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22.第 22 章
    廖臻清楚她此时心内的惧意,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柔荑给她一丝安慰, 却被她缩手一躲, 闪避开了。

    他伸出去的手一僵, 慢慢地收回来举起酒杯, 静默了一下说道:“不要害怕, 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这句话是从廖臻的嘴里说出便带有别样抚慰人心的作用。因为林瑶瑶知道, 他做什么都是深思之后才会说出承诺。

    她的心稍稍安稳了一下, 忽然想到了什么,说:“糟了,我现在若是能跟动物产生联系,那以后岂不是要时刻被各种动物包围……会不会召来蟑螂大军……”想到她有可能会被一群黑黑的昆虫包围, 林瑶瑶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廖臻想了想说:“你们巫山族人原本就是精神控制力发达的族系,在上古的文献里就有巫山神女能与鸟兽同语的记载,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可以精神控制动物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也不过是能与那些较为高级的哺乳动物沟通, 你看海洋如此之大,你不是也只召唤了几头鲸鱼,而不是其他的鱼类吗?道理应该也是如此, 鲸鱼是一种对声波敏感的动物,对你这种不成熟的召唤力更敏感些吧!所以你要利用这两天的时间,熟悉镯子赋予你的力量,然后想办法让它蛰伏深眠起来。”

    说到这, 他顿了顿, 接着说道:“你们族人对于精神号召力的感知, 可是要比鲸鱼强多了。秦牧雨既然已经这种隐秘的方式把族中圣物偷出来给你,就说明你们的族地一定是出事了。这个东西,可能要有许多人争抢,你唯一要做的就隐匿它,直到任何人都感知不到它在你身上的存在。”

    林瑶瑶默默听着廖臻的分析,不过她却突然醒悟到一个关键——也就是说,拥有了这个镯子,就算是废体也能重新恢复强大的精神控制力,连族长都不能控制人以外的生物,而她现在却能轻而易举地做到……那么她对于蚩族人来说岂不是天大的威胁?

    那么廖臻作为蚩族的族长,不应该当机立断杀掉她,然后毁掉镯子吗?

    她抖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突然想起廖臻曾经说过的话,他让她不要将他想得太坏。

    虽然两个人当年因为太多的欺骗和误会而分手。但是现在想来,他不计前嫌,一直偷偷给自己送去血末延续生命,这点心意,无论她愿不愿意接受,都不容辩驳。最起码,他并不算是太渣的前男友,对待自己昔日的恋人,似乎总是要更宽容忍让一些,并没有让往日的美好幻灭得太过残忍。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瑶瑶突然绝望地发现,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

    无论公私,他都不可能娶一个巫山族的姑娘,因为那意味着他要面对同族人的苛责压力,更是不会拥有自己的后代。而像雅丽那样文雅大方,没有担负太多责任秘密的女子,才是廖臻最好的选择。

    廖臻并没有打扰林瑶瑶的沉思,他知道依着她的性格,只恨不得生活更简单一些才好,贸然多出这么多的玄妙,不知道脑子在煮着哪一锅浆糊呢!

    可是他却不知林瑶瑶是品味到了他的好,心内却是立意要筑下高高的心墙,决不让自己阻碍了他的幸福,哪怕自己依然放不下他……

    吃完晚饭后,林瑶瑶坚持让廖臻回去休息,她将厨房的台面和刀叉杯碗整理干净后回到自己船舱。

    打开微博,便看见年华兄在自己一张抱着猫的泳装照下留言:“很漂亮,可是传到微博上,你将来的男友会嫉妒的。”

    林瑶瑶苦笑额一下,将来的男友?遇到了廖臻这样的人后,她还会再有爱别人的力气了吗?

    如果可以,她应该会找像方教授那样的儒雅男人吧。滚烫的爱情经历过一次就太疲惫了,找个能相敬如宾,平淡生活的便好。

    第二天,太阳刚露出海平线,廖臻就过来敲林瑶瑶的房门。

    因为船体晃荡的缘故,林瑶瑶在船上睡得不安稳。所以是凌晨三点多才睡,听见了敲门声,便披上衣服摇摇晃晃地开门。

    廖臻说:“起床,我们要抓紧时间训练了。”

    林瑶瑶半合着眼点了点头,洗漱完毕后,终于清醒了些,便来到了甲板上。

    “这附近经常有海豚出没。它们也是高级哺乳动物,应该能感受到你的精神感召力,现在试着召唤它们。”

    林瑶瑶哦了一声,端着一杯牛奶,坐在甲板的晒椅上,锁紧眉头,用力地瞪着海面,心里想着:“小海豚快来,麻麻给你们吃泥鳅……”

    可惜这么望眼欲穿瞪了半天,海面依然风平浪静,只有没有任何迹象。

    林瑶瑶喝干了一杯牛奶,转身问廖臻:“一会煎蛋吃好吗?”

    廖臻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小吃货道:“换泳衣,我们要下海游泳。”

    林瑶瑶一听,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她虽然很喜欢在浅浅的海滩上游玩,但是仅止于浅海,如今他们在深海海域,一不小心可就葬身鱼腹了!

    廖臻看着她死赖着不想下船的样子,言简意赅地说道:“必须游,这是训练。”

    这一句话,便彻底堵住了瑶瑶的退路。可是当她换好了小可爱泳衣出来时,廖臻却淡淡瞟了一眼,扭头看也不看地扔给她一件潜水服:“穿上它!”

    女孩子都是有虚荣心的好吗?就算再不想跟他有瓜葛,可是他一脸嫌弃自己身材的狗屎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她展开那件浮潜连体服时,实在是想吐槽,老奶奶的泳衣吗?包裹得这么严实!

    但是下了海里便发现这连身包裹了胳膊大腿的浮潜服的好处来了。最起码当太阳完全升起来的时候不会晒伤。

    只是林瑶瑶下水之后,精神自然地紧张了起来,浑身僵硬得不得了,抱着的救生圈被廖臻硬抢走了之后,便一把死抱着廖臻的脖子不放!

    爱谁谁!绝不撒手!救命啊!要淹死啦!

    就在这时,廖臻一般划着水,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突然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阳光下,一向冷脸的男人笑容竟有些明媚灿烂,林瑶瑶下意思地愣住,连忙松开手想要离得他远点。

    可是这一撒手不要紧,廖臻又往后游了游,林瑶瑶失了依靠,立刻扑腾着大朵水花要沉底。

    咕咚咕咚,只两口就把下半辈子的盐补齐了!死廖臻!王八蛋!亏得昨晚还觉得他好善良,是蚩族人的楷模呢!原来今天全等在这了,溺毙而亡……杀人毫无破绽!高手!

    就在她绝望地要灭顶时,只觉得身子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托举到了水面上。

    当她闭着眼咳嗽着换过神儿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一头海豚托举起来,在水面上绕着圈畅游着呢!

    廖臻舒展着身体游过来后说:“方才你要溺水时是什么样的感受?回忆一下,试着命令海豚将你送回到船边。”

    林瑶瑶这才隐约明白了他的意图。人只有在危机或者情绪波动的时刻,才能调动身体的潜能,很显然,方才她在无意间召唤起了蛰伏的精神控制力。

    有了可以参照的感觉,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反复试了几次后,那头海豚乖顺地将林瑶瑶送到了游艇的扶梯旁,在林瑶瑶上去的时候,还用它的额隆去顶林瑶瑶,帮助她上船。

    林瑶瑶的心都要被它融化了,若不是太大,真想把它捞起来带回家。

    在游船的上两日,林瑶瑶按照廖臻教授的方法吐故纳新,通过冥想试着控制自己的意志力。说实在的,这种精神控制力一旦掌握得宜,看着海豚在身边成群的游荡跳跃,也甚是壮观。

    老虎儿骤然觉得原来海上的玩伴甚多,立在船帮边,跃跃欲试,与海豚小姐们逐一打着招呼。

    可是廖臻最终的目的是叫林瑶瑶隐藏这股精神控制力,所以林瑶瑶又开始试着压抑起控制力,本以为很难,只尝试了几次后,她便能按照他教的法子,让手腕的那力量蛰伏沉睡。

    林瑶瑶发现当自己做到这一点时,那手腕上的花纹也浅了一些。

    廖臻也突然发现,这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女孩,在掌控精神力时竟然表现出惊人的悟性,本以为想要她压制圣物的力量会花费很大的周折,可是短短的两天,她竟然能将整个精神力压制下来,手腕上的花纹几乎淡得看不见了。

    了解到这一点,廖臻的眉头便一直紧锁着,他的直觉告诉他,林瑶瑶的体质似乎有什么地方是特殊的……于是他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是笔记本电脑前度过。不知道在翻阅着什么资料。

    林瑶瑶除了冥想之外,将家政助理的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日三餐,变换花样,小冰箱里的食物也快吃得差不多了。

    两天过后,当林瑶瑶下了游艇时,觉得自己的两脚都有些软,一时都不能适应陆地了。

    廖臻刚下游艇,李杰森和魏庭便已经在码头上等候了。

    李杰森跟廖臻低声说了几句后,廖臻吩咐魏庭将林瑶瑶送回公寓,而他则上了李杰森开来的车匆匆离去。

    林瑶瑶回到公寓后稍微收拾了一下,便要去宠物店上班。魏庭犹豫了一下,沉声到:“董事长希望您暂时哪里都不要去,尤其是人多的地方。”

    他本以为林瑶瑶听了这话会反弹,可是她却只是“哦”了一声,便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这种毫无高傲之气,甚是顺和的巫山族人,还真是刷新了魏庭的新视野。

    其实林瑶瑶明白,廖臻的嘱咐并不是在彰显自己的霸道,依照她现在刚刚获得手镯力量的现状,的确应谨慎地远离人群才好。

    万一一不小心召唤出了什么神龙巨兽,那么她可就不是去马戏团上班那么简单了!

    空闲下来的时间,用来整理房间也不错。不过林瑶瑶在收拾房间时发现廖臻的卧室的床头柜居然上了锁……奇怪,是她在出来的那天锁上的?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微信闪动。原来是方文熙发来了一条信息:

    族地出事了,族长被人囚禁,秦牧雨与我是旧识,她刚刚逃出来,正在我这里……

    林瑶瑶一下子坐了起来,点开了视频链接。

    过了一会,视频联通,那边果然是秦牧雨。只是跟前段时间比,她似乎憔悴了许多,脸颊处还有尚未愈合的伤痕。

    “牧雨,你怎么了?”林瑶瑶急急问道。

    秦牧雨看见了好友,一向脾气火辣的她竟然忍不住流出了眼泪:“族里发生了内乱,你母亲联合几个长老突然囚禁了族长,将她关在了族地尧塘地宫。我妈妈是坚定忠于族长的,也受了牵连,被抓了起来。”

    这消息突如其来,林瑶瑶都听傻了,一时有些茫然道:“我母亲?她要做什么?”

    秦牧雨摇了摇头,愤恨地说:“鬼知道她要做什么,她口口声声说族长向族人们隐瞒的精炼祖地已经荒废得不能用的事实,并且说自己有办法找到更好的精炼祖地,言辞极富煽动力,那些急于提升精魂的族人们好多都被她煽动,谴责族长玩忽职守,隐瞒了如此重要的事情……可是瑶瑶,有一件更要紧的,你母亲掌权之后,便联络了许多人找寻流落在外的精魂废体们,将她们统统找回来,并许诺会替她们延续生命……可是我断定这里面一定有阴谋,瑶瑶,你可千万别被你的母亲诓骗回去!方文熙是可以信赖的人,她以后会再跟你联络。对了,镯子在你那吗?”

    林瑶瑶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告诉她镯子不但在,还跟自己融为一体时,秦牧雨却送了一口气,说:“你好好保管,千万别弄丢了!”这时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似乎很急的样子,信号突然就中断了,不知道秦牧雨发生了什么,然后林瑶瑶就怎么也联系不上那边了。

    就在林瑶瑶摸不着头绪之际。廖臻这边也收到了巫山族地发生叛乱的消息。

    听闻这个消息后,廖臻脸色一直阴沉着,他直觉正是巫山族地的叛乱,才让秦牧雨将那么邪门的镯子交给了林瑶瑶。

    于是他更立意要将林瑶瑶与她的族人们切断,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麻烦不会找到林瑶瑶那里去。

    而这时,他接了一个电话,一直在海外磨洋工的梁家当家人梁慎言终于回来了。

    一直醉心于考古的梁慎言,最近辗转在东非大陆考古,头发许久没有修剪,已经过肩,用头绳简单缠绕着,皮肤晒得黝黑,更显出一种狂野的气息,笑起来的时候,只露出一口白牙,倒是个爽朗爱笑的人。

    在三大家族里,他与廖臻的私交甚好。当年廖家落魄,梁家在保持中立的同时,梁慎言私下里没有少帮助过廖臻。

    这份情谊,廖臻是不过忘记的。所以廖臻掌权后,梁慎言顺势成为了梁家的当家人。

    给这位重回文明世界的好友接风也不能太寒酸,廖臻特意命人请了擅长法式美食的顶级厨子来自己在市郊的别墅烹饪,为他接风洗尘。

    梁慎言的手办礼很特别,将自己这次收获到的动物头骨一字排开,问廖臻喜欢哪一个。

    廖臻挑了挑眉,不能推却好意,便选了一个猫科动物的头骨,觉得这么可人的东西回去转赠给瑶瑶也不错。毕竟她很喜欢猫……

    二人用餐时,自然说起了上次长老会弹劾的事情。

    梁慎言笑了笑说:“就知道你能搞定蒙家那帮蠢货,我整天不在家族里坐镇,我的弟弟跟着那个蒙兆龙也不学些好的,趁这个机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不过巫山墓穴的事情可有进展?”

    廖臻道:“的确如你给我看的古籍上所说,这墓穴就是传说中的蚩尤墓。可是奇怪的是,它似乎更能增加巫山族人的能力,而对我们蚩族人无甚作用,似乎并不能解决族人短寿的问题。而且在墓穴的最深处有一个铜门,我找来专业的人员想要开启铜门呢,可是那些高科技的探测解锁在这座铜门前都束手无策,暂时无法开启。但是……我发现这个……”

    说着,他挥手叫来了李杰森,在一旁的桌子上展开了一幅残破的古图。

    这古图残破得厉害,经过修复后能看清大致的轮廓,但是依然模糊不清。梁慎言是这方面的行家,他立刻拿来了自己的扫描器,将古图扫描入了电脑,经过放大盘对后,略有失望地说道:“这是一幅远古地图,可是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迁,早无可利用的价值了……”

    廖臻说:“你把这地图用软件三维立体化再看。”

    梁慎言按点了几下按钮后,突然眼神冒出了激动的光晕:“这……这不是巫峡吗?不对,地势还是有些变化……但是大致的样貌同现在来看并没有太大的出入!”

    廖臻点了点头说:“你果然是行家,一下子看出了关隘,结合你之前考证的结果,我断定这是一幅标注巫山族人精练祖地的古图,你看!”

    他便说便指了指位于巫峡腹地的一处标识地方。梁慎言点了点头:“这里不久是巫山族人现在的族地吗?不过这里已经日渐衰败,她们支撑不了多久的。而如果伯父生前的考据正确的话,我们蚩族人的生死大限也要到了。”

    说到这,梁慎言站了起来,站在别墅二楼的落地窗出神地望着夜空道:“廖臻,你有没有这样的感受,无论是蚩族人也好,巫山族人也罢,在这个星球上似乎都是格格不入的异类,只能上古的神话里找寻到我们的祖先叱咤风云的痕迹。我总是觉得我们不属于这里,而两个族群间,除了依照本能的彼此厮杀之外,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人生意义了吗?”

    梁慎言的话若是被其他的蚩族听了,大概会受到耻笑的吧!毕竟现在是蚩族几千年来少有的鼎盛时期。大部分族人手握财富,衣食无忧,过着富豪般的生活。

    像梁慎言这种放着舒适的生活不享用,却常年游走在各种古老坟圈子的异类,在他们看来才是过得毫无价值呢!

    不过廖臻却明白梁慎言的这种孤高的寥落,不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虽然体会不如你的深刻,不过我们现在的使命,就是要打破两族的敌对禁锢,不然,最后殊途同归,只怕都要在这个星球上消失,彻底成为传说。”

    梁慎言笑了笑,说道:“你说得对,不过你在电话里说起的巫山族地发生了叛乱又是怎么回事?”

    廖臻立在他身旁道:“巫山族的族长可能马上就要换人了。原来的苗青宫表露出愿意与我们蚩族合作共度难关的态度,却被她的大长老夺了权。而且那个大长老林静宣扬她已经找到了新的祖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与好友梁慎言密谈了许久后,梁慎言这才告辞,临走时笑着说:“听说长老们已经给你选定了未婚妻,什么时候大婚?我们蚩族人里也该增添新血了。”

    廖臻淡淡说道:“梁家也好久没有新血了,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许寻找配偶?”

    梁慎言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这是不准自己多问的意思。他可不愿引火烧身,只笑了笑,背着背包,挥了挥手,转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