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 19 章

作品:《巫山女

    廖臻的脸上乃是一贯的冷厉, 可是语气却是带着轻松调侃之意:“蒙长老,你这一句话可是要我清算三大家族大半的子弟了!”

    最近几年,三大家族中偷偷养着废体甚是流行,蒙兆云若要以此发难,倾巢之下能剩下几个好蛋?

    蒙兆云承受着丧弟之痛,偏生几次发难都差点崴了自己的脚脖子, 心内的火气愈加压制不住。猛一拍桌子道:“廖臻, 你甭转移话题, 我只问你, 为什么要放走巫山族长!”

    这一掌下去,上好的红木桌面已经龟裂开来, 会议室里静得可怕,长老们的目光晦暗不明, 都在等着廖臻的回答。

    廖臻扬了扬手,示意着李杰森打开了投影仪,大屏幕出现了一组线形数据图。

    当众位长老们看清了内容时, 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这组数字呈现的竟然是这二十年来蚩族中自然死亡的族人年龄分析图。

    当死亡的年龄被汇集统计成了线图后,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就是犹如股市崩盘般的滑线。以强壮体能见长的蚩族人却不可逆转低呈现出早亡的迹象。

    其实环顾如今长桌旁的长老们,也大都以中年为主,压根就没有超过五十岁的人。

    虽然也曾有人质疑,可是蚩族人丁兴旺,从幼年体步入成熟期的新生代渴望着从老一代的手中早早承接权利, 这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位置, 让继承者们颇有些早死一个是一个的心态, 几乎没有人去太计较研究这些。

    直到看到这统筹比较后的图示,他们才惊异地发现大部分族人的寿命很难超过五十了……

    廖臻看着众人微变的脸色,不急不缓地说道:“虽然最近地球环境恶劣,可是如蝼蚁般的普通人尚且不会如此短命,更何况我们适应力超群的蚩族人。”

    一个长老迟疑道:“会不会是什么疾病导致?”

    廖臻摇了摇头道:“家父在生前就一直秘密调查研究此事,甚至为此还成立了秘密的医疗机构,可是都一无所获,所有死亡的蚩族人检查不出时任何的身体缺陷,临终前隐气尽散,好像过度消耗了能量一般,油尽灯枯而死。最后家父终于辗转周折在一部古籍里找到颇为类似的记载……”

    这时幻灯片上呈现出一部古旧的文献,只见上面写着一行篆字“巫山兴,蚩人颓而思强;巫山衰,蚩人旺而不寿。”

    这段古文看得一干长老有些雾里观花,似懂非懂。

    廖臻指了指这文献道:“它的意思是,巫山族与蚩族虽然天生敌视,不能一室共存,但是蚩族在抑制巫山族的同时,却不能将巫山族赶尽杀绝,否则蚩族人本身的体质就会衰退,难以长寿。”

    蒙兆云此时才发现话题已经被廖臻带偏了,登时恶声道:“这是什么鬼理论,难道巫山族要是灭族了,我们蚩族人也要跟着一起陪葬不成?”

    廖臻从容答道:“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太过荒唐的理论,我们蚩族人和巫山族人都是违背了普通人生理范畴的异类,但是同样适用于达尔文的进化论。20世纪初,美国亚里桑那州北部的凯巴伯森林里鹿和狼的故事,不也是同样的道理吗?没有了如狼群一般的我们,巫山族就会如鹿毁灭森林一般颠覆天下。可是没有了像鹿一般的巫山族,狼群最后不也是要活活饿死吗?”

    说到这,他站了起来,指着图示中年龄的一个拐点说道:“大约在十五年前,蚩族人开始年龄层的衰退。而那时恰恰是巫山族幼年体修炼祖地日渐荒芜的开始,能顺利通过成熟体提升的巫山幼年体寥寥无几,加之最近几年,我们的年轻人们又喜好上了制造巫山废体,巫山族人的数目锐减,相信再坚持下去,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亲自验证古籍上的话是否是真的了。”

    一席话说出后,在座的每一位都有些惴惴不安,毕竟有好几个长老已经四十出头,快要接近五十岁的大限了。

    蒙兆云紧皱着眉头,再次站起来恶声说:“就因为这荒诞无稽的只言片语,你就信以为真,放走了那个巫山族长”

    就在这时,廖臻突然出手了,以可以匹敌黑魂族人身手的矫捷,抓握住了蒙兆云的脖领,然后单手狠狠将他摔在了龟裂的大桌上。

    重重的力道拍击下,坚实的桌子彻底四分五裂。而蒙兆云的后背则被插.进几许木头碎渣,加之骤然增大的隐力压迫,犹如木针入肉,竟让他疼得冷汗泉涌,一下子浸湿了衣服。

    廖臻立在狼狈倒卧的蒙兆云前,理了理衣袖道:“蚩族人选拔族长从来都不是靠嘴巴和煽动,而是凭借实力和担当。任何私怨在族人的福祉面前都得退让,倚老卖老的挑衅也得懂得适可而止!你和我的差别就在于此,所以现在全族的族长是我,不是你……”

    说完之后,他环顾四周的长老们,平静地问:“关于蒙长老的质疑,诸位还有什么需要我来解释的吗?”

    此时强大的隐气已经充盈满室,蚩族人的天性就是臣服于强者,在这种碾压一切的气场之下,众人纷纷弯下脊梁,向当之无愧的头狼致礼。

    廖臻见无人附议蒙兆云,便向他们点了点头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方才的话请止步于这间会议室。至于各大家供养废体的爱好,也暂且告一段落,以今天开始划线,以前的既往不咎;以后的绝不允许,在没有找出切实解决蚩族短寿的法子前,再有人私自制造购买巫山废体,一经发现按族规处置!”

    说完这话之后,廖臻也不管倒卧在地上低吟的蒙兆云,转身而去。

    因为他知道,在事关每个人的寿数性命这等要事前,一心只想报复蒙蔽了理智的蒙兆云是不会再找到什么盟友了。

    廖臻步出了会议室后,便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一摞文件,皆是巫山古墓最新出土的文物铭文的复印件。

    因为他来上班的时间实在是有些晚,低头看了一会,就快要到下班时间了,又处理了一会集团事务后,推掉了一个不必要的晚宴应酬后离开了公司。

    在车上,他给魏庭打了电话,获悉魏庭正陪着林瑶瑶在公寓附近的一个农贸市场买菜。

    这个时间正好是菜市场搏杀激烈的时段。当林瑶瑶拎着大袋小袋从菜市场挤出来时真是长出了一口气。

    跟在她身后的魏庭也是手里拎着不少袋子。不过这般家庭主妇般的采购,实在是让蚩族黑魂有些大材小用之感,便在林瑶瑶的身后冷声道:“以后这些采购事务可以交给董事长的生活助理,不必亲自购买。”

    这黑大个跟了林瑶瑶一天了,这会儿她总算是听见了他说话,于是冲着他笑了笑说:“以后我就是你们董事长的生活家政助理,不好意思,今天麻烦你帮我拎东西。实在是冰箱里太空了,我也不想天天买菜,一次买齐了,明天就不麻烦了。”

    魏庭有些怪异地看着这根巫山废柴。他看过别的几家私下养着的巫山族废体,一个个都是颓丧而敌视着蚩族人,那抑郁寡欢的样子简直下一刻便要死了的光景。

    像林瑶瑶这般苟且偷生得欢快,并带着一股子烟火气的巫山族废体,他还真是头一次开眼。

    只是这个巫山废体方才耗费了半个多小时在各大摊位前磨洋工杀价的时候,他真是深切地惋惜着族长强悍血脉所延续的宝贵生命。

    这么珍贵的生命被这个软软糯糯的废体尽耗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了!

    不过林瑶瑶倒是心情愉快,因为她没有用廖臻给他的信用卡。今天刷猫刷到手软,所以店主很慷慨地给了她额外的奖金。同时体恤她刚刚失业,许诺以后她再从店里拿货卖,可以按批发价给她走量,让她可以多赚些。

    如此一来,林瑶瑶觉得自己的收支还可平衡,所以这日常买菜也不用花费廖臻分毫。如此一来,自己辛苦刷猫掏耳,一力供养一只甚是能吃的蚩族人,小废柴顿时觉得自信了很多呢!

    当她拎着大包小袋回家时,便看见廖臻的鞋子已经摆放在了鞋柜里。她伸脖子一看,果然看到坐在沙发上玩xbox游戏的廖臻。

    客厅巨大的屏幕上有无数僵尸摇摇晃晃袭来,被他利落地按住手柄一一干掉!

    私下的廖臻其实甚是无聊乏味,这款游戏名为《死星》的末世游戏老早几年就发布了,可是那个男人居然可以从大学时代一直玩到现在,也不换换样子,堪称奇葩一朵。

    就连林瑶瑶时隔两年,依然能清楚地记得哪个转角,哪个桌子底下会突然冒出突袭的僵尸怪兽。

    林瑶瑶回房间换了衣服,探头问廖臻:“……今晚你有没有跟女朋友的约会,是要在家吃晚餐吗?”

    廖臻没有回答,似乎投入到了游戏中,继续操纵着人物将一个已经死透的僵尸用石块砸得稀巴烂。

    林瑶瑶缩回脖子,决定收回前言——就算是一款老旧的游戏,依然可以被廖臻推陈出新,玩出变态的新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