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26.第 26 章
    说完这句时, 林瑶瑶自己都有些愣住了。昔日男神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她曾几何时, 有过这般调侃廖臻的时候?

    廖臻生来就是有种被人供奉敬仰的气场,可是林瑶瑶当初偏偏对神明生了色心,伸了色手,如今也似乎少了虔诚……

    她不由得硬着头皮迎向廖臻的目光。

    听了她的调侃, 廖臻倒没有太生气, 只眯了眯眼睛, 突然凑过去, 轻轻咬了一下她的小耳垂。

    林瑶瑶吃了痛, 哎呦叫了一声, 恼得退了他的胸道:“干嘛呀, 放开我!”

    这么近距离的暧昧,对她的身心影响甚大好不好?起码她呼吸都不太平稳了,拼命压抑着自己不要释放圣镯之力,免得让那一缸子的金鱼再弹飞四散。

    廖臻的嘴唇贴着她的脖颈, 笑着道:“好提议, 不过你先试试我是不是弯的好不好?”

    说着他亲吻上了她的嘴唇, 这次可不是上次那般的蜻蜓点水,一时间唇舌相缠, 亲密得像俩人从来没有分手过一样。

    林瑶瑶耳鸣哄哄作响, 只觉得气海生波, 惊涛骇浪……就在这时, 林瑶瑶突然觉得脖子一阵发热, 似乎有大颗的汗珠从耳后滚落下来, 一股淡淡幽香弥散开来……

    廖臻有些恍惚,不由得松开了她的小舌,闻着她的头发问:“喷了什么这么香?”

    林瑶瑶已经有些手脚发麻,不知所措,只闷闷地说:“哪来的香味,沐浴液都没有用!”

    可是廖臻却死抱着她不放,像老虎儿附体一般拼命低嗅闻着她的脖子和脸……

    林瑶瑶心里小鹿乱撞,指尖都有些微微发麻,心道:他这是干嘛?是想跟自己复合?不可能……

    可是当他的手臂越收越紧时,林瑶瑶直觉有些不对劲儿,她便奋力推开廖臻的脸,却看见他的目光深沉,透着幽蓝的光,全然看不到瞳孔,可是那眼神却直勾勾的一动不动,如两潭死水不见灵魂,仿若换了另一个人……林瑶瑶从没见过他如此可怕的模样,顺手拿起一旁刚倒的水泼在了他的脸上,廖臻倒吸一口气,猛地站了起来,差一点就将林瑶瑶推在地上……

    林瑶瑶后退两步,看着他的瞳孔渐渐恢复了正常,只是那脸色铁青难看的很。

    就刚才,廖臻差一点被瑶瑶的身上的体香迷惑得失去意识。要知道就算他与巫山族长当面对阵时,也不可能瞬间被摄住心魂。

    这种意识全无的感觉,对于廖臻来说甚是陌生,那一瞬间的无法在掌控自我,更让他有震怒之感。要是眼前不是这个软嘟嘟的林瑶瑶,而是换了任何一个心狠手辣的巫山族女人,就在方才的瞬间,取了他的性命不废吹灰之力!

    她怎么会有这种异能?难道……也是圣镯的缘故?

    林瑶瑶却不知他心内波澜,只是见他的双眼恢复了正常,便脸色有些微白地转身入了厨房。

    她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可是廖臻此时望向她的眼神刺眼得叫人不敢直视……就好像当初他识破她身份时一般……

    不一会,大门便传来声响,林瑶瑶抬头一看,廖臻连招呼都不打,已经离开了。

    此时夜色初上,廖臻开着跑车绕过繁忙的马路,从城市外环一路飞驰开到了梁慎言的家中。

    梁慎言的弟弟梁慎行也在家,兄弟二人正在吃晚饭。梁慎行看见廖臻来了,连忙从餐桌旁起身行礼。

    廖臻一脸严肃地对梁慎言道:“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你。”

    梁慎言很少能看见他的族长这般神情凝重的模样,一下子猜出应该是有大事,当下一推碗筷,起身为廖臻引路,来到了他的书房里。

    一推开大门,满室都是各种地图和遗址修复沙盘。这些都是梁慎言耗费心血的成果。

    而另一面整墙,全是中国古代各种版本的神话传说。有些古籍因为年代久远,是用真空罩覆盖上的。

    梁慎言关上房门后,径直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廖臻沉默了一会说道:“在巫山族群里,有没有人可以不用双眼传递精神力,只凭借特殊的体香来蛊惑控制人的意志?”

    梁慎言闻言,神色也凝重了起来,抓了抓自己的长发道:“你遇到了这样的巫山族人?”

    廖臻坐在扶手椅上,双手交叉,沉声说道:“我是说如果。”

    梁慎言惊疑不定地看着廖臻,缓缓说道:“从古至今,现存的文字记载里只出现了一位那样的妖孽,她自称神女转世,精神的掌控力几乎达到了魔的境地。那是我们蚩族最悲惨的时代,在那个妖孽的带领下,我们蚩族只能节节败退,最终存活下来的仅剩下十人,几近灭族,这是我们蚩族唯一的一次身陷灭族危机。在蚩族古老的文献里,这样的巫山族人被称之为巫山妖王。可是因为年代古远,许多族人都记不得这件异事,我若不是专门考据这些,也不可能见过这段记载。可是……如果巫族再次出现这样的女子,那就是妖王现世,无论现在我们有多大的优势,都可能出现灭族之灾……族长,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她是谁了吗?”

    廖臻的表情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只站起来对梁慎言道:“只是问问而已……”

    当廖臻走到了梁宅门口的时候,他稍微顿了下脚步:“你和你弟弟的名字都起得好,可见早逝的梁伯父是了解你们各自的性情的……”说到这,他拍了拍梁慎言的肩膀,离开了梁宅。

    梁慎行不明就里,问哥哥,族长这话有什么深意。

    梁慎言的表情在夜色里晦暗不明,淡淡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可他心里知道,廖臻是让自己管住嘴,决不可外泄那巫山妖王出世的半点讯息!廖臻第一次这般郑重地警告他不可多言……

    ……她会是谁!

    廖臻这一路,将跑车的敞篷完全打开,任凭微凉的夜风朝着面门径直袭来。

    当到达公寓时,瑶瑶似乎已经睡着了。

    客厅亮着小灯,桌子上摆放着焗饭的双耳方盘,盘子下压着纸条,上面写着:若是凉了在烤箱里加热一下,不吃的话,用保鲜膜封好放到冰箱里。

    他拿起纸条看了看,又扔回到了桌子上,然后走向林瑶瑶的卧室,他拥有这房间的所有钥匙,不费力便打开了她的房门。

    她睡得似乎很香甜,抱着龙猫抱枕,将脸儿埋在卡通被子里,脸蛋睡得红扑扑的。在枕头的旁边还放着半袋薯片,看来又是临睡前在床上吃东西了。

    这是她的习惯,不高兴了,嘴巴总要咀嚼些东西。

    廖臻伸手摸了摸她的脖子,脖子后的青色的腺体早就在两年前就消失不见了,却不见切断腺体的疤痕。

    在这无人旁观的深夜,廖臻在浓黑的掩护下痛苦地皱紧了眉头。大掌堪堪握住了她纤细的脖颈。

    他向来讨厌无序偏离轨迹的人与事。可是这个看上去平凡温婉的女孩却接二连三搞乱了他的生活与心弦。

    而现在……她又再一次出现了变数……若是作为蚩族的族长,此时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毫不留情拧断她的脖子。

    廖臻的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如此,别无选择,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人能这般干扰他的心绪。可是那手现在全部不听了理智的召唤,甚至连收拢的气力都聚拢不起来……

    就在这时,林瑶瑶睡梦里呢喃着呓语:“不要亲,王八蛋……”

    软糯糯的声音,从微微张开的嘴唇里蹦了出来,听得人心绪为之一松。

    就在这时,林瑶瑶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看见廖臻正静静坐在她的床边。也许是早已经习惯这位不请自来大半夜进入她的房间,所以林瑶瑶愣了一下便缓过神儿来,往被子里钻了钻,睡眼惺忪地问:“吃过了吗?桌子上有饭……”

    廖臻缓了口气,才开口道:“今天还没有夜跑,你起来换衣服,我吃完饭后,咱们夜跑去。”

    林瑶瑶按开了一旁的手机,有些不敢置信地说:“……午夜12点了,还是不要出门了,会撞上不干净的东西的……”

    廖臻却不为所动道:“哪里来的那多么迷信,不是说好了天天坚持的吗?你答应我的事情,也要做到!”

    当两个人换好衣服出门时,已经快一点了。林瑶瑶的内心不仅抗拒而且五雷轰顶。那天不过是他说夜跑的好处,顺便提议说她太瘦弱,不及那个方文熙的五分之一,应该天天夜跑加强锻炼,而她随口说了个“好”而已。

    哪里想到一字惹祸,这男人竟然要自己一板一眼的照做!

    天啊,他的族人是怎么能忍受这么刻板的族长?

    感受到这股子钢铁意志震撼的不光是她,刚刚从李杰森车上下来的秦牧雨和方文熙也是……

    今晚两位巫山族美少女的经历略微有些曲折,方文熙干脆也不回家,准备跟秦牧雨连夜商量对策。

    可是放下车便看见手臂绑着夜光灯的两人准备夜跑的架势。

    廖臻还好,长腿健腰精气十足。可是再看那东倒西歪的林瑶瑶,简直像是一团水放多的烂泥,下一刻,就能均匀地铺在马路上。

    方文熙这一刻都觉得,要是让一个纤弱的巫山族妹纸跟蚩族人谈恋爱,可真叫一个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