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

作品:《巫山女

    可林瑶瑶却在四周男人隐气的压迫下难受得都有些走不动了,强忍着走了一段后再也支撑不住,脚下一个踉跄就要扑倒在地。廖臻的长臂一伸,将软成一团的林瑶瑶抱了起来,稳稳地继续向前走。

    林瑶瑶无力地靠在他的怀中,隔着西服,听到他稳稳的心跳。

    村外停放着几辆越野车,还有一辆明星们惯常爱用的豪华房车,颀长的外形犹如重卡货车一般,登上去会发现除了较为宽敞的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等功能区外,甚至还有个小小的会议室兼书房。

    不过林瑶瑶没有闲暇欣赏这辆豪华的房车,事实上如此近距离的和蚩族人接触已经让她快要萎靡得失去意识了。

    她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被放在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便将自己努力蜷缩起来,抵御袭来的阵痛。

    廖臻立在床边,高大的身影完全笼罩住了床上缩成一团的女孩,他低头看了一会,伸手轻轻抚摸着她对着自己的后背,

    当车子启动了一段时间后,廖臻起身脱下西装外套,松开了钻石袖口,然后取了一只水晶杯子倒了半杯温水,用一旁的水果刀在自己的指尖划开了深深一刀后,将殷红的血液滴入了杯子中。

    很快透明的水杯晕染成一片浓重的红,他才用一旁干净的纱布压制了伤口。蚩族人的愈合能力较常人来得更快,所以按压了一下后,他便松开,端起那杯血水走向林瑶瑶。

    当他将她扶起时,林瑶瑶已经萎靡得如同失去水分的花儿,短发已经被冷汗浸湿,当那杯加了料的水递送她嘴边时,她便凭借本能主动大口大口地喝下了血水。

    如同毒瘾发作的人一般,当水见了底时,一直微微有些痉挛的身体也变得舒展开了,终于停止了折腾,然后软绵绵靠在他的怀中,毕竟损耗了太多的体力,当身体变舒服后,林瑶瑶忍不住昏睡了过去。

    廖臻替她脱去了外套,然后将她重新放回到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然后去了隔壁间的会议室。

    会议室有隔音设备,也不担心那睡梦里的女孩会听到。他点开了电脑,打开视频后便看到自己的秘书李杰森:“董事长,巫山族人似乎察觉到您来了,派出了人一直跟在我们的车队后面。”

    廖臻说道:“不用管他们,都是些被巫山族迷惑的普通人罢了,古墓那边可有动静?”

    李杰森连忙道:“墓穴的分布有些奇怪,吕博士为了慎重起见,挖掘得有些缓慢,不过因为有了您派人送去的古图,进展加快了许多,已经开始挖掘最深的坑洞了,但一直没有见到古图上记载的那扇铜门。”

    廖臻说道:“过几天我会亲自去一趟,挖掘得越深,对巫山族的吸引力越大,她们向来狡诈,善于操控别人,所用挖掘的工人都要逐一筛查,隔离他们与外界接触的可能。”

    李杰森一一记下,临到最后犹豫下说道:“廖总已经到达了非洲,可是一直再给您打电话,要不要……”

    廖臻淡淡道:“不必了,我不想听他的废话。”

    吩咐完事情后,他关掉了电脑,然后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这几年cu集团发展的步伐很快,可是对于廖臻来说显然还不够,用工作狂来形容他也不为过。

    林瑶瑶这一觉睡得很沉,睁开眼时,隔着透明的玻璃隔断看见廖臻穿着宽松的浴袍,头发微湿地站在厨房料理台旁煎着培根和鸡蛋。而老虎儿这个变节的家伙在他的脚边翻着肚皮蹭来蹭去。

    这是林瑶瑶认识那个男人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他洗手作羹汤,这男人显然刚刚洗好澡,竟然不怕沾染了俗尘的烟火味吗?

    廖臻并没有转头看她,只是轻轻踢开了缠脚的猫咪,将盘子和鲜浓的虾仁玉米浓汤放到桌子上然后说道:“去洗脸刷牙,然后来吃东西。”

    这一觉耗费了所有的体力,也让她的胃袋空空如也。上好的培根煎炸出来的香气搭配蛋饼和吉士片,简直无可匹敌,千年宿怨也要在阵阵肠鸣声里暂告一段落。

    林瑶瑶去洗了脸,只觉得缠痛很久的身体似乎因为这一觉而变轻松不少,她刷了牙,然后坐在餐桌前专心地吃着他刚做出的三明治。

    无论林瑶瑶心内如何起伏,她吃饭时都是乖巧老实,而且万分虔诚的。

    廖臻看着林瑶瑶翻开面包片,在培根上挤上厚厚一层的番茄酱,这点倒是与她当年的习惯一模一样。不过看着她恶狠狠大口咬着“血淋淋”三明治的样子,倒像是咬下别人的血肉一般泄愤。

    看了一会,廖臻慢慢饮下刚刚冲泡好的黑咖啡,隔桌对坐的两人在黄色的暖光之下,竟是晕染出几分虚假的平和。

    林瑶瑶吃了三明治,又喝了一杯浓汤之后,用餐巾擦了擦嘴道:“这不会是最后的晚餐吧?若是的话,有些简单,看你现在的样子不至于连几样像样践行的酒菜也供应不起吧?”

    廖臻没有搭理她的暗讽十足的话锋,只将一串钥匙放到了桌子上道:“你递交的辞呈我已经让人事部驳回,将你调往总部见习。因为以后可能要加班早起,为了上班的便利,你的东西,我已经让人搬到了公司附近的寓所里……”

    林瑶瑶原本是等他历数罪状,宣判自己最后的死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一副上司的模样,规划起了自己未来的生活。

    她有些好笑地问:“请问,我为什么还要回去上班?你又凭什么安排我的生活?”

    廖臻看着她道:“我是uc集团的董事长,自然能决定员工去留,你当初进集团人事部签约的时候难道没看合同吗?在集团认定你没有交接好工作之前,我完全有资格叫你继续工作。我的弟弟对你有不可理喻的迷恋,我能找到你,他也能,你若再像现在这样擅自跑开,不过是给他继续纠缠你的机会!为了让他清醒,我不会再让你接近他,而你已经是个废体,我也不愿尽失风度将你赶尽杀绝,希望你能老实听我的安排,让大家都能自在些。”

    林瑶瑶知道跟蚩族这种自以为是的种群是讲不出什么道理的,在这静谧的空间,她静静看着本以为余生再也看不到的前男友,无力地揉了揉短发。

    “廖臻,以前我骗了你,是我的不对,可我也的确曾经喜欢过你,你……也多少喜欢过我一些吧,就算情谊不再,总还有些旧情。而今,我也咎由自取,收到了严惩,为什么我们不能恩怨一笔勾销?我现在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让我离你们远远的,行不行?”

    看他依然没有松动的意思。林瑶瑶只能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自我解嘲半开玩笑道:“你这么揪着我不放,难不成是分手后发现自己还爱我,拿你的弟弟做借口不成?”

    廖臻这次倒是配合她,直直盯了她半天,突然站起身来,径自走到了衣柜前,旁若无人地脱下了浴袍。

    林瑶瑶压根没想到他来这么一出,慢慢瞪大眼睛,有心阻止他,可话却全堵在了喉咙里,事实上她现在只能盯着他裸着的背影半张着嘴发呆。

    蚩族得天独厚的健美身材在廖臻的身上彰显得更明显,宽阔的肩膀连伸向紧窄的腰部,再搭配上形状完美的臀部和两条健实的大腿,得是什么定力的女人才能移开眼?

    不过他知道衣柜和餐厅之间的隔断是透明的玻璃吗?虽然自己注定早死,可是现在还是带毛喘气的好吗?可不可以尊重一下羞耻心强烈的少女?

    廖臻穿好了衣服才转身,一边系扣子一边淡定看着林瑶瑶一脸恍惚的表情,长睫微微翘起,低沉说道:“看够了吗?“

    “啊……”

    “若是看够了,去把盘子洗了。”

    说完,他便大步流星走出了房车,只是走到门口时,突然说道:“林瑶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过得像你那样没心没肺!”说完便锁上门扬长而去。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林瑶瑶后知后觉,发出一声懊恼的声音。

    高冷禁欲系男人最可怕的杀手锏就是突然卖弄撩骚。时至今日,他早已不是昔日校园里的学生,成熟深沉得处处让她感到陌生。

    可笑自己还敢嘲弄他余情未了,人家只解了解西装裤,就将自己击杀得丢盔卸甲。用事实证明到底是谁在垂涎着谁……

    时光流转,两年过去,可是停留在原地的……似乎真是只有她而已。

    也许是她不自量力的猜测糟了他的厌烦,廖臻下了房车后,便再也没有上来。

    这一路漫漫,幸好是在奢华以极的房车里,林瑶瑶自觉不算受罪。虽然手机被没收,书房也紧锁着没法去上网,可是独立的影音小厅里有一堆经典影碟可供欣赏,一边撸猫一边看电影,随着剧情哭哭笑笑就可以消磨掉一整天。

    饿了的话,她也懒得做吃的,打开小冰箱有满满一冰箱的零嘴儿。廖臻的助理也是够了,竟然会塞入椰奶冻、甜甜圈、猪肉脯一类的甜腻零食,难道不知道他的老板压根不吃甜的吗?

    林瑶瑶觉得不能暴殄天物,半躺在舒适的沙发上,将零食们一字排开,挨个接受巫山少女香舌洗礼。

    于是这么吃吃睡睡,偶尔看看车窗外的风景,就这么度过了在车上四日的囚禁旅途。当车子终于驶回w市后,廖臻的那些个部下又尽职地将她“请”入了自己的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