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11.第 11 章
    林瑶瑶的眼睛被刺得有些微痛,这时,廖臻说道:“放在隔壁的餐室吧。”

    她也不愿再看下去,只放下了手中的餐盘在餐室的桌子上,不发一语转身就走。

    幸而廖臻也并没有再叫住她,施以极品前任的难堪恶俗趣味,可她听到身后的那位雅丽小姐倒是抱怨了句:“这是新人?好没有眼色,餐盘没有摆就出去了……”

    林瑶瑶只当没有听见,掩门而去。

    作为当年被他抛弃的前女友来说,没有给现任淋上新鲜的海鲜酱,她已经够有眼色的了!还指望着她微笑摆盘,顺带欣赏他们俩的亲亲我我?

    出了办公室,她便坐着电梯下了楼。心情难过的时候,吃些美味才能抚慰心灵,她决定去对面的茶餐厅点一份八宝酱鸭和海鲜芝麻拌面。

    因为廖敬轩出国的缘故,廖臻并没有太过限制自己的自由,林瑶瑶乐得离总部大楼远些,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可是当她走到一处步行街暗巷拐角时,突然有一只胳膊猛地将她拉住,一把拽到了巷子里。

    林瑶瑶在大学时跟廖臻学了足有一年擒拿术,现在被人抓住了手腕,直觉就是反手使力,要给来者一个过肩摔。

    可是这位偷袭者显然也是练家子,轻松化解了她的招式后,笑道:“呵,还是个小辣椒!”

    林瑶瑶手腕一时得了自由,抬眼一看是个梳着马尾辫,身材高挑的姑娘。

    林瑶瑶简直不用看她便感觉到她迎面扑来的气息满是巫山族幼年体的清甜味道。

    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幼年体会如这位姑娘一样,浓眉大眼,皮肤晒得黝黑,露出短袖衫的胳膊上有微微起伏的肌肉线条,刚才抓握自己的手上还有一层薄茧,健美的身材活似运动员,而且……不知为何,林瑶瑶总觉得她甚是眼熟。

    那位姑娘倒是落落大方,朝着林瑶瑶伸手道:“你好,我叫方文熙。”

    林瑶瑶并没有伸手,只是迟疑地道:“你……还没有到成熟期,怎么敢这么随随便便出来?”

    方文熙微微惊讶地挑起了眉头:“怎么?你能感觉到我的气息?”

    林瑶瑶被问得有些莫名,只是点了点头。

    方文熙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瑶瑶,看着她虽然漂亮却并不算是倾城的样子,笑着说:“你还真是有些意思……”

    巫山族不同于争强好胜的蚩族。生存不易,姐妹需扶持,所以身在异乡,就算互不认识,也会尽力帮助对方。

    林瑶瑶看了看身后,并没有可疑的人影,便转头对她说道:“这附近有许多蚩族人,一旦你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你还是快些走吧。”

    方文熙笑着说:“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我。请问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

    林瑶瑶也很好奇这个巫山幼年体为何一反羸弱的皮相,竟这般精壮,于是干脆找了一个人少的咖啡厅,要了香草柠檬蛋糕和两杯咖啡权当了午餐。

    方文熙人长得利落,说话也是咔嘣脆,开门见山道:“你也许不认识我,但是一定认识我的姐姐,她的名字叫方文珊。”

    这次换林瑶瑶惊讶地瞪大眼,她不光看过这位大明星屏幕前的风光,还见过她真正的死状,可怖以极,叫个巫山族人都会心有不适,难以忘怀。只是她居然还有妹妹,又为何来找自己?”

    方文熙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咖啡首先开口道:“我知道你现在在廖臻的集团工作。他们蚩族名门里圈养巫山废体的恶习倒是越来也盛了!竟然连族长也沾染了这种嗜好……”

    林瑶瑶舀了一勺蛋糕边吃边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我跟廖臻显然并不是你想的那种……你要不要试一试,这蛋糕很好吃,奶油可都是牛奶制的,口感很好!”

    方文熙方才的话其实很不客气,换任何一个巫山族的内心高傲的天之娇女都会气得翻脸。

    可是她眼前的这个废体却是不痛不痒,软软糯糯的模样。这个林瑶瑶虽然不算倾城美貌,可是却有股说不出的气韵,让人焦躁的心情一下子和缓下来,尤其是那双闪亮的眼,柔柔似水,很容易让人生出些许好感,又为她有些遗憾——若是她当初没有成为废体的话,完全成熟之后该是何等的诱媚?

    这拳头打在棉花上,这位巫山壮女的敌意倒是稍微压制了一下,说:“我虽然不知道你跟廖臻是什么关系,但毕竟是有个蚩族人在用血养你,你撇不清的。”

    林瑶瑶听到这,才抬起头,抿了抿嘴角的奶油道:“血?我可从来没有碰过蚩族人的血……”

    方文熙看着她,目光清冷说道:“有必要说谎吗?你也不算算你成为废体有多久了?为什么现在却是血脉平稳,没有出现衰减迹象?而且你现在身上的味道,跟我姐姐生前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血麝味……这都说明你被人喂了蚩族血了!”

    林瑶瑶慢慢咽下了嘴里的蛋糕,不知为何,她脑子里一下子闪过以前吃的那种暗红色的药末……

    方文熙又接着说道:“你成了废体,自然要千方百计寻找续命的方法,也不得不勉强自己委身讨好蚩族,就像我的姐姐……可这却不是长久之计,要知道这血有很大的依赖性,以后你会再也离不开供体,若是久了,自然对他言听计从,成为供体身心服帖的奴隶。这是巫山族的奇耻大辱,巫山族长若是知道了,她也派出杀手来追杀你的。”

    林瑶瑶沉默了一下,说:“那你找上我是为了什么?不会只是为了给我答疑解惑的吧?”

    方文熙靠近了些,紧盯着林瑶瑶道:“如果你有心摆脱眼前的困局,我们合作,我来帮你。”

    巫山族是渴望自由不受拘束的,在上古时代如巫山神女传言终身未嫁,主动向意中人自荐枕席,却又拒绝帝王的求婚皆是巫山族人的天性罢了!

    若是用诗句形容,那便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一个爷们儿。就连定居在龙眼村里的那些个痴情男人们,大约后半生也未必能再看到自己爱侣。

    如此喜好自由不受拘束的族裔,却要因为维持生命而不得不屈从于自己的天敌,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所以方文熙笃定林瑶瑶一定渴望能摆脱这种供血的束缚。

    林瑶瑶却不为所动,依旧是沉溺在蛋糕的香甜里,舔了舔勺子问:“那你的目的呢?”

    方文熙并不打算遮掩,落落大方道:“报仇!我要你帮我找出杀死我姐姐的混蛋,然后慢慢折磨他,将他浑身的血液一点点抽干。”

    说这话的时候,方文熙的音量不大,只是一字一句,她手里的那根勺子已经被大力折弯。

    林瑶瑶皱了下眉,她天生怕麻烦,实在不是可堪一用的人才。当年族长明明叫她上演偷天换日,结果生生被她歪演成了□□,其废材程度便可见一斑!

    这位方小姐显然报仇心切,要她帮忙完成报仇雪恨这么高难度的戏码,她可是hold不住的。不过这是她第一次听说过有巫山族人想要狩猎蚩族人,而且还是个幼年体!还……真是有志不在年高!

    听到这,林瑶瑶不由得敬畏地望着方小姐有力的臂膀,自己莫名都有些充满干劲儿是为什么呢!

    就在这时,有人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她们的桌子旁,冲着林瑶瑶点了点头,便在另一旁的桌子上坐下了。

    林瑶瑶认得这人,他是那天随着廖臻去了龙眼村的其中一位部下。

    当那人的隐气扩散开来时,林瑶瑶忍不住替方文熙捏了一把汗。

    在巫山族地的每一个幼年体,接受的第一堂课就是如何躲避天敌蚩族人。

    她到现在都记得第一次看到一个巫山族的幼年体被进入到狂化阶段的蚩族人活活撕裂的纪实录像时,在场的幼年体们脸色煞白,甚至有的当场吐得一片狼藉。

    所以,就算来者是蚩族黑魂级的进阶者,不会像精魂不纯粹的蚩族人那般随便狂化,他也不会放过方文熙这个幼年体的。

    可是奇怪的是,他只是瞟了林瑶瑶对面的方文熙一眼,表情未变,并没有半点发现猎物时的异常激动和喘息。

    方文熙倒是很机灵,笑着对林瑶瑶说:“说好了,下次同学聚会,你可一定要来啊,你一会还要上班,我先走了以后再联系。”

    说完她便起身走人了。而那男人却毫无反应,甚至没有再看那大摇大摆离去的方文熙。只是装模作样的看着报纸,行暗中监视的勾当。

    看来,这个看似五大三粗的巫山幼体还真是有些门道,竟然能晃点住一个黑魂级的蚩族人!要知道林瑶瑶当年也是因为天生特殊的体质加上珍稀的药物,才能蒙骗住近身的蚩族人啊!

    林瑶瑶饥肠辘辘,只一碟蛋糕不足以慰藉,于是又点了一份芒果芝士牛肉意面,只是心情沉重,吃不出美食滋味。

    她虽懒散度日,不求进取,可是并不是蠢笨的人,经方文熙的点拨,自然想起了她在龙眼村发作的疑点。如今细想,当初被抱上房车时,隐约中廖臻似乎喂了她什么?

    难道真如方文熙所言,自己是吃了蚩族血才平息了衰减迹象吗?那他……是一直在默默关心着自己吗?想到这,她竟是觉得这一丝隐秘的关心,比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更叫人欣喜……

    可是转念一想,她又立刻想到了他的女朋友……欣喜顿时打了折扣。默默想了一会,她又想起了方文熙说时间久会依赖供体的后遗症,若是廖臻真的给自己喂了血,难道再重逢时,自己对他的念念不忘只不过是供血后遗症的表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