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24.第 24 章
    方文熙撇着嘴角笑;“就许你叫她小坏蛋,不许我叫一声软蛋?你们俩这是有□□啊!”

    秦牧雨这几日愁眉不展, 此时也被她逗得笑着道:“去你的!”

    林瑶瑶抓了抓短发, 轻声道:“你们俩……是自愿来到这的吗?”

    方文熙耸了耸肩膀道:“那个廖族长的口才甚好, 我们俩一时被他说动了,暂时到这里避避难。”

    当林瑶瑶拗不过方文熙,翘着睡得乱糟糟的短发去厨房做饭给她们吃时, 方文熙也慢慢说出了她们已经同意暂时与廖臻这一方合作,直到族地的内乱平息为止的事情。

    在林瑶瑶的想象里,当廖臻那一条信息发出去后,必定是血溅五步, 肝肠洒地的情形。可是没想到,廖臻不过是好好的坐下来跟她们谈判而已, 想象里的那些不堪全没有发生。

    方文熙一边嚼着薯片一边说:“那个姓廖的说你生病了, 让我和牧雨来看看你,你这个废体的身体也太娇弱了,没事的时候跟我多练练……巫山族就是太依赖精神力了,若是能有效加以练习的话,我们的身体素质其实并不比蚩族人差太多。”

    林瑶瑶听得有些心不在焉,她将一条鱼放入锅里油煎的时候,看着鱼尾一蹦一蹦的, 突然想起自己被廖臻点昏的时候似乎有鱼在飞……

    想到这, 她也顾不得嗞啦作响的煎鱼, 操着锅铲跑入了客厅。

    超大的水族箱已经不见踪影, 那几条金龙鱼更是不知去向, 只有老虎儿甩着长尾无限留恋地在空荡荡的柜体上来回绕圈,舔着小舌头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林瑶瑶只觉得有些傻眼,努力回想自己当时的念头似乎是要阻止廖臻,似乎是动用了蛰伏的圣镯子之力。

    造孽!但愿三条鱼在天之灵安息……

    现在看来,她完全误会廖臻了,他这么擅自动了自己的手机,的确也是有他不对的地方……可是当时她的情绪太激动了,竟然差一点伤害到他。

    虽然努力建设内心,林瑶瑶还是觉得有一丝丝的心慌。

    廖臻既然跟两人达成了协议,自然也负责了秦牧雨的落脚地,便在与林瑶瑶现在住的公寓隔两层的位置,不远不近,交流方便,最重要的是保证安全。林长老在族地一直以内敛著称,而如今看来,人脉广得很,这一路追杀不断,不过住在这里,就再也不用担心夜里睡觉有人偷袭了。

    不过方文熙来去自由惯了,压根不屑于廖臻提供的□□,只美美吃了一顿后,便背着背包走人了。

    吃完饭后,林瑶瑶便穿着家居服,将手机塞入衣兜里,踩着兔头绒拖鞋夹着猫儿,跟着秦牧雨下楼参观她现在住的公寓。

    虽然只隔了两层,可是房间格局却大不相同了。秦牧雨的这间中规中矩,有楼上三分之一那么大,不过布置得简洁素雅而已。

    两个闺蜜一起倒在床上说悄悄话。

    秦牧雨虽然满腹心事,可是发现这次重逢后,林瑶瑶一直有些不敢看自己眼睛,心内隐约猜到她顾忌着什么,便宽慰说:“不必为你母亲做了的事情而自责,她又没有抚养过你,所以她是她,你是你!”

    林瑶瑶摸摸右手腕上的卡通表,觉得自己心虚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替母忏悔绝对不是最大的那一桩。她与林静母女感情单薄,相比较起来,秦姨才更像她的母亲呢。

    秦牧雨终于可以跟她讲讲自己这一路逃亡的经历。

    原来族地发生内乱时,秦阿姨一早听到了些信息,便急急先将女儿送出了族地,并且将族长托付给她的一个银镯子交给了女儿,让她找个稳妥的地方藏好。

    可是秦牧雨当时逃得狼狈,匆忙中想起要给林瑶瑶邮寄药品的邮包,便将那银镯子放到了要快递的包裹里,堪堪躲避了追击。

    她与方文熙本是幼时玩伴,只是方文熙早早便随着她的姐姐偷偷离开了族地,二人不得相见。

    后来秦牧雨一路惊险地来到w市后,却一直被人追捕,更是不巧遇到了隐匿在人群里的蚩族人,结果在暗巷里遇到了在拳击俱乐部里当教练的方文熙,在危机时刻救了她一命,这才久别重逢,不然秦牧雨这一刻还真是生死不知。

    林瑶瑶听得也觉得甚是心惊。说完后,秦牧雨便说:“廖臻分析过了,他说你母亲应该一时不会动族长和其他不服从她的族人,毕竟巫山族对于自相残杀是非常排斥的,大约会终身囚禁,如此一来,我们倒是有时间去救她们,对了,你把那镯子藏好了没有?”

    从方才秦牧雨的说辞来看,林瑶瑶断定她并不知道那银镯为何物,甚至她也不知道方教授发出了那条私信。那她该不该跟好友和盘说出这银镯的古怪?

    不行,这事不能说!她直觉此事凶险,更不想让好友为难……

    恰在这时,传来救命的电话声,林瑶瑶看见王八蛋三字,立刻接了电话。廖臻已经回来了,叫她赶紧上楼来。

    重逢以来,林瑶瑶从来没有如此渴望廖臻的来电,忙不迭地一边接电话一边跳下床踩着拖鞋,夹起喵喵叫的老虎儿,什么也不顾地钻入了电梯。

    等上了楼,林瑶瑶闪入门内,看着廖臻正挽着袖子安装着新的鱼缸,她一时讷讷,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突然觉得自己才出龙潭又入虎穴。

    不过廖臻虽然叫她上来,却似乎并不想跟她多说的样子,只顾着手头的活计。林瑶瑶放下了猫,磨蹭到他身旁道:“用我帮忙吗?”说着便很狗腿地递给廖臻水泵棉塞。

    廖臻原本就已经铺好了缸底砂石,只需将水倒入缸里就行了。不过这么奢华造价不菲的鱼缸,这次养的却是一袋廉价的金鱼。

    林瑶瑶心知他这么做的原因,更是觉得对不住那三条昂贵的金龙鱼。弄好之后,廖臻蹲在地上收拾剩下的底砂,她伸不上手,只能蹲在廖臻边,局促地拽着自己拖鞋上的兔耳朵。

    最后到底是廖臻微微吁了一口气,开口问道:“刚才玩得开心吗?”

    林瑶瑶连忙点头,觉得气氛缓解,连忙说道:“家里有大颗的芒果,你要是没有吃饭的话,我给你做芒果牛柳好吗?”

    他们以前约会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泰国的餐厅,那也是林瑶瑶第一次去档次较高一些的餐厅,看着菜谱上昂贵的价位暗自乍舌,最后很节俭的只点了一份芒果牛柳和两份菠萝饭,

    廖臻似乎很爱吃的样子,那顿饭竟然一个人将整盘芒果牛柳吃得干干净净,还抢了她的菠萝饭吃,害得她约会之后,又在学校门口的小摊上花了五块钱,炸了一把肉串解馋。

    不顾从那以后,她倒是用心专研了这道菜的做法,经常做来给他吃。

    昨天,她误会了廖臻,差点出手伤了他,愧疚之情难以弥补,唯有以这道牛柳聊表歉意。

    廖臻点了点头,决口不提昨天的事情,甚至主动来帮她剥芒果。

    只是最后,他开口道:“秦牧雨想找一份工作自食其力,她得了方文熙的帮助,已经能掩盖她的精魂气息,所以我打算安排她到集团实习,她与世隔绝太久,如今出来总要有个适应的过程积累些工作的经验,你若是方便,最好陪着她一起上班实习,帮助她适应一下环境。”

    林瑶瑶好奇地抬头问:“掩盖气息,怎么掩盖?”

    廖臻瞟了她一眼问:“那你当时是怎么掩盖气息的?”

    “秦姨给我配了特殊的草药……”一直以来,两人都避谈当年事,没想到廖臻突然有这么一问,她不由自主拿起水杯,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廖臻点了点头:“幸好你跟她们的方法不一样……”

    见林瑶瑶好奇地看他,他才不紧不慢地道:“方文熙发现,定期饮用从蚩族人尿液里提炼出来的信息素,可以彻底掩盖巫山族的气息。”

    林瑶瑶正在喝水,不提防听到这一句,一下子全喷了出来。

    廖臻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

    然后递给她一个绒布盒子。

    林瑶瑶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那个嵌入了她手腕里的那个银镯子。

    “仿冒品,但是足以以假乱真,你明天抽空带着秦牧雨选一家银行的保险箱,将它寄存出去,到时候魏庭会送你们俩去。不要告诉她实情,对你对她都好。”

    林瑶瑶抿了抿嘴,轻声地对廖臻说道:“谢谢你。”

    廖臻突然握住了她的脖颈,低头在她嘴唇上印下一吻,然后对僵掉了的林瑶瑶说道:“不客气。”

    说完,他端着那盘刚出锅的牛柳走向了餐厅。

    林瑶瑶直觉嘴唇滚烫,低头快步往自己的卧室走。突然回头道:“你忘了自己有女朋友吗?怎么可以那么随便?”

    廖臻慢条斯理地咽下了嘴里的牛肉柳,轻轻舔了下嘴唇,举杯对林瑶瑶说道:“很美味!”

    那一刻,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男人竟然带着说不出的邪气……

    林瑶瑶被击打得丢盔卸甲,只能狼狈摔上房门,将脸儿埋进被子里懊恼。

    印象里的前男友,在感情上并不是如此滥情啊!他甚至从来都不热情主动。

    还记得两人的初吻是在电影院里。当时看的是什么电影来着?她现在已经全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配乐优美,画面柔和,衬得男人嘴唇也甚是迷人。

    她只顾痴看男友,全忘了欣赏电影。后来他转头问她在看什么,她竟然附身上去,亲吻了他的嘴唇……虽然后来被他反客为主,但是是自己禁不住美□□惑,全无自制是不争事实。

    原本已经忘了的羞耻往事,被方才的一吻,全都勾得返回脑中。

    林瑶瑶也算是在cu总部二进宫了,她离开的时间不长,人事变化不大,而秦牧雨跟她一样,进入了秘书处。

    不过显然秦牧雨有了新的身份,为了掩人耳目,化名秦雪。

    相比之下,秦牧雨的待遇似乎比林瑶瑶好上许多,她的办公桌在办公室里景致最好的窗边,顶的是办公室主任的头衔,整个上午,唯一的任务是给一摞文件订书钉,然后专心用高配电脑打游戏……

    而林瑶瑶居然被指派成了她的助力,一力承担了秦牧雨本来该做的事情,忙碌得有些脚不沾地,直到午休时,才稍微喘了一口气。

    去员工餐厅时,秦牧雨一脸兴奋地说:“原来上班是这样的感觉啊,很轻松啊,电脑里的游戏也是新的呢!瑶瑶,真羡慕你一直上班呢!”

    林瑶瑶举头望着天花板,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不能低头,不然会忍不住喉腔的一口老血……

    中午在员工餐厅吃饭时,一旁的同事逮着机会这才悄悄地跟林瑶瑶说:“嗨,你这病假休得也太长了,这一个礼拜都去哪了?”

    同事们并不知道林瑶瑶原本是想离职的,只听说她是请了病假,见她回来,自然要关心一下。

    但是大家的重点其实是另一件事情,她指了指那个在自选餐台前选吃的选得不亦乐乎的秦牧雨说:“这个秦雪,听说上面有人……你以后在她下面做事,可要小心点,别招惹了她……”

    就在这时,雅丽一脸的铁青,也入了餐厅。

    她一眼便看到了秦牧雨——毕竟她那出众的外表加上一身大牌的套裙,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她举步来到了秦牧雨的身边,上下打量了她一下,问道:“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秦牧雨打量了一下雅丽,眼角微调,长发轻轻一甩,也上下打量了一下雅丽,略带傲慢地说道:“好吧。”

    于是二人移步楼梯间。

    这下更坐实了传言。身边的同事们隐约有些激动道:“你们说这是东西宫之争,还是新旧交替啊?”

    “我们董事长换女友的速度也太快吧,不过这个新人长得可真漂亮啊!”

    林瑶瑶咽下嘴里的薯条,突然发现这个世界肿么了?自己为何一直不在剧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