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 20 章

作品:《巫山女

    在入口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快递包,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只不过包装都被拆开了的样子。

    林瑶瑶心知一定有人吩咐专人检查自己的包裹, 便默默瞪了那人一眼,打开了包裹。

    东西是秦牧雨寄来的, 是一个式样古朴的银手镯。事实上秦牧雨很喜欢制作一些小饰品, 因为族地特产的银子色泽光润, 用来做银器能呈现出一种特殊的美, 所以她自己有个小银坊专门打制银器,也会隔三差五给林瑶瑶寄上一些,让她戴着玩。

    这次的这个, 其实不比以前的好看精致, 就是简单的花纹, 透着老银的黑垢, 检查包裹的人应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所以爽快放行, 给她送到了门口。

    林瑶瑶顺手将手镯戴上,然后将包装盒扔进垃圾箱里, 转身去了厨房归纳整理采购战利品去了。

    今晚要烧了菜品她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 刚买了活鱼正好用来做铁锅炖鱼。

    她手脚麻利地斩鱼剖腹后, 给鱼撒上姜丝淋上料酒去土腥味。从橱柜上取下一个双耳老式铸铁锅——这是她最喜欢用的锅子式样。虽然现在的钢锅和不粘锅五花八门,但是林瑶瑶受了奶奶的熏陶, 觉得只有老式铸铁锅做出的炖菜才好吃。

    没想到廖臻的厨房里也有这种锅子,用起来倒是得心应手。

    不一会当鱼控干后, 便加油滋啦啦下锅, 两面煎好后, 加调味汁,又加入在农贸市场买的农家酱和大个蒜瓣,然后添水炖煮,光闻闻味道便觉得好吃。

    林瑶瑶开始切菜,她是个天生喜欢做饭的人,只是先前租住的寓所没有这么宽敞的厨房,又是用电磁炉炒菜难免掌握不好火候,而现在倒是可以尽情发挥了。

    配菜的话,林瑶瑶拌了简单的捞拌黄瓜猪耳皮蛋,外加蒜苔炒肉。这么一看有鱼有肉,配色得宜。

    至于廖臻说的四菜一汤的标准,林瑶瑶只当他在放屁。

    当米饭焖好的时候,林瑶瑶伸着脖子喊他吃饭。

    廖臻放下了游戏手柄,起身来到了桌子前,却看见桌子上只有一副碗筷。他抬头看,林瑶瑶正用一只大海碗盛着饭和菜,端着它提着一瓶饮料准备往屋子里走。

    “你要干嘛?”廖臻冷冷问道。

    林瑶瑶端着碗说:“哪有保姆跟雇主一起吃饭的,我回屋吃去。”

    廖臻一双泛着幽蓝的眼就这么瞪着林瑶瑶,似乎下一刻就要散出隐气了,他倒是语气还算平和:“瑶瑶,别惹我生气。”

    林瑶瑶是个天生的软蛋,廖臻这么一蹬她,便觉得体内的蚩族血又在沸腾不能遏制,她小声道:“凶巴巴的,生气了又能怎么样,怕你吗!”可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坐下,将脸儿埋进大碗里认真吃饭。

    廖臻从鱼肚子里夹出一大块鱼籽,沾了汤汁后送入她的碗里道:“蚩族血对你的身体损耗很大,以后每餐都要多吃蛋白质多的食物,白天外出时若有不舒服的时候不要硬撑,叫魏庭打电话通知我。”

    林瑶瑶对于廖臻的示好,有些天然的无法抵抗,将那鱼籽放入嘴里咀嚼,清晨时生的闷气竟然消散了大半。

    毕竟她不是个天生爱记仇的人,对于绵长持久的坚持都不甚擅长。

    不过她想了想夹起了鱼头放入自己的碗中,既然蚩族血对巫山族人的心智影响甚大,那么她就要多吃些鱼头,来个以形补形,提升些智力……

    一段饭各自吃得专注,甚是平和,林瑶瑶摸了摸嘴,迟疑了一下说:“我可以问问方文珊究竟是怎么死的吗?”

    廖臻倒是明白她为何这么问:“是敬轩拿她的照片吓唬你,想让你接受他的血吧?幸好你没有接受他的血,不然你之前已经接受了我的血液,贸贸然更换供养者的话,会全身疼痛,有得罪遭。”言下之意,颇有些警告林瑶瑶别想什么临时改弦更张一类的幺蛾子,。

    林瑶瑶头一次听说原来还有这等事,又想起廖敬轩说过哥哥同意了他用血养自己的话,不由得想到若自己真随了廖敬轩的意思,那后果得多严重……想到自己若是喝了廖敬轩的血疼得满地打滚,而廖敬轩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光景,不由得脸色微变,狠狠地瞪向了廖臻。

    以前怎那么就没有发现他的这种腹黑心狠?也难怪能成为蚩族的族长!好歹她也是前女友,用不用玩这么大?当初提醒他弟弟一声会死吗?还是要廖敬轩亲自见了才能绝了他弟的荒唐念头?

    廖臻明白林瑶瑶瞪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放下了碗冷冷道:“以前你总把我想得太好,现在就尽把我往坏处想吗?我没你想的那么卑鄙……至于那个方文珊的死,很有蹊跷,下手的人是谁,到现在都查不出来。只是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廖敬轩不应该拿那张照片吓唬你的。”

    然后,他便对林瑶瑶凶巴巴的眼神熟视无睹,吃完了饭就是甩手大爷,撂下碗筷起身继续玩游戏去了。

    林瑶瑶已经把他往坏处想了,心立刻堵堵的,什么也不想做了,今天刷了一天的猫,身上实在是难受,于是走过去对廖臻说:“你要不要下楼散步?”

    廖臻抬头看着她,用眼神询问她是什么意思。

    林瑶瑶微微涨红脸说:“……今天有些累,我想洗个澡……”

    敞开式的浴室对于单身一族是享受,可是男女二人相处就一场尴尬了。她希望廖臻可以绅士些,最好下楼散散步,她会以最快的速度洗完的。

    廖臻深深地看了一眼她嫣红的脸颊,伸手在沙发扶手旁的杂物袋里取出一个遥控器,轻轻一按后,只见远处浴缸两边墙壁里自动延伸出了磨光雾化的玻璃屏风,在浴缸前密密实实地隔断了视线。

    按完按钮后,他转脸继续玩游戏。

    林瑶瑶觉得洗浴的地方里客厅相隔甚远,再请他离开客厅未免有矫情的嫌疑,而且依着这厮吃完饭就懒得一动的习惯,也是支使不动的。

    于是回屋取了浴袍还有换洗的内衣裤,为了掩饰水声尴尬,她还特意打开了浴缸旁边附设的蓝牙音箱,将音乐声调节得大些,便去洗浴去了。

    愉快的洗香香时光总是要人心情舒爽,在大大的浴缸里冲浪按摩了片刻后,林瑶瑶依依不舍地与它决别,站在浴缸里用花洒快速冲掉身上的泡沫,水花顺着她纤细的脖颈一路欢快下流,蜿蜒起伏一路顺着长腿跌落到浴缸里。

    洗去了一身黏腻疲惫,林瑶瑶弯腰用大浴巾擦干身体,换好了内衣裤后,便裹上了密密实实的浴袍出了浴室。

    可是刚出来,却发现电视屏幕上的人物已经挂掉正被几个僵尸啃食,而游戏高手却在仰着脖子望着天棚发呆。

    她刚想说话,他已经站了起来,看也不看她便去了厨房。

    当林瑶瑶发现那个男人竟然主动站在水槽前刷起了碗时,真有震惊之感。这倒是难得,因为在林瑶瑶的印象中,他从来都是不做家务的。只是洗得也太用力了,水流迸溅得哪里都是,一看就是不甚熟练的样子。

    林瑶瑶趁此机会赶紧回到房间换了睡衣裤,拿着乳液一边翻着微博一边搽脸。

    搽好了乳液后,她倒在床上想廖臻方才的话,不禁幽幽叹了一口气。

    不是她现在将他想得太坏,而是她也算是心智成长了些,再不像大学时代那么天真烂漫,他和她之间,就算没有他的那个未婚妻,也是不会再旧情复燃的了,既然这样,何必去当朋友自欺欺人?倒是不妨将对方想得坏些,其实对俩人都是好事情。

    就在这时微博传来了一条未关注人私信。林瑶瑶打开一看,是微博名叫“见南山”的人。

    “东西收好,不要接触任何族地出来的人。”

    林瑶瑶一下子坐了起来,她看着这个微博的头像,是一片开得正艳的玫瑰花,不知为何灵光一闪便猜出这人是谁了。

    一定是方教授!而从来不玩微博的他却新注册了号码辗转通知自己,那一定是秦牧雨拜托他做的,可是秦牧雨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或者发微信呢?

    族地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的不寻常不禁让她对挚友感到担心。

    林瑶瑶想了想,试着给秦牧雨拨电话,可是那边的电话始终显示关机。

    她反复犹豫了一会,想要出去问问廖臻,看他知道什么信息。可是打开门的时候,男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这样一来,她就不好深夜去敲房门了。

    林瑶瑶只好又关上房门,倒在床上辗转翻侧,突然又收到了一条信息,点开一看是年华兄:“睡了吗?”

    “没有,心烦呢?”

    “怎么了?”

    “老家的朋友可能出了状况,替她担心,”

    那边沉默了一会写到:“你不在她的身边,担心也没有,可以跟身边有能力的人说说,看看他能不能帮你。”

    林瑶瑶苦笑了一下,身边值得信赖的依靠?爱喵老虎儿算不算?

    其实这些事情跟网上素不相识的人倾吐也无用,林瑶瑶只跟他道了一声晚安,然后关灯就寝了。

    在临睡前她想:东西?什么东西?难道……是自己手上的这支银镯?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安稳,曾经缠绕过她许久的那个梦魇又翻涌上来。

    这梦依然十分逼真,红色的天空,蓝色的大地,耸立嶙峋的石林,到处是一片异域诡异的气氛。

    而她似乎骑在一只硕大无比的白色怪鸟身上盘旋天空之上,耳旁是飒飒的风声,身心都是融入风里的舒畅。

    她忍不住回头去看,在她的身后还有无数只白色怪鸟在飞,在天际线画出浩浩荡荡的白浪。

    当鸟儿飞到山巅时,她下了鸟背,步轻盈地走向一处造型奇特的高大建筑,一路上,无数的人匍匐在路的两侧,恭谨地向她施礼……而她泰然自若,仿佛人们天生就该对她顶礼膜拜一般……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尖利的叫嚣声,她回头一看竟然飞来了一只黑色的三头巨鸟,鸟背上坐着一个男人,一下子便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扯到了鸟背上……

    可是当她想看清他的脸时,鸟的身体突然一颤,她竟然从鸟背上大头朝下地狠狠摔了下去……那手腕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她不禁“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这一叫,人立刻惊醒了。不一会,门就被大力地撞开,廖臻伸手开灯走了过来,摸着她汗津津的脸问:“怎么了?”

    林瑶瑶没有说话,只是从被子里伸出了右手,只见那银色的镯子似乎被火灼烧了一般,发着橙色的光,竟然融化附着在了她细嫩的手腕上。

    廖臻一看不好迅速要替她摘下来。可手指刚一接触那银镯,整个人竟然都被大力反弹开来。

    当他迅速起身时,那银镯已经融入到了林瑶瑶的手腕上,形成了如纹身一般的图纹缠绕在了手腕之上。

    林瑶瑶都看傻了,瞪大眼睛望着廖臻。

    廖臻紧抿着嘴唇,握住她的手腕翻看了一下,问道:“这是什么?”

    林瑶瑶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秦牧雨寄给我的,她爱做些小玩意……”

    廖臻当然知道秦牧雨爱给她寄这些东西,事实上这个镯子也是经过他点头,才到了林瑶瑶的手里的。

    正因如此,这一刻,廖臻的表情略微有些狰狞,也不知是在气林瑶瑶,还是在气自己。

    他迅速地拉起了林瑶瑶,摸了摸她的脉搏,又打电话叫了几个人上来给林瑶瑶抽血送去化验。

    一通折腾之后,已经是深夜。林瑶瑶除了多一圈纹身外,并无其他不适。

    当林瑶瑶表示要睡下的时候,廖臻却拿着枕头来到了她的房间。

    她不仅警惕地问道:“你要干嘛?”

    廖臻又抱来一床被子道:“你睡吧,我看着你,免得又出了什么反应不能及时处理……你枕头往那边点……”

    林瑶瑶顿时脑袋摇成拨浪鼓!她才不要跟他同床共枕呢!就算隔着条被子也不行!

    廖臻这次真的生气了,他瞪着林瑶瑶道:“那就都别睡!就这么坐一夜吧!”

    廖臻若要坚持起来,无人能敌,两人果真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坐了一夜。

    当然,林瑶瑶是天生无甚毅力的人,除了刚开始靠在床头刷微博,刷淘宝外,没到两个小时,便两眼迷离上下打架,头一歪,自动滚进了被窝里去。

    也不知是不是有廖臻在身边的缘故,神鬼回避,再也没有离奇的梦境出现。但是发生了这等子匪夷所思的事情后,能这么安然睡着的,恐怕也只有天生心大的林瑶瑶了。

    心有多大,睡得就有多投入。当清晨时分,她朦胧地睁开睡眼时,发现自己睡相难看,正紧紧搂着廖臻的一只胳膊,大腿都跨在他的身上去了,活似要横卧整张大床一般。

    廖臻则半躺在床上,头靠着床头,似乎一夜无眠的样子,头发未乱,眼眸半垂,一边轻轻翻着一本泛黄的古籍,一边对照着她放在他腰上的手腕上的花纹。

    而当林瑶瑶睁眼时,迷离对准焦距,恰好看到他翻开的这一页上的花纹跟自己手腕上的一模一样。

    林瑶瑶一激灵便彻底醒了,可正要仔细看时,他却已经觉察到她睁开了眼,啪地一下将书合上了。

    林瑶瑶连忙去抢:“拿来,为什么不给我看?”

    可廖臻显然不想她知道的太多,只握住了她的手腕道:“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这花纹千万不要给别人看到,尤其是你的族人……”

    他说的话,似乎跟秦牧雨的话不谋而合,都是暗示自己防范族人,这是什么意思?她的精魂被废,这辈子都不会有出神入化的精神掌控力了,族人要她何用?而且这么邪性的手镯,秦牧雨是怎么得来的?她在族地里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像林暮雪、苗璐儿那般引人注目,经常接触到长老会。

    就在林瑶瑶想得专注时,廖臻已经转身侧躺过来,单手支着头,对林瑶瑶道:“现在好好给我讲讲给你镯子的是什么人吧。”

    因为他转身过来,林瑶瑶才发现他的眼底布着淡淡血丝,显然是熬夜敖红了眼。

    不管他的动机如何,可是瑶瑶觉得他这一刻对自己的关心是真的。就算这个男人比两年前的大学校园时代,更显冷酷和无情,可这一刻,她似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她以前爱过的那个人的影子。

    于是她想了想,老老实实地说了秦牧雨给自己的微博留言,还有怎么也联系不到她的现状。

    廖臻闭着眼听了一会,眉间微微皱起,好半天才说到:“我知道了……”说完便倒在枕头上,单手搂紧了林瑶瑶,不一会便埋在她的脖颈间酣然沉睡。

    林瑶瑶对于这种情况有些手足无措,只感觉他的绵长的鼻息在脖颈间蒸腾……

    以前俩人谈恋爱时,其实也曾经一起共眠,那时他带她在山上野营,等着看流星雨,两个人一起钻进大大的睡袋里熬夜,就算深夜的荒山再冷,身体和心也是滚烫的……

    回忆的闸门一旦拉开,便是洪水奔泻之势,林瑶瑶强硬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她提醒自己现在已经跟他分手了,这么夹杂不清可不行!

    可她又不忍心再叫醒廖臻,只能趁他睡熟的时候,悄悄后撤,然后起身出了卧室,悄悄关上房门。

    她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纹路,然后转入厨房准备煮白粥,搭配昨天买的小菜,再煮两个鸡蛋就是简单有营养的早餐了。

    她在厨房忙着,虎儿被冷落在一旁,便自得其乐,咬着自己的玩具,麻绳老鼠去沙发上磨牙。翻滚扭动玩得甚是投入,长长的尾巴一甩一甩的。

    可是在翻滚之间,便碰到了沙发上的遥控器,林瑶瑶站着的地方视野正好可以看清整个屋子,手里的锅子也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只见那浴室本来雾化的玻璃墙,原来断电之后,就变成了透明的玻璃墙……

    那一刻,林瑶瑶的脑子里煮起了小米粥,她不停地回想自己昨天洗澡的时候,玻璃墙有没有变化。可是当时洗澡太投入,雾气缭绕,满脸水花,实在是回想不起来啊!

    林瑶瑶真想仰天长吼一声,可是这时,卧室的门却打开了,显然是锅子掉地的声音吵醒了他。只小憩片刻的廖臻,已经准备起床上班了。

    当他出了房门时,也看到了浴室的变化,却只瞟了一眼,便脸色如常地给自己倒果汁喝去了。

    既然人家的反应不大,自己也不能智子疑邻。只能咬着牙故作正常,在厨房间兜兜转转。

    不一会,廖臻拿出了一块手表说:“这是我的运动手表,式样不太适合你,你先戴着,用它遮挡一下手腕上的纹身,等明天再给你买适合的女士手表。”

    林瑶瑶低头表示感谢,只是手表就不用他买了,自己随便买个能遮挡就好了。

    廖臻吃完了饭,就换好衣服走人了。

    不过当廖臻走了之后,林瑶瑶终于可以在无人的房间里懊恼地大叫三声!

    林瑶瑶今天还要再去宠物店上班,不过中午休息的时候,她逛了旁边的超市,买来了浴帘和环形拉杆,另外还有一块打折的卡通手表。

    魏庭还是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跟着她。

    当林瑶瑶推着推车前行时,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孩的身上,她连忙说对不起,可是抬头一看,却愣了一下。

    因为她撞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能巧妙遮掩自己气息的女壮士方文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