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13.第 13 章
    廖敬轩不傻,被甩在非洲大草原上就有些醒腔了,再加上联系不上林瑶瑶,只听自己在国内的亲信说,他哥似乎去龙眼村抓了个巫山族废体回来,这么慢慢一想立刻想通了,知道自己这是触动了大哥的逆鳞。

    所以表面上看,大哥是希望他独立成长,施以爱的严教,其实就是想要吃一口回头草,将他这抢食吃的小犊子撅来这吃草。

    大哥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道,很让廖敬轩气愤。在他看来,当年追求哥哥的人何其多?对于林瑶瑶,哥哥其实也并没有表露太多深刻的爱意,不过是因为林瑶瑶追求得紧,图的是就在身边乖巧听话的便利罢了。

    不然这两年来,大哥为何一切如常,其后也交往了几个女友,从来没有展露过半分对于林瑶瑶当年欺骗他的愤恨难忘?就仿佛认识这个女人一样……再说,他可从来不认为大哥有什么圈地意识,或有曾经是他的女人便谁也不能碰的霸道。

    要知道廖臻交往的女友中,甚至有移情别恋转而投入他部下怀抱的事例,而大哥的态度也是默许而纵容的。颇有成人之美的绅士风度。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他向哥哥表露出养着林瑶瑶的意思时,就算林瑶瑶是大哥前女友的身份并不会构成什么阻碍。

    单从公平而言,如今他自觉也是与大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都有点灯的权利,端看谁能先点亮罢了。

    可是现在,大哥偏偏不依不饶,生生搅了这事儿。他被甩在非洲,当真是琢磨不透大哥对瑶瑶的意图了,而且他更担心瑶瑶的身体。

    没有了他的蚩族血供养,林瑶瑶的身体也不知道能挨到什么时候!若不是大哥派来的人盯得太紧,他真是想立刻回国。

    而现在听到了她的啜泣哽咽声,他立刻猜到只有大哥有这种能耐让这个看起来粗枝大叶,平时嘻嘻哈哈无所谓的林瑶瑶流眼泪。

    “大哥真是的!这么多年来,他交了多少女朋友了,早该翻篇儿了,怎么还记得跟你的这点恩怨?”听了廖敬轩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话,林瑶瑶的哽咽渐渐停歇,慢慢沉默。

    “瑶瑶,别怕,你现在是废体,大哥应该也不会再把你怎么样,你受了什么委屈,我给你担着!”

    听林瑶瑶不再哭泣,廖敬轩知道方才抖落大哥的情史算是点了她的要穴,可是却间接证明她心内还是放不下大哥,顿时不是滋味,只强耐着性子继续劝林瑶瑶。

    林瑶瑶听着他的话,突然有点想笑,廖小弟还是那个德行,总是强装大人样,可是心里那点小九九从来瞒不住人的。她平息了下胸口的郁气,带着鼻音道:“你只需要跟你大哥解释下,我并没勾引你就可以了。他现在这么忙,事业爱情两得意的,何必总跟我较劲?”

    刚说完这话,林瑶瑶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廖臻招呼不打,举步走了进来,没等林瑶瑶反应,已经将电话夺在了他的手中,然后放在耳边。

    林瑶瑶猝不及防被他抢了电话,顿时急得起身去夺,可是刚靠过来,便被他伸手轻轻一推,她的小身板便如不倒翁一般倒回到了床上。

    廖臻一气呵成,转身便出了房间。

    不过电话那一边的廖小先生可不知风云变化,犹自展示着蚩族男人特有的强硬:“我不!凭什么跟他解释咱俩的关系!再说我当初提议的时候,你不是也没太反对说要考虑的吗?你不要担心,我会尽快回国的,到时候你可别像在别墅里那样跟我拧着劲儿就好了,现在你应该知道跟我哥比,我算好的了吧?等我哥绕开了这个弯,咱们的事儿还有余地……”

    廖臻坐在沙发上,语气平和地问道:“什么时候回来?我到时候给你接风。”

    乍一听闻大哥的声音,廖敬轩在那边魂儿都要惊散了,句子像被猫儿扯了一般零落:“大……大哥,怎么是……是你?”

    廖臻倒是还算和蔼道:“非洲那边的工程正紧,离不开能力卓越的人,所以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留在那,毕竟跟我比,你要出色得多……”

    “大……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哥,我真的要先回国,我放心不下瑶瑶,你怎么骂我都可以,不能……这么欺负她……”

    廖臻倒是很有耐心,宽慰弟弟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已经用血在养她了,对于她来说,你回来也没有什么用途,安心工作吧!”

    扔完炸弹,也不管电话那边的弟弟炸裂成什么德行,他便径自按掉了电话,并且关了机。

    当他抬头时,林瑶瑶已经跑到阳台去给爱猫拌喵粮去了。原来方才那阵她也算哭透,又害得俩兄弟隔洋开撕,自己觉得怪没意思的,暗自唾弃了下自己,顺便去伺候饿得挠她枕头的猫主子。

    自己可以饿肚子,可是主子的肚子一时都饿不得,于是打开一袋金枪鱼的妙鲜包用来拌猫粮,可拌着拌着,那香香的味道勾引得没吃晚饭的林瑶瑶肚子咕噜噜地叫。

    这么想着,她不顾老虎儿的虎视眈眈,贼兮兮地撕开一袋黄鱼味道的,准备尝一尝那小黄鱼的滋味,恰好廖臻拿着手机走过来,正逮着准备偷吃猫咪零食的她。

    林瑶瑶有些狼狈地吮了吮伸进袋子的手指,低头想要回房间。廖臻伸着长腿便将她拦住,冷冷质问道:“白天不是才说不会跟他再联系了吗?”

    林瑶瑶靠在阳台的花架上,歪着脑袋看窗外,活脱叛逆期的孩子般:“你都定了我的罪,若是不落实妖孽蛊惑人心了,岂不是对不住你那一句勾引?麻烦你以后有点礼貌,想跟你弟说话,请用自己的手机,不要随便抢别人的电话!”

    廖臻脸色不大明朗,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只是待缓和了气息,才说到:“交换一下吧。我可以给你调岗,你也可以不工作,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不过你要换号码,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廖敬轩跟你私下有来往,你也不再要打扰他了。”

    林瑶瑶想了想说:“既然这样,我便不去了,不过我要回我原来的宠物店打工,我喜欢那份工作……我可以回自己的公寓吗?房租还没有到期,你这太大,我住不习惯……”

    廖臻漫不经心看着打蛇顺棍上的巫山废体,声音转冷道:“别急,慢慢来,你现在还没有资本谈那么多条件。”说完便转身出去了,“闹够了的话,就吃饭吧,多大的人了,还跟猫抢食吃……”

    林瑶瑶其实并不贪心,毕竟凡事要见好就收。只是入了厨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原来排骨竟然被他吃得一干二净……

    那可是整整一锅啊!

    幸好他还算良心未泯,残存一丝人性,替她点了一份牛排外卖。当酒店的服务人员送来时,顶级的日本和牛牛排犹冒着腾腾热气,还有鲜贝鱼子汁配时蔬水果,比中午她替二位情侣点的套餐还要诱人奢靡的样子。

    这一天的折腾,总算是能吃顿好的,林瑶瑶也不客气,用和牛牛排搭配自己蒸的馒头也很美味!

    那天林瑶瑶吃完饭后,便坐在沙发上,廖臻拿着笔记本走了过来,递给她一张新的电话卡,然后在廖臻的监视下,她删掉了廖敬轩的来电号码,又将自己的手机备份,换了新的电话卡。

    这么一折腾,手机里的很多信息都没有了,林瑶瑶窝在沙发上鼓捣着手机发短信,给秦牧雨发去自己的新号码,而廖臻也没有挪动,只坐在距离她不远的沙发上用平板电脑办公。

    现在她已经老实换了电话卡,他也应该放心去书房办公得了各自安闲。可是他却无丝毫没有移驾之意。

    林瑶瑶甚至不得不缩着两条纤细长腿免得碰到坐在她身旁的廖臻。

    客厅虽大,可是同在一处空间,那种难言的尴尬便肆意蔓延,偏领受了这气息的似乎只有她一人,廖臻倒是泰然自在得很的样子。

    她本来应该起身回房间,可是不知为何,竟靠坐在沙发的靠背里,慢慢滑动目光抬头看着他。

    他此时也半靠坐在沙发上,修长双腿交叠在一起,略微散乱的头发覆盖前额,透过薄薄的灰色家居服,可以隐约看到他起伏的肌肉线条,弯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阴影,高挺的鼻线与下巴完美交汇一处,竟然挑剔不出半点的缺憾。

    林瑶瑶向来对廖臻的男色全无抵抗,这病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痊愈的迹象。就算现在内心鄙薄着他的为人处事,也不耽误沉溺美色之中。

    只是他并不是她的了……就算俩人曾经亲热的唇舌相贴,亲热交缠,此时也不过是全无干系的两个陌路人,那些个过往美好而脆弱,经受不起现实里太多龃龉碾压,甚至没有重温的勇气。

    恍惚了片刻,林瑶瑶幽幽问道:“你不是还有其他的住处吗?为什么偏要来这里?你不怕你的未婚妻误会吗?”

    廖臻放下电脑,瞟着林瑶瑶露在睡裤外光洁的脚踝道:“她清楚自己的立场,不会过问我的事情。”

    林瑶瑶知道蚩族人对待女人的态度,多不过是只当生育的工具罢了,只是骤然领悟到廖臻身为蚩族首领,恐怕也要如他父亲一般拥有众多的女子,只为了繁衍更多拥有精魂的子嗣,心内竟是说不出的失望……

    原来他是不能免俗的,必将忠于蚩族人的拙劣天性。

    自己勾勒过的所谓美好的爱情,之于蚩族人也好,巫山族人也罢,本就是荒诞而可笑。这两个种族似乎从来都没有从一而终的美好品质。

    可笑自己身为普通人的意识太过根深蒂固,更沾染了这个年龄爱做梦的痴傻,到了这步田地还妄想些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蚩族人和巫山族人就如两个不可跨越的物种,是不可能繁衍子嗣的!

    这一点,她也是后来才知,刚刚被废时绵延三天三夜的痛楚都没让她失控,可是当初刚刚听闻这消息时,她竟然痛哭失声,也不知在悲切着什么虚无的幻梦……

    想到这林瑶瑶觉得自己体内的蚩族血大概是冷却了,再无兴致欣赏其他女人们的老公,起身准备回房间睡觉,另外好好想想如何摆脱眼前困境。

    可是还没等动身,廖臻却握住了她的脚腕不让她动。林瑶瑶只觉被他握住的地方有些滚烫,困窘地说:“你要干嘛?”

    廖臻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主动点,自己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