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巫山女 狂上加狂 > 3.第 3 章
    这么一想,廖敬轩不再开口,只是一边吃,一边看着林瑶瑶低头专注地吃饭。

    林瑶瑶吃得很快,倒不是因为担心回去太晚被上司斥责。吃饭的功夫,也够她想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从古到今,这两个水火不融的古老族裔都是靠与普通人联姻繁衍后代。血脉被不断的冲刷之下,并不能保证每一个后代都能拥有精魂的,所以两个族群一样,繁衍下的后代至少有一半都是与普通人无异的素魂。

    与清一色是女性的巫山族相反,能够继承蚩族血脉的都是男性,而且有着与生俱来的侵略性和残酷无情的本质。他们无需掌控人心,魅惑众生,只凭借着超越常人的领悟力和异能,就能在适宜他们的领域生下根基,拓展疆土。

    所以绵延了数千年后,巫山族人愈加避世,而蚩族人却适应了纷乱多变的时流,涌出了许多的帝王财阀。而cu集团的领导层是蚩族人的话,也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次从海外来的那些高层中有这么多的蚩族人了。

    既然自己不小心掉入了狼窝里,一会回去后,便乖乖地写下辞呈早点离开为妙,不然就算那些蚩族人难得胸襟宽广,肯放过自己这小小蝼蚁一命,她也禁受不住天天被蚩族的隐气压迫骚扰的苦楚。

    抱着这样的打算,林瑶瑶咽下了最后一口米饭后,又喝了一口茶,说道:“我吃好了,谢谢您,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想先回去了,毕竟现在还是上班时间,让其他同事看见了也不大好。”

    廖敬轩方才吃得不多,大部分时间一直饮着清酒,静静地看着林瑶瑶在吃。

    现在听到她说话了,才不紧不慢地道:“那种月薪不到三千的工作不做也罢,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珍惜自己剩余的时光,而不是消磨在这种无聊的工作上吧?”

    林瑶瑶翘了翘嘴角,没有说话。三千元的确不多,对于她来说确实很重要的!

    要知道她当初被驱赶出族地时,两手空空,身无分文。加上精魂刚刚被摧毁时身体极度痛苦不适,差一点就要沦落成道边的乞丐女了,幸而有要好的族人后来偷偷接济了她。

    所以她分外珍惜现在的生活,虽然租住的房间不大,还要打两份工,可是最起码她是有尊严地活着,而不是如某些成为废体的族人一样,成为男人的玩物,换取恣意挥霍的金钱。

    当然,林瑶瑶不是刻意这般冷梅傲骨,实在是她很有自知之明。就像廖敬轩所言,自己现在的几分姿色,当真是承载不起媚世妖孽的名号。

    也许是她体质特殊,并非其他族人那样生下来就检验出了精魂,而是在十六岁时才隐约显现了精魂气息的缘故。她的精魂气息一直较其他族人弱了许多,使用适当的法子的话就可以妥善的掩藏起来。

    正是因为如此,她当初才会被族长挑选出来,让她伪装成普通人去接近那个冰冷的男人……

    林瑶瑶不愿意再回想那一段让她余生惨痛的经历。毕竟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去想。

    作为一个废体来说,两个族群的千年来的恩怨与她再无干系。而晚上究竟是吃腌制了两天的羊排,还是干脆煎一条鱼排配饭?这才是宽慰人心让每个毛孔都畅快的头等大事。

    可惜对面的这位廖小先生显然不能理解一根巫山废柴的小小幸福,并不打算放她回去。只是放下了酒杯道:“瑶瑶,你应该知道那个电影女明星方文珊的新闻吧?”

    林瑶瑶对于他自动去掉了“姐”称呼并不是很在意,却想不明白他为何提起与自己毫无干系的明星来。

    她想到方文珊的身份,并没有接话,只是不解地望向了廖敬轩。

    同二年前相比。林瑶瑶的容貌身材虽然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可是她的那一双眼,似乎还是他刚相识时的样子,温暖而明澈,闪动的眸光总是如旋涡一般,叫人不自觉地沉溺其中……

    若不是巫山族在幼年体时根本不具备魅惑人心的能力,此刻他当真疑心她提早进化了呢。

    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而现在的林瑶瑶再也不会有成为妖孽的一天了。被破坏了精魂的她,甚至连普通人的体质都不如,更难以抵挡蚩族的隐气,随便一个蚩族人都能将她掌控在股指之间。

    所以,他如今望向这双如秋水剪影般的眼眸时,舒适而安心地沉溺了片刻后,才不紧不慢地回答:“新闻上说,这位大明星是因为心脏病而骤然离世,不过只要看过她遗体的人,都不会相信她是自然死亡的。”

    说这话时,廖敬轩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放到了林瑶瑶的面前。

    照片里的人再不复大屏幕上的光艳动人,只是塌陷着两颊,如同干尸一般躺卧在地板上,似乎全身的精血都被什么东西吸附干净了一样,只剩下了苍白干瘪的皮囊。

    就算是精魂破损,阳寿耗尽时,巫山族的废体也不该死得这般丑陋令人作呕,林瑶瑶一动不动地看着照片,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显然,有些人动用了不知名的势力妥善遮掩住了方文珊的真正死因,不然光凭这遗照,必定引起轩然大波和公众的恐慌。

    最后她放下了照片,轻声问:“她是怎么死的?”

    廖敬轩将手掌合拢靠在胸前,弯着笑眼说道:“这个方文珊可比你积极上进多了,虽然成为了废体,可是却凭借着回光期的这点艳色,一举成名,手里的人脉广泛,名利双收,这女人若是顺利熬到了成年期,应该就是现世的妲己了吧……”

    林瑶瑶懒得纠正蚩族人对巫山族天然而根深蒂固的鄙视,只是启唇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你我都应该清楚,她是被蚩族人使用最残暴的血吸手段,被榨干了浑身的血液而死。只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废体的血液也能成为蚩族的杯中物了?”

    廖敬轩收回了那张照片,轻抬手指微微捻动,那张照片便生出一缕青烟瞬间变成地面上的灰末。

    虽然他才刚刚成年,可是迥异与其它黑魂蚩族的强大实力已经渐渐显露出来。

    不过林瑶瑶觉得这位方才刻意显露出净火能力的举动,其实跟中二时期的冷酷少年在校门口人头攒动时卖弄滑板空翻别无二致,都有一种满世界喷洒荷尔蒙的蠢萌感。

    当然,她的脸上绝不会露出半点嘲弄之色,毕竟现在看上去似乎随时能翻地打滚的逗逼哈士奇,掀起獠牙时绝对是阴森恐怖的索命恶魔。

    她虽然可能时日无多,却也且过且珍惜,丝毫不想变成方才照片里的干瘪模样,所以静默了一会后,为了免得失礼,便适时地表现出了惊讶的愕然表情,似乎惊讶于他的能力已经如此强悍。

    她的这份毫不做作的愕然显然让廖小先生心情大悦,也不再高深莫测地卖关子了,径自说道:“若她只是安心地做她的明星,顺便玩弄一下娱乐圈里的一干蠢男人,然后默默死去,自然不会招致这么凄惨的杀身之祸,可惜她偏偏不知从哪里听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废体可以通过定期饮用蚩族人的血液续命。所以她竟然使了些龌蹉手段,囚禁了一个蚩族人,定期饮用他的血液维持生命……所以被人发现后落得那样的下场可想而知。”

    林瑶瑶这次倒是真的惊讶地睁大了眼,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巫山族的废体原来还可以饮用蚩族人的血液续命这种方法。

    另外更叫她吃惊的是,廖敬轩竟然这般坦荡地将这个隐秘告诉了自己。

    廖敬轩早就料到了她的反应,这次他前倾了身子,伸手握住了林瑶瑶一直摩梭着桌沿的手指,微笑地说道:“瑶瑶,让我来帮助你吧。只是如此一来的话,你最好能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免得被其他族人察觉,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林瑶瑶紧抿着嘴,似乎明白了廖敬轩话里的意思。她并没有动容,只是安静地看着他道:“你……大哥不会同意的。”

    廖敬轩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下巴微微轻扬道:“你不必顾虑他。他现在很忙,也不会在意这点小事的。”

    林瑶瑶苦笑了下,自己这根废柴,的确是不会再牵动他的视线,可是前提却是她安分守己地等死。

    最后,这场午餐堪称圆满结束,足可以充当蚩族与巫山族友好交际的师范教材。

    廖敬轩并没有再为难她,只是叫她考虑一下后,便很绅士地开车将她送回了商场。

    实际上林瑶瑶也绝没有想到,自己再遇到与廖臻有联系的故人时,会这般心平气和,至于廖敬轩,他虽然慷慨提出援手,可是在她看来,蚩族人的善意,实在是叫人难以消受。

    更何况是这种违逆了食物链的续命方法!

    林瑶瑶虽然也很客气地表示要考虑一下,可是却已经暗下决心要远远地避开这么热忱慷慨的蚩族青年。

    她心内清楚,如果自己敢沾染蚩族人的半点血液,肯定是要万劫不复,残余的时间将狼狈不堪,被蚩族人追杀到底,死得应该跟方文珊一般凄惨。她不知道廖敬轩哪里来的那般自信,竟然将这种事情想得如此轻巧!

    再说这个秘密一旦泄露,那些本来已经绝望的巫山废体一定会千方百计想要拿到续命的血液,在二年前本来已经默契平衡的族群之间掀起血雨腥风。而且……廖敬轩又岂会白白地充当圣诞老人?这份慷慨的大礼背后,他又图谋自己什么?想必自己需要付出的回报一定会很沉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