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21.第 21 章
    看着方文熙冲着自己笑,林瑶瑶只能说:“真巧, 又遇到你了。”

    方文熙点了点头:“虽然我知道你以前的电话, 但貌似你换了号码,幸好这巧遇了, 老同学,最近怎么样?”

    看来方文熙还是准备接上回的同学聚会梗,可是魏庭却已经走了过来,对林瑶瑶沉声提醒说:“午休快结束了,还是快点结账吧。”

    虽然魏庭没有感觉到方文熙的气息,但是今早得了董事长的指示:不要让任何可疑的陌生人接近林瑶瑶,而这个高大健壮的女孩方才明明是主动走过来,他不能不有所防范。

    方文熙倒是上下打量了下魏庭, 笑着说:“瑶瑶行啊,这是你男朋友?都谈恋爱了也不告我们几个老同学,我们加一下微信吧!”

    说完就点出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叫林瑶瑶扫。

    林瑶瑶握了握自己戴着运动手表的手腕, 她想起秦牧雨和廖臻的说的话。不想跟这个巫山族人聊太久, 但是冷漠拒绝的话,一定会招惹来身后魏庭这个蚩族人的怀疑,若是因为自己而害得方文熙受到伤害,她的良心也不会安宁。所以林瑶瑶想了想,飞快地扫了一下方文熙的二维码, 然后笑着跟她说再见。

    因为下午天阴, 宠物店里的客人不多, 林瑶瑶带着几袋猫粮和两件准备打样儿的猫衣就早早回到了公寓。

    到了公寓, 她先里外看了一圈,又出声喊了廖臻后,才放下心来,顾不得亲亲过来撒娇的小老虎儿,便来到了书房高高的书架前,推着手扶梯上下翻找廖臻早晨看的那本古籍。可是书架上全是各种国家文字的精装书,根本就没有那本古籍的式样。

    林瑶瑶咬着手指头想了想,来到了廖臻的房间门口,推开门冲着里面小声兮兮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便探头进去翻找廖臻的房间。

    都说男人的床头柜最能出卖他的为人。当打开床头柜时,林瑶瑶硬着头皮已经做好看清廖臻“真面目”的准备了,可没想到的是,他的床头柜还不如高中男生来得精彩呢。

    打开柜子,里面是廖臻睡前的读物——英文版国家地理杂志,厚厚一摞都是最近的几期。

    可是看出廖臻对这本选片苛刻杂志情有独钟,毕竟它汇集着大批理想浪漫主义浓烈的摄影师和记者,很富有收藏价值。

    但是一个男人用它做睡前读物,总是觉得哪里好像坏掉了的样子。

    除了从科学严谨的科普读物外,还有就是一本包绒相册,滚烫的金边显得这相册也是异常庄重严肃。

    林瑶瑶有些迟疑,总觉得这相册是廖臻的**,若是贸然偷看,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但是好奇心又驱使着她想要打开。

    当手指刚刚碰到了相册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林瑶瑶做贼难免心虚,当看到显示屏上显示的是“王八蛋”三个字时更加心慌——这名字是她跟廖臻生气的那天早晨改的,只是自己现在翻看别人的私隐,却有被抓个正着之感。

    于是她连忙放下相册合上抽屉后,她小跑出了廖臻的屋子才接电话:“喂……”

    “回家了?”廖臻的那边似乎在开什么国际网络会议,可以听见各种不同的语言交融,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

    听到了林瑶瑶肯定的回答后,他又慢悠悠道:“在干吗呢?”

    林瑶瑶舌头都有点打结,她暗自唾弃自己做不得坏事的习气真是没有半点长进,只诺诺道:“就是整理……整理东西……”

    “嗯,你也累一天了,不急着收拾房间,去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一会有司机接你。”

    林瑶瑶坐在沙发上,撸着老虎儿毛茸茸的尾巴问:“去哪?”

    “出海。”

    “……你玩去好了,我就不去了。”

    “自己的游船,有厨房,需要人做饭。”

    “……”简单说完,那边就撂了电话。

    林瑶瑶苦笑了一下,她总是会忘记,如今的廖臻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中产日渐落魄环境下的青年了。身为大集团的董事长,消磨周末时光的消遣定然要与众不同些。

    就在这时,林瑶瑶的手机又响了,点开一看,原来是方文熙发来的信息。

    “怎么样?我之前的提议,你考虑过了吗?”

    林瑶瑶想了想,回复道:“你姐姐的死似乎并不单纯,起码不会是廖臻派人做的,建议你最好换个方向调查。”

    那边沉默了一会道:“你是吃了蚩族血,被他给洗脑了吗?不是蚩族人干的,还会有谁会对我的姐姐下毒手?”

    林瑶瑶能感觉到对方动了气,她虽然体谅对方痛失亲人的悲怆,但是自觉没有义务做她的出气筒,于是发了一段语音道:“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他虽然冷血,但是不会卑鄙的撒谎,你若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以后请不要再联系我。”

    这段语音发过去老半天,对方才回了三个字——对不起。

    林瑶瑶没有再回复,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兴奋了起来。

    她先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衣柜,翻出上次商场打折买来的沙滩裙还有泳衣,然后给范姐打了电话。

    不一会,魏庭果然到楼下接林瑶瑶了。她背着大背包,单手拎着猫笼子下了楼,让魏庭先回宠物店一趟,又取了几件猫衣衣,然后又上了车准备出发。

    车子开到了相邻的滨海城市后,在一处私人泊船码头那停了下来,在夕阳余晖下,成排的各色豪华游艇是闪动的各色光芒。

    显然她来得比较早,廖臻还没有赶到。

    林瑶瑶觉得这样正好。赶紧换上了自己的小可爱三点式,搭配配套的小纱裙。

    这本是她买来准备今天夏天休年假时去南方旅游穿的,现在提前派上了用场。淡粉的颜色正好跟老虎儿套上的乳白色的小纱裙相得益彰!

    在老虎儿的脖子上套好了蕾丝蝴蝶花结后,一个美呆呆的喵咪小公举便呈现在眼前。

    林瑶瑶抱起有些不情愿的老虎儿,在它的额头上重重亲了一下:“儿子好好表现,麻麻下个月的银子全靠你了!”

    说完,她便将手机架在自拍杆上,然后抱着老虎来到甲板上,对着夕阳大海找准了角度后,来个美女与爱猫的情侣款自拍。

    然后便将墨镜架在老虎的脸上,让它趴伏在沙滩椅上又是一顿猛拍。

    身为资深半吊子淘宝店主,林瑶瑶不得不承认,环境的烘托太重要了。明澈的大海和豪华的游艇愣是把批发价十元一件的猫衣烘托出了百元大牌的品质。

    这样的发现叫林瑶瑶欣喜若狂,只恨今天的衣服拿得太少,一个小时的时光转眼便在啪啪啪的闪光灯里流逝掉了。

    当廖臻提着手提袋上游艇时,林瑶瑶已经换了三套衣服,而老虎儿担负养家重任,蔫蔫儿地任凭麻麻拗造型,已经换足五套了。

    这次老虎儿的造型是猫界精英,黑色小西服配领带,勾勒出了美短流畅苗条的线条,瑶瑶拍了几张后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就在这时发现廖臻一身笔挺灰色西服出现在游艇之上。林瑶瑶顿时眼睛一亮:摄影师之魂,灵光乍现!

    于是她站起身来,对廖臻说道:“能不能替我打版,跟老虎合拍一下?放心,我不会拍到你的脸的。”

    廖臻不动声色地看着林瑶瑶,她现在穿的是件白色蓬蓬连衣裙显得纤腰婀娜,修长的长腿上蹬着一双露趾高跟鞋,短短的头发乖巧地抿在耳后,戴着镶钻的小发卡,竟然有些名门闺秀的味道,跟老虎儿的精英范儿很是配套。

    就在廖臻沉默的时候,林瑶瑶有些后悔了,真是拍得太忘我,竟然一时忘形,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了,凭什么叫他替自己当模特拍造型?若是一会他开口嘲讽自己,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可是没想到廖臻欣然放下了手中的提袋,举步来到老虎儿的跟前,抱起了猫儿坐在椅子上,单手扶着扶手,长腿交叠翘起,然后淡淡问道:“可以吗?”

    林瑶瑶的呼吸都屏住了。前男友虽嘴贱人渣,但是男神范儿立得住啊!高冷教父style有木有?方才还是呆萌的老虎儿,此时蹲坐在廖臻的怀里,竟带出几分精锐之气,两只猫眼圆圆,活似小豹子一般,傲娇得很!

    林瑶瑶的摄影之魂熊熊燃烧,蹲跪前仰,长焦短距,又是一段啪啪啪。

    不过到最后时,她偷偷将摄影镜头上移,拍下了廖臻那张不苟言笑却俊美英挺的脸……

    “拍够了吗?”廖臻将老虎儿放到地上,开口问道。

    林瑶瑶连忙说够了。

    这时廖臻才慢悠悠道:“既然拍够了就起来吧,你的领口有些低……”

    林瑶瑶做平胸小妹太久,防范意识不佳,等到廖臻开口了,这才后知后觉,捂着低领的裙子迅速站起来,脸蛋涂抹上了一片樱桃酱!

    廖臻看着她,突然伸手拧了一下她的脸蛋,然后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去了驾驶舱。

    林瑶瑶被他这太过亲昵的动作吓了一跳,突然有些茫然。

    他这是什么意思?哦,对了,为什么周末他的女朋友没有跟过来?船已经开了,难道……这个周末假日,就他和她俩人在船上吗?

    来不及多想,船已经驶离了码头。

    林瑶瑶闷闷地去换了衣服,然后绕到船舱这来:“……就咱们两个人吗?让你女朋友知道了不太好吧?”

    廖臻的衬衣袖子半挽,露出坚实的手臂,一边掌舵,一边瞟了她一眼道:“我会转达你对她的关心的。”

    她讨了没趣,自然识趣地回到了船舱里。

    现在既然有了蚩族血,不会马上死去,那么她便要好好规划赚银子的人生,于是将自己扔在软床上后,她便开始修饰图片,准备更新自己的微博和淘宝店。

    高大上的美照一上传到微博,点击便蹭蹭上涨。

    尤其是她穿着蓬蓬裙和爱猫合照的那张,简直是爱猫宅男的必杀利器!

    猫粉儿们纷纷留言:

    “美女,下次可不可以穿得再性感些?”

    “楼上的,死开!我们的猫主一向走纯情路线好吗?”

    至于女猫粉,则大都集中在高冷总裁范儿的照片下议论。

    “为什么没有正脸?身材这么棒,长得一定不错!”

    “哇,男模皮鞋是pakerson的纯手工定制啊!这个可仿冒不了,店主,你也太下血本了吧?这件猫衣是准备卖出天价吗?”

    “这一定是白富美在创业,猫衣可爱,店主能不能便宜些?”

    林瑶瑶顾不得看留言,转身看自己淘宝店的销量。游艇效应宛若飓风,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就有十多笔订单了。

    下个月的银子有了着落,林瑶瑶乐得抱起爱猫老虎儿亲亲,准备餐餐都加妙鲜包。

    翻滚了几圈后,她又点开了手机,翻检出廖臻的那张脸部特写,用纤细的手指摸了摸,她这辈子是注定不能拥有他了,那么就将他偷偷摆放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吧,于是长指轻轻给照片里那张严肃的脸弹了一个大大的脑蹦儿后,又滑动轻点了几下,将它存入到加了密码的文档中……

    就在这时,廖臻在船舱外喊道:“快出来,衣服多穿点,晚上会冷。”

    林瑶瑶连忙套上了一件大毛衣,走出了船舱。

    这游艇似乎开得很远,压根看不到海岸线了。太阳尽数落下,夜色涂染,只剩满天星斗映照在海面之上,似无数的萤火虫,又被海浪拍碎成更多的光影。

    廖臻已经在船尾支好了海钓的钓竿,亮起了渔灯,准备开始夜钓。

    林瑶瑶看了,不觉有些哭笑不得。有时候廖臻给人的感觉很苍老,爱好真是几年如一日的不变。

    比如这钓鱼的爱好,基本可以媲美打翻版的《死星》游戏了,只不过同过去相比,湖泊变成了大海,简陋的野营帐篷变成了奢华的游艇而已。

    这么怀旧的事情,其实不适合跟旧人一起来做的。起码当林瑶瑶坐下的时候,往日的情形竟是忍不住浮上心头。

    不过廖臻似乎并不知林瑶瑶心头的起伏,只是一板一眼向她授业解惑道:“这里是海洋寒暖流交汇处,鱼类品种相对较多。晚上钓鱼海浪平静一些,只是还是比淡水钓鱼时风浪大些,就不必去看浮漂了,多摸索一下,只能凭手感和水面的波动来判断……”

    海钓用的都是活饵,廖臻手法娴熟,一看便是这几年精于此道。没有一会的功夫,便钓上了好几条大个的海鱼,活蹦乱跳的样子,叫没有垂钓上来的人不由得一阵心急。

    林瑶瑶心里想着:“来吧,来些大个头的!麻麻要吃你们!”

    可惜过了好久,也不见动静。

    看着林瑶瑶有些坐不住的样子,廖臻的嘴角不禁含笑,他干脆绕到了林瑶瑶的后面,教她如何甩杆起杆。

    廖臻说了一大堆,可是林瑶瑶都没有听进去,她此时浑身所有的血液都涌到了廖臻握着的自己的手腕上,那种感觉,就跟昨天那个诡异的手镯融化掉了一样。

    浑身血液都在燃烧是怎么回事?林瑶瑶,你能不能争气些?

    就在这时,他突然将林瑶瑶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她感觉到他的手臂收紧,不由的抬头回望着他。

    在灯光的辉映下,他脸部的轮廓更显立体,额前垂落的头发在轻轻飘动,他专注地看着她,轻声说:“瑶瑶,跟我复……吧……”

    可就在这时,突然海水涌动,整个游艇都被掀得一荡,巨大的水声更是把廖臻的话击打得七零八落,随即淹没。

    廖臻迅速拉起了瑶瑶退至船中心,两个人不由得齐齐望向了海面……

    林瑶瑶简直傻掉了,谁来告诉她,只不过是挂了小泥鳅的饵钩,为什么吊起来的却是……一头巨大无比的鲸鱼……

    不!不是一头!竟有三头之多出现在了它们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海域上,并且开始有规律的围绕着他们的游艇开始盘旋环绕,在月光下喷射出老高的水柱……

    老虎儿浑身的毛儿都战栗起来了,冲着海上的巨兽恶声恶气地喵喵叫。

    廖臻看着眼前的情形,迅速握住了林瑶瑶的脉搏,然后说道:“深呼吸,尽快让心跳平稳下来,同时心里默念让它们离开……”

    林瑶瑶虽然不知廖臻为何会这般嘱咐自己,不过她对他的话,有一种盲目的信服,于是闭上眼,拼命深呼吸,让自己尽量淡忘方才的情景,只默念着:“乖乖宝贝们,快些离开去北极吧,北极虾才更好吃呢!”

    也不知这么闭眼祷告了多久,廖臻才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肩头:“行了,它们走了。”

    林瑶瑶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海面又是星汉灿烂的光景,仿佛方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幻梦。

    她呆立了一会,转身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廖臻的眸光晦暗不明:“你还没有回答我方才的话。”

    林瑶瑶疑惑地问:“你方才说什么了?……喂,能不能不要转移话题!”

    不知为什么,方才被巨鲸包围都能岿然不动的俊脸,此时微微有些发垮,也不知她哪句惹了他不高兴,竟然一下子臭脸了起来,提着刚掉的鱼转身就回到了船舱。

    林瑶瑶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看着他娴熟地杀鱼剖腹,却不肯抬头的样子,不知为何竟然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便闷闷地问:“那……你刚才在跟我说什么?可不可以再说一遍?”

    廖臻抬起头平静地问:“鱼是要生吃,还是要烤着吃?”

    “……”

    不知为何,林瑶瑶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话……

    新鲜的海鱼很美味,用锡纸包裹烤熟后带着特殊的香甜鲜美,再搭配红酒,还有黄油烤面包片和牛尾番茄汤甚是顺口。

    可是二人吃饭的气氛一直有种活跃不起来的凝滞,林瑶瑶几次试着挑起话头,他的兴趣都不甚高昂。

    林瑶瑶几次开口碰壁后,也不愿再自讨没趣。只掰着烤面包沾着番茄汤闷闷地吃着……

    廖臻沉默地喝了一杯红酒之后,总算是恢复了常态,可以心平气和地跟她说话:“你的那个手镯是你们巫山族的远古圣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融入你的手腕,古籍上的记载不多,只知道他会使族人的能力大增。有方才来看,你似乎能召唤出动物,所以在没有能有效控制这种能力前,我们暂时不宜回到陆地上,不然你的情绪要是波动,难免会引发人群骚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林瑶瑶觉得他说得有所保留,可是他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不想说的,怎么也套不出来。于是她干脆摘下卡通手表,摸索着那纹路道:“可是……既然是族中的圣物,秦牧雨为什么要把它寄给我?这个要如何摘掉还给族人?”

    廖臻看着林瑶瑶,一字一句地说道:“瑶瑶,永远也不要想着摘下来!因为只有你死了,它才会跟你分离!”

    林瑶瑶倒吸了一口冷气,突然觉得自己手腕上盘踞的不像是圣物,更像是一条蛰伏的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