的危险境地,所以这主意连想都不要想……

    她现在只能尽量采取拖字诀,看看魏庭出事后,廖臻能不能觉察到不对,及时赶来救她。所以她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廖敬轩的车,发现车里除了他外,还有另外两个蚩族人,浑身不友好的气息简直迎面扑来。隐气压迫得林瑶瑶顿时浑身无力,差一点就压制不住自己滚烫的手腕之力,忍不住想要自保反击。

    而廖敬轩明知道她承受不住,却并不阻止那两个男人收敛隐气,只是一挥手,说:“快点开车去机场!”

    于是一连四辆黑色的越野车呼啸而去。

    显然这次廖家的小弟是有人相助,排场拉得甚大。到了机场的私人停飞区的跑道时,已经有一辆小型飞机在等候着他们了。

    当廖敬轩抱起浑身有些软绵绵的林瑶瑶上了飞机后,不一会的功夫,飞机就起飞了。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林瑶瑶看到廖敬轩慢慢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张扬了起来。

    然后他亲昵地坐到了林瑶瑶身边,拿手指捏着她的脸颊道:“怎么样,还不想搭理我?”

    林瑶瑶往后闪了闪,看着窗外的云层道:“你要把我带哪去?”

    廖敬轩起身倒了两杯红酒,一边喝一边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林瑶瑶道:“我又不会害你,你怕什么?什么都不要问,我自有安排。”

    林瑶瑶拒绝了那杯酒,老实说道:“我若喝醉了,控制不住自己,说不定飞机会出事。”

    廖敬轩笑着喝干了半杯酒道:“行啊,瑶瑶,几日不见比以前幽默了啊!”

    林瑶瑶冷静地说道:“没有你幽默,跟你哥哥开了这么大的玩笑,廖臻会不高兴的。”

    廖敬轩舒服地在沙发上摊开了腿道:“我们蚩族人的世界,你这个小废体是不会懂的。我哥为什么在我进入成熟期后,就不管我了?因为这是蚩族人的古老传统,强权大于天,就算他是狼群的首领,也迟早有一天要迎接自己亲兄弟的挑战!我不想一辈子被我哥压着,我也得让他明白,我不再是任人摆布,可以是随意丢弃在一旁的毛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