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 31 章

作品:《巫山女

    林瑶瑶虽然不认识那位姑娘, 但是同是巫山族废体的气息, 天生的血脉相连, 就会让人忍不住生出担忧之心。

    廖臻似乎也看出她无心继续约会,所以径自带着她开车回了公寓。

    不一会的功夫, 他们就回了公寓,不到半小时, 魏庭那边打来电话, 说是秦牧雨认人,认出那位姑娘叫沈瑜, 的确是巫山族地人。

    现在那个沈瑜看到秦牧雨后, 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 正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向秦牧雨述说她的经历。

    魏庭录了视频,发给廖臻看。

    林瑶瑶也忍不住凑过来坐在了廖臻的身边看这段视频。

    只见沈瑜一脸的惶恐, 浑身发抖地跟秦牧雨说着自己被废的经历:“我根本不是出村被蚩族人废了精魂的……是林长老……她将我和另一个女孩骗入了族地的祭坛, 然后给我们喝了掺有草药的水, 我一下子就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 只觉得后脖颈一阵钻心刺痛……是林长老用沾了蚩族人唾液的刀……将我脖子上的腺体划破……她……她故意把我和另一个女孩都制造成了废体……”

    秦牧雨听到这里, 也忍不住吃惊,一下子弹跳了起来:“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沈瑜拿起水杯喝了一口镇定了情绪后, 接着说:“刚开始我也有疑问, 可是后来我看到另一个女孩也像我一样被废了精魂后, 被她抽了大半的血液, 又听了她跟另一个长老的对话,才一下明白,她似乎是打算用我们废体的鲜血要开启什么门,可是最后却失败了,林长老当时懊恼地说什么只是废体的鲜血是不够的,只有被蚩族人用鲜血供养的废体才更有效力……后来,她们又拿了蚩族人的血让我喝。我假装顺从,趁机偷走了看守人挂在腰上的钥匙,然后偷偷溜出了族地,钻入了与林长老勾结的蚩族人的货车里,才一路辗转来到了这里……当时车子停在一座别墅旁,我便趁机溜走,误打误撞来到了附近的停车场……”

    林瑶瑶一直默默听着,可是听到这里,心中却一动:方文熙的姐姐方文珊不也是浑身的血液被抽干而死吗?当时她以为是蚩族人启用了惩戒吸血的方式,可是现在想来,抽得那么干净,深怕浪费一滴,真的是蚩族人所为吗?

    廖臻听她们讲得差不多了,才关掉了视频。林瑶瑶此时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冰凉。若这个沈瑜说得是真的,那么她的那位生身母亲该是何等的恶毒可怕?

    这时,身边的那个男人伸手搂住了她,像安抚婴儿一般在她的后背轻轻摩挲着道:“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林瑶瑶这时开口道:“我的妹妹竭力劝我回族地,我虽然不愿,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安慰,以为母亲和妹妹多少也是顾念我些的。但是听了沈瑜的话,我才有些恍然……跟那些变成废体后不久的姐妹相比,我这个被你用鲜血养了快两年的人,血液应该更纯正些吧?母亲虽然不大可能知道你给了我这么久的血液,但是她一定是知道了我的近况,才动了要我回去的心思……”有些事情,细思则恐,林瑶瑶也想越觉得不寒而栗。

    廖臻淡淡道:“她们俩是跟你不相干的人,你不必去想她们,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林瑶瑶缩着脖子,低落地说:“我好想我过世的奶奶……”

    男人一个大力将她搂入怀里,林瑶瑶可以听到他稳健心跳声:“瑶瑶,等这件事告一段落,我们结婚吧!”

    所有的伤感,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吓得有些烟消云散,寻不到踪影,林瑶瑶吓了一跳说:“你……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结婚?”

    这个混蛋最好别说,她现在是一脸渴望结婚的样子!

    可是廖臻却理所当然地说:“难道除了我,你还能嫁给别人吗?”

    林瑶瑶隐约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脸微微一红说道::“……都过了这么久……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兴那一套了……”

    廖臻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淡淡道:“当时没提,不是不想,而是你一脸要跟我撇清关系的表情,我以为你是利用完了我,便不想跟我再有任何的联系……我不想自讨无趣。不过你现在也过了胡闹的年纪,该收一收心了。除非你有什么可以站得住脚的理由,不想嫁人这类话,我是不会接受的。”

    林瑶瑶想要从他的怀里坐起来,可是男人的手臂却死死抱住不放,她的脸已经在持续的滚烫发烧了,慌乱之下只好说道:“我们当时……好像不太合……所以还是算了吧。”

    当年的事情模糊而不可记忆,当时她意识不是很清醒,廖臻也跟她差不多,虽然想想都不可思议,但是的确没有太多可供回味的细节,所以她这么说来也不算说谎吧?

    廖臻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有些高深莫测,拖着长音道:“是吗?”

    林瑶瑶也纳闷对话为什么一路偏离得这么诡异,郁闷道:“行啦,能不能不要说这些……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应该知道……蚩族人和巫山族人是不会有孩子的……”

    廖臻摸着她的嘴唇,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廖敬轩会替我为廖家开枝散叶的,这点你不用考虑了……至于合不合的问题……”说到这,他的表情微妙,似乎下一刻就想试给她看。

    林瑶瑶有些心慌,因为她觉得廖臻似乎并不是信口开河,可是这事情哪里会像他说得那么简单?撇开他身为族长却要迎娶一个巫山废体的压力不说,他又是为什么要娶自己?难道真的是可怜她没有家人,加之要为当年的事情负责,所以才要娶她吗?再说自己是疯了?为什么要扯什么合不合啊!这都是什么鬼啊!

    就在这时,廖臻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起身去了书房。

    林瑶瑶临时解了围,也赶紧抱着老虎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倒在床上,回想着廖臻的方才的话,不知为什么,眼角微微有些发酸。

    她很爱廖臻,可是廖臻呢?一个蚩族的男人真的会全心爱一个女人吗?尤其是不共戴天的巫山族人?对于这样的旷世爱情,她毫无半点把握,也不想试得遍体鳞伤……

    正自伤感,电话又响了,林瑶瑶接听后,那边传来的居然是廖敬轩的声音:“喂,瑶瑶,猜猜我在哪里?”

    林瑶瑶一听是他,直觉就要挂断,哪里会跟他玩猜猜看?

    廖敬轩大约也猜出了她的心思,连忙说道:“千万别挂啊,我已经回国了!”

    林瑶瑶皱眉道:“你哥让你回来了?”

    廖敬轩吊儿郎当道:“我都多大的人了,我哥还能样样管我,我想回来,他怎么拦我?你再忍两天,我想办法把你从我哥身边弄出来。”

    林瑶瑶现在才不想呢,虽然她与廖臻别别扭扭的,可是现在圣镯加身,吉凶未卜,除了廖臻还有谁能兜得住她这个麻烦缠人的人?

    所以对于廖敬轩的提议,林瑶瑶敬谢不敏,连忙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廖臻和我已经达成共识,我现在暂时做你哥哥的生活家政助理,每天给他做饭收拾房间而已,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水深火热,实在不用你拔刀相助,你既然回国了,就好好玩玩放松一下吧,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挂了,再见!”

    林瑶瑶一口气说完,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廖家兄弟难缠,个个爱自作主张。尤其是这个小廖,当真是拎不清。她可不想害得兄弟同室操戈,大打一架。

    不过,廖敬轩回国的事情,她理所当然要告诉廖臻一声,于是起身开门,却发现廖臻已经不在屋中,似乎出去了。

    那天秦牧雨直到深夜才回的公寓,林瑶瑶一直等她所以没睡。

    可以看出秦牧雨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巫山族人几千年来,一直靠团结和相互扶持才能顽强地存留下来。但是林长老的做法,显然冲刷了这些小一辈们的三观。她为什么要这么迫害同族人,背后到底是有什么阴谋呢?

    而方文熙也得到了消息赶了过来,听完了两个人的叙述后。方文熙定定地辗转,拳头握得死死地说:“也就是说,我姐姐的死也可能跟林静那婊.子有关系?”

    方文熙皱眉,看了林瑶瑶一眼,对方文熙道:“咳,怎么说话呢?现在并无确凿证据,我们也不可能偏听一面之词啊?”

    方文熙激动地在原地来回走了几步,突然朝着林瑶瑶冲了过来:“你去跟你妈说,让她敢作敢当,问她是不是害死了我姐姐?”

    秦牧雨拦在了林瑶瑶前面,生气地道:“你也讲讲道理,林瑶瑶跟林长老是什么样的关系,难道你不清楚,看眼下这情形,林长老也是竭力想要诓骗瑶瑶回去,她去主动联系,不是羊入虎口吗?”

    方文熙来回走了几步,气得猛地踹向桌腿,咔啪一声桌腿折断,上面的杯子稀里哗啦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