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

作品:《巫山女

    林瑶瑶从被子里露出脑袋, 蔫着眼儿道:“我的衣服不小心挣开了口子。他好心相助,我为何要拒绝?我又不是暴露狂,再说他不是你朋友吗?”

    廖臻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语气太急, 吸了一口气坐在床边道:“是我的朋友, 并不意味着他会对你另眼相待,我身边的人同样都是你的天敌, 连这点警觉意思都没有……”说到这,廖臻便顿住了,似乎在想什么,那脸色也愈加的难看。

    林瑶瑶不想跟他吵,其实她向来对这种族群敌对的事情采取回避态度。既然,廖臻认为她不适宜出现在他朋友的身边,那就顺他好了, 虽然那个梁慎言的确很随和有趣的样子,但是她并不无意跟任何一个蚩族人交朋友。

    有些经验,只有一次就够了。

    就在这时,廖臻已经缓和了语气说道:“秦牧雨已经适应了她的工作,以后你可以不用回集团协助她了。你现在虽然能控制圣镯之力,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多留意些, 毕竟总部里有很多蚩族人。”

    林瑶瑶哦了一声。她对回去工作的事业心不甚大, 只是单纯担心秦牧雨不适应环境而已, 但是现在看来, 她多虑了。秦牧雨的适应力真是很强悍, 压根没有上班族新人怯气场被欺负的事情发生,而且天生适合做领导,很会将任务分发给各个部下……

    想到这,林瑶瑶心里倒是一松:明天又可以睡个懒觉了。

    可是廖臻却似乎还没有过足嘴瘾,接着说道:“以后在衣着上也要注意,好女孩不要穿得太暴露,我会叫人帮你选一些适合的衣服,像今天的那种衣服可以清理掉了。”

    林瑶瑶诧异地看着廖臻,直觉他管得略宽:“谢谢你,可是我很喜欢自己的那些衣服,也不需要添置新的了……”

    可惜廖臻并不像是要跟她商量的意思,只解了领带,顺便松了衬衫的衣领道:“还是小码的吧?看你也没长什么肉的样子。”

    林瑶瑶听得有气,都说不用了,他是听不懂吗?再说什么叫没有长肉,她长了很多好不好!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她的身材呢!

    看着廖臻,突然想起了什么,眨了眨眼,鼓足勇气坐起身来道:“方文熙说你在追求我,是这样的吗?”

    她的本意其实是想叫廖臻难堪,暗示他越界了!就算是男盆友的话,也不该干涉对方的衣着,更何况他俩现在还什么关系都不是!

    于是她继续胆气十足地开着炮:“若是不想要别人误会,就别要做出格的事情,跟她们解释清也是很累的好不好?”

    廖臻的眼睛一眯,也不说话,可每一寸的神色似乎都在嘲讽着她的自不量力。林瑶瑶也不知自己今天怎么了,难道是在酒会上喝了果酒,酒壮怂人胆?竟然当着他的面儿,说他在追求自己的荒唐话,当下便打了退堂鼓,又缩回到被子里,干笑道:“我开玩笑的,你还当了真。”

    可是廖臻低下头来,双手拄在她的枕边,反问道:“那你是希望我追还是不追呢?”

    林瑶瑶被他问得脖子一缩。是呀,自己是希望他追还是不追呢?注定没有结果的恋情还有什么开始的必要?不是早就清楚了吗?自己已不是当年大学校园里无惧无畏天真浪漫的少女,哪里有一意孤行的资本?

    她咬了咬嘴唇,小声道:“都说开玩笑的了,不过你要注意,不要太干涉别人的自由。”

    看见林瑶瑶萎缩畏缩的表情,廖臻忍不住低下头,当两人气息交缠之时,林瑶瑶后脑勺紧贴枕头,避无可避。

    当廖臻的鼻尖差点碰到她的时候,才慢慢说道:“林瑶瑶,咱们俩的问题,从来都不是谁在追谁。”

    林瑶瑶没听懂,刚想问,他的嘴唇已经覆盖在了她的唇上,深入而又有力。

    待得一吻结束,林瑶瑶觉得肺叶里的氧气全都耗尽了,喘息着瞪着廖臻。

    廖臻捏了捏她的脸颊道:“你就当我在追求你好了。”

    说完,他起身走了出去,并关上了房门。林瑶瑶只觉得缺觉的脑袋嗡嗡作响,廖臻的那句话像跟他的舌头一样在她的脑子里搅动着……

    什么叫当他在追她,是继续叫她自欺欺人吗?再说哪有他这么追求人的,就算不会,也可以参考一下她当初的样板啊!二十四孝有没有!体察入微会不会!若是连这些都做不到,有何底气说在追人?

    “喂,廖臻!谁要你来追!”呆愣了半天,她后知后觉冲着门板大喊!

    门外则传来他不紧不慢的声音道:“明早要吃鸡茸粥,若是可以再配些老虎菜,不要放辣椒……”

    “□□吧你!”林瑶瑶涨红了脸,说出了生平最恶毒之言。

    可是第二日一大早,林瑶瑶还是起床,顶着越来越重的黑眼圈起床熬粥,给鸡肉打茸。

    所谓老虎菜其实是用香菜与黄瓜,还有青辣椒切丝的凉拌菜。这样也是瑶瑶很擅长调味的小菜,毕竟不放辣椒,还想拌得入味爽口,的确很考验人的手艺。

    当她装好了一桶粥给楼下的秦牧雨送去的时候,秦牧雨吓了一跳,盯着林瑶瑶的黑眼圈道:“怎么了?昨天晚上又去夜跑了?”

    林瑶瑶打着哈欠摇了摇头,没精打采地继续道:“廖臻说我不用陪你上班了,我白天在家补个觉。”说完便摇摇晃晃地上楼去了。

    等入了门,她无视在餐桌旁一边看报纸一边喝粥的廖臻,直接飘进了自己的屋子里,蒙上被子呼呼大睡。

    待得一觉醒来,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要不是肚子在叫,林瑶瑶觉得自己还能继续睡下去。

    她起床进了厨房,看了看粥觉得没有胃口。于是干脆加上鸡蛋虾仁还有火腿肠煮了一包vip版泡面。

    面煮好了,林瑶瑶一边吃一边刷微博微信。

    微博里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微信里却收到了一个加好友的通知,等到林瑶瑶加了点开他的朋友圈相册一看,发现了昨天自己刚看过的照片,立刻猜出对方可能是梁慎言。

    看来对方也在看自己的相册,不一会便传来了讯息:“原来你还卖猫粮,我也养了一只,以后向你定粮了。”

    林瑶瑶刷了刷他的朋友圈,果然看到了一只布偶猫的照片,那猫大眼明媚的样子,一看便是纯正的赛级血统。

    虽然看梁慎言有照拂她生意的意思,林瑶瑶也只回了一个笑脸,并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廖臻不想让自己接触他的朋友,自己就少接触喽。

    她又想了想,在手机里搜索“怎么知道对方对你有好感,想追求你”。

    很快就蹦出了一堆回答。林瑶瑶顺便点开一个,只见上面写道:“首先,他主动经常性出现在你面前,并且常常专注地看着你。其次,经常给你买好吃的,或者其他礼物。而且,他会积极带你见他的朋友,并渴望认识了解你的朋友圈……”

    不看还好,越看越心凉。林瑶瑶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做梦了,只将廖臻那明显的玩笑话当放屁就好了!

    这么一想,心里在隐隐失落的同时又轻松了不少。

    就在这时,廖臻的短信发了过来:起来没,洗一下脸,下午去看电影。

    林瑶瑶半张嘴,有点搞不懂他的意思,又在猜测他是不是发错人了。于是继续懒在沙发上看电视磨洋工。

    可是不一会,大门打开,廖臻竟然真的回来了。只是看着林瑶瑶穿着睡衣抱着薯片窝在沙发上时皱了下眉:“怎么还没换衣服?快去洗脸。”

    林瑶瑶带了点小吃惊道:“真去看电影啊?”

    廖臻点了点头,进入自己的房间换衣服,并说道:“下午正好有空,有个朋友的艺术电影院新开业,放的都是小众的外国获奖艺术片,一般影院是看不到的。”

    林瑶瑶知道他说的是哪种艺术片,他是资深观影爱好者,更是偏好手法奇特的艺术片。以前林瑶瑶经常陪他一起看。

    但是说心里话,那些支离破碎的剪辑手法,凌乱的叙事方式,真的很有催眠的效应。只是以前林瑶瑶爱屋及乌,总是怕跟不上廖臻的节奏,哪怕是临时搜索信息恶补,也要陪廖臻强撑着看完。

    可是现在还要她继续陪着受罪,瑶瑶打从心眼里是拒绝的。

    “你自己去看吧,我不想动……哎呀,你干什么!”

    林耀呀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都被廖臻拎了起来,被迫与沙发骨肉分离。

    那一刻,林瑶瑶绝望地想起方才看到的一条讯息——如果他想追求你,绝不会勉强你做不想干的事情……

    廖臻今天看起来真的心情很好,脱下了常穿的西服,换上了休闲的牛仔裤和套头衫,倒是跟林瑶瑶牛仔短裤配体恤衫很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