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

作品:《巫山女

    她当初投递简历,凭借普通的学历能被cu集团录取时,心内曾经还小小欣慰了一下。

    可是方才被足有六个蚩族人虎视眈眈团团围住的经历,对于任何一个巫山族幼年体来说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犹如热油煎炸一般痛苦,更何况她还是个……废掉了精魂的幼年体!

    方才那几个高管,都是蚩族,而且还是战斗力甚是强大的黑魂蚩族……她不由得疑心自己进入cu集团是不是掉入了什么龙潭虎穴?

    是的,林瑶瑶属于一个起源神秘的族裔——巫山族。如今大多数的族人也说不清自己族群的起源来历。

    但是族中杰出的先祖名姓,却是让人牢牢记住难以忘记的。远至上古神话里终身未嫁却牵引了无数男人心魂的巫山神女,商纣时期祸倾天下的妖姬妲己……几乎历朝历代祸国殃民的祸水里,总几人流淌的是巫山族的血液。可是到了近代,巫山族似乎销声匿迹,不再有人如先祖一般独领风骚,翻涌天下的**了。

    巫山女的风华绝代与掌控人心的能力,其实并没有因为时代的流转而冲刷减淡,只是鲜少有人能成功通过成年期的试炼了。

    要知道现在巫山族的天敌蚩族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大多数巫山族人终生不敢走出巫山一带的族地。

    因为巫山一带是自古以来巫山族人的保留族地,所以蚩族恪守两族先祖定下的法则,不会越雷池半步外。可是大多数擅自在幼年期走出巫山的巫山女,妄图动用自己的异能搅动天下,最后都是落得被蚩族猎杀的凄惨下场。就算有侥幸逃脱的人,一旦与蚩族人有了不应该的接触后,也会变成废体,再也难以破茧进化为成年体,而且寿命也会大大缩短。

    而林瑶瑶不幸在两年前也因为一场变故,正式变为了一个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的废体。

    不过成为废体后的好处便是:不用再等待进入到成年期,便可以如夕阳将歇回光返照一般将巫山族血的特质发挥到最大的极致,表现在形体上便是拥有摄人心魄的惊人美貌,好像那艳丽迷人的昙花,在一夜极至的芬芳之后,便迅速萎靡。

    就好比……那个刚刚去世的女明星方文珊……虽然林瑶瑶并不认识她,可是当在电视上看到方文珊照片里的那个图腾印记时,她便明白了这貌似光鲜的女明星其实跟她一样,再没有机会熬度到成熟期,只能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肆意地挥霍着绝艳的容貌,默默等待死神的来临。

    而林瑶瑶眼下的光景也是如此。在看到那个方文珊去世的新闻时,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恍惚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的影子……如果很早以前,她深刻而清醒地清楚自己当初毫无理智可言的迷恋,会给自己的未来划下怎样凄惨的结局,从而乖乖地远离了生命里的煞星,那该有多好?

    不过她与大多数不幸被废了精魂之后绝望的族人相比,似乎更痛快地接受了这个人生悲剧,并且像普通人一样,工作着,生活着,按部就班毫无趣味地度过自己生命里接下来的日子。

    对于故人的邀约,林瑶瑶无意应酬。说实在的,在她与“他”还在一起时,对那人年少的弟弟——廖敬轩便无话可说,现在更是没有虚以委蛇的必要。所以中午过去快要二点终于轮到她休息时,便准备从侧门上楼梯去员工餐厅吃些残羹剩饭。

    可是廖敬轩对她说的话显然并不是随口说出的。转出转门准备上楼梯时,发现他似乎料想到自己会路经此处,已经站在了二楼的缓台上微笑地望着她。

    作为蚩族人的优势,在廖敬轩的身上显露无疑。明明在二年前还是羸弱少年的模样,现在却已经浑身散发着纯熟成年男子的荷尔蒙气息了。

    而且那眉眼,看起来愈发的眼熟,跟他的那位兄长颇有几分肖似!

    只是廖敬轩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满含着笑意,这一点就与记忆里那从来都面无表情,犹如冰山一般俊美男人大不相同了。

    因为过了大多数员工午休的时间,员工楼梯里并没有其他人走动。

    见左右没人,林瑶瑶懒得与他绕弯子,径自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是个废体,对于你们蚩族来说也没有什么威胁或者利用的价值了,所以……可不可以放我一码?”

    廖敬轩似乎没有感觉到林瑶瑶话里的敌意,只是笑着走了过去,又仔细看了看她大为改观的眉眼身材,温和地说:“瑶瑶姐,你在巫山族地的时候,修习一定很偷懒,我真担心你是否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林瑶瑶没有说话,虽然面前的男子已经是人高马壮的光景,可是记忆里的那个小弟弟形象顽固,她隐约有被矮瘦小毛头奚落不上进的错觉。

    廖敬轩又看了看她的脸,虽然面带微笑,可是语言稍显刻薄道:“本来以为你在回光期时,容貌会变得艳美绝伦,还稍微期待了一下,现在一看,也不过清秀可人,勉强能入眼罢了,若不是老早便认识了你,真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巫山族人!”

    林瑶瑶木着脸,其实对廖敬轩的话甚是认同:她也纳闷自己临死前的回光返照期为何这般不给力!虽然自己现在的样子也也算丰胸长腿,比较着以前清汤寡水的平胸少女要好很多,可是同那个同样是巫山族废体的明星方文珊的妖媚容貌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差!

    不过自己长得如何,还轮不到一个蚩族的小混蛋点评。她想绕过对方去楼上的餐厅,却被他拉住了手腕:“员工餐厅的饭菜太粗糙了,我已经定了你爱吃的日式料理。”说完便一把拉着她的手腕下楼去了地下的停车场。

    若是以前,甩开他的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现在就算学过擒拿术的林瑶瑶使出浑身解数,也挣不开紧握着自己的大手——这种不尊重他人的强烈掌控欲,倒是跟他的那位兄长一模一样!

    现在的林瑶瑶早已经不是两年前的精魂体质了。因为精魂被破坏的缘故,她对于蚩族身上隐隐扩散出来的侵略气息变得有些难以抵御的不适。

    事实上,方才在卖场里,当她被六个蚩族人团团包围时,不适得心脏都隐隐偷停。

    而如今,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反抗不顺从,廖敬轩自然而然地顺应了蚩族的天性,不再刻意收敛,带有胁迫性的隐气一下子蔓延开来,萦绕在她的鼻息之间,压制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林瑶瑶索性不再挣扎,任凭他拉着自己上了一台色调张扬的跑车,然后驶出了停车场。

    他说的那间日式和风料理餐厅位于w老城的别墅区,街道狭窄,两旁都是树荫重重,颇有些闹中取静的意味,而餐厅也是有一座二层带院的小别墅改建而成的。

    廖敬轩先下了车,并绕了过来颇为绅士地替林瑶瑶开了车门,引领着她一路走了进去。

    他似乎包下了整个餐厅,偌大的餐厅,并不见其他客人的踪影。

    当服务员推开一个房间的推门时,可以从房间的落地窗户看到一处带桥的小池,绿荫里还掩映着古朴的石灯笼,与细白的沙地上卵石铺成的小径相得益彰。

    林瑶瑶已经很久没来过这么精致典雅的地方吃饭了。二年来并不宽裕的生活需要精打细算,让一向喜欢美食的她也不得不收敛些口腹之欲。

    她向来是随遇而安的人,既来之,则吃之。眼看是走不掉的,所以也不用廖敬轩礼让,便坐在了榻榻米的地桌上,径自打开了服务员递来的菜单。

    来回翻看了一下,林瑶瑶点了一份上菜比较快的当日特供,酱汁烤鳗鱼饭套餐,外加一份蔬菜沙拉。饮食搭配健康营养——最主要的是快些上菜快些吃完,好一拍两散。

    廖敬轩倒是点了很多,除了清酒之外,还要了芝士烩龙虾、松茸牛肉汤,生鱼片,另外还要了一大盘生海胆。

    当菜纷纷端上时,廖敬轩先给林瑶瑶盛了一碗牛肉汤暖胃,然后夹起一只开了壳的海胆递给了她:“喏,你最爱吃的海胆,今天早晨北海道空运过来的,很新鲜,尝一尝。”

    林瑶瑶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手边的清茶,瞟了一眼那胆壳里颗粒鲜明橙黄色的胆肉,果然是上好的日本虾夷马粪胆,以入口香甜著称。

    她微笑着往后避了避,说道:“我从来都不爱吃这个,谢谢。”

    廖敬轩皱了皱眉,疑惑自己应该没记错,以前她与大哥廖臻在一起时,每次必点生海胆的……

    可是刚要说话突然醒悟,海胆是他大哥喜欢吃的,而林瑶瑶以前总是点海胆,其实是刻意讨好哥哥罢了。

    而现在,这个看上去似乎很随和的女孩已经不用再违心讨好任何人了。

    廖敬轩皱了一下眉,便立即舒展了。二年过去了,林瑶瑶已经跟大哥没有半点关系了,最重要的是她已经被破环了精魂成为废体,再也不能进化,这样的巫山族废体在蚩族人的眼里看来,如普通人般纯良而无害。

    所以大部分蚩族人就算是看到了诸如林瑶瑶这样被巫山族地驱逐出来的废体,也会大度地假装视而不见,任凭这些可怜的女人度过残余的生命。

    想到这,廖敬轩的心内竟然隐隐有些激动,因为他最近才知道,原来这些将死的巫山族女其实还有一线生机,只是那法子有些匪夷所思。

    在他看来,这倒是不成什么问题,他甚至觉得好极了!

    因为自己已经十拿九稳,能拿捏住眼前这个一直闷闷低头吃饭的女孩。

    她还如从前那样从来不会分神正眼看一看他。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会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并妥善加以改正。

    毕竟有谁会不珍惜继续活下去的机会呢?