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

作品:《巫山女

    可惜人已经出门走了, 她气鼓鼓地来到了落地窗前。

    可以看到他的加长轿车正停在楼下,除了司机外,还有一个娇媚丽人,正是雅丽小姐,她手里似乎提着保温壶,应该是给男友烹制了什么美食做早餐, 看见廖臻出来时, 她一脸欣喜, 走过去与廖臻低声说着什么, 一对璧人沐浴在灿烂阳光下,楼下长得老高的玫瑰花丛全成了罗曼蒂克的点缀, 二人似乎耳语一会便上了车扬长而去。

    林瑶瑶觉得眼眶有些痛,回身呆呆坐在了沙发上。的确, 若不将自己安置在小保姆的位置上,岂不是要坐实在金屋藏娇的小三位置上吗?

    幸好那个雅丽没有上楼,不然被她堵个正着, 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而且, 她相信廖臻不是在恐吓自己,巫山族人的确是对饮了蚩族血的废体存在些不可言状的厌恶和鄙视,不然先前那个找寻到自己的女壮士方文熙也不会说出她姐姐死得蹊跷那样的话来。

    吐了口气,给宠物店老板发了微信打招呼后,她也抓起了背包下了楼, 楼下果然有一辆甚是低调的大众polo在等着她。

    开车的司机是个叫魏庭的蚩族黑魂, 看上去沉稳内敛, 内敛得尽收隐气,不会让瑶瑶感到不适。只是二人无话,气氛沉闷。

    让一个蚩族黑魂给巫山废柴充当司机,这一幕恐怕又是要让巫山族地炸裂的画面了。细细想来,自己都想抓住自己法办了呢!

    因为过了通勤时间,一路路况通畅,小polo停在了林瑶瑶打工的宠物店门口。

    店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兽医,林瑶瑶称呼她范姐。一看她来,连忙递给她一张写满了预约时间的单子。

    “你这段时间没来,那些铲粪官们都等得不耐烦了,今天估计得有十多只脏猫要洗,还有三个要驱虫净耳的。”范姐一边吩咐林瑶瑶换上白袍子和口罩,一边又回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你换电话也不说一声,你朋友的电话都打到店里来了。我今天早上接了他的电话,跟他说你要上班,估计一会还能打来吧。”

    正说话间,电话就响了,范姐直接让林瑶瑶去接。

    林瑶瑶接了电话,电话那边竟是廖敬轩:“谢天谢地,总算是找到你了,幸好我先前记过你打工地点的号码,还怕你再不上这来了呢……是我哥让你换了手机吧?”

    林瑶瑶觉得既然答应了廖臻的条件,自当遵守,再说她也不想跟廖敬轩多有联系,于是就想撂下电话。

    廖敬轩似乎觉察到了,连忙说:“你别撂,你知道你们巫山族族长女儿昨夜死了吗?”

    林瑶瑶顿住了,慢慢坐在椅子上说:“你在非洲怎么也知道了?”

    廖敬轩说:“蚩族梁家的梁慎行是我哥们儿,他当时在现场全跟我说了……你们族人这么冷血,我挺担心你的,听我哥说,他给你喂血了?”

    林瑶瑶想起昨天饮血是那种不由自主的无力感,不由得闷闷地嗯了一声。

    廖敬轩听了她沉闷的那一声,都能想象出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可恨又不能在她的身旁,就只能宽慰道:“不管怎么样,你身体的衰退症状应该是止住了,我哥有没有对你做……别的?”

    林瑶瑶深吸一口气道:“做了啊!物尽其用!”

    “什么!他……你……你明知道我哥就是玩玩你,你也愿意跟他上床!”

    林瑶瑶觉得今天受廖家兄弟的气已经到了极限,凶巴巴地对廖家小混蛋说道:“他现在就是那我当保姆用,让我收拾房间做饭,你以为是什么?你哥不存好心,你呢!满脑子的脏东西,继续在非洲晒着吧!”

    林瑶瑶说完恶狠狠地撂下电话,然后对一旁看得有些目瞪口呆的范姐道:“范姐,以后这个人再打电话,你就说我辞工不做了,不用搭理他!”

    范姐拍了拍胸脯道:“我说瑶瑶啊,平时看起来怪温柔的小姑娘,发起火来也蛮吓人的……怎么跟男朋友吵架了?”

    林瑶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利落地招呼进店的客人去了。再不好的心情,看着一只只可爱的小动物也如暖阳融冰一般全融化了。最起码在工作的时候,能将那混蛋二兄弟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此时,廖臻倒是甚是思念自己亲爱的弟弟。

    清晨出门时,他便看见雅丽露出典雅适宜的笑容立在公寓门前,廖臻不禁眉头轻轻一皱,冷声问道:“你怎么在这?”

    雅丽笑容微微收敛,走到他的身旁小心翼翼道:“是敬轩给我打电话,说你这几天身体不大舒服,又为了上班方便,所以搬到了集团附近的公寓,他让我煲些养身滋补的参汤给你送来,可是我方才听来接你的司机说你昨晚回来的晚,恐怕还在睡觉,我就没上去叫你,一直在楼下等……等一会上车时再喝好吗?”

    廖臻没有再说话,他明白弟弟这么做的小算盘。于是率先上了车,雅丽紧跟在他的身后也上了车,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打开了附设的展板,想要给廖臻盛汤喝。

    廖臻却冷冷开口说:“不必了,以后有需要你的地方,我会打电话给你,你不用再从廖敬轩那里打听消息。”

    雅丽有些惴惴不安,她向来在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面前有些无所适从。今天主动跑上门献殷勤似乎又撞到了冷冰冰的钢板上,车子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廖臻低头打开了平板电脑,一边点开早间新闻一边说道:“我当初跟你说得清楚,你的父亲需要资金支持,而我需要避开别人为我安排的相亲,以你为挡箭牌,这样我们也可以各取所需,除了必要的应酬外,你不必真当自己是我的女朋友,照顾我生活中的事情。”

    雅丽听得心里有些发堵,看着廖臻英俊而冰冷的脸舍不得移开目光。可是毕竟都是一早便讲好的条件,她也无从反驳,最后只试探着问:“你不愿相亲,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廖臻没有回答,只是优雅地翘着腿,专注地看着新闻,不过心里却想着要不要把专注搞事情的弟弟扔到外太空了事。

    雅丽到了超市门口边下车去了,富豪男友亲自送来上班,招惹了清晨上班的集团员工们的集体羡慕,她收拾妥帖内心的挫败,高傲地扬起了头,在众人一片艳羡中步入商场大门。

    而廖臻则从地下停车场直达电梯入了集团总部。

    他方才在地下停车场看见了几十辆豪车,看来蚩族的长老们都应该到了。只是不知道蒙兆云煽动起了几个人要造他的反。

    等到了会议室时,三大家族有头有脸的人几乎到齐了。不过梁家如今的掌舵者梁慎言不知为何并没有到场。

    当廖臻一进来。一脸疾风骤雨的蒙兆云首先发难:“廖臻!今天当着众位长老的面,你给我说清楚,你他妈的到底是不是蚩族人!巫山族长来袭,你竟然溜走了!”

    就在今晨,他的弟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蒙兆云抱着弟弟的尸首嘶喊得都红了眼,一贯戴着的金丝眼镜,也遮掩不住斯文外表下的凶狠。这杀弟之仇,他是一定要找巫山族的那个□□清算的,可是在此之前,他也要跟廖臻这个蹲在茅坑不拉人屎的族长好好清算一下!

    其他俩家资深长老们也纷纷出声:“蒙兆龙那孩子刚刚成年,便糟了巫山族的毒手,这实在是近些年来少有的事情。廖族长,你真的要好好解释一下,不然不能维护族人利益的族长要来何用?”

    廖臻环视了一下众人的表情然后坐下,也没有搭理蒙兆云的狂吠,只径直问向梁慎行:“你的哥哥怎么没有来?”

    梁慎行连忙恭谨回答道:“哥哥最近不在w城,一时赶不回来,他说我代为旁听就行,重要的决定还要等他回来再说。”

    蒙兆云被廖臻无视的态度撩拨得火气更猛,若不是碍着不是廖臻的对手,真想上去与他厮打一番。

    廖臻问完了梁家的情况后,这才转脸看向蒙兆云,然后说道:“若是别的长老说出这话,我还能理解,可是蒙兄你这么倒打一耙真是让我有些不能理解。当时明明是你表示不需要我插手,你弟弟惹下的祸事你能收拾,我这才放心出来命令部下召集附近的黑魂族人前来支援,免得到时候出什么意外。若是真的什么都不管,你蒙兄哪里会好好站在这儿跟我叫嚣?”

    李杰森在一旁恭谨说道:“昨晚的确是蒙长老不让董事长插手的,说巫山族长若是想要开战,蒙家自当奉陪就是了。”

    蒙兆云一时被挤兑得脸色发涨,他当时的确说了这话,可是哪里想到话音刚落,廖臻就真的开溜了!而且他身为蒙家的大家长,却眼睁睁看着弟弟□□控自裁,若是一味责怪廖臻,更显出自己的无能。

    蚩族是信奉强者为王的族群,可是又是一时展示不明白廖臻的阴险。再说下去,会招来其他长老们的鄙视,只能暂且放下这一节。

    于是他只能继续憋着气道:“这事儿先不提,那么你毫无作为,擅自放走了巫山族的那三个娘们又怎么说?难不成你养了个巫山族的废物,养出感情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