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 23 章

作品:《巫山女

    不过在临上车的时候, 梁慎言对跟他身后送行的廖臻道:“寻常的大家族,自由尚且不易,更何况你, 万事可不要太较真……”

    梁慎言并不是太了解廖臻当年的恋情,但是从他弟弟廖敬轩的嘴里听过一二, 廖敬轩也不愿多谈,只说是那女孩倒追他哥哥,最后也不甚了了结束,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恋。想来也必定不是因为什么情伤。

    他能看出廖臻之所以不愿受了长老们的摆布, 应该就是高傲的性格使然。可他身为族长在婚恋生育后代的事情上,必须足额完成规定的任务,这位族长大人眼界太高,也不知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入了他的眼。

    他这次回来前, 也是受了几位长老的嘱托, 让他这个好友催一催廖族长抓点紧,蚩族人的寿命眼看着缩短, 他若是不带头抓生产为族人做出榜样,蚩族优秀的血脉岂不是后继无人?

    送走了不太擅长当说客的好友。天色已经大晚,不过廖臻在命人用纸盒和彩纸包扎了猫科头骨后,还是返回了市区。

    当他开车来到公寓楼下时,夜色浓稠, 映衬得灯火辉煌, 他一抬头便看到那最高层亮着的灯光。

    此时已经很晚, 林瑶瑶早就应该睡下了。可是她习惯给还没有回家的人留灯, 以前是如此,现在还是这样。

    他举步入了电梯,等到了楼层开门。却看见她睡在沙发上,抱着老虎儿缩成了一团。

    这个白天林瑶瑶过得很充实,用牙刷仔细地刷洗了原木地板的每一个缝隙,又重新上蜡。还给客厅大鱼缸里的鱼儿们换了水。

    中午的时候更是拆掉了所有的窗帘按在浴缸里清洗,更是做了一顿甚是丰盛的晚餐。

    不是她洁癖症发作,而是林瑶瑶心绪很乱,担忧着秦牧雨和秦阿姨,震惊于母亲突如其来的举动,更不知如何面对好友……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才造成了她们现在的困局。林瑶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让自己像个陀螺一样转起来,才能平复一下心绪。

    而现在,她累得好不容易睡着了,下意识的肢体动作一下子出卖了她的内心。

    廖臻知道这么蜷缩成一团的睡姿,是她内心极度不安时才会有的动作。

    那时,她假借勤工俭学的名义接近了他们兄弟,可是却时不时会流露一副惴惴不安神情,特别喜欢白天在他家做家务时偷懒睡觉,却总是像猫儿一般缩成一团……

    没心没肺的人减压的方式也挑着惬意的来,压力越大,吃得越多,睡得越香。亏得巫山族人的体质得天独厚,才没傻吃蔫睡成胖子。

    他走了过去,弯腰抱起她,准备把她送回房间里好睡得安稳些。可是刚把她放在床上,林瑶瑶就惊醒了。

    她看起了睡得有着懵住了,迷迷糊糊看见廖臻后,脱口便问道:“廖臻,我该怎么办?”

    廖臻坐在床边,低着头,目光温柔地看着她道:“什么该怎么办?”

    被他这么一问,林瑶瑶三魂六魄全回魂了,她平常人当得太久,总是会忘记廖臻的另一个身份对于巫山族人来说是多么可怖,族中的内乱,何尝不是蚩族人伺机而动的大好时机?

    于是她这一吓,睡意全无,半咬着嘴唇道:“做了个噩梦,说……说梦话而已。”

    廖臻定定的看着她,目光一点点转冷,似乎有些明白她不安的由来。八成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了解到了巫山族发生了内乱。于是他站起身道:“说你一直没有什么长进,连说谎也这么拙劣,说吧,是哪个巫山族人偷偷联系了你?”

    林瑶瑶将被子裹了裹,保证自己密不透风,把脸埋进枕头里充当鸵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廖臻这话八成是试探,若换个时间,林瑶瑶是会更好的装一装,蒙混过关的。偏心绪烦乱,又刚刚睡醒,一试之下,立刻露底。

    过了半天,却没听见他的逼问声。林瑶瑶扒开被子,看见廖臻竟然在客厅拿着她的电话在翻看。

    what!他倒是年年有长进啊!现在居然开始侵犯人的**了!林瑶瑶腾得一下蹦起来,冲上去跳着脚儿跟他抢手机。

    可恨廖臻的身材高大,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脑袋不让她往上窜,另一只手的大拇指飞快移动,来回实验解锁的密码。

    林瑶瑶被他按成了地缸一时动弹不得,只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用前男友生日做密码的恶俗习惯,让他试吧,反正手机密码若是按错的次数太多,会自动锁死……

    可是廖臻的拇指上下翻飞,三下五除二,只听咔啪一声手机解开了密码锁……

    林瑶瑶倒吸了一口冷气,其实她设置的密码更恶俗,是她向他第一次表白的日子。记得那个特殊日子的前一天下午,夏雨骤降,下起了倾盆大雨。她原本在大学的宿舍,直到临近晚上,突然想到廖臻在图书馆,便拿着雨伞带着雨衣跑去接在图书馆看书的廖臻。

    当时的情形,直到现在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在已经闭馆的图书馆门前,他白衣长裤,勾勒得颀长腰身诱人楚楚,在雨雾的弥漫下,看得人心跳怦然。

    那时的她,因为族中交代的任务迟迟不能完成,刚遭了母亲的责问唾弃,她当时是立意要偷偷溜走了,拼着族长许诺的大好前程不要,就算身无归处,被族人当了叛徒也无所谓!什么巫山族蚩族,她只是个想要好好上完大学的平凡女生好不好?

    而那时的他,是这梦魇般日子里慰藉心灵的圣光一般的存在,无论何时看到,心内都能归于甜蜜。

    他看到她来送伞,却并不领情,表情淡漠让她先回去,直言自己借了些年代久远的文献,怕雨水打湿,所以宁可等雨停。

    她当时毫不迟疑地脱下了自己的雨衣,让他用来包裹书籍。

    那天雨太大,打不到出租,公交车又迟迟不来,当俩人在滂沱大雨中并肩前行时,高举长伞,半个身子在伞外的她转眼的功夫就被浇得透心凉。

    回到廖臻他家时,廖敬轩看着仪态整洁,只淋湿了裤脚的哥哥,再看看浑身湿哒哒的她——长发贴脸,浑身颤抖,活似刚从井里爬出来的贞子一般,当真是泾渭分明。毒嘴少年忍不住嘲讽她是不是巴结得太厉害?就算喜欢哥哥也不至于这般低三下四,全失了女孩子的矜持。

    而当时的她因为被廖敬轩说破了心事,整个人都像炸裂的猫儿,连伞也顾不得拿,便急匆匆地跑回到了自己宿舍。

    结果一颗芳心燃烧,后半夜直接烧成了四十度。

    还是第二天时,舍友拜托前来送伞的廖臻帮忙,才将她送到了医院。

    她烧得糊涂,加之去意已定,竟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决然,拼着最后的机会在病床前拉住了他的衣角,大胆表白。

    那样的勇气,现在回过头来想还真是让人坐卧不安,恨不得能切除记忆脑体,一忘了之。

    最起码,步入社会多年的林瑶瑶,现如今是绝对没有那样的洒脱胆大,视死如归的精神。

    可是,当时更叫她没有想到的是,青年听到了她的话后,沉默了一会说道:“既然这样,那就交往试试吧……”

    她若再有些世故,懂得看人眼色,应该能察觉到他当时的兴味索然。可当时的自己偏偏欢喜得要炸裂了,只觉得男神点头,人生圆满,再其后的故事,就全怨不得别人了。

    那一天,被她用红色的笔日历牌上标注了红心,它曾经代表着她大学校园的爱情甜蜜。可是后来,她用那一天警醒自己——不知进退,活该万劫不复!

    现在看来,深渊掉的还不够彻底,本以为他不会注意的日子,竟然被他一下试了出来。

    可是廖臻为何能猜出这个日子?林瑶瑶脑袋乱乱的,随即被怕族人秘密被他撞破的担忧所取代。

    可惜廖臻已经查阅到了方文熙发给她的那条信息。

    他晃了晃手机,扶着林瑶瑶的后脑勺问:“她是谁?”

    林瑶瑶紧闭嘴巴,合成了一条缝。她现在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可是方文熙不同,就算她掩藏气息掩藏得再好,也不会是蚩族人的对手,若是被廖臻发现,一定是羊入虎口!

    廖臻也知道她的样子是问不出来的,想了想,按动着手机发出了信息,林瑶瑶争抢不过他,只能伸着脖子看,他写下是:我知道了些秦姨的近况,明天中午十二点,时光咖啡店不见不散。

    敲完之后,他长指一动,微信便发了出去。

    她知道,廖臻是在用她的手机设下陷阱,将逃亡的族人一网打尽!到时候不止方文熙,就连好不容易逃出来的秦牧雨也在劫难逃!

    林瑶瑶这一刻可真要炸裂了,她气急而泣地大喊:“廖臻!你太卑鄙了!”

    就在她大喊的那一瞬间,客厅的鱼缸竟然爆裂开来,鱼缸里的三尾金龙鱼竟然同时震动身体,产生步调一致的共鸣,击碎了鱼缸,然后如弹簧发射一般朝着廖臻袭来。

    廖臻一边伸手击飞三条笔直如箭的鱼,一边手疾眼快地按住了她的睡穴,注入隐气,这种古老失传的技艺对于抚慰人心倒是更立竿见影,让她立刻进入昏睡状态。

    当林瑶瑶眼前一黑昏迷的时候,那三条杀气腾腾的鱼,也顿时像抽了元气一般,无力倒卧在玻璃残渣里垂死挣扎。不一会就不动了。

    老虎儿凑到了三条死鱼跟前喵喵叫,而廖臻在这一片狼藉的客厅里紧锁眉头,

    他需要冷静一下平复心绪。因为方才林瑶瑶瞬间爆发的精神力,竟然跟巫山族族长苗青宫的精魂之力不相上下。

    控制高级哺乳动物相对容易些,可是林瑶瑶竟然能操控毫无伤害力可言的鱼类,击碎鱼缸并袭击他,这等不容小觑的精魂力,难道也是那个镯子赋予她的吗?

    廖臻迟疑地摘下了她的手表,只见她的手腕凸起了一圈,仿佛皮肤下被嵌入了一圈异物一般,凸起的花纹,更像是什么古老的文字……

    说实在的,廖臻虽然不是个习惯吃后悔药的人,但他的确有些后悔方才的处理方式,他不该将她逼得太紧,林瑶瑶方才精气泄露得太厉害了!

    虽然这座公寓是他精挑细算,大厦乃至四周的住户都被他仔细过滤,确保无蚩族或者巫山族人的存在,但若一旦被人觉察,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想到这,他揉了揉眉心,看着她昏睡中的脸,淡淡道:“关键时刻,你的选择从来都不会是我。”

    平和声音里,是无尽寥落……

    林瑶瑶被隐气封住睡穴后,一时半刻是不会醒来的。

    廖臻第二日早早来到了时光咖啡馆等候。当方文熙进入咖啡馆时,立刻发现气氛不对,整个咖啡店的人竟然在她进来时,纷纷起身离开了,她一眼便发现了坐在最显眼位置的廖臻。

    她不动声色转身想走,魏庭如门神一般将店门封得死死的。

    方文熙心知落了圈套,冲着魏庭咧嘴一笑,突然出拳狠狠魏庭的面门袭来。

    巫山族人都是娇弱的,单薄的身体盛装着可怕的精神控制力。可是方文熙不但身上全无巫山族幼年体的气息,而且出拳的狠准就算在男人中也是相当可怕的。

    魏庭方才仔细留意了方文熙的脖子,在她的脖子后面有一条淡淡的青痕,那是巫山族人特有的腺体,一旦切割便宣告精魂被废。

    所以他这才断定这位二十多岁,健壮得像健美运动员的女人竟然也是巫山族人。是以方才集中精力用来对抗她可能释放的精神力。

    可谁知道这个精魂没有完全进化的幼年体竟然不走寻常路,凛冽的一拳让魏庭这么健壮的蚩族人窜出了一管鼻血。

    而且这姑娘的身手敏捷,速度远超正常人,一拳之后,又一个扫堂腿撂倒了魏庭之后,转身便跑。

    因为缺少巫山族气息的刺激,魏庭远远没有狂化的爆发力,可他毕竟是黑魂级的族中战士,刚开始吃了这巫山族女人不走套路的亏后立即反应过来。飞快爬去,一下子将方文熙扑倒,却又被她反身侧肘击中了小腹。从魏庭闷哼的声音看,这一拳同样力道十足。

    李杰森都看傻了,觉得一定是地球污染得太厉害,长出了这么一个畸形的巫山族人,在魏庭持续挨揍的局面下,他小声问廖臻:“董事长,用不用我上去帮忙?”

    廖臻喝着香醇的蓝山咖啡道:“不用,你若上去,不是逼着魏庭自裁吗?”

    这话不轻不重,飘入了魏庭的耳中,当真是让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的蚩族战士品尝到了火山爆发般的羞愧感,这下不用什么气息刺激,全身的隐力一下子爆发了出来,迅速击退她的攻势,并且一把抓握住了方文熙的脖子,指甲爆出长刺,便要刺破她脖子后面的腺体。

    “住手,将她带过来!”就在这时,廖臻开口说话了。

    看魏庭还不松手,方文熙挑了挑眉,对他道:“嗨,干嘛呢!疯狗,你主子发话了,还不挪开你的爪子!”

    能抵抗住强大精神力的黑魂战士,都是忍字功一流,可是魏庭生平第一次差点破功,恨不得一下子结果了这个嚣张的巫山族人。

    方文熙眼见跑不了,干脆整理了下运动衫,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廖臻的眼前,瞟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认出那是林瑶瑶的,便笑了笑道:“行啊,这么大费周折下套,说吧,想问什么啊?”

    廖臻上下打量着方文熙,淡淡道:“应该是我问你,这么大费周章的接近林瑶瑶,是准备要她做什么?”

    方文熙冷笑着道:“她那么一个软囔囔的人,我能指望她干什么?你以为我会像他妈那样,逼迫着她这么一根废柴做什么潜伏任务?”

    廖臻想了一下问道:“你不像是从族地出来的人,你究竟是什么人?”

    现在落入了蚩族族长的手中,方文熙也懒得隐瞒身份了,径直道:“我是明星方文珊的亲生妹妹,很小就跟姐姐出了族地,一直在外面求学工作,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要不是因为我姐姐的死,才懒得跟你们这些肮脏的蚩族人打交道呢!”

    “所以……你接近林瑶瑶是准备查明杀害你姐姐的真凶?”

    廖臻问清了她并不是巫山族地任何一系的人,只是单纯与秦牧雨私交甚笃后,淡淡道:“林瑶瑶应该会跟你说,我并没派人杀害你的姐姐,现在也没有必要撒谎骗你。若是方小姐能表现出适当的诚意的话,我是很乐意帮忙,解决一下你和秦牧雨小姐目前的困境的。”

    秦牧雨冷笑道:“我被你们抓住就算了,技不如人,打不过就要服输,可是你们休想用我套出秦牧雨!”

    廖臻觉得跟这位壮实的巫山族人浪费的时间也够多的了,径直说道:“若想套出她,压根不需要用你张嘴,就在方才你报出名字的同时,我的秘书已经将你的底细查得掉了底儿。你的人生轨迹,所有可能落脚藏身的地方应有尽有,不如你来看看,还缺什么吧。”

    说着,一旁一直敲打电脑的李杰森走过来,将电脑屏幕对着方文熙。列出地图上标识的红点。

    当鼠标挨个划过时,廖臻一直静静地看着方文熙的表情,突然淡淡说道:“停。”

    然后他在方文熙微微震惊的表情里看向了地图——那是一处老居民区,即将拆扒的旧单元。

    “你看,我需要知道的,压根不用你说出来,若想碾死你们,更是不费摧毁之力,我若是你,宁肯多一点信任,表达适当的善意,为自己争取翻身的机会,方小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方文熙的性格倒甚是豪爽,沉思片刻道:“说罢,你想怎么个合作法?”

    ……

    林瑶瑶醒来时,有一瞬间甚至不愿睁开眼睛。

    可惜有一双手,一直摸着她的脸颊。

    她以为是廖臻,厌烦地挥手拍打,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小坏蛋,睡觉也打人!”

    林瑶瑶猛地睁开眼,却发现秦牧雨正带着疲惫的笑容,坐在她的床边。

    林瑶瑶腾地做了起来,紧张握住了秦牧雨的胳膊,颤声道:“你……你没事吧?”

    秦牧雨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道:“放心,我没事情,倒是你怎么像大病一场一样?脸色白得吓人。”

    林瑶瑶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她昏迷前尽是对自己的自责,以为害得好友下场凄惨,却没想到睡醒的功夫,秦牧雨却奇迹般地心平气和地坐在自己的床边,说自己是“小坏蛋”。

    不能不叫她有些哑然。若她没记错的话,廖臻不是设了全套要抓捕她们吗?秦牧雨为何这般安宁的样子?

    在客厅的吧台那调酒喝的方文熙这时拿着一瓶红酒走了进来,对林瑶瑶说道:“不错啊,柜子里全是好酒,冰箱里也全是好吃的。嗨,软蛋睡够了的话就起来吧,听说牧雨说你厨艺不错,给我们做点吃的。”

    秦牧雨听了立刻瞪她道:“方文熙,她现在的状况开不起玩笑,别这么跟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