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 30 章

作品:《巫山女

    他问过林瑶瑶, 知道她已经吃了饭后,便径直带着她去了电影院。

    等到了电影院,可以看出电影院老板还真不是以此为生的人。典雅的装修,以及寥寥无几的人, 都可以彰显这家影院是何等的小众清高。

    当廖臻进来时,便有专门的服务员把他引领进了vip影厅。不大的影厅只有他们两人,可以随便挑选座位,电影。如果可以林瑶瑶真想叹口气,所谓看电影的乐趣不就是跟随嘈杂的人群, 伴着爆米花和汽水的味道一起分享快乐吗?可是跟随廖先生一起是注定不能感受那份平庸了。

    不一会, 有服务生端来了两杯鲜榨的果汁放在了椅子附设的折叠桌上。

    林瑶瑶实在忍不住了,就问服务生有爆米花吗?服务生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似乎没有想到在逼格这么高的影厅里, 居然有人还要吃爆米花这等俗物。

    不过能来这里观影的可都不是普通的客人, 就算客人要喝星星, 他们也的想办法弄点陨石渣来冲水喝。所以不一会,服务生就捧来了爆米花可乐随心桶递给了林瑶瑶。

    现在同以前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林瑶瑶不用把自己装扮成文艺女青年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在一阵悠扬的音乐声里, 只有两个人的大厅不时有咀嚼爆米花的声音在回荡,偶尔还有用吸管吸可乐的声音。

    不过随着冗长而不知所云的剧情展开,林瑶瑶就有点撑不住了, 定制的舒适沙发皮椅坐上去舒坦极了, 很是好睡, 林瑶瑶头一歪便迷糊过去了。待到灯光亮起,她才堪堪醒来,发现自己正靠在廖臻的身上,头枕着他的肩膀,嘴角还流出了口水,都浸到廖臻的胸前了。

    大厅明亮,濡湿了的衣服无所遁形,林瑶瑶强装镇定,忙拿出纸巾替他擦拭。

    廖臻不以为意,摸了摸她耳边的碎发道:“怎么,不喜欢?以前你不是很喜欢看这类的电影吗?”既然已败露,林瑶瑶索性破罐子破摔,“我那时候是装的,讨好你罢了。这种电影很伤脑细胞的,以后你要是爱看,只管自己来就好不要再拖我来了,不然就是这样大煞风景,败坏了你的兴致。”

    廖臻静默了一会,说道:“那你究竟喜欢什么,说来听听。”

    林瑶瑶飞快地瞟了他一眼,道:“肯定都是你不喜欢的……好了,既然电影看完了,是不是可以回去了,牧雨应该回来了,我还要给她做饭呢。”

    廖臻这时站了起来,很自然地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说道:“她一个大活人又饿不死,何苦要你来管?晚上想吃什么,我们在外面吃?”

    这种类似约会的流程,让林瑶瑶有些困扰。她实在是搞不清廖臻舍下大把的时间,跟自己这样无聊消磨的缘由。

    正在要开口之际,突然迎面走来了一对男女。林瑶瑶认识那个男的,正是昨天酒会上看到的梁慎言,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身上穿的非常精致,看起来是约会的打扮。

    林瑶瑶注意到,当廖臻看见梁慎言时很自然地松了握着她的手。

    梁慎言见了他们,先是打量了一眼廖臻很少见的休闲装扮,又瞟了一眼他身边正抱着爆米花的林瑶瑶,心里微微有些诧异,他径直先开口招呼道:“你也接了邵导的邀请函?你赞助了多少?”

    廖臻没有说话,伸出了两个手指。

    梁慎言心领神会,笑道:“我虽然没有你捐的多,但也为艺术贡献了一番。看来他这影厅虽然门可罗雀,到处收刮一番大户也能支撑个一时半刻的。”

    说到这,他将目光转向了林瑶瑶笑着说:“怎么,你今天有空约会佳人了?”

    廖臻微微一翘嘴角道:“看来你却很忙,就不打扰了,有空再聚。”说完挥一挥手,便径自先走了。

    梁慎言也是了然一笑,挥了挥手,算作告别。那位女人一脸柔顺的站在梁慎言的身后,从头到尾一语不发,紧跟着他走了。于是两对男女便在影院门口分道扬镳。

    走出去的时候,林瑶瑶想笑,可是又笑不出来,只能加快自己的脚步,想要尽快走到停车场。

    奈何腿没廖臻的长,没走几步就被他拽住:“又怎么了?”

    林瑶瑶低着头,深吸一口气道:“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你和方才那位梁先生都很有趣,彼此都不介绍女伴,就好像带出门的是拴了绳子遛弯的猫狗一样,根本没有为朋友引荐的必要。难得的是,还有大把人肯配合。我虽然是卖猫粮的,可是不想委屈自己也成阿猫阿狗。麻烦下次再有这种需要点缀的差事,可不可以不要找我?”

    廖臻微皱着眉,处理惯了大事的脑袋,需要慢慢转才能找到这件事情的愤怒点。

    他想了想说:“我明白了,下次会好好介绍你。”

    林瑶瑶觉得若是怄气,自己绝不是这位的对手,人家只一招四两拨千斤,就一下子绕得全无错处。

    廖臻这时摸了摸她的耳朵,微微笑着道:“怎么办?现在想亲你,可是这里是公众场合,我怕你失控引起骚乱……”

    林瑶瑶的脸腾得一下红了,恼道:“就算不是公众场合也不能乱亲,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廖臻的笑意稍微淡了些道:“我是为了你才解除的婚约,可你现在却说这种话,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你们巫山族个个是都这么始乱终弃吗?”

    这么大的帽子!林瑶瑶自认为脖子纤细有些支撑不住,不禁有些结巴地恼道:“我什么时候要求你解除婚约了?”

    廖臻微微扬起下巴,两手抄在裤兜里,略带冷漠道:“每时每刻,你每次偷偷看我时的眼神似乎都很急的样子,偏偏又带着偷别人老公的负罪感,天天面对你这么复杂的眼神,我也会感到困扰。”

    天啊,林瑶瑶都要被气得缺氧了,合计着就是她用眼神催眠了他跟未婚妻分手的吗?当她是精魂成熟的族人啊?

    像金鱼一般闭合了几次嘴巴后,林瑶瑶气恼道:“行!是我骚扰了你的内心世界,请你让我搬出去好了,免得碍了你的眼,耽误你三妻四妾,开支散叶!”

    廖臻单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往怀里一带道:“闯了祸就想一走了之?这点你倒是从来没装过假……”

    林瑶瑶正恼着呢,哪里会让他搂,只用力挣扎,还张嘴去咬他的大手。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根铁棍带着凛冽的风声朝着,廖臻的脑后袭来。

    廖臻微微偏头,及时闪避,同时隐力爆发,一下子止住了偷袭者。

    林瑶瑶定睛一看,原来偷袭廖臻的是个年轻的女子,她此时被廖臻卡住了脖子,脸色涨红,朝着林瑶瑶喊道:“还不快走……”

    林瑶瑶一眼便发现她也是巫山族人,而且是被刚废了不久的废体,脖子后的伤疤还没有愈合。

    此时精魂被废的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她的眉眼间开始流露出靡熟妖艳的媚色。

    看来她是误会了廖臻方才的举动,直觉一位这个男人是要抓同是废体的族人,这才冲上来营救。可是没想到这个察觉不到半点隐气的男人居然也是蚩族人,而且那隐气竟然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压迫她喘不上气来。

    林瑶瑶被廖臻泄露出的隐气压迫得也有些难受,连忙喊道:“廖臻住手……她受不住的!”

    廖臻看了看四周,确定只有她一人后,才松手将她扔在了地上,冷冷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废体狼狈地咳嗽着,喘了口气道:“费什么话,你也是跟林长老勾结的蚩族人吧?我们这些废体精魂已经损坏,为什么偏偏要抓我们回去,不放我们一条生路?”

    林瑶瑶听得诧异,走过去扶起她道:“他不是林长老派出的人,她……已经抓了很多的废体吗?”

    那位姑娘流着眼泪,狐疑地看着她与廖臻:“他不是抓你的?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林瑶瑶这是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身上还带着其他的伤,似乎是刚从什么地方逃出来的,于是扶起她道:“你受伤了,我送你上医院吧。”

    那女孩瑟缩着说:“不行!她们会发现我的……被她们抓到,比被蚩族人杀了还可怕,我不想回族地,放开我,我自己走!”

    廖臻这时拿起了电话,叫来守在附近听候指示的魏庭。等魏庭匆匆从电梯,一一掌就把有些歇斯底里的姑娘敲晕了。

    “带她到廖宅里接受救治,顺便叫秦牧雨来认人,看看她是不是从巫山族地出来的。”

    魏庭接受了命令,立刻将那位姑娘抱上了车,然后一路疾驰开出了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