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4.第 4 章
    廖敬轩送了林瑶瑶回去后,看了看时间,猛然想起今天下午有个例会,便快步回到了集团总部。

    说实在的,在回来之前他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林瑶瑶,而二人短暂的午餐时光也是平和而美好,林瑶瑶并没有因为大哥的缘故对他歇斯底里,而且态度务实,似乎接受了自己的提议……

    想到这,他走向电梯的步履也变得有些轻快。

    当电梯升到了集团总部的顶层时,伴着叮咚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在电梯门外有人等候已久,大哥替他委派的贴身秘书韩东见他出来,立刻躬身小声说道:“都已经到齐了,就差您了。”

    廖敬轩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西装的扣子,沿着铺设地毯的走廊快步走到了尽头的大会议厅。

    cu集团的总部采用的是浓郁的中国风,会议厅的大门由青铜饰面,蜿蜒而复杂的图纹构成一副狰狞抽象的图腾。

    推开大门时,椭圆形的会议长桌已经坐满了人,个个都是眉目深邃,眼中有着若隐若现的深蓝色幽光,看见廖敬轩进来了,桌子两侧的人齐刷刷地站起来,一个个高大魁梧的身材,让偌大的会议室一下子充满了压迫感,这群cu集团的精英们一起弯腰向廖敬轩施礼后,便齐刷刷地坐了下来。

    廖敬轩旁若无人地径自走到位于会议桌的主桌旁,这才微微弯下腰,对安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小声道:“大哥,路上有些堵车……”

    坐在主位高背椅子上的男人一直闭目养神,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扶手上的青铜豹头,听了廖敬轩不甚诚意的解释后,慢慢睁开眼,过于华美的长相并没有淡化脸上的冷漠。他抬起胳膊瞟了一眼自己的腕表,再抬眼时,弯翘浓黑的睫毛遮住了眸光,他没有看向弟弟,仅是淡淡道:“开始吧。”

    在男人另一侧坐着的,是他的秘书李杰森,听到了男人的吩咐后,立即站起身来,用遥控打开了投影机,ppt的大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了一组照片。

    “主持考古的吕博士是我们的族人,这是在新近挖掘的巫山古墓拍下的最新照片。”

    在场的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照片——这应该是在夜晚时拍下来的,只见足有五米深的大坑内,已经渐渐有了古墓群的轮廓。

    李杰森一边播放着照片一边解释说:“根据考证,这座古墓应该是在夏朝以前的墓群,可是从现在出土的器具来看,陪葬物具的精良远不是那个年代能具备的,充满着令人不解的疑点,而且……”

    说到这,他播放了下一张图片,只见在浓黑的夜幕下,这座挖掘开来的坑洞竟然发出幽绿色的光。

    李秘书娴熟地调出了经过电脑技术处理的分解光谱的图片之后,在场的所有蚩族人都紧紧地眯起眼睛。因为这分解后的光谱所组成的图案,恰好是一幅每个蚩族人都很熟悉的图腾——那如兰花全开的图腾正是巫山族进入成熟期女子的标志,进入成熟期后,在她们的身体上就会自然浮现。

    “就在两天前,当挖掘到主穴时,这个墓穴在夜里居然发出幽光,巫山族地的巫山女们似乎很躁动,几次派人想要潜入墓穴,而且……在她们靠近墓穴时,力量明显增强,其中一个发育完全的成熟体甚至一次性精神控制了六名武装的保全人员叫他们弃械放行。”李秘书又补充了一下。

    听到这里,桌子旁坐着的所有蚩族人全都凝眉挺直了身体。巫山族与蚩族是天然的敌人,这是从洪荒时代留下的难解谜题,每当一个族群力量大增时,就会消磨影响另一个族群。据族中留下的族史记载,在巫山族全盛的年代,蚩族甚至有过只残存不足十人消弭时期。

    在蚩族人看来,巫山族的女人是吸食蚩族精血的妖孽,是阻碍蚩族全盛的最大障碍。

    那次几乎灭族的惨痛经历,让每一个蚩族人都牢记一点,遇到巫山族的女人便要毫不留情地消灭干净,若不是碍着巫山族地自古以来,一直有神秘力量的庇护,蚩族人会包剿围灭,将巫山族杀得片甲不留。

    而现在这个古墓会增强巫山族的力量的消息,简直是叫蚩族人隐气爆裂,竖起每一根毛孔!

    等到图片全都播放完毕,一直没有开口的廖臻终于说道:“你们也都了解情况了,为了避免意外发生,近期选一批黑魂级的人手,尽快前往巫山,在没有查明穴内埋葬何人前,要杜绝任何巫山族人靠近墓穴,必要时,不必顾忌二年前与巫山族的约定……清理得干净些。”

    虽然下达着屠杀的命令,可是廖臻说话的声音就像他俊美于常人的外表一样,带着华丽的磁音,精准的吐气咬字。每一个声音入了耳中,都好像是冰棱凝刀一样,让人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结束了族中的事务后,便是集团商务正常的简报,相较于古墓时间,这些世俗的事情对于能力超群的蚩族人来说不算什么,简单的讨论分配后便可以结束了。

    待会议结束时,廖臻瞟了身旁的廖敬轩一眼,率先起身从会议室另一侧的独立电梯离开,前往直通cu集团高层专用的地下停车场。

    廖敬轩自然领会大哥那一眼的意思,亦步亦趋跟在哥哥的身后,虽然他现在已经步入成年期,身材愈加高大,可是并肩站在电梯里时,还是会沮丧地发现照比大哥矮了半头。

    电梯下得飞快,廖敬轩在廖臻一直沉默不语的气氛里也渐渐有些不安的局促。

    同其他族人相比,廖敬轩自然是最亲近廖臻的人了,他与廖臻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因为蚩族人繁衍下一代很不容易,大部分精魂充沛的蚩族人是不屑于世俗婚姻的那一套的,只有尽可能地与不同的女人生育后代,才有更高的概率传承蚩族的血脉。

    他们的父亲作为蚩族前任族长便是如此,他同四个不同的女人生下了七个孩子,可是只有廖臻与廖敬轩继承了来自父亲的宝贵血脉。

    而父亲在一次意外中离世后,照料年幼弟弟的责任自然也落在了廖臻的身上,所以对于廖敬轩来说,他对大哥除了兄弟之间的亲近外,更是有着一份面对严父的敬畏心理。

    而且自从二年前,自己的兄长因为出众的能力继承了父业,成为蚩族少见的年轻族长后,愈加冰冷得不容亲近了。

    他知道自己因为迟到而惹得大哥不悦,于是主动开口道:“今天巡查了集团下设的商场,午饭吃得太晚,又去了比较远的地方,所以迟到了……大哥,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

    说话间电梯到达了地城,廖臻一边走一边说道:“听韩东说,你是带着商场的一个女职员一起走的?”

    廖敬轩的眉毛微微一蹙,心内恼恨贴身秘书的事无巨细,他心知隐瞒不过,又熟知大哥的性格,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撒谎隐瞒,索性径自说道:“我遇到了林瑶瑶,她……在w城集团下属的商场里做文员。”

    说这话时,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下廖臻,不过大哥继续稳步前进,脸上没有一丝动容,仿若早已忘记那个昔日围绕在他身旁的那个女孩。

    “她已经是废体,看光景是被族人驱赶出来的,日子好像过得很拮据……大哥你也知道,她性子很和顺,如今也算受了教训知道了分寸,我……闲着无聊,想养她一段时间……”

    廖敬轩说得忐忑,只能尽力轻描淡写。毕竟族里不也有人有过养着巫山族废体消遣的先例吗?

    廖臻一路稳步,直到走到车前,等候在此的司机连忙打开车门,而廖臻坐上车后降下车窗,看着自己的弟弟说道:“你已经成年了,就算贪玩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这种不痛不痒的话,叫廖敬轩心内一松,他虽然早就料到大哥对林瑶瑶不会在乎,可是大哥能如此平静开口表态,他心内自然是更自在些。

    于是他连忙笑着说:“大哥放心,我会有分寸的,不过是玩玩而已,耽误不了正经事……对了,雅丽说今晚在秋韵山庄的酒店定了位置,但是不知道大哥您什么时候结束例会,又不敢打电话打扰你的工作,所以让我在会议结束时跟你说一声,她好提前订餐。”

    雅丽是经过廖臻的秘书团层层甄选出来的女子。虽然只是普通人,可是出身不俗,家族在各国政要之间很有人脉,加上她也算气质出众,若是娶了这样的妻子,也算出得厅堂,带入上流圈子。

    毕竟蚩族是个隐匿与世的族群,娶一个对世俗事务大有裨益的妻子,对于族长来说也算不得一件小事。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的各个指标均符合标准,能够在一干候选人里脱颖而出,是替蚩族族长孕育下一代的最佳人选。

    平日里略微清高傲慢的世家名媛雅丽小姐,在跟大哥交往后,不出三个月已经被磨平了性子,在大哥的面前服服帖帖,不敢越雷池半步。

    这次随大哥来到w城后,她为了熟悉集团的业务,也是为了表明贤内助的姿态,离开了自己父亲经营的企业,主动应聘去了cu集团下属的商场策划部担任主管,算是到最基层开始体验生活。

    不过廖敬轩想起今天在商场里看到的超市活动,那嘈杂涌乱的情形,再想一想方才例会上他看过的销售部不升反降的业绩后,真心觉得这位雅丽小姐只要乖乖地呆在大哥的卧室和客厅里不要添乱就好了。

    廖臻听到弟弟代为传达的约会后,并没有说什么,升上车窗径自吩咐司机开车离去了。

    送走了大哥后,廖敬轩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司,只是这一路上,步履甚是轻扬。他走到办公室后,想了想,大哥有意将集团事业重心挪往国内的沿海城市,w城成了首选,这次巡查完w城后,也不会立刻折返海外,所以是时候选购一处合适的单身住所了。

    养着林瑶瑶以后,再与大哥生活在同一栋别墅里就不大合适了。倒不是他或者大哥会有什么尴尬,而是怕林瑶瑶心有不适,毕竟,她曾经那么黏着大哥……

    所以他应该尽快寻找合适的住所了,只是不知道瑶瑶喜欢什么样的装修风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