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作品:《巫山女

    秦牧雨向来心疼瑶瑶, 除了秦姨外,堪称是瑶瑶的二妈,此时眼见女儿受虐, 自然心疼得不得了, 立刻出声阻止道:“都这么晚了, 就不要跑了吧!廖族长,我正好要跟你说一说今天下午与……”

    可还没等她说出林暮雪的名字, 廖臻就打断了她的话:“你们先上楼吧, 今天太晚,等明天7点我们一起吃早餐。”

    说完, 他便拉着烂泥瑶瑶朝着小区外跑去。

    秦牧雨还想再喊,却被方文熙阻止道:“走啦!你有那个实力拦住他吗?再说是跑步而已, 又不是将她卖了,用不用这么操心啊!走啦!我都要饿死了!”

    当两人上楼后,看到了林瑶瑶给秦牧雨留的海鲜焗饭,大颗的虾仁搭配海参碎和玉柱,简直是诱人啊。

    方文熙也没客气, 将焗饭加热后给秦牧雨拨了一碗后, 她便举着方盘子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说:“也难怪那个廖臻死把着瑶瑶不放, 这么贤惠手巧的姑娘可真是不多了,我都想娶了, 好吃……”

    秦牧雨满腹心事, 有些吃不下, 忍不住抬头问:“你说,林暮雪是什么意思?”

    方文熙专心拉着芝士长长的丝,一边往嘴里捣腾一边说:“她不是说的很清楚……一,要圣镯;二、要林瑶瑶跟她回去找妈妈。这两样做到……就把秦姨放出来跟你团聚。”

    秦牧雨皱眉道:“母亲说了,这圣镯是绝对不能落在林静那种野心家的手中的。而且,她们母女要林瑶瑶回去是几个意思啊?难不成还要玩亲情盛宴,冰释前嫌那一套?”

    方文熙几下子吃完了焗饭,满意地打了饱嗝,然后喝着果汁,想了想说:“既然对方提出了条件,我们若不照做,秦姨势必要有危险。不过,今天跟着林暮雪来的人中,有三个是蚩族人,你发现了吗?”

    若方文熙不说,秦牧雪还真没发现。

    她们跟林暮雪见面时阵仗很大,那个林暮雪看起来倒还似从前谦和的模样,可是身后跟着一排随从,俨然是王室公主出游的阵仗啊!她们本想跟踪林暮雪落脚的地方,却发现对方很狡诈,跟了一个晚上还是跟丢了!

    现在听到方文熙这么一说,秦牧雪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他们是怎么隐藏隐气的?我怎么没有发现?”

    方文熙满不在乎地说:“我能隐藏自己的精魂,那么蚩族人自然也有法子隐藏了!”

    秦牧雪慢慢瞪大了眼睛:“难道廖臻也私下里与林静她们偷偷合作了?”

    方文熙摇了摇头:“虽然我对这个廖臻了解不多,可是如果他真的跟林静合作,那么送走林瑶瑶和圣镯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哪里还会经过我们这道手续?听说他们蚩族一直内斗得很厉害,若是有人暗中勾结了巫山族,要造他廖臻的反也不稀奇。”

    秦牧雪有些犹豫不定:“那怎么办?”

    方文熙倒是满不在乎道:“没看见那个廖臻都不急着打听我们见面时的情况吗!估计那个李杰森早已经一五一十地跟廖臻汇报了!既然说是合作,他也得贡献点脑力啊,等明天早上我们听他的安排就是了!”

    秦牧雨虽然是个精明的姑娘,可是以前也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困境,一时想不出对策,听了方文熙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便各自起身洗漱准备睡觉了。

    当两位好友倒在床上时,秦牧雪倒是替还在马路上奔跑的好友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有没有跑回来……而一旁的方文熙则迅速秒着,睡得直打呼噜。

    第二天,林瑶瑶没有起来做早餐。事实上,就算世界末日来临,她也要睡死在床上。夜跑的可怕,没跑过的人无法体会,反正昨天到最后,她是被廖臻背回来的,怎么上的床都不知道。

    不过廖臻倒是如常起得很早,打电话给李杰森让他买三份早餐送到楼下后,便举步下了电梯,来到了秦牧雨的公寓前敲门。

    两个女孩虽然醒了,可都还赖在床上,压根没想到半夜一点夜跑的人会这么准时。

    与这种行事一丝不苟的人做事,除了叫人敬畏,也倍感压力。

    这时,李杰森的三份法式早餐也送到了,并立在桌旁,拿住本子,准备随时记录下廖臻的吩咐。

    方文熙可受不了这种首脑会议的气氛,冲着李杰森道:“不是吧,我们吃饭,你在一旁杵着倒不倒胃口啊,怎么不多买一份跟我们吃啊?”

    李杰森推了推眼镜,儒雅一笑,依然恭立在一旁。

    廖臻拿起一块蒜香烤面包,一边吃一边说道:“今天是集团的周年庆,所以早餐要吃得紧迫些,你们可以答应她们的两个要求。”

    这下方文熙有惊讶得瞪大了眼。秦牧雨厉声道:“那圣镯送走也就算了,可是送走瑶瑶坚决不行,那不是将她送入虎口吗?”

    廖臻喝了一口咖啡后,直言不讳地说道:“不然你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秦牧雨哑了声音,可是依旧愤恨地看着廖臻。

    廖臻接着说道:“你和瑶瑶藏的那个圣镯是假的,真的被我换掉了,你将假的给林静。至于瑶瑶,我会找人假扮她的。除了救出你的母亲外,我还要救苗族长。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介绍一下林静和她的那个小女儿,我希望对我即将面对的对手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和了解。”

    “……”秦牧雨听到镯子是假的自然就炸了,但是被廖臻三言两语就给堵了回去。

    这场工作早餐简洁有效,虽然方文熙和秦牧雨有各自的异议,但廖臻是天生的控场王,一直主导话题,最终说服了两个顽固的巫山族人。

    于是不到二十分种的工作简餐会就这样快速结束了。

    不是廖臻敷衍,今天是cu集团成立周年庆典,会有许多各界巨鳄前来捧场参加庆典,廖臻作为集团董事长是不能迟到的。

    方文熙听说有宴会,准备去蹭吃蹭喝蹭玩。而秦牧雨作为总部的办公室挂名主管不能迟到。但是她在上班之前,还得上楼将那一枚懒蛋从被窝里挖出来。

    因为没有办法,所有的宴会准备流程都是林瑶瑶与公关礼仪公司对接的,没有她,秦牧雨这个白吃饱主管只能对手指啊!

    所以,她替摇摇晃晃的林瑶瑶换了小礼服后,又用湿毛巾去给她擦眼屎和脸蛋,嘴里还得哄着:“瑶瑶小乖乖,我们洗香香,一会到车上再让你睡啊!”

    等两个人把林瑶瑶好不容易架上车时,秦牧雨满头大汗地松了一口气,掏出镜子一看,what?妆已经全被汗化掉了!

    秦牧雨亲妈舍不得骂自己的乖女儿,只能一边补妆一边骂廖臻那个罪魁祸首,竟将好好的孩子累成这个熊样。

    方文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对司机指指点点:“前面有坑,绕开些……你开得这么快,是想颠死人啊!没看见车上还睡着一位能吗?会不会开啊你,不行我开!”

    倒霉司机——黑魂战士魏庭目不斜视,全当没有听见车内的聒噪。可是心内却在为族长滴血镇痛,锦衣玉食的都养了些什么玩意儿出来!

    等到了集团总部,林瑶瑶在茶水间喝了一杯浓咖啡,又吃了一片面包总算缓了过来。低头看了看秦牧雨替自己挑选的小礼服——要命!怎么是这件性感露背装?

    她当初网购这件裙子的时候没有留意后背好不好?买回来之后有些傻眼,也只有拍摄网店宣传照的时候拍过正面而已!

    可是现在回去换衣服已经来不及了,林瑶瑶连忙爬到洗手间照镜子看,倒v字形的后背一直开衩到腰际,再用力些就能看到臀部的感觉……又不是明星走红毯,自己穿这么一件衣服,会不会被同事误会为事业企图心太强啊!这样会遭到排挤的!

    不过等到同事们全都盛装上班后,她的心才慢慢安稳了下来。不愧是大集团职员,个个都追求上进,集团的大龄剩女数目不小,都是高薪精英,眼高于顶,齐天大剩。像今天这样的场合,出席酒会的都是各界才俊,堪比白金级的相亲会了!大剩们自然纷纷铆足了全劲!

    她们穿的虽然不是顶级大牌的礼服,但是每一件都差不多上万了,而且各自有妖娆亮点,□□争奇斗艳。林瑶瑶那件200元包邮的小礼服根本连小浪花都掀不起来!

    幸好她身材出众才不至于透出寒酸气来,也可以在争奇斗艳的美色里,小露香背安心混场了。

    集团的庆典仪式在总部一旁的艾格儿国际大酒店举行。待得一系列的发言庆典结束后,便是酒会开始。

    林瑶瑶忙完了嘉宾录入之后,终于可以小歇一会,跟难得穿裙子的方文熙一起蹭吃蹭喝。

    方文熙的食量很大,勘察地形后,站在龙虾供应区不动地方,娴熟地用叉子剥离虾肉,沾着酱汁往嘴里送。

    “我说,这个廖臻可真是豪啊,这么贵的龙虾无限量供应啊!平时给你多少零花啊?”

    林瑶瑶也在忙着吃,含糊地说:“他干嘛给我钱花?你不要说奇怪的话好不好?”

    方文熙挑了挑眉说:“他不是在追你吗?怎么?没费力气就被他追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