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17.第 17 章
    许是觉得痒了,睡梦中的女孩发出不明的呓语,扭身将腿缩回到了被子里,不一会就扭成了蚕宝宝的模样。廖臻摸了摸她的脸颊,低下头,似乎是要亲吻她的嘴唇,可是最后却慢慢起身,揉搓了一下她的乱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瑶瑶哪里知道这一夜的两族熬斗,血溅满坡的激烈。这一觉一直睡到大天亮。睁开眼时,先是迷茫地想了一下自己在哪,昨晚发生了什么。

    这样便想到了昨夜昏迷前被迫饮下鲜血后的不受控……想到也许自己以后将成为毫无意识的活死人,刚刚清醒后的眼睛立刻又痛苦地闭合上。

    不过今天的朝阳真好,暖烘烘地照在眼皮上,不一会,这生死绝望的念头就被晒得一干二净,她又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趴在枕头上翘着双腿看床头花瓶插着饱满黄色的玫瑰。

    这是她喜欢的花,半开的花蕾层层叠叠,在晨光映照下无尽娇嫩。记得以前,她每次拉着廖臻逛街时,都会央求着他给自己买上几朵,那个冷漠的死男生总是被央求得有些不耐烦才会买几朵给她。

    可是后来她才知,黄玫瑰的花语是消逝的爱并有致歉之意。那时她早已经与他分开,才知自己一直以来从他那里祈求得来的不过是注定要消失,虚幻的爱意而已。

    如今他倒是主动送花了,可是现在这黄色的花瓣不无讽刺地微微刺痛她的眼……这又是为什么而抱歉?是为了限制了她的自由?还是强迫她饮血?

    林瑶瑶不愿再多想下去。只下床拉开了窗帘后,复又跳回床上。

    因为之前已经跟廖臻交换了条件,不必再去cu集团受罪,所以她也没有急着起身,只接受了老虎儿爱的拥抱,让它的小爪爪在自己的脸颊上推来推去做按摩,而自己则点开了微博刷刷新闻趣事。

    因为在宠物店打工的便利,她还开了个淘宝账号,替店主代买些猫粮、猫砂、猫衣服之类,每一单可以提成两元。只是这段时间疏于打理,有不少微博的私信没有回复,店铺的单子更是寥寥无几。

    而她的微博则是以老虎儿的名义开的,也是有替自己的淘宝店打软广告的嫌疑,里面不乏她与老虎共同出镜的照片。

    小清新风格的照片,漂亮邻家风软妹子搭配萌猫,倒是吸引了不少猫控宅男,粉丝数蹭蹭地涨。

    但林子太大,就有寂寞的鸟。

    有时候点开私信,映入眼帘偶尔就有各种青涩小男生的装酷雷人照,搭讪的借口也五花八门。有以自家的母猫发情了为由,问可不可以跟她家的猫交朋友;有直接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还有的甚至干脆问可不可以一夜情之类的。

    像这样的,林瑶瑶一般都直接拉入黑名单。不过微博上也不尽是萎缩男,起码有一个账号为“年华不可追”的就很靠谱。

    她与他结识的起初,是因为一年前,她捡拾了一只流浪猫,猫儿被开水烫过,又瘸腿,可怜地颤声叫。大黑天的,她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便在微博上发了照片,问各位猫咪该如何治疗。

    大部分人都不过是唏嘘了几声好可怜,义愤填膺地痛斥迫害者,说了几种品牌的药膏。可是大晚上的,兽医店都关门了,上哪去找兽医买药。

    只有这个年华兄根据她微博展示的城市地址,给了她一个电话,告诉她直接去市里最大的公立医院,找这个电话的主人——在那里工作的急诊大夫,那是他的朋友,他会同意帮忙的。

    当时她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做好了被医生骂的准备,提着猫笼子去了医院。可是没想到试着打了这个电话,果真从急诊室出来了一位医生,二话不说替猫儿处理了溃烂的伤口,同时还介绍了一家流浪猫收容中心给她。

    一来二去,林瑶瑶倒是对这位言语不多的“年华不可追”生出几许好感。

    看他的微博,似乎人在国外,上传的照片是世界各个城市上空的云层,久了竟让人觉得他就是那片片的云儿,高处不胜寒的寥落孤独。于是二人开始经常聊天,从猫儿扩展到生活中的小细节,最后竟有成为远距离知心好友的态势。

    在虚拟的空间里,不必顾忌着自己的异族身份,放下所有负担结交一个知心的朋友对于孤独的人来说是多么宝贵——而林瑶瑶已经孤单得太久。

    但是这段友谊似乎并没有得到年华兄的珍视。她翻了一会私信,发现这段时间来年华兄并没有给自己发过信息,不知在忙些什么。点进他的微博,也是好久没有更新的样子。

    她有些微微惆怅,顺手拍下那束黄玫瑰发到了微博上,搭配图片的文字是:为何不当面说抱歉~~~

    几乎不到半分钟,年华兄的私信便到了。

    “怎么?有追求者了?”

    林瑶瑶飞快地按键回到:“……前男友……”

    “花很漂亮,你打算复合吗?”

    “……他有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了……”

    “如果你真爱他,所谓的女朋友也不是问题吧,你有跟他表达要复合的意思吗?”

    “那些都不是关键,主要是我们不合适。”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林瑶瑶起身给阳台上的花草浇了一遍水后又跳回床上打滚时,他才回复道:“哪里不合适,说来听听。”

    林瑶瑶想了想:“各方面都不太合适……他比较适合穿越回古代娶老婆……”

    这话绝对是林瑶瑶发自内心的吐槽,依照蚩族人旺盛的繁衍后代的**,他坐拥三宫六院应该都没有肾压力。

    又过了一会,不见年华兄再回复,一人一猫赖够床了,这才懒洋洋地爬起来找食吃。

    都这个时间了,她本以为廖臻早就已经应该出门了。可谁知刚走房门却发现他正做早餐。

    看到端盘上来的还是之前吃过的三明治,里面的夹的食料也一成不变后,林瑶瑶便知道他其实在厨艺上进步的空间并不大,也就会这三板斧了。

    可惜昨天被迫茹毛饮血,看着那干干的三明治实在是提不起胃口,林瑶瑶想吃些中式的早餐调节下胃口。

    于是默默绕过他拉开冰箱拿出前天外卖剩下的一盒米饭,还有两颗鸡蛋和豌豆、火腿、小葱做了个酱油蛋炒饭,再搭配韩国辣酱简直美味呆了。

    可惜她刚刚装盘,就瞟见本该啃三明治的那位先生已经拿好了碗筷,似乎准备分一碗的架势。

    林瑶瑶不得不开口道:“就这么一盘,我很饿,你吃自己做的三明治好不好?”

    廖臻伸手拿起西餐刀,利落将三明治切分成两半,然后接过那餐盘炒饭又给自己拨了满满一碗。俨然是等价交换的架势。

    林瑶瑶气鼓鼓地看着他,抢别人的东西吃也可以得这么优雅自然!她在他的面前一向是短气场,便只能闷头吃自己的那一盘。

    廖臻吃得很快,吃净了一碗后,半抬眼皮看着林瑶瑶正在吃的那剩下的半盘,似乎是有些意犹未尽之意。

    林瑶瑶面无表情在炒饭上舀了了满满一大勺的辣酱,然后将盘子递了过去——廖臻不挑食,也能吃芥末一类的酱料,但是讨厌吃红辣椒。

    当年她在廖家做家政小时工时,刚开始因为不了解,按照自己的口味放入辣椒调味,结果

    做出的饭菜糟了他的嫌弃,一口不碰,最后都被廖敬轩给吃光光了。

    那时廖臻在她的眼里,已经是如男神一般需要一日虔诚两拜,时时拂尘的存在。遭了他的嫌弃,立刻认真检讨,追着他问是哪里不合口味。

    可是高冷男人都是一棍子打不出响屁的,竟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更别说解释嫌弃的原因了。最后还是在廖敬轩的口中才知道了缘由。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往烹饪的菜品里加过辣椒。

    林瑶瑶当时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她这个虔诚的小信徒会当着神明的面,胆大包天舀辣椒拌饭给他吃。

    递过去的那一瞬间,林瑶瑶心里还略松了口气,看来蚩族血还没太控制她的心神,最起码她还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可喜可贺!

    廖臻抬起他那双眼看着林瑶瑶,有那么一刻,林瑶瑶确定里面闪着幽蓝的微光。按照巫山族幼年体教程,这目光意味着蚩族成熟体狩猎发动袭击的信号。

    正在林瑶瑶郑重思考自己是不是玩得太大时,廖臻竟然接过了那盘子红艳艳的辣酱,一勺勺地吃了起来。

    林瑶瑶是个心软的妹子,这点上又不大像留着巫山族的血脉。一看廖臻泰然吃着拌饭,可是鼻间微微泛红的情形后,她的内疚之情迅速攀升起来。

    这样随遇而安,绝不挑食的男人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原本打算对他一直坚持到底的疏离冷厉,立刻有坍塌的迹象。

    她惴惴不安地咬了一口三明治,想了想,他虽然霸道不可原谅,可是今晨却主动买花给自己,虽然不再是爱的表达,但也算是表达了歉意,自己这般睚眦必报是否太小家子气了?

    古人云:投之以鲜花,报之以甜饮。

    于是她主动起身给廖臻倒了一杯鲜桃汁用甜味解一解辣意。

    一大勺子的辣酱吃得廖臻面红耳赤,不过清晨刚起床时,二人之间那种别扭的冷漠倒是缓解了不少。

    吃完饭后,廖臻提出以后会派司机接送林瑶瑶去宠物店上下班。林瑶瑶表示自己的工资不够来回的油钱,骑着电动车去就好了。

    廖臻看着已经换好了一套休闲运动衫的瑶瑶,从她的梳妆台上拿来一瓶黑瓶香水,然后给她喷洒上:“你以后出门前,都要喷上这瓶香水,里面有特殊的配方可以掩盖你身上的血糜之气。那车也必须要用,否则你干脆呆在家里好了。”

    瑶瑶小声问:“为什么?”

    廖臻倒是没隐瞒,直接说出了昨夜巫山族长之女自裁的事情。

    “你们的族人对于吸了蚩族血的废体不光是冷漠,甚至是痛恨。所以让你喷洒是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麻烦,省得惹来不怀好意的人……”

    林瑶瑶是认识苗璐儿的。当初她初来族地,许多女孩对于她身上微弱的精魂气息都抱以鄙夷态度,认为她不甚精纯。除了秦牧雨外,只有苗璐儿能一视同仁地亲切待她。

    那个笑得和婉的女孩竟然这么就……离开了人世?

    想到这,她不由的抬头厌恶地望着廖臻:“这怎么能算到我族人的头上,若不是你不约束你的族人,纵容他们以圈养废体取乐,苗璐儿她怎么会……怎么会……还有你也是,你养着我,不就是在给族人做坏榜样?”

    吃饭后难得的和睦就此烟消云散。

    廖臻冷着脸一边穿上外套一边说:“第一,当年你因为什么原因被废,应该心里清楚,那并非我的本意,要怪,也应该怪你那急功近利的所谓母亲。第二,我并没有要养你的意思,给你血末不过是为了维系你的生命,免得彼此亏欠太多。若不是你招惹了敬轩,你原本可以继续当你的超市小文员。第三,蚩族与巫山族原本便是天敌,做什么都不为过,你当是大学生联谊吗?还要搞相亲相爱的那一套?第四,既然不要别人养,就要有些自觉,家中的家务都做好,也不要在床上吃东西,保持下家里的整洁,就当顶房租钱了……门厅的柜子上有信用卡,你可以拿它买菜以及日用品,午饭不用你准备,不过晚餐要准备好四菜一汤,我不爱吃素,更不爱吃辣,你都要记清楚了!另外饭菜的量大些,又不是拌猫食,那么一点哪里够吃!”

    申斥完打工小妹,廖董事长一摔门,大步流星扬长而去。

    林瑶瑶被这条理清晰的四条噎在原地,直到廖臻关上房门才气得反驳:“我才不是你家的钟点工呢!吃光了我做的早餐还挑三拣四!廖臻,你这个大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