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5.第 5 章
    想到将来跟林瑶瑶独处同居的生活,廖敬轩忍不住吹起了口哨,然后飞快地点开了答录机,叫他的秘书韩东挑选几处适宜的房子。

    临了,廖敬轩想起韩东总向大哥打小报告的事情,又用话语敲打了一番韩东,大概的意思是虽然他是大哥委派过来的的,可是不必事无巨细地向族长汇报。

    毕竟他不再是个孩子了,也是要有些自己的私隐的。

    吩咐完了一切后,他翻出了手机,按开解锁后,调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三个人坐在大学校园翠绿葱茏的操场上,唯一的女孩清纯瘦小,犹带着校园里的女学生特有青涩,不过一双丹凤眼却很是妩媚动人,她坐在草坪上。牛皮糖似的紧紧抱着身边那个男子的胳膊,并露出满足幸福的微笑,若不看那英俊男人略微有些不耐烦的脸,还真像是一对情投意合的校园情侣呢!

    与这对情侣更不搭的,是坐在他们身旁的瘦弱少年,一脸的别扭,似乎在生着什么闷气。

    廖敬轩伸指发大了女孩的部分,直到屏幕上满是女孩的笑脸,然后他做了在多年前便想做的事情——隔着手机屏幕在她甜笑的脸上轻轻地吻了吻。

    同廖敬轩相比,林瑶瑶倒是希望自己还是个孩子。

    林瑶瑶在十六岁以前,都是如普通的女孩一样生活,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由粉红色和棉花糖组成的美好。

    可是在她十六岁精魂显现时,平淡而幸福的生活便一夕巨变。她的那个自幼便与父亲离婚,久未谋面的母亲突然出现,将自己从父亲的身边带走,去了巫山一处没有人知道的神秘村落。

    从此以后,迎接她的每一天都是冲刷三观的精彩日子。

    林瑶瑶是花费了很久才接受自己是巫山族人的事实,并要接受世间的男人不过都是可以被利用抛弃的蝼蚁一类的激进思想。

    毕竟巫山族在绝大部分不明真相的普通人看来,都是红颜祸水一类的存在,这其实也是与巫山族女人天性的狡诈大有关联。

    而人类少女林瑶瑶一夕巨变,接受了庐山瀑布一般飞流直下的三观洗礼后,要坦然承认自己是妖孽一样的异类,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如今,她虽然成为了废体,却又可以遵从内心的隐秘愿望,重新过回普通人的生活了。

    在林瑶瑶看来,除了生命太过短暂外,又有什么不好?

    看了看时间,她在临下班前,利用员工的福利——活动时派发的员工福利券买了两大包卫生纸酸奶还有各种日用品零食后,用电脑敲了一份辞职报告,长指轻轻一击,将它投递到了人事部的邮箱里。

    接下来,便是简单了收拾了自己的水杯小物,将它们统统装入到袋子里。身为实习生,没有正式员工离职那么复杂,她打算从明天起便辞职不干了。

    什么蚩族续命,完儿蛋去吧!

    可是拎着几个口袋走出cu集团商场的大门时,林瑶瑶略显遗憾地吐了口气,爱猫老虎儿要打疫苗了,过段时间,喵粮喵沙也该新添几袋了,又是笔不小的开支,她作为两口之家养家糊口的主力,失业的压力也是蛮大的,希望自己能快点重新找到一份新工作。

    不过幸好她还有另一份工可做,就是在她现在居住的小区楼下的宠物店做美容师助理。

    因为小区里饲养猫狗的人很多,小店的生意不错,所以每当周末还有周六日最忙的时候,需要小时工帮忙。林瑶瑶就去帮手赚些零用钱,最主要的是可以顺便免费帮自家爱猫洗澡,美容院里宽敞的操作台,水流轻柔的花洒让老虎儿很是享受。

    一般宠物美容院都不愿承接猫咪洗澡的业务,除非客户的猫咪特别乖顺。因为喵儿这种生物对洗澡有着天然的厌恶之情,也容易抓伤人。

    可是林瑶瑶经手的猫儿似乎都转了性子,无论什么品种的猫咪,被她的一双白嫩细长的手揉洗得乖顺绵软,老老实实地被搓毛揉泡泡吹干干,舒服得喵喵叫。

    所以从林瑶瑶来了之后,小店破天荒承接了许多猫咪洗澡的生意,就连较远地方的客人,也闻讯开车抱着自家的脏猫过来洗澡,就算费用高些也不太在意。

    店主生怕这位猫咪福将跑掉,也很慷慨,每一单都让林瑶瑶再额外提成十元钱,洗刷一天下来,也很客观。最主要,还可以拿到快要到期的低价猫罐头和猫粮,所以林瑶瑶这份工倒是打得很长远。

    林瑶瑶辞职的第二天恰好就是周末,不必再早起倒是松懈了一下神经。早晨美美睡了懒觉,在床上伸腿做了套被窝瑜伽,又撸了一会猫,便起身洗漱。

    她看了看时间,距离下午去宠物店的时间尚早,于是先伺候了家里的猫主子进餐喝水后,又用昨天在超市牛奶配小鱼饼干,外加一根小烤肠做自己的早午餐,浇好了小阳台的花花草草,便窝在洒满阳光的懒人沙发上一边喝饼干泡奶一边看电视。

    随便搜索了一下线上电影,正好在播放《色戒》。林瑶瑶一直没有看过,便欣赏了起来。

    王佳芝纯真中的妩媚,轻轻柔柔撩拨着易先生,情愫在旗袍暗影间一点点酝酿。当最后王佳芝的目光在那颗璀璨的鸽蛋钻石前变得迷茫闪动,最后一刻终于动情救了易先生时,林瑶瑶也终于看不下去,啪地按了遥控器。

    最后的结局不必看也可想而知,女人的痴情总是战胜不了男人的野心,自以为是的痴情付出,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笑话一场。

    直到老虎儿过来舔她的脸颊时,她才发现自己呆呆坐在沙发上已经是泪流满面。

    说到底,她当年不过是在青葱的校园里上演了另一场可笑的色戒而已。

    意志薄弱,动了真情,爱上了不应该爱的敌人,最后落得凄惨下场,原来并不是什么新鲜动人的故事,电影里老早就演绎过了。若是她当初看过这电影的话,会不会有所感悟,进而活出全新人生呢?

    正暗自伤感,突然一股难以难以抑制的痛楚涌向四肢百骸。这是废体经常出现的症状,发作时简直痛得要人命。

    林瑶瑶的浑身僵硬,不能挪动。幸而爱猫老虎儿很机灵,一看主人的情形,竟然熟门熟路地跳到桌子上,将一只小瓶子叼了过来。

    林瑶瑶颤抖着手将瓶子里的粉末倒入了口中,任凭草药腥臭的气味冲刺鼻息味蕾,好一会才平息了突袭而来的痛楚。

    这草药是她在巫山族地的挚友秦牧雨定期邮寄来的,她的母亲是族地的医生,也能调配出一些缓解废体症状的草药。

    当然这种接济的事情都要瞒着族中长老们,毕竟对于族群来说,废体都是巫山族的耻辱,是意志薄弱的明证,根本不配是巫山的族人。

    就在林瑶瑶闭着眼积攒力气的时候,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瑶瑶动了动手指,拿起电话,一看是不熟识的号码,便接通问道:“你好,哪一位?”

    “为什么辞职?”话筒里传来廖敬轩的声音。

    林瑶瑶眼望窗外摇晃的绿荫树影,懒洋洋地说:“觉得最近阳光很好,不想浪费生命,就留在家里晒太阳喽。”

    她说话的声音天生的清甜,加上方才经历了阵痛,更显慵懒。廖敬轩只觉得贴着手机的耳朵微微有些酥麻,责问的音量不自觉也降下了一格:“也好,你在家吗?我去接你。”

    林瑶瑶微微睁大眼警觉地问:“有事吗?”

    可是话还没有说话,电话那边已经撂了,传来嘟嘟嘟的盲音。廖小先生一如既往活出真我,压根不给别人拒绝的机会。

    林瑶瑶坐起身来挠了挠短发,咬着嘴唇想一会该如何委婉而不失坚定地回绝这份来自蚩族的拳拳关怀。

    不等她想好措辞,门铃叮咚作响。显然廖敬轩是在她家楼下打的电话。

    林瑶瑶不想叫他上楼侵入自己的私人空间,快速套了一件肥大的卫衣,下身套了条打底裤便急冲冲下电梯去给他开单元门。

    廖敬轩看着从单元门里出来的女孩头发蓬乱,带着特有的被窝里刚出来的天然气息,不由得笑了笑,忍不住笑着伸手抓了抓她的短发:“辞职就是为了赖在床上吗?都要长出蘑菇了!”

    林瑶瑶虽然有意摆出随和友好的姿态,可还是因为这蚩族青年旁若无人的亲昵而暗吸了一口冷气。

    当初她与他的哥哥决裂的光景,他也是知情的,从哪方面看,都无任何情谊残存余地。可是现在他却是一派密友的姿态,让人有莫名其妙之感,这位廖小先生是光长个子没有长心吗?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林瑶瑶站在了门口,阻止了廖敬轩想要走进来的脚步,眨了眨眼,语气坚决地说:“关于你昨天的提议,我已经慎重考虑过了,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可我现在只想当自己是个普通人,毕竟生命也需要兼顾质量,而不可一味追求长短数量……蚩族也好,巫山族也罢,都与我无关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就这样吧,家里比较乱,我也不请你上楼了。”

    说着,她便冲廖敬轩真诚地笑了笑,想要关上单元门。

    本来已经要闭合的大门一下子被伸入门缝的大掌握住,因为用力过猛,厚重的钢门上竟然出现了凹陷的指印。

    林瑶瑶表情纯良平静,可是心内却是哀嚎一声:造孽!物业叔叔看见这种星光大道上才有的爪印,一定会惊得掉眼珠,查一查监控便能找到这位大力士!

    廖小先生要天桥卖艺胸口碎大石的话,能不能死远些再尽情显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